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一章 剑流影 天骸密辛

第三百八十一章 剑流影 天骸密辛

 热门推荐:
    曾几何时,这随口而来的二字,如今难以启齿。

    眼前的人变了,从当初的与世无争,变成如今一手建立杀戮之都的王者。

    其中原因,谁比他更清楚?

    现在的一切,剑流影不喜欢。

    他还是希望回到当初,回到与世隔绝的清禅地。

    “你,有话要对吾说吗?”问天骸凝眸剑流影,道。

    “义父,吾……吾不喜杀戮。”最终,他鼓起勇气说道。

    这句话说出口,换来的就是沉默。

    眼前身穿黑色甲胄的王者沉默不语,半晌,他挥手说道:“玄海裂缝还算安稳,你若不喜杀戮,便休息一段时间吧。”

    “义父,您明白孩儿的意思。”剑流影不忍义父继续错下去,他劝道:“玄海神道虽发展壮大,但这始终都是道域,道域,永远是道门为主,义父,无论您怎样努力,都不可能改变局面!”

    “哼!”

    问天骸冷哼一声,负手道:“吾的事,还用你来教吗?”

    “吾……”

    “你退下吧。”

    剑流影还要再言语,就被问天骸阻止,他只能拱手退下,但在退出大殿的时候,他还是提醒道:“义父,希望您能明白孩儿的苦心。”

    说罢,他转身走出了大殿。

    大殿上,空留王者一人。

    问天骸负手而立,沉默不语。

    自己做错了吗?

    不,没有!

    问天骸脑海里浮现过往杀戮之景,多少无辜的生命,毁在了玄海界那些名门正派手中。

    他还记得清禅地那些普通的修道者,只因为收留了一名魔族之人,就遭到屠戮,甚至连幼小的孩子也不放过,最让他痛苦的还是她,她是那么温柔善良,连一只小动物都不忍,但最后呢?倒在了自诩为名门正道的修道人手中,

    一场血淋淋的灭门惨案,为什么高高在上的道门不去过问,不去制裁?

    问天骸握紧了拳头,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血腥让他更坚定信心,修道路上,弱肉强食,既是如此,这些虚伪的弱者,就该接受被吞噬的命运!

    …………………………………………………………

    玄海裂缝是一片神秘异境,听闻不居玄海界,而是一处开辟的特殊裂缝之中。

    裂缝稳定,不会崩毁,同时也提供了安全保障。

    非玄海神道之人,没有强横实力,很难进入其中。

    加上外围有四象封神阵护持,可谓固若金汤。

    在一名侍卫的带领下,墨白来到自己的住处。

    玄海裂缝,就像见不得光的黑暗,这里只有诡异的黑色异彩,也有篝火摇曳,照亮前行路。

    这处住所很简单,一座宫阙,出现在地底的宫阙。

    宫阙内,明亮如白昼,是加持了特殊阵法的,使得此地避免与其他地方一般陷入黑暗之中,也算是玄海裂缝的一处小太阳了。

    “道主对我,可真是另眼相看啊!”墨白看着眼前的居所,不由得感慨万分,想必问天骸怕自己住不习惯黑暗世界,因此特地打造了这间宫阙。

    感慨之余,也有些感动。

    世间能遇知己者,少之又少,能为你花费太多心思,甚至不惜一切代价,更为少见。

    问天骸做到了。

    问天骸为墨白做到了。

    所以他内心也开始动摇。

    一个真正杀戮开道的人,真有这般细腻心思?

    即便知道,这也许是一些君王策,攻于心计的手段。

    “你先退下吧。”墨白挥手,示意侍卫可以离开了。

    那侍卫恭敬拱手后,方才转身离去。

    独自进入宫阙,内中有扑面而来的香气,很是怡人,轻纱浮动,紫檀依旧,墨白走至深阙中休息。

    咚咚咚—

    不多时,宫阙外传来敲门声。

    嗯?

    墨白意外,这玄海裂缝还有朋友不成?

    他起身行至宫阙殿门处,就见是一袭黑衣出现。

    黑衣剑者—剑流影,冷峻的面容,深邃的眸子,让人难以琢磨,但现在,似乎还隐藏了一丝悲伤的情绪。

    “是你,不知阁下如何称呼?”

    看到是救命恩人,墨白微一拱手,有些尴尬的问道。

    “剑流影,叨扰了。”剑流影略带歉意地道。

    “无妨。”

    墨白将剑流影请入宫阙中,落座后,为其斟了一杯茶后,才笑问道:“不知阁下前来,有何事?”

    “叫吾流影吧。”剑流影微微挥手说道。

    “哦好。”墨白错愕后笑着应下。

    “吾前来,是想询问你来这里的真正目地。”轻抿了一口茶,剑流影语出惊人道。

    嗯?

    墨白皱眉,这句话,怎么听来都不太寻常,难道自己暴露了?

    他佯作疑惑问道:“不知流影兄是何意?”

    剑流影微微摇头道:“你瞒不过吾,来的时候,你选择放过元离尊者,却杀了归海,明知道是吾玄海神道的人,依旧不留情,显然,你来此地不单纯。”

    墨白神色变得凝重,掌中元力也微微运转,只要有不对劲,或许他就会出手。

    “你不必紧张,吾孤身前来,就证明了此行的诚意。”看到墨白如此模样,剑流影挥了挥手,神情疲惫道。

    墨白闻言,掌中真元弭去,笑道:“我只是希望能阻止纷争罢了。”

    “吾……吾已经看到义父的败局了。”果然,看到墨白承认,剑流影叹气道。

    义父?

    听到这两个字,墨白有些意外,问道:“问天骸是你的义父?”

    “嗯。”剑流影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你……”

    “吾,吾知道,父亲虽强,但不能与道门抗衡,玄海界已被父亲扰乱,占据了四分之一的地界,相信不久的将来,义父会面临道门的围杀,道门啊,即便道境又如何?面对这传承无尽岁月,创造道域的存在,义父也没有丝毫的抵抗能力,吾不希望他有事……”

    一番话,说的诚恳之至,或许,这就是为人子,唯一能做的吧。

    墨白沉默,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

    不是身上的,而是来自灵魂中的亲情。

    这些他也有过,神州大地上,他一心护住彩阳夫人,一心要改变神侯府命运,不为其他,只为至亲平安。

    现在,他又在眼前黑衣剑者身上,看到了自己过往的影子。

    那种无助,孤独,只有自己清楚,也只能自己承担。

    神州大地时还好,他遇到的只是人皇的危机。

    但剑流影呢,他的危机在道门,道门啊,那可是比大周皇族要恐怖无数倍的磅礴势力。

    师傅道尊,就是无上存在,还有能与其平起平坐的南道宗之主,道灵、道玄一脉的主事者。

    谁能与他们抗衡?

    剑流影不行,哪怕拥有诸多朋友援手的墨白也不能。

    所以,他现在有些理解剑流影了。

    为了护住至亲之人,宁愿与敌人合作。

    “你……想要我如何帮你?”墨白问道。

    “吾不知道,吾只希望,如果玄海神道覆灭,能放吾义父一命。”剑流影凝重道。

    这一切的起因,都是权利,都是憎恨,如果权利消弭,那义父会不会恢复原样?

    他不希望义父永远活在仇恨的阴影当中。

    墨白已经明白剑流影的意思,但他还是提醒道:“一个人内心仇恨根植,你毁去他的恶果,只会让他变本加厉。”

    “那该怎么办?”剑流影六神无主了,他从不是一个喜好杀人的冷血怪物,他只是一个渴望回归平静的普通人,如果义父能免除败亡的结局,保下性命,他愿意付出一切。

    看着眼前人,墨白沉吟良久,最终他犹豫说道:“若你信任墨某,我有一计,或许可改变眼前的困局。”

    若要击败一个人,武力取胜即可。

    若要改变一个人,那就要先去了解他,了解他的一切,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源解决问题所在。

    “你想吾怎样配合你?”剑流影皱眉问道。

    “问天骸的一切,你都要告诉我,哪怕他的过去,我也要全部知道。”墨白沉声道。

    这些东西,可以称得上死穴了,只要掌握这一切,哪怕不能对付的强者,也难避免败亡的结局。

    剑流影沉默,因为他知道,这些一旦说出来,问天骸的命运就有可能掌握在墨白手中了……

    他不得不慎重。

    墨白看着沉吟思虑的剑流影,不着急。

    因为这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对剑流影而言。

    所以,这需要思考,一段时间的思考过后,才能做出最明智的选择。

    他不明白,不明白黑衣剑者为什么信任自己。

    或许一个人,真正感受到危机了,他会不顾一切的去找寻任何可以补救的办法吧。

    明亮如白昼的宫阙内,两道影子对视而坐,时间静静流走,留下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未来能得到什么。

    没有人知道结果,也没有人知道结局。

    但是,黑衣剑者,最终做下了他的决定。

    剑流影凝视墨白,认真道:“吾可以告诉你,你吾虽只见过几面,但吾相信你。”

    “为什么?”愕然过后,墨白兴趣问道。

    “直觉吧。”

    微一思量,剑流影摇了摇头说道:“就和在大殿时,你对义父说的话一般,只是一些说不上来的蛛丝马迹,这数日来的观察让吾知道,你是一个值得信任的人。”

    墨白看着眼前俊逸坚毅的面孔,没来由的有些感动,他郑重点头,对剑流影承诺道:“我墨白说到做到,绝不会辜负你的信任。”

    ………………………………………………………………………

    ps:三更送到,有问题第一时间联系水波,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