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越天之境 彩绿山廊

第三百七十六章 越天之境 彩绿山廊

 热门推荐:
    广贤殿上,月墟子露出愧疚之色,他对众人歉意道:“此事吾会追查到底,务必捉拿击杀墨白。”

    “你一人之力,恐怕不够。”元离尊者凝视月墟子,摇头道:“吾会同你一起出手追杀墨白。”

    “这……好。”月墟子点头应下。

    一旁,剑孤寒皱起眉头,月墟子的举动,太过反常,但现在,他不宜替墨白说话,否则会被众人敌视。

    越天行需要养伤,因此会议很快解散。

    元离尊者与那刀者一同,和月墟子出了天行谷,追查墨白踪迹。

    剑孤寒不放心,只得暗中跟随而去。

    一场变故突生,天行道岸损失惨重,天行谷的阵法也启动,避免被玄海神道趁虚而入。

    而墨白投靠邪道的消息不胫而走,引得玄海界众人都知晓了。

    ……………………………………………………

    荒野中,墨白踉跄前行,月升至夜,星辉点点,遍布半空,凉意流转,已让人痛心了。

    呃……

    墨白身上,有鲜血溢出,他踉跄在荒野密林,一步一步,不知自己归属在何地。

    天行道岸回不去了。

    玄海神道,也没有这么快低头的必要。

    但伤势不能再拖。

    他感觉自己被邪气冲击,功体封锁下,难以运动真元。

    但好在,上次越天行送的金丹还在,能让他短暂拥有自保能力,但时间也不会太长,他不能轻易动用。

    深夜,黑暗降临,看不清前途方向的墨白只在密林中,一棵又一棵的树下徘徊,想要找到休息的地方,却也难寻。

    不知走了多久,他眼前渐渐模糊,原本就暗淡的夜色下,再也看不到任何东西了。

    …………………………………………………………

    记忆深处,墨白倒在一棵树下,那棵树,有参天之高,立于云海之上,云海空旷,浩瀚银芒璀璨,不知所踪。

    孤零零的一棵参天古树,它垂下碧绿枝条,释放柔和绿芒,有氤氲仙露滴下,滴落至嘴角,甘甜的气息让墨白回味。

    他尝试着睁开双眼,就看到自己身处在一个神秘空间内。

    这无尽的云海,被璀璨银芒包裹,看不清前方,看不到后路。

    “这是哪儿?”墨白挣扎着起身,看着眼前虚无的景象,自言自语。

    岂料,这神秘异境内,传来了声音。

    “这是越天之境。”神秘的古树发出声音,那声音柔和,熟悉,让墨白隐隐有一种亲切感觉。

    越天之境……

    从没有听说过的境界,这里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

    墨白看向古树,就见古树碧绿枝条垂落,释放氤氲生机,微一吸纳,便拥有无穷无尽的生机力量。

    这股力量陌生,熟悉,让墨白也分不清楚。

    但下一刻,他就醒悟了,他抬起头来,看向古树,惊讶道:“师傅?”

    “呵,难为你还能记起吾。”古树中多了几分感慨,旋即绽放光华,自树体中,走出了一袭白衣。

    模样与墨白一般无二,正是太白剑阿,这个曾经给予自己一切的传奇存在。

    太白剑阿现出身形,但也只是一抹记忆,不复存在,或者说,这本身就是虚假的。

    “师傅……您这是。”墨白不明白太白剑阿的意思,为何要幻化出这异境与自己见面。

    太白剑阿负手,与墨白对视,他笑道:“越天之境,是吾昔年留在道域时,所创造之地,无处不在,又无处可寻,仅有吾一人知晓,这片天地,吾已经剩不下什么了,唯有现在的一缕神识,在持续等待,等待你的到来。”

    墨白闻言,沉默不语,他知道太白剑阿或许已经死了,现在的一切,都只是虚幻,但为何,还是有这么清晰的熟悉感觉。

    就见此时的太白剑阿挥手,古树绽放光华,化作一缕缕青丝,缠绕在其手中,最终,化作了一本碧绿典籍。

    这典籍落在太白剑阿的手中,他托住典籍,对墨白说道:“吾很欣慰,你一直按照吾之遗嘱前行,但这条路上,你受到的苦难会更多,吾希望你能坚持住,因为只有坚持,你才能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守护真意。”

    说罢,神识消散,碧绿光华褪去,眼前的景色消弭,取而代之的是黑暗,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师傅……师傅……”突兀陷入黑暗,墨白忙呼唤太白剑阿,但不论怎样追寻,都不能再看到熟悉的人。

    ………………………………………………………………

    “姐姐,他醒了,快来啊!”

    这时,黑暗中又传来熟悉的声音,墨白一怔,缓缓睁开眸子,模糊的视线中,隐隐约约看到一张俊俏的小脸映入眼帘。

    “你是……”墨白有些头疼,看着眼前的小美人,一时间想不起来其身份。

    那女子闻言,忙扶起墨白,让他靠在床沿上,旋即回答道:“我叫青凝,这里是彩绿山廊,昨夜姐姐去采药时,看到你昏迷在荒野中,所以将你救了回来。”

    青凝?

    墨白心中一震,猛然忆起当初在人榜异境内,遇到的那两名年轻姑娘。

    眼前人的模样变得熟悉起来,她就是那对姐妹中的青凝。

    这时候,客房内又走进来一名青衣女子,女子五官精致,明眸锆齿,正是青绯。

    青绯走上前,看到墨白醒来,微蹙眉,按住墨白道:“别动,我再帮你探查一番。”

    说罢,她坐在床沿,为墨白把脉,半晌后,她才松了口气,俏脸上也露出笑容,对墨白道:“你的伤已无生命危险了。”

    墨白闻言,这才察觉体内伤势好转的七七八八,问天骸的邪劲已经全数被逼出了,可最深处的那道极寒之力仍旧没有任何松动。

    虽然有些失望,他还是起身拱手道:“多谢两位姑娘相救。”

    岂料,青绯闻言却是摆手淡淡说道:“彩绿山廊是行医世家,救死扶伤本就是职责所在,你无须这般。”

    彩绿山廊?

    墨白闻言愕然,这个地方他从未听闻过。

    青凝见到墨白错愕的模样,捂嘴轻笑道:“我们彩绿山廊不入红尘,只在深山居住,外界的人是不知道我们存在的。”

    原来如此,墨白恍然。

    因为现在墨白的模样不是原先荒神的样子,因此两人也没有认出来,不过她们依旧选择了援手。

    为了救父亲甘愿往人榜异境冒险,现在,又因为一个互不相干的人,而选择全力相救。

    这份品质,不知道要让多少修道之人汗颜。

    “对了,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受伤昏倒?而且我观你伤势,是罕见的邪道武学,是不是被妖邪追杀?”这时,青绯皱眉问道。

    回过神来,墨白看着眼前两女子纯真的模样,不忍心将事实告知,只是摇头说道:“我名墨白,一些小麻烦而已,不过现在已经解决,我也该离开了。”

    说罢,墨白勉强起身,就要告辞。

    但刚一起身,就被青绯再次按在了床上,她美眸微蹙,不满道:“你的伤很重,没有几天的疗养很难痊愈,这段时间,我建议你留在这里,等好了再离开也不迟。”

    “但我可能会给你们带来麻烦。”墨白忍不住说道。

    “呵呵,彩绿山廊久居深山,地形复杂多变,没有人能轻易来到这里的,你放心便是。”单看一双纯阳,满是浩然正气的眸子,青绯就知道眼前的白衣不是坏人,干脆出言要留下他。

    “这……”墨白还有些犹豫。

    但青凝已经不高兴了,她拍了拍墨白肩膀,不耐烦道:“哎呀,你就别这个,那个的了,彩绿山廊很安全的。”

    “好吧。”墨白拗不过两人,只得点头应下。

    姐妹俩见墨白答应留在这里,互视一眼后,展颜笑开来。

    很快,青绯就说道:“你先在这里休息,我为你调一些疗伤的药。”

    说罢,便往外面走去。

    “姐姐,我去帮你。”人已经醒了,青凝耐不住好动性子,也跟着蹦蹦跳跳跑了出去。

    “呵……真是有缘啊!”

    客房内,书香气息浓郁,偶有药草清香拂过,少见的静谧安详,墨白目送姐妹俩离去,无奈苦笑。

    ……………………………………………………………………

    离开客房的姐妹俩往药园走去。

    这是一片世外桃源,没有宫阙楼阁林立,有的是高山郁郁,流水潺潺,一条青石板铺开的山间走廊,连接了远处的露天药园。

    药园内,有中年人在那里打点仙草灵药。

    他在那里一株一株的数着,时不时还会投放一些特殊养料,以供灵草吸纳,缓缓长成。

    “噫,你两人出来了,那小兄弟醒了没有?”北冥岳回过神来,朝青绯姐妹俩问道。

    “醒了。”青绯点头回答,她走向药园。

    药园内,奇花异草遍布,都是一些外面难以见到的灵草仙药,她打量了半天,最终锁定在一株七色奇花上,小心翼翼走上前,轻取了一片金色花瓣儿,放在身后青凝的小药篮内。

    “七色海棠拥有快速愈合的奇效,再加上一株道海孕育的天征草,用以驱逐体内邪气,就可以了。”

    青绯自言自语着,很快眸光又放在了药园深处的一株银白仙草,将它取来后,同样放在青凝的小药篮内,并且叮嘱她道:“先将其磨碎,再用八分火煎熬,待得香气四溢时,就可以给墨公子送去了。”

    “好嘞!”

    青凝欢喜应下,她最会熬药,应下后就往远处的草庐走去。

    待青凝离开后,青绯才走向北冥岳,拱手担忧问道:“叔叔,父亲的伤好些了吗?”

    拿回不折花后,按照北冥岳所言,让父亲服下,现今闭关在山廊的深处,一直没有苏醒迹象,她一直很担心。

    “绯儿无须担忧,大哥会平安无事的。”北冥岳不忍她担忧,佯作轻松模样,示意青绯不用太过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