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二章 过往悲切 如今杀伐

第三百八十二章 过往悲切 如今杀伐

 热门推荐:
    宫阙内,明火摇曳,诉说过往。

    曾经往事如历历在目,让剑流影握紧了拳头,他坐在墨白对面,静静诉说着……

    原来,问天骸乃是一介散修,同样也是少有的修道奇才。

    三十年前,问天骸游历道域时,偶然救了一名婴儿,因不忍心婴儿身死荒野,他将婴儿带回了清禅地。

    清禅地,不问世事,一心修道,救死扶伤,是口碑极好的名门圣地。

    问天骸因与清禅地的主人—缨扉百年同修夫妻,便将婴儿带来清禅地,并为婴儿起名剑流影。

    缨扉不曾孕育孩儿,便视流影为己出,一家人享受天伦之乐,过着与世无争的生活。

    十年前,问天骸得知地榜开启,遂前往留名,这一去不归。

    后因清禅地救了一魔族之人,遭到玄海界所谓名门正道的围攻,在战火硝烟中,缨扉拼死将剑流影送出清禅地,自己则与清禅地的众多子民共存亡。

    逃走的剑流影进入地榜,找到了义父问天骸。

    问天骸得知消息大惊,但赶回时,一切都变了。

    曾经祥和的山水,氤氲的灵光都消弭,取而代之的是血,血腥味,杀戮留下的是尸体。

    血泊中,剑流影永远忘不掉母亲惨亡的模样,这是他心中最痛苦的回忆。

    从那时起,问天骸变了,因为缨扉的死,因为清禅地的覆灭。

    他走上了一条诛道之路。

    凭借无双之姿,一路踏足霸者之路,成就如今的局面。

    但剑流影知道,这不是义父想要的,他要的,只是记忆中熟悉的人而已,但过去终究是过去,没有机会改变。

    得知前因后果的墨白坐在一旁沉默。

    每个人心底,都有要守护的东西,倘若这些覆灭了,或许都会成为问天骸如今的模样吧。

    一代王者,竟还有这样的过去,让人唏嘘,让人感叹。

    墨白沉吟片刻,对剑流影道:“或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那就拜托。”

    剑流影起身恭敬行礼,他将一切都交托给墨白了。

    “吾不能长时间待在此地,以免被察觉,这就告辞。”

    “请。”

    墨白将剑流影送出宫阙,目送他沿着青石小道,在黑暗中消弭。

    黑衣剑者离开后,墨白关上宫阙大门,沉默不语。

    问天骸的过去,着实让人同情,但希望破灭的人,又能拿什么来拯救呢?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把握合适时机,看看能否让他打消这个念头。

    ……………………………………………………………………

    次日一早,玄海神道便有侍卫前来请墨白往大殿议事。

    墨白没有拒绝,跟着侍卫一路往玄海神殿走去。

    玄海神殿上,问天骸负手而立,在其身边,多了鹿白公子,以及黑衣剑流影。

    墨白走至大殿上,拱手拜道:“墨白参见道主。”

    “呵呵,无须多礼,你吾之间,以后这些省去吧。”问天骸十分看重墨白,以至于连该有的礼节都可随意抛却。

    这一幕看在鹿白公子眼里,艳羡的紧啊!

    他折扇轻挥,阴阳怪气道:“墨白,你已加入玄海神道,是时候贡献自己的一份心力了。”

    “自然。”鹿白公子是个善于攻心的人物,修为难测之外,心思更是难测,墨白不敢小觑,他笑着应下道:“昨夜休息时,我已想到对策,只要众人配合,或许就能给天行道岸一个沉重打击。”

    “而且,除此之外,我或许还能为天行道岸带来一位高手。”

    接连说出两件事,一是重创天行道岸,二是扩充玄海神道势力。

    问天骸很满意墨白的果断迅速,点头笑道:“道友有话直言吧。”

    墨白也不卖关子,点头说道:“归海尊者是玄海神道之人,但越天行等人并不知晓,我将他杀了,现在一定列为天行道岸必杀目标之一,只要以我为诱饵,不愁引不出道岸高手追杀,届时伺机而作,铲除天行道岸势力轻而易举。”

    杀了归海尊者?

    鹿白公子闻言,折扇一滞,觉得意外,归海尊者不足为据,但其大哥问刀孤鸣可是一名顶尖刀者啊,墨白此举,无疑惹上了恐怖强者。

    念及此处,他站出来,摇头道:“此计或许还能再加以利用。”

    “嗯?”问天骸凝眸鹿白公子。

    鹿白公子朝问天骸拱手道:“道主,墨白既杀了归海尊者,相信此事被问刀孤鸣知晓,一定会引起轩辕大波,不如咱们及早行动,先将问刀孤鸣拉入麾下,避免节外生枝啊!”

    “问刀孤鸣是何人?”墨白闻言一怔,归海尊者身后难道还有其他势力?

    问天骸撇了墨白一眼,道:“问刀孤鸣乃是地榜刀碑留名的强者,一身刀道修为也是顶尖行列,你所杀之人,除了是吾玄海神道潜伏者外,也是他的亲弟弟。”

    竟然还有这层关系。

    墨白沉默不语,问刀孤鸣能在地榜刀碑留名,实力不容小觑,一名强者的出现,反而让眼下变得更为棘手。

    岂料,鹿白公子却是呵呵一笑,道:“墨兄无需担忧,吾往鹤鸣山一行,就言归海尊者被天行道岸害死,邀请他加入玄海神道,也是一大助力。”

    墨白抬眸凝视鹿白公子,皮笑肉不笑地道:“但这也对我有了一定威胁。”

    问天骸闻言,挥手道:“道友放心,有吾在此,问刀孤鸣也不能将你如何,况且知你杀归海尊者的人,除了天行道岸,都在此地,只要好生把握这口双刃剑,就是一柄杀器了!”

    话虽如此,但墨白总觉得鹿白公子有意算计自己,可也不能表现的贪生怕死,沉吟片刻,他也点头应下道:“那咱们就分头行动吧。”

    “好。”

    问天骸点头道:“墨白你可故意暴露行踪,最好将他们引入一片绝地,吾会暗中跟随,至于问刀孤鸣,就派流影去吧。”

    “道主,吾与问刀孤鸣也颇有渊源,此事还是吾来从中调停吧。”

    岂料,鹿白公子再次开口,嘴角含笑,要包揽眼下任务。

    “嗯……也好。”沉吟片刻,问天骸点头答应道:“速去速回吧。”

    “是。”

    鹿白公子闻言大喜,很快退出大殿,化作流光离开玄海裂缝。

    这小子,绝对有鬼!

    墨白看在眼里,心底却是谨慎无比,这一幕看在问天骸眼里,他笑着安慰道:“你方才所言,还有一名高手可加入玄海神道?”

    “嗯。”

    回过神来,墨白看向问天骸,点头道:“他名为剑孤寒,是我好友,有他加入,不仅可增强玄海神道势力,还能护我周全。”

    看来墨白仍不放心吾。

    “咱们出发吧。”

    问天骸挥手,带着墨白离开玄海神殿。

    ……………………………………………………………………

    天行道岸,广贤殿上,越天行等人汇聚。

    不多时,有弟子赶来大殿。

    “报—启禀盟主,墨白已经离开玄海裂缝了。”那弟子恭敬道。

    “哦?去往何处?”越天行负手转身问道。

    “不知。”弟子摇头道:“属下已经安排人前往跟踪了。”

    “你先退下吧。”得到消息后,越天行挥退那弟子。

    弟子离开后,广贤殿上,他转身询问众人道:“众人以为如何?”

    月墟子起身道:“墨白诡计多端,或许他心有算计,要引诱吾等上钩。”

    元离尊者却是拱手愤怒道:“不论如何,他杀死归海尊者都是事实,且害了吾天行道岸数千弟子,这笔账要算个清楚。”

    月墟子见元离尊者愤怒模样,知道他对墨白恨之入骨,但这明显的诱敌之计不能上当啊,他只得再次劝阻越天行道:“盟主,此事还需再考虑。”

    两人各抒己见,一时间,让人难以抉择。

    越天行只得求助于一旁沉默不语的青衣女子。

    女子倾城,银发披肩,正是暮成雪,暮成雪撇了一眼越天行,负手道:“你若想追杀墨白,吾可通行。”

    一句话,就让越天行吃了颗定心丸。

    暮成雪修为之高,世所罕见,即便身为天行道岸盟主的他也不一定是对手,他喜道:“太好了,有道友出手,擒杀墨白也非难事。”

    既然暮成雪已愿出手,越天行也不再犹疑,他转身对元离尊者道:“查清楚墨白目地所在,众人可准备前往追杀!”

    “是。”元离尊者大喜,墨白已经让他恨之入骨,能有机会让这小子偿命,是他最希望看到的,当下就准备安排去了。

    ……………………………………………………………………

    荒野之中,离开了玄海裂缝的墨白一路悠闲前行,但目的地不知不觉已拐往清禅地旧址。

    清禅地,位于玄海界的一处世外净土,但随着昔年的一场屠杀,早已破败。

    放目望去,偶有残垣断壁,在月下显露,但都是过去的痕迹了。

    杂草丛生,古木萧条,簌簌作响中,有小兽悄然经过。

    十年变化,早已物是人非,墨白手指轻触残垣,岁月斑驳痕迹留下,竟是那么脆弱不堪。

    哗啦啦,尘土飞扬,断臂倒塌,这一声震颤动静不大,但墨白知道,暗中跟随的人,此刻心中很不好受吧。

    呼—

    突兀地,冷风簌簌,伴随凌冽气劲,自天外袭来,银白光华璀璨,直斩墨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