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五章 穷途末路 倒戈为敌

第三百七十五章 穷途末路 倒戈为敌

 热门推荐:
    荒野之上,杀影袭来,剑孤寒挺身挡关。

    眼睁睁看着越天行等人离去,黑衣杀影不为所动,凝神白衣剑孤寒。

    月色流转,映照荒野,徐徐凉意,更添冷氛。

    一者黑衣猎猎,不见真容,火红眸子战意盛燃。

    一者丰神如玉,自信依旧,皓月银锋傲姿不减。

    喝—

    一声冷喝,两道杀光,同时出手。

    快,流光一瞬,叮叮叮交错万千。

    火星四溅,赤光银芒再开烽火途。

    为杀,黑衣全力出手,剑诀起落,尽显精妙武学。

    为护,白衣银锋绽华,招招式式,更现决然意志。

    轰轰轰—

    剑气纵横,交错形成恐怖战场,方圆数十里,无人可近。

    月墟子等人逃离,黑衣侍卫随即杀来。

    恩?

    见黑衣侍卫要追杀,为完成承诺,剑孤寒与黑影对阵之时,旋即一道剑气斩出,长达千丈,隔山断海,再开万丈深渊。

    深渊无尽,斩断前路,使得黑衣护卫无法通过,内中蕴含精纯凌冽剑意逼人,让他们无路可行。

    “分心,就该有死的觉悟。”

    一剑断行途,剑孤寒又闻耳边杀语,再欲提气时,已然不及,肩膀瞬间被洞穿。

    呃……

    闷哼一声,剑孤寒被洞穿肩膀,血流如柱,周身迸射银芒,将那黑影震退,与此同时,他跃至半空,皓月银锋高举:天地—孤寒!

    但闻一语,银芒再现极致神威,剑芒挥洒,所过之处,尽催生机。

    与此同时,他强忍伤痛,抽身而退,化作银芒离去。

    嗖嗖嗖—

    剑气纵横,黑衣杀影提剑一一挡下后,凝视远去流光,知道追之不及了,只得收手,赤芒消弭,旋即身形消失在原地。

    …………………………………………………………………………

    荒野中,越天行等人逃出生天,白虎原上,白衣,黑甲对峙依旧。

    黑甲问天骸,战神之姿,帝王之姿,出现在一人身上。

    白衣墨白,丰神如玉,儒雅更似书生,此刻却面临一代王者。

    “你,现在可愿归顺?”问天骸不厌其烦,对墨白不肯放弃。

    “你认为这满地的尸体同不同意?”墨白眸中杀意炽盛,地麟神锋旋转不断,发出猎猎声响,释放紫色光华,贯通九霄。

    “也好,就让吾看看,你究竟有多少本事吧!”问天骸凝视眼前盛怒白衣,负手而立。

    “魔剑道—星流!”

    再出手,便是星流之招,虚空暗淡,紫辉遍布,凝成数百道剑气,嗖嗖嗖斩向问天骸。

    一口魔刀,一道战影,持刀挥斩一瞬,但闻雷霆震爆,磅礴刀劲横扫乾坤寰宇,挡下无尽剑气。

    气浪翻滚,墨白借助磅礴气势,身形拔地而起,腾身至半空后,地麟神剑再绽放光华,幽冥绝学展出:地麟—天海斩!

    怒火烧,剑意凛,虚空绽放天海蓝景,旋即汇聚幽冥紫麟,怒啸而出。

    吼—

    怒吼震动八荒寰宇,百丈紫麟袭向问天骸。

    “来得好!”

    问天骸不惊反喜,面对冥域绝学,战意更盛,他邪刀断空,真元尽催,便是邪神临世之姿。

    轰——

    双强交汇,气劲泵云,风云涌动之余,虚空再现空间乱流,可怖无比。

    呃……

    闷哼一声,墨白嘴角溢血,倒退数十丈,屹立半空不稳,居高临下,俯瞰平原上的玄海道主。

    问天骸抬眸凝视墨白,笑道:“现在,你该知道差距了吧。”

    “差距,只是暂时而已。”

    “正因如此,你只要跟随吾,吾会助你入道境,届时,你吾联手,又有何惧呢!”问天骸不曾放弃心中想法。

    但被算计后的墨白已经不会再接受他的花言巧语了。

    “接我最后一剑吧。”

    满目的尸体,满目的猩红,看在眼里,谁又知道,这一场无辜者的丧生盛宴,是有多么悲哀?

    半空中,白衣收起锋芒,眸光转冷一瞬,剑指凝动,遥遥一指,就见血丝缠绕,染透半边天际。

    嗯?

    眼见墨白施展绝学,问天骸眉头皱起,他感受到了危机感,就来自半空中,仅有人道顶峰修为的白衣。

    看来,他斩杀道镜强者,不是空口无凭啊!

    但越是如此,越让问天骸兴起招揽心思,他嘴角含笑,依旧自信,邪刀翻转,就见四面八荒,玄海异彩笼罩而来。

    邪刀吞世—

    但闻邪语出,刀芒生,光华大盛,斩向半空。

    元神一剑—

    不悲不喜,无欲无念,湛若之间,游丝盛,天地滞,猛然交汇。

    轰——

    两股不容于世的力量撞击,登时乾坤裂,山海崩,风云涌动之余,白虎原上,再现末日愁惨之景,一些修为弱的黑衣侍卫在这力量冲击下,当即爆碎,惨嚎着消散在天地之间。

    白虎原上,沟壑再开,转瞬成为峡谷之地,满目疮痍,触目惊心。

    呃……

    同时闷哼一声,问天骸倒退数步,嘴角飚红,竟然受创了。

    但虚空上,白衣更惨,他倒飞而回,只觉五脏俱裂,犹如火焚,邪气入体,让他难以支撑了。

    “噗……”

    落地一瞬,墨白再次呕红,屹立不稳的他只能勉强站立,冷凝问天骸,不肯屈服。

    “你还不肯屈服吗?”问天骸邪刀铿然入地,尽管受创,依旧云淡风轻,笑问墨白。

    两人相距不过百丈。

    但可惜的是,墨白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我说过,不可能了。”墨白勉强擦去嘴角鲜血,但很快又流出更多。

    “哈!”问天骸很欣赏墨白的傲骨,他轻笑一声,收起邪刀,一手负后道:“你离开吧。”

    “嗯?”墨白皱眉,凝视眼前人。

    问天骸摇头说道:“你很快就会见识到所谓正道之人的丑恶,吾相信,你终有一天会回来,玄海神道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你……”墨白凝视眼前人,不敢置信。

    即便如此结局,眼前人竟还愿意放过自己。

    不过很快,墨白就哑然失笑,摇头道:“你这一步走的,是死棋啊!”

    死棋,即便自己现在回到天行道岸,恐怕也会受到众人征伐,回与不回,又有何区别?

    但墨白还是选择离开,他凝眸问天骸,淡声道:“若真有一天,我走投无路,或许会选择此地。”

    “你会的。”问天骸自信笑道。

    墨白不再多言,尽管重伤,他也踉跄着离开白虎原,往远处走去。

    目送墨白离开,问天骸站在满目疮痍的白虎原上,沉默不语。

    嗖—

    一道流光现行,出现在问天骸身边,是鹿白公子,他一袭白衣,嘴角含笑,同样看了一眼远去的墨白,笑道:“吾主这一招很高,让墨白走投无路了。”

    “呵……”问天骸凝视残肢断骸,淡淡问道:“其余三方情况如何?”

    “四象封神阵,他们破除的只是表面,方才启阵时,阵法已加持了数倍,让他们损失惨重,能逃回去的人,恐怕不足一层。”鹿白公子笑着回应道。

    数千人,只有百人逃回,这笔账,天行道岸会找墨白算个清楚的。

    微一沉吟,问天骸负手道:“墨白已经受了重伤,不能动武,你派流影等人暗中保护他,不能出现差池,否则吾牺牲玄海神道数百人的代价,就白费了。”

    “是。”鹿白公子心中震惊墨白在问天骸心中的地位,甚至还派出剑流影等人去保护他,暗道这位主上,真动了爱才之心了,看来,自己的地位,未来不能再与墨白相提并论。

    但他不敢暗中击杀墨白,因为这会让玄海道主震怒,这震怒的后果,他承担不起,只能往玄海裂缝找寻剑流影等人,安排保护墨白之事。

    ……………………………………………………………………

    天行道岸,大败而回,越天行等人回到广贤殿。

    越天行身上伤势很重,但他还是连夜召开众人会议。

    大殿上,诸多强者狼狈而回,大多受伤。

    玄海神道的突来之举,让众人猝不及防,损失惨重。

    众多弟子身亡,令人心痛。

    一时间,大殿上,众人对墨白恨之入骨。

    “是……是吾对不起诸位啊!”越天行面色苍白,悲恸不已,起身后,竟是对众人跪去。

    “盟主,这与你无关,千万不能如此!”元离尊者等人见状,忙扶住越天行。

    这一跪,他们承担不起。

    刀者感叹道:“盟主,当初若非有你收留,吾等早已葬身玄海神道屠刀之下了,我们的命,就是盟主给的,现在也只是还给盟主罢了!”

    “是啊,盟主不必介怀。”

    “咱们伤了元气,但也不算全军覆没,只要好生修养,未来再找玄海神道复仇也为时不晚!”

    人们纷纷劝阻越天行,希望这位盟主不能太过自责,颓废。

    “诸位……”越天行看着众人,内心感动,更加愧疚了。

    “哼,这件事与盟主无关,都是那墨白,他竟与问天骸合作,若非他献计,咱们定然不会遭受这般损失!”元离尊者扶起越天行后,矛头直指墨白。

    墨白这个名字顿时在广贤殿上,升起滔天骇浪。

    “对,要怪只能怪那个小子,若不是他这计谋,咱们决计不会付出惨重代价!”

    “对,如果让我再遇到墨白,我一定杀了他!”

    “咱们要找到他,让他为今日举动付出代价!”

    众人义愤填膺,纷纷将罪责归在墨白身上,群情激昂,要墨白以死谢罪。

    这时,月墟子也突然站出来,怒声道:“此事由吾而起,这墨白是吾带来之人,如今他竟做出这等事,老夫一定会亲自将他捉拿,给诸位一个交代!”

    啊?

    此话一出,剑孤寒当场愣住了,他不敢置信的看向月墟子,没想到这老头为了保全自己竟然要对付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