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天行道岸失天行

第三百八十三章 天行道岸失天行

 热门推荐:
    清禅旧址,杀戮再开,天外一剑,逼命而来。

    “墨白,授首吧!”半空一声怒喝,雷霆一剑袭身而至。

    轰—

    一击,地裂云飞,山崩之余,墨白地麟神锋挡下,但也不可避免的倒退数步。

    待得稳住身形后。

    四面八方之敌尽皆来谒。

    越天行,月墟子,元离尊者,暮成雪。

    四大强者分立四方,将墨白围住。

    “墨白,天行道岸数千弟子的性命,你该偿还!”元离尊者怒吼一声,起掌来攻,磅礴气劲穿风破云,袭向墨白面门。

    就在临近墨白一刻,在白衣周身,散出诺大邪威,只是一瞬,就将元离尊者震退。

    呃……

    闷哼一声,元离尊者感受到一股恐怖的邪能,险些摧毁体内的生机,接连倒退了数十步,方才止住身形,他凝神看去,就见墨白身前站了一绝代王者,他凝重道:“问天骸!”

    “就凭你们,也来此地收命吗?”

    问天骸环顾四周,月墟子、元离尊者,他根本没有放在眼里,他最看重的,还是越天行与暮成雪,他凝视越天行,冷笑道:“吾说你怎有勇气追杀,原来是请到了高手。”

    高手指的就是暮成雪,越天行负手冷哼一声,对问天骸道:“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很可惜,你不能如愿了。”

    问天骸邪笑一声,旋即出手,攻向越天行。

    “小心!”

    越天行旧伤未痊愈,暮成雪身形瞬闪,挡在他的身前,同时拦住问天骸。,

    轰—

    双强初会,邪能肆虐,冰霜漫天,一时间,狂猛力量宣泄,震撼乾坤。

    短暂交手一瞬,两人各自震退,问天骸惊讶眼前银发女子的手段,暗道果真如墨白所言,这女子不简单。

    暮成雪倒退两步,体内气机澎湃运转,美眸中满是凝重,问天骸的确是少见的王者,让她不得不慎重以对,她没有回身,却对身后的越天行道:“你伤势未愈,无须出手,此地吾来解决。”

    “麻烦道友了。”越天行对暮成雪很有信心。

    朝如青丝暮成雪,三千青丝尽白头,暮成雪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所以他对她有信心,也退出数步,静观其变。

    ………………………………………………………………

    另外一边,墨白手执地麟神锋,独对两大强者。

    “这一次,吾必要你血债血偿。”元离尊者怒视墨白道。

    墨白笑道:“莫非你忘记谁救了你一命?”

    “哼!”

    元离尊者知道墨白所指,但他还是要出手,不为其他,归海尊者,数千弟子,这些血不能白流。

    “杀!”

    元离尊者沉喝一声,掌运无上道元,劈开山河变相,袭向墨白。

    “地麟—天海斩!”

    面对道境强者,墨白出手也毫无保留,他一手握剑,遥指向天,旋即真元灌注,紫芒破苍穹,怒啸中,紫麟化形而出,百丈兽躯,镇杀元离尊者!

    轰—

    地麟天海斩,乃是冥域绝学,得到神兵加持,威力更盛,元离尊者虽有道境修为,但一时间也难以与之抗衡,被瞬间震退。

    与此同时,在元离尊者退开的刹那,月墟子也出手了。

    须发皆白的老者负手,剑锋划出异彩,在墨白提气之机,一剑刺来。

    叮—

    好在临近一刻,墨白以神锋横陈胸前,挡下这一剑,但剑身上传来诺大力量,让他不得不倒退出去,撞在远处古树山,险些折断。

    呃……

    这一击,让他受伤了,嘴角溢出鲜血。

    最近吐血的次数越来越多,新伤旧伤不断,这让墨白觉得自己命不久矣了。

    但眼前的杀机还需要度过。

    “墨白,抱歉。”

    月墟子没有忘记当初的情谊,但现在的情形已经由不得他留手了,在是非面前,他只能选择天行道岸。

    相反,墨白就该承受背叛的代价,要为死去的数千人有所交代。

    这一剑,他面无表情地再次袭向墨白。

    “尽管出手就是,保留已无意义。”

    墨白擦干嘴角鲜血,在剑芒临身的时候不肯坐以待毙,他沉元纳气,招八方风云,汇聚一身,再展绝学:藏剑式—剑动山河!

    藏剑式来自天剑院,据说是那位老祖留下的剑招,威力自不能小觑,加上如今墨白臻至人道顶峰的境界,这剑招在他手中,更显得出神入化。

    天资过人,加上剑意纯粹,释放出的藏剑之威也更恐怖。

    轰—

    双强交汇,山河变相,气浪翻滚之余,参天古树应声而倒,方圆数里都受影响,尤其中心交手地点,地面也跟着下沉三丈,十分恐怖。

    两人交手,各自震退,月墟子嘴角溢血,墨白殷红更盛。

    在震退的时候,一直伺机而作的元离尊者又动了。

    “墨白,纳命来!”

    元离尊者一直等待时机,眼见墨白伤上加伤,早已蓄势待发的掌劲扑面而来,越过了月墟子,直逼向墨白面门。

    砰!

    狠厉一掌印在毫无防备的墨白胸口,他当即呕红,只觉得骨骼尽碎,倒飞而回,噗通一声撞断古树,难以起身。

    “这一次,你还不死!”

    元离尊者落地,真元依旧澎湃运转,他凝视已经倒地的墨白,嘴角露出狠厉笑容,一步一步走来,要终结墨白性命。

    身后不远处,月墟子看到这一幕皱起眉头不忍墨白就此丧命。

    但总要有人背上代价,很不幸的是,这沉重代价落在了墨白身上。

    轰—

    元离尊者扬掌起落时,墨白身侧虚空突兀扭曲,旋即一道暗淡剑芒出现,斩向了他。

    不好!

    元离尊者心中一紧,看到那剑气临身,仓促之下,只能掌劲护住周身,但还是被击退,掌心处鲜血溢出,他接连倒退数步,凝视来人。

    那人一袭黑衣,冷峻面容不悲不喜,正是剑流影。

    “又是你!”元离尊者认出了剑流影,上次就因为他的出现,使归海尊者身亡,如今他再次出现,救了墨白。

    元离尊者有些恼怒,而一旁的月墟子见情况不妙,也与元离尊者站在同一阵线,共同御敌。

    “你无碍吗?”剑流影手执杀锋,拦住两人的同时询问墨白状况。

    “无碍!”

    墨白勉强起身,说是没事儿,但张口又吐出殷红,触目惊心。

    剑流影皱起眉头,神锋横陈胸前,沉声道:“你在一旁小心,吾来挡下他们。”

    “好!”

    墨白没有勉强,他确实受伤了,而且不轻,再这么下去,恐怕还没回道门,就已经成为废人了,所以很明智的退至一旁,由剑流影接手镇敌!

    “哼,凭你一人,恐怕还不行。”元离尊者看到功亏一篑,十分恼怒,他起掌再攻,杀向剑流影。

    而身后的月墟子也同样镇杀黑衣。

    …………………………………………………………………………

    一方战局展开,一方战局更加猛烈。

    问天骸,绝代刀者,一身修为深不可测。

    暮成雪,倾城之姿,却难探深浅。

    交手一瞬,就知是劲敌。

    “暮成雪,你身具极寒之力,却是不容小觑!”接连数招过后,问天骸也不得不对暮成雪刮目相看,更加慎重。

    “哼……”

    美人声冷,人冷,意冷,双指并拢,极寒之力迸射而出,斩向问天骸,要护住越天行。

    但问天骸手段很高,且隐有缠战之意,让她觉得有有些不妙,但面对这等级别的高手,她也不容分心,只能沉着以应。

    不远处,越天行在关注战局,皱起眉头,但很快身后一阵微风吹来,让他察觉了一丝异常。

    嗯?

    越天行回过神来,就看到远处一袭白衣负手而来,竟是剑孤寒。

    剑孤寒一袭白衣,丰神如玉,步踏着落叶而来,在月光映照下,显得出尘。

    他见到来人大喜道:“道友,速来助阵!”

    “铿—”

    岂料,剑孤寒神情清冷,在闻言一瞬,身形疾闪,旋即皓月冷锋出鞘,铿然声响中,划出一道凌冽锐芒,径直自越天行身前穿过。

    “你……啊!”

    剑孤寒的突兀倒戈相向,让越天行大惊,可面对这迥异的神速,他根本没时间反应,待回过神来时,就察觉喉咙一凉,紧接着喷涌而出的鲜血不能止住,他惨嚎一声,捂不住的鲜血喷涌,旋即头颅高高飞起,竟然短暂一秒,尸首分离了!

    “盟主!”

    与剑流影交战的元离尊者突闻异声,回头赫见震撼一幕,悲呼一声。

    就是这分神的一刹那,黑衣捉准时机,剑芒流转,一剑洞穿元离尊者肩膀

    呃……

    闷哼一声,元离尊者回过神来忍住剑伤,运转残存元力逼退剑流影后,便往越天行方向赶去。

    越天行尸首分离,月夜下鲜血喷涌而出,高高飞起的头颅落至黄土中,不曾阖上的双眼中满是不甘,伴随血水,流淌在干涸地面上,渐渐染成殷红。

    尸体倾倒一瞬,就被元离尊者与月墟子扶住,他们都露出愤怒之色,尤其是月墟子,他怒视剑孤寒道:“你为何如此!”

    “吾只帮墨白。”剑孤寒凝视月墟子,收起冷锋,漠然道。

    “你……太让吾失望了!”月墟子悲痛道。

    “很快,你们可以一同陪葬。”

    剑孤寒不似剑流影,也不似普通道境强者,他罕见的速度,无双的剑诀,都超乎常人,杀了越天行后,他再出手,一剑斩向月墟子两人。

    ……………………………………………………………………

    不远处,问天骸与暮成雪交手,气劲纵横,有毁天灭地之姿,但随着惊诧一幕映入眼帘,暮成雪魔美眸里罕见的露出一丝怒意,她挥手震退问天骸,旋即身形瞬闪,千钧一发之际又拦下剑孤寒。

    轰—

    剑孤寒被暮成雪恐怖气劲拦下,一时不察,倒退了数步,但很快就真元运转,剑指青衣。

    “越天行已死,你们也难逃生天!杀!”

    这时,问天骸追了上来,封锁暮成雪的退路。

    而剑流影也悄然出现,三强联袂,同时出手,袭向暮成雪。

    “千雪凝峰!”

    眼见三强联手袭杀,暮成雪美眸转冷,凝诀一瞬,天地生寒,但见无尽飞霜天降,化作磅礴气劲,横扫四面八方。

    砰砰砰!

    暮成雪修为举世罕见,这一强招催动,饶是三人联手也不得不短暂退开。

    “退!”

    就是这么短暂一瞬,暮成雪挥手化作青芒,将月墟子,元离尊者带离战场,同时也将越天行的尸体带走。

    “可恶,让他们跑了!”

    回过神来后,问天骸就见荒野上除了满目疮痍以及鲜血淋漓,再不见其他人,有些恼怒。

    “义父,已经击杀越天行,这对天行道岸是莫大打击,咱们也算胜了。”剑流影收起锐锋劝道。

    “呵……”

    问天骸闻言脸色复又现出笑意,越天行是他的心腹大患,多次出手都没有结果,这一次算计之下,终于让这个心腹大患身亡,天行道岸,已经不足为惧了。

    他还想好好打量一番眼前剑者。

    但剑孤寒不理会,走向墨白将他搀扶起来,关切问道:“你伤势如何?”

    “还死不了。”墨白在剑孤寒搀扶下,勉强起身,但说话的时候鲜血再次溢出来。

    这一幕看得剑孤寒直皱眉头,都是小伤,但小伤加在一起,足以要命了。

    问天骸与剑流影也赶了过来。

    问天骸看到墨白模样后,不由分说,真元运转,全数灌注墨白体内……

    暗淡光华流动,很快,墨白的一些创伤转好,但接连受伤,让他的身躯难以堪负,还需要好好疗养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