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七十八章 彩绿山廊 大敌又至

第三百七十八章 彩绿山廊 大敌又至

 热门推荐:
    剑出麟腾,怒斩道身。

    “道贯九重天!”

    面对浩瀚气劲,月墟子泠然以对,锐锋杀千里,轰向墨白。

    砰—

    剑气溃散,道威贯胸而来。

    墨白避无可避,再次受伤,他面色苍白,吐出殷红后,旋即身形倒退,抽身一瞬,剑诀起运:初阳燎空!

    一改魔剑之威,墨白再运九阳绝学,登时初阳升,道火腾,晨曦映目,旋转袭向月墟子。

    “剑怒狂潮!”

    月墟子同样运转绝学,几乎同时,磅礴气劲撞击在一起。

    轰隆巨响中,气浪翻滚,将众人全数掀飞。

    “你离开吧,元离尊者也要杀你。”硝烟四起,遮掩视线,两人剑锋交击在一起后,月墟子突然开口提醒墨白。

    “你……”墨白愕然看着眼前老者。

    “吾知道,你绝非奸恶之人,这一次,吾请缨前来对付你,就是要提醒你,最好不要出现在玄海界,找个地方隐匿一段时间,避免被元离尊者他们追杀!”

    “前辈……”

    墨白闻言看着眼前凝重神色的老者,有些感动,原来眼前人一直相信自己。

    “离开吧!”

    月墟子摇头不再多言,但他很快卸去真元之力,任凭墨白那一剑斩在自己肩膀上,噗嗤一声,血花溅红,月墟子闷哼一声,旋即倒飞而回,扑通一声坠落至地面上。

    “月墟尊者!”

    硝烟散尽,众人回过神来,就看到月墟尊者被击败,大惊失色,纷纷走上前,将之搀扶起来。

    “前……”

    墨白落地,看着眼前勉强站立起身的月墟尊者,愧疚不忍,但他知道,此刻不是犹豫的时候,旋即挥剑,带着青绯、青凝迅速化光离去。

    “追!”

    看到墨白等人逃跑,众弟子就要追击。

    “不用追了。”

    岂料,月墟子虚弱挥手道:“你们不是他的对手,再追杀也是平白增添伤亡,先与元离尊者他们汇合吧。”

    “是……”

    众人闻言,只得搀扶着月墟子离开。

    ………………………………………………………………

    墨白带着青绯、青凝离开荒野,化作流光前行,要往彩绿山廊、

    尽管身受创伤,墨白也不敢稍作停留。

    直至没入无尽山峦中,再次回到了神秘异境内,他才松了口气。

    “呃……”

    甫一落地,墨白就险些跌倒。

    “你没事吧!”青绯忙扶住墨白,担忧问道。

    “无碍!”

    墨白挥手,嘴角鲜血却是不断溢出。

    “还说没事呢,都流血了!”

    青凝紧张道。

    姐妹俩忙扶着墨白进入彩绿山廊休息,回到客房内,青绯便往药园赶去。

    青凝则是在客房内照顾墨白,她满脸的歉意,扶着墨白坐下后,小声道:“对不起,要不是我,你也不会遇到危险。”

    “一切都是天注定,与你无关。”

    墨白摇头,这些事情谁又能说得准呢,更何况天行道岸的追杀,早已在注定之中了,只是好在这一次是月墟子。

    月墟子前辈有意放自己一马,否则凭借自己现在的情况,绝无逃生可能。

    一想到后面还有元离尊者等人,他就头皮发麻。

    “咳……”

    情绪一激动,墨白就吐出一口血来。

    青凝忙运转真元,为墨白疗养,只见一股青色光华流转,源源不断没入墨白体内,很快,墨白就好受许多。

    而此时,青绯也回来了,他手中拿着的不是草药,而是一颗丹药,不由分说,塞进墨白嘴里后,才道:“这是我父亲炼制的九转回魂丹,你服下它,可以压抑伤势,待会儿我再用一些草药辅助,应该就无大碍了。”

    墨白乖乖服下,很快,就觉一股暖流运转,体内受创腑脏纷纷愈合,但还能恢复往昔巅峰,仍旧要静养。

    该死的剑孤寒!

    想起体内的极寒之力,墨白就一阵恼怒,若非上次被暮成雪打伤,只能发挥七层修为,即便对上问天骸,不是对手,也能全身而退,现在倒好,成了这幅模样,凄惨的很。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剑孤寒啊……

    “你怎样了?”看到墨白沉默不语,青绯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情,忙开口询问。

    “已经好多了。”回过神来,墨白点头松了口气,神情不悲不喜。

    “那就好。”

    青绯点头说道:“你先在此休息吧。”

    说罢,她就要带着青凝离开。

    “等等。”墨白突然叫住了她。

    “墨公子还有什么事情?”青绯停下脚步,转身诧异问道。

    “难道你就不想知道,那些追杀我的人,是谁吗?”终于,看着眼前两个天真无邪的姑娘,墨白忍不住问出心中疑惑。

    “这是公子你的事情,我等不该多过问,不过可以肯定,你不是坏人,这就足够了。”青绯摇头笑着回答说道。

    不是坏人,这就足够了……

    墨白闻言一怔,难道她们的审视观点就如此简单吗?

    “你好好休息吧,如果有什么麻烦,我们能帮到的,也尽管开口就是。”青绯展颜一笑,旋即带着青凝离开客房。

    留下了墨白一个人。

    墨白沉默不语,这姐妹两个很善良,自己不该将杀戮带到此地的。

    但现在,他无路可退,或许天行道岸的人正在四处追捕,眼下,也许就在那无尽山峦的外围……

    ………………………………………………………………

    彩绿山廊外,流光飞逝,一声声破空之音传来,旋即落地,将这片净土包围。

    人群中,走出来的元离尊者负手凝视这片世外桃源,转眸询问身旁的一名弟子道:“你确定墨白逃来了此地?”

    “弟子不清楚,但盟主之前受伤,都是这里的一位神医医治,弟子有幸来过一次,除了这里,墨白别无去处。”那弟子拱手说道。

    多年前,他身为天行谷的弟子,一次越天行受创,便是来这里求医,他记得清清楚楚,方才对决时,他看到墨白带着两名女子离开,这方圆数千里,唯有彩绿山廊能救治墨白,因此禀告给了元离尊者。

    “呵!”元离尊者凝视山廊入口,冷笑道:“墨白,这次看你往哪里逃,众人随吾进入!”

    说罢,他大手一挥,就带着众人闯入彩绿山廊。

    山廊沿着高峰回旋,元离尊者带着众人进入,行至中途,就见远处一道流光飞来。

    流光落地,现出一袭布衣,北冥岳拦住众人去路后,他抬眸看了众人一眼,负手淡淡说道:“此地是彩绿山廊,诸位前来,有何贵干?”

    一名人道顶峰。

    元离尊者愣神之后,旋即露出不屑,但他还是拱手说道:“吾名元离,来自天行道岸,今日前来,是捉拿一名叛徒。”

    “叛徒?”北冥岳皱眉。

    “不错。”

    元离尊者冷哼一声说道:“他叫墨白,已经受伤了,我等怀疑他躲在此地。”

    “彩绿山廊没有你们要找的人。”岂料,北冥岳负手,直截了当地回绝。

    果断的回绝,在元离尊者眼中看来,实属不智。

    “如此,那便休怪吾不留情了。”

    冷语一瞬,元离尊者起掌来攻,道境修为显露,一瞬山崩。

    “呵,在彩绿山廊也敢动手?”

    北冥岳淡淡开口,挥手间,凝天地之势,化万千绿芒,镇压元离尊者。

    轰—

    携带无尽威势的一击,让元离尊者瞬间震退,他目露惊骇之色,道:“你不是人道顶峰?”

    “修为无关紧要,彩绿山廊为吾大哥之地,任何人不能放肆。”北冥岳负手不悦道。

    众人被北冥岳的手段震慑了,不敢再贸然出手。

    元离尊者凝视眼前人,有些吃不准其真实修为,明明只有人道顶峰的修为,但显露出来的力量足以与道境抗衡,莫非是这地势作怪?

    “叔叔,发生何事了?”这时,青凝、青绯闻讯赶来。

    嗯?

    两人的出现,让原本跟随月墟子的弟子见到,纷纷惊呼指认道:“就是这两个姑娘,她们与墨白在一起。”

    北冥岳闻言,面色微变,但还是淡然,不为所动。

    元离尊者冷笑道:“这位道兄可听得清楚?交出墨白即可,吾不与彩绿山廊为难。”

    “不可能。”即便被指认,北冥岳依旧拒绝。

    “那就怪不得吾了。”元离尊者冷笑一声,旋即再出手。

    轰—

    一掌镇压而来,携带天地元力,道境修为再催动,比之先前还要强盛。

    砰!

    北冥岳不退,与之撞在一起,登时雷霆震爆,气浪翻滚,搅动乱石崩云。

    元离尊者抵挡北冥岳同时,突兀出手,探向青绯、青凝二人。

    北冥岳见状,变了脸色,身形瞬闪,再次拦下元离尊者。

    “哼,吾看你能坚持到几时!”

    元离尊者不悦,再次出手,要击杀北冥岳。

    两大强者交手,一时间难分胜负,但恐怖的气劲四处炸开,搅动方圆数十里震颤不已。

    “叔叔,小心啊!”青绯、青凝眼看北冥岳与道境强者对阵,紧张不已。

    “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

    适时,耳边响起低语,青绯、青凝一时不察,待得回过神来时,就见一名刀者突兀出现,擒住了自己两人。

    “你……”

    “住手!”刀者不理会,擒住两人后,他眸光凝视北冥岳,冷笑道:“若要这对姐妹活命,就停手吧。”

    “青绯、青凝!”

    回过神来,看到两人被抓,北冥岳终于难以保持从容,他落至地面,凝视刀者,沉声道:“放开她们。”

    “放开?”

    刀者闻言冷笑:“交出墨白,吾便放了她们。”

    “不错。”

    身后,元离尊者也收手,他冷凝北冥岳道:“吾等无意伤人,只要你交出墨白,彩绿山廊会平安无事。”

    “叔叔,不能听他们的。”青绯闻言,忙出言阻止。

    “啪”的一声,突然,刀者伸手打了青绯一个巴掌,青绯的俏脸登时通红,溢出鲜血来。

    “你!”

    眼见青绯被刀者羞辱,北冥岳双眸通红,怒火满溢,但他不敢动作,因为他怕自己的动作会让刀者做出不利的事情。

    “哼,臭丫头,这里还轮不到你来说话。”刀者怒斥青绯,对她的顽强十分不悦。

    但很快,他就察觉了不对劲,因为,他感觉有一道凌厉的气息锁定了自己,十分危险。

    “墨白!”

    回过头时,刀者就看到一袭白衣负手屹立,神情不悲不喜,但一双盯着自己的金眸中,现出凌厉杀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