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章 玄海神道 白衣王者

第三百八十章 玄海神道 白衣王者

 热门推荐:
    一场正邪交锋,陨落的是邪道弟子,也有正道弟子。

    更有隐伏在正道的邪道细作。

    这场战役划下休止符号。

    死去的人,不会复生。

    活着的人,不知何时丧命。

    这就是修道界,弱肉强食的世界。

    天行谷,天行道岸的所在,迎来了流光飞逝,很快没入其中。

    天行谷深处,庄严神圣的广贤殿上,元离尊者受创而回。

    大殿上,多了一名银发青衣的女子,暮成雪。

    一名出尘仿佛来自九天的不染女子,明眸锆齿,肌若凝脂,词汇已经不能形容她的美丽。

    越天行、暮成雪、还有已经回来的月墟子,三人都在。

    “盟主。”元离尊者落地叫了一声。

    “道友!”

    回过神来,越天行看到元离尊者受创,面色微变,忙走上前将之搀扶起身,皱眉问道:“发生何事?”

    “墨白投靠玄海神道了。”元离尊者悲恸道:“他还杀了归海尊者。”

    什么!

    语出惊人,越天行倒退了两步,险些屹立不稳。

    “盟主!”月墟子忙扶住他。

    “我无事……无事……”平复心情,越天行挥了挥手,眉宇依旧紧锁。

    归海尊者不简单,他是玄海界有名刀者—问刀孤鸣的亲弟弟。

    问刀孤鸣,一名顶尖刀者,其修为可怕,即便自己也不能对付,墨白竟杀了归海尊者,此事若被他知道,墨白绝对要倒霉了。

    念及此处,越天行沉吟片刻,挥手道:“此事暂且搁置吧,墨白选择加入玄海神道,对天行道岸而言,是大敌,众人先修养生息,静待机会准备即将出现的战事吧。”

    “是。”

    元离尊者忍住悲痛,恭敬退下。

    大殿上,不言语的暮成雪美眸凝视越天行,突兀开口说道:“需要吾出手吗?”

    “道友暂且无须介入。”回过神来,越天行勉强一笑回应。

    暮成雪闻言,继续闭目养神。

    这件事,既然还用不到自己,那就不多管闲事了。

    越天行知道暮成雪的厉害,自己也非是对手,这时暴露己方实力,玄海神道一定会小心谨慎。

    他需找个合适机会,将玄海神道彻底铲除,如今布计已成,就等接下来的计划了。

    ………………………………………………………………………………

    玄海裂缝,一片黑暗之景,仿佛来到了地府一般,处处透露着诡异阴森,这里就是玄海神道的衷心所在。

    在剑流影的带领下,墨白轻而易举地进入玄海神道的大本营。

    一路走来,处处机关陷阱,也有高手隐匿,着实不少,墨白跟着黑衣剑者来到了玄海神殿上。

    玄海神殿,宏伟森寒,仿佛珈羅地狱,让人不寒而栗。

    森冷的王座,黑色的甲胄,缓缓睁开的眸子,无一不显示问天骸的可怕之处。

    他起身,凝视走来的墨白,嘴角露出一丝得意自信的笑容,说道:“你终于来了。”

    “嗯。”墨白停在了问天骸身前,距离他有三丈远,这保持了一定距离,又是对新主人的敬畏。

    这一幕,让问天骸很满意,他笑道:“吾早就说过,你会回来,但这一天来的快了一些。”

    “是因为天行道岸的速度快了。”墨白淡淡道。

    问天骸闻言一滞,他知道墨白此言之意,也不介意,直截了当地道:“吾知道这些伎俩瞒不过你,但你也该知道,吾费劲心机,都是为了你这么一个人才啊!”

    这话说的没错,因为希望得到墨白这个人才,所以使了很多手段。

    哪怕墨白的行踪,也是问天骸透露的,这才让归海尊者能这么快的带元离尊者找到墨白。

    “你知道那刀者死了吗?”

    “嗯?”

    墨白突然这么问,让问天骸皱眉,他眸光撇向了剑流影,后者微微点头,这让他的心中一沉,有些不悦问道:“是你杀了他?”

    “不错。”墨白点头。

    气氛一凝,似乎空气也流动的慢了许多。

    问天骸沉声道:“哪怕你知道,他是吾潜伏在天行道岸的棋子?”

    “只要得罪了我,我就会让他死。”面对问天骸的质问,墨白依旧从容不迫。

    “哈!”

    岂料,墨白的凌厉以应让气氛瞬间舒缓下来,那一声轻笑,笑的是那么寻常。

    问天骸负手凝视墨白,点头赞赏道:“吾欣赏的,就是你之性格,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只要触及这个底线,无论正邪,无论好坏,最终的结果,都是成为敌人,而在还没有彻底成为敌人之前,你选择了将其杀死,这一点,吾很欣赏,不过吾更好奇,你怎么知道归海是吾安排在天行道岸的细作?”

    这是问天骸心中的疑惑,归海尊者虽然不是顶尖高手,但十分善于隐匿,不可能被人发现,他只好奇眼前的白衣,竟然看破了归海尊者的真正身份。

    对于这个问题,墨白只能摇头,就是因为太过于隐匿,才让人觉得不正常。

    能接触核心的人不多,元离与那刀者都是,所以要获得准确情报,只能是这两人中一个。

    他起初以为是元离尊者,但随着时间的接触,才发现颇有误差,直到刀者与元离逼上彩绿山廊,刀者以青凝、青绯做为威胁时,他就知道,刀者的表现太积极了,以至于后来荒野交战,其与玄海神道交手,只是演戏的模样被看穿。

    所以他才动了杀机,但这些都是不能说的,所以他看着眼前的王者,摇头说道:“直觉,直觉告诉我,这人该死,其他,我不过问。”

    “直觉!哈,好一个直觉!”

    问天骸负手点头,死一个棋子算什么,能得到墨白,就是最大的益处了。

    墨白沉默不语。

    问天骸又问道:“现在,你觉得咱们该进攻天行道岸吗?”

    “不该。”

    墨白摇头回道:“天行道岸,远没有你想象的简单,内中阵法无数,禁制重重,贸然闯入,只是自寻死路,而且内中尚有高手潜伏,你之前应该也收到消息。”

    “不错。”

    问天骸点头,肃穆道:“天行道岸尚有越天行的几位好友,都不是省油的人物,只是可惜,未曾交手,不知底线。”

    “我倒是知道一人。”突然,墨白开口说道。

    “何人?”问天骸疑惑问道。

    “暮成雪。”

    墨白语出惊人,说出那银发女子的名。

    暮成雪……

    问天骸闻言,却是皱起眉头。

    墨白看到他的模样,问道:“道主对其有所了解?”

    “了解不多。”问天骸摇了摇头,道:“听闻暮成雪是一名顶尖剑者,曾在玄海界地榜剑碑留名,她之雪霜剑配合极寒之力,甚是恐怖,即便吾,也不一定是对手。”

    这么强大?

    墨白闻言也是一怔,他有想过暮成雪的厉害,但没想到能在玄海地榜剑碑留名。

    道域,共分天地人三榜。

    人榜位于真岸界。

    地榜位于玄海界。

    天榜则屹立无上界。

    能在地榜剑碑留名,足以证明她拥有多么可怕的剑道修为了。

    想起身上还残留的极寒之力,他就一阵沉默,这或许是个不小的麻烦,需要找机会解决。

    “怎么,你不想与她为敌吗?”看墨白不语,问天骸饶有兴致地问道。

    “嗯。”

    回过神来,墨白点头,也不隐瞒道:“我与她有误会,中了极寒之力,至今功体不全。”

    功体不全—

    问天骸皱起眉头,身形瞬闪,来至墨白身边,在其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一把捉住他的手臂,邪元流转,探查过后才松开手来,道:“你果然中了极寒之力,吾上次与你交手,也能看出你有几分保留,原来问题出在此处。”

    与这等存在交手,墨白何尝不想一竞全功?但真要使用了功体,极寒之力爆发,他恐怕就要遭殃了……

    “此法难解。”

    就连问天骸也摇头叹气,看来这极寒之力,非暮成雪不可了。

    墨白摇头道:“此事以后再说吧,既选择加入玄海神道,我会拿出相应的价值,针对天行道岸,由此刻开始吧。”

    “你比吾还要着急,不过也好,是时候让那群伪君子付出代价了。”问天骸阴冷一笑,挥手道:“为墨白安排休息之所。”

    “告辞。”

    在侍卫的带领下,墨白离开了玄海神殿。

    大殿上,墨白离开,仅剩下问天骸与剑流影。

    一对父子,不知何时,没有一句对话。

    这一幕到来,突然显得有几分沉默寂静。

    剑流影负手一旁,神情不悲不喜,或许,自己的父亲,更看重的是皇图霸业吧。

    “流影,上次的伤,好些了没有。”终于,问天骸的霸气收敛几分,转眸询问黑衣剑者。

    上次的伤,是剑孤寒留下的。

    他摇了摇头,道:“已经好多了。”

    “这一次,辛苦你了。”看着自己一手抚养长大,培育成才的年轻剑者,问天骸也颇为感慨。

    “为义父分担,是流影该做之事。”似乎太过于循规蹈矩,剑流影还是和往常一般,恭敬得紧。

    “你……”问天骸身形一滞,顿了顿,他挥手对剑流影道:“以后,没人的时候,你就叫吾义父吧。”

    “义父。”

    剑流影心底一丝暖流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