>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中计 阵杀

第三百七十四章 中计 阵杀

 热门推荐:
    任凭质疑阵阵,任凭声浪不熄。

    山坡上的越天行不为所动,他右手高举,众人便不敢再多言,都抬眸看向盟主,等待决策。

    越天行环顾众人,一双紫眸冷淡,道:“吾意已决,破阵仅有一个时辰,众人准备出发吧!”

    说话间,三道流光出现,一者寒冷如冰霜莅临,一者赤如浴火神凤,一者氤氲紫气升腾。

    三人莅临后,不现真容,但磅礴气息已震慑天行谷众人。

    越天行看到三人来到,当即拱手道:“三位好友,此行你们各主生、御、辅三位,吾亲自出手,一会主阵!务求一击功成!”

    “好!”光华中传出声音,纷纷应下,旋即各自化作流光而去,与此同时,数千天行谷弟子也纷纷出动。

    “盟主!”元离尊者见越天行要带墨白离开,欲出言相劝,却被越天行拦下。

    越天行眸光转冷,凝视元力尊者,不悦道:“此战,你固守天行道岸即可。”

    “这……是。”

    元离尊者被冷眸扫过,心中一紧,不敢再多言,只得退至一旁。

    “咱们出发吧。”喝退元离尊者后,越天行对墨白说道。

    “嗯。”墨白点头应下,两人化作流光往玄海裂缝而去。

    …………………………………………………………………………

    至深夜,玄海裂缝方圆千里,有四象神芒升腾,笼罩方圆后,一股莫名压力席卷四面八荒。

    青龙山上,一道光柱升腾青色光华,与四处方向遥相呼应。

    一排排黑衣护卫巡查守护。

    嗖—

    突兀地,流光四起,恐怖锐芒袭来。

    啊—

    那护卫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剑气尸首分离,横尸山野。

    “不好,有人闯入青龙山!”

    回过神来,众多黑衣护卫纷纷出手,警惕四周。

    “杀—杀啊!”

    杀声起,气劲纵横而来,天行道岸众人袭来,杀向黑衣护卫。

    猝不及防,黑衣护卫转瞬败退,中间有夹杂高手出没,他们无从抵抗,纷纷溃逃。

    “何人敢来此地?”

    山顶上,一声雷霆震怒,又见持刀魔者杀来,他收起刀落,道境修为显露,瞬间斩杀两名天行道岸弟子。

    “杀!”

    天行道岸众多弟子不惧,纷纷冲杀。

    “不自量力!”那魔者见状,冷笑一声,刀落一瞬,气劲横扫而出,斩向众多天行道岸弟子。

    轰—

    然而临近一瞬,一道恐怖紫芒袭来,瞬间挡下。

    “是谁?”魔者突兀察觉不妙气氛,他抬眸望天,就见一道紫芒破空而来,但闻铿然声响,气劲纵横,那魔者被避退数十步,虎口崩裂。

    “妖魔邪道,死不足惜。”紫色光华不现真身,但听动听声音,也能知晓是名女子,她除魔务尽,一道紫芒再次袭来。

    “喝!”魔者怒吼一声,真元尽催,要拦下这道紫芒。

    然而紫芒恐怖,转瞬滅杀黑衣魔者,那魔者惨嚎一声,当即粉碎成虚无。

    “破阵。”

    秒杀魔者,紫色光华再出手,锐芒冲霄,长达千丈,直斩向通天光柱。

    “轰隆!”

    紫芒锐利,青色光柱应声而断,但闻轰隆巨响声中,青龙山震颤不已,几乎覆灭。

    ………………………………………………………………

    白虎原上,暗淡无光,尘沙卷起,诺大平原生机不复,更添诡异黄昏末路

    越天行、月墟子、墨白、剑孤寒、四人出现在白虎原的一处高坡上。

    身后跟随的,是数百名联盟弟子。

    他们大多处于人道顶峰修为,这一刻,纷纷露出凝重之色。

    “现在,此局已经没有退路了。”做下这个决定后,越天行已经预知了结果,他撇向身后数百人,有些不忍。

    “你心软了?”看到越天行的模样,墨白淡声问道。

    “自古一将功成万骨枯,吾明白。”越天行摇头说道。

    墨白闻言沉默半晌,旋即看向一旁的剑孤寒,说道:“记住我说的话,还有今天,我希望你能保住盟主与月墟子前辈安全离开。”

    “放心。”剑孤寒隐隐明白墨白目地了,他郑重点头,声音凝重。

    嗡—

    此时,远处波动闪现,青芒消弭,众人尽皆看向东方天边,青色光华消弭了。

    越天行沉声道:“好友已经得手了,下面就看北方神位了。”

    话语甫落,又是一阵大地隆动传来,众人眸光尽皆望向北方,就见玄黄异彩消逝,空气中的压抑成分再减一层。

    “出手吧!”

    深吸一口气,越天行负手,一跃而下,身形化作流光,袭向白虎原的玄海神道据点。

    “跟上!”

    眼见越天行出手,墨白等人紧随其后,转瞬,数百道流光飞逝,席卷而来。

    白虎原上的据点上,黑衣侍卫守护之余,又见杀机迸射,当即有人染血身亡。

    啊—

    “什么人!快,有人闯入!”

    杀戮开端,越天行负手而行,周遭凌冽气劲横扫四面八方,所过之处,黑衣侍卫尽皆身陨。

    身后,墨白、剑孤寒、月墟子,同样出手不留情,在四大高手同出的情况下,白虎原上的玄海神道势力根本不能抵挡,转瞬被杀的七零八落。

    鲜血遍地,杀声四起,血腥气息,蔓延白虎原。

    白虎原尽头,一道通天神柱释放璀璨银芒,内中凌厉气息肆虐,未曾展开。

    越天行出手,恐怖修为震慑寰宇。

    轰—

    突兀虚空扭曲,旋即一道磅礴气劲袭来,斩向越天行。

    嗯?

    察觉异常,越天行挥手,将之拦下,倒退数步后,凝视来人,沉声道:“问天骸!”

    “哈,越天行,你没想到吧。”

    话语甫落,虚空扭曲,现出裂缝,紧接着,一袭黑色甲胄负手而出,问天骸足踏虚空,引动雷霆震颤,拦住越天行去路。

    “不好,中计了。”随着问天骸出手,越天行变了脸色。

    “你以为,吾会让墨白真的破除四象封神阵吗?这只是在引你上钩罢了。”问天骸负手,不屑一笑,旋即挥手之余,远处白虎神柱释放无尽杀机,威临众生!

    轰—

    恐怖力量酝酿,白虎神柱中,无穷无尽的气劲流转,蕴生出一道道银白剑芒,铺天盖地,扫向玄海神道弟子。

    “众人,退!”眼见铺天剑气之威,越天行瞳孔一缩,真元起运,要挡下剑雨。

    但范围太大,笼罩方圆百里,剑气纵横而出,越天行也只能勉强自保。

    但闻噗嗤声响不断,鲜血四溢,惨嚎遍野,天行道岸弟子纷纷陨落被杀,血染黄沙。

    这一幕,看在越天行眼里,更是心如刀割,内心悲恸,一道剑气割裂衣衫。

    “杀!”

    与此同时,把握一瞬之机,问天骸见状,果断出手,磅礴气劲携带暗芒席卷而至。

    轰—

    双强交汇,雷霆震爆,白虎原上,扬起尘沙万丈,猝不及防之下,越天行嘴角溢血,倒退数十步。

    “今日,你必死无疑。”问天骸冷笑不已,招手间,邪刀再现,旋即一刀断生,逼面而来。

    铿—

    在临近一瞬,紫芒再出,千钧一发之际,拦住这一击。

    一袭白衣,手执地麟神剑,拦住问天骸后,对身后越天行道:“你速离开。”

    “吾还能再信你吗?”越天行擦干嘴角鲜血,紫眸中闪出悔恨之色。

    现在解释,已是多余,墨白不多言,地麟神剑反手在握,星流汇聚,释放万千剑气,将问天骸勉强逼退后,说道:“先离开吧。”

    “你们走不了。”问天骸倒退数步,对墨白更是欣赏,但他摇头说道:“墨白,吾知道你不会如此轻易归顺吾,这代价,你该满意臣服了吧。”

    “可惜,这只会引动我心底怒火。”墨白不语,地麟神剑斩出紫芒,身形瞬闪,袭向问天骸。

    嗖嗖嗖—

    双强交击,刀气,剑芒纵横交错,一片硝烟再起,身后,却是无尽尸体,有玄海神道,更多的是天行道岸弟子。

    转瞬间,已陨落九成。

    “先离开吧。”

    剑孤寒见状,扶住越天行后,要退出白虎原。

    月墟子断后,仅余下的数十人奋力搏杀,但在剑雨之下,难以完好,转瞬又是十数人陨落。

    “杀!”

    此时,白虎原上,更多的流光飞逝而来,黑衣侍卫落地,拦住越天行等人退路,冲杀过来。

    “退开!”

    剑孤寒扶住越天行,凝视这群拦路黑衣,眸光转冷一瞬,皓月银芒挥洒,竟是一剑破开生途!

    噗噗噗—

    银芒挥洒,剑气纵横,黑衣护卫瞬间被逼退,月墟子等人也跟着化作流光离开白虎原。

    “追!”

    但无穷无尽的黑衣护卫出现,纷涌而去,要追杀越天行等人。

    白虎原上,仅余下问天骸与墨白。

    地面上,留下的还有无数尸体,血流遍地,血腥迫人。

    “怎样,用数千人的性命,换取你一人加入玄海神道,应该知足了。”问天骸扫遍地面尸体,对墨白笑道。

    …………………………………………………………

    白虎原上,变故突生,其余三地,同样面临杀劫。

    本以为能破阵,没想到四象封神阵开,险些覆灭天行道岸。

    青龙山、朱雀谷、玄武湖,尽是尸体染血。

    荒野中,越天行受创,剑孤寒带着他且战且退,行至密林深处后,再逢杀机临身。

    嗖—

    密林深处,一道剑气纵横而出,释放璀璨赤芒,要收割性命。

    嗯?

    剑孤寒眉头一凛,翻手浩芒斩出。

    轰隆—

    双强交汇,剑气纵横,摧毁密林方圆,拦下那赤色剑芒后,剑孤寒凝神之际,就见黑衣杀影袭来。

    叮叮叮—

    此黑影不同凡响,交手数招,竟逼迫得剑孤寒频频后退。

    高手!

    这是剑孤寒对那黑影的评价。

    然黑影不语,一双火红眸子更显炽烈战意,举手投足,剑韵尽显,拦杀生路。

    铿——

    再次交锋,火星四溅,因为护着越天行,剑孤寒被迫再退数步。

    “怎么办?”

    后有追兵,前有杀机,生路被断,月墟子来至剑孤寒身边,六神无主地急道。

    “哼,还没有吾过不去之地!”剑孤寒来了脾气,他将越天行交由月墟子照顾,沉声道:“离开。”

    “好!”

    越天行受创,月墟子不再犹豫,夺路而逃。

    想走?

    黑衣杀影见状,就要出手拦下,但剑孤寒速度更快,一瞬拦至其身前,冷笑道:“你的对手是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