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四章 越天行亡 震惊玄海

第三百八十四章 越天行亡 震惊玄海

 热门推荐:
    如果没有墨白,他也不可能这么顺利解决越天行,问天骸收纳真元,安抚墨白道:“这次你做的很好,先回去修养吧,吾会派人为你请名医医治。”

    “多谢道主。”墨白点头,微一拱手,便让剑孤寒带着自己先回玄海裂缝了。

    墨白离去,清禅旧址,仅余下父子二人。

    月色辉映,方才的霸姿不复,他凝视眼前落寞破败的景象,沉默不语。

    这里已经没有熟悉的人驻足,已经无人在等候自己。

    缨扉,这个他永远不会忘却的女子,再也不会出现。

    呼呼呼—

    风簌簌,卷起一地涟漪,也吹拂美好过往。

    父子俩,都不言语,怔怔出神。

    清禅地,多么熟悉的名字,站在这里,伴随风啸,仿佛听到过去的欢声笑语,那空灵动听的声音似从未消失。

    人生苦短,何乐行之?

    “义父。”半晌,剑流影小声唤醒眼前人。

    “嗯?”回过神来,问天骸负手凝视身旁的剑流影。

    “义父,你已经很久没有进入了。”剑流影不忍说道。

    很久了吗?

    问天骸闻言一怔,整整十年,他竟从未来过这里,是怕回忆这段伤心往事吗?

    但缨扉的记忆不会消弭。

    “随吾进去吧。”半晌,问天骸负手进入清禅地。

    剑流影沉默着跟在身后,一同进入这久违的记忆。

    ……………………………………………………………………

    清禅地外围是一片山廊地界,内中才是异境所在。

    穿越清禅星河,便来到了清禅境。

    烟云袅袅,神仙境地,这里星云依旧,却也有万里晴空。

    日月交汇,成就一片神奇之地。

    远处的山水瀑布隆隆,近处的草木依旧。

    凉亭中,早已生出破败蛛网,许久没有人烟,这里多了几分生机,却少了几分人味儿。

    问天骸负手,踏足在草坪上,凝视着眼前的一景一物,物是人非吗?

    他指了指星河的一块巨石,罕见地露出笑容,对剑流影道:“昔年,你母亲就喜欢在这里看星河奇景。”

    剑流影闻言心中一痛,但他还是压抑哀伤的心情,勉强笑道:“吾记得,母亲会在这里吹笛,母亲的风铃笛很动听。”

    一支风铃笛,一曲伊人心,或许,这就是母亲喜欢做的事情。

    隆隆山水伴奏,巨大的风铃树,那支铃笛被系在树上,风拂过,吹奏熟悉旋律。

    一切,多想没有变化,但一切,都成了过去。

    半晌,剑流影看义父不语,他忍不住劝阻道:“义父,收手吧,即便杀了所有人,母亲也不会复活的。”

    “杀人,吾早已忘了理由。”问天骸摇头淡声道。

    “但他们很多人是无辜的。”剑流影摇头道。

    “昔年,你的母亲也是无辜的,最终,他还是倒在了血泊中。”问天骸道。

    “这,并不能成为义父杀人的理由。”剑流影闻言一怔,道。

    “吾讲过,杀人,吾早已忘了理由。”问天骸声音趋于冷淡,道。

    “如果你不愿杀人,那便留在清禅地吧,待吾铲除天行道岸,一统玄海界,会回来接你的。”最终,问天骸的语气还是软了许多。

    “不!”剑流影摇头,凝视眼前的王者,凝声道:“吾不会离开义父,这一切,吾不要你一人承担,孩儿会与义父一同面对。”

    “哈!”

    问天骸看着眼前神情凝重的流影,伸手轻轻抚摸他的额头,点头笑道:“这一天不会太远了。”

    ………………………………………………………………

    次日,天行道岸传来噩耗。

    盟主越天行被剑孤寒所杀,这一消息震动玄海界。

    众所周知,玄海界如今有两大势力争锋。

    天行道岸与玄海神道势如水火。

    如今天行道岸盟主被杀,群龙无首,相信这由数十个宗门成立的庞大组织,很快就要瓦解了。

    一时间,玄海界人人自危,若天行道岸瓦解,谁还能阻止玄海神道进军步伐呢?

    而且,还有两个名字,被众人拉入了黑名单。

    墨白、剑孤寒。

    这两个人深受正道憎恶。

    前者坑害数千正道弟子。

    后者袭杀天行道岸盟主。

    这两人,已经到了天地不容的地步,受到玄海界正道宗门口诛笔伐。

    玄海界,有联盟势力天行道岸,也有超然宗门居于云端。

    例如天一剑宗。

    天一剑宗在真岸界便属最高存在。

    而玄海界,也有其顶尖宗门屹立不朽,可谓如日中天,不可撼动。

    位于一处世外神山上,这里自成一境,宫阙林立,隐于云海上。

    云海仙山上,少独白与月红依旧修炼天一剑宗最高剑术—天一剑典。

    天一剑典本是失传的绝学,但随着上次人榜异境试炼,这本剑典还是被他得到了。

    两人一同修炼,进境神速,加上天资不凡,隐隐有破入道境的痕迹。

    嗖—

    远处流光飞逝,落至云海山巅上,现出身形后,须发洁白的青衣老者,正是天玄尊者。

    “老祖!”少独白看到老祖来了,忙起身恭敬行礼。

    “无须多礼。”天玄尊者的脸色不太好看,但还勉强笑了笑。

    少独白察觉出了异样,疑惑问道:“老祖有心事?”

    “嗯。”天玄尊者点了点头,现在墨白的所作所为,已经传遍了玄海界。

    坑害数千正道弟子,又联合神秘剑者袭杀越天行。

    这一系列的手段让人动容,更让人愤怒。

    天玄尊者与越天行有些交情,初闻噩耗,也颇为震惊,但得知是墨白所为后,更加震撼了。

    墨白他了解,绝非这种小人,难道其中有什么误会?

    “老祖,老祖?”

    少独白见天玄尊者出神,接连叫了几声。

    “呃,哦呵呵,最近修炼如何了。”回过神来,天玄尊者没有直言,笑问少独白道。

    “天一剑典的确死非凡武学,吾与师妹已经修炼了几成,若能融会贯通,必能踏足道境!”少独白自信说道。

    “嗯……”

    天玄尊者看少独白自信模样,满意抚须点头道:“吾知晓你二人天赋过人,入道境只是早晚罢了。”

    “那老祖您在想什么呢?”

    少独白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天玄尊者对两人极好,也是天一剑宗的顶尖老祖,修为很高,能让他愁眉不展,显然发生的不是小事儿!

    天玄尊者沉吟片刻,凝视少独白,叹了口气后,也不再隐瞒道:“越天行身亡了。”

    什么!

    少独白闻言震惊,越天行是天行道岸之主啊!

    一身修为通天彻地,鲜有敌手,谁能将之镇杀?

    “是何人所为?”压抑内心震撼,少独白忙问道。

    “墨白,与一名神秘剑者!”天玄尊者答道。

    墨白……

    少独白沉默了,他还记得当初在人榜第一境留名的天才剑少,甚至超越传奇神话信天游。

    可惜此人太过于骄傲,目中无人,但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那人会做出这种事。

    天玄尊者看少独白不言语,反而来了几分兴趣,问道:“你觉得墨白是一个怎样的人?”

    “他……”

    少独白思虑片刻,印象中的白衣称不上什么好人,但也不坏,值得肯定的是,他天赋之高绝,世间少有,但每次想到墨白,就莫名其妙又出现荒神的身影,两者之前,似乎有些相似,但若论天赋的话,荒神或许更胜一筹。

    他摇头道:“墨白天赋罕见,剑道修为超绝,吾不如他。”

    “你呢。”天玄尊者看向月红。

    月红哼了一声说道:“这墨白仗着天赋过人,却做这种事情,即便日后成就斐然,也注定会失败!”

    “呃……”天玄尊者有些尴尬,他看月红一脸的不忿,有些汗颜,因为他记得当初这小女娃对荒神可是要好的紧啊!

    别人不知,他可清楚,荒神就是墨白。

    只不过两人不知晓罢了。

    念及此处,天玄尊者也不揭破,对两人道:“你二人继续修炼吧,争取早日突破道境,如此一来,才能再次参加地榜试炼!”

    “地榜试炼要召开了?”少独行闻言一怔,不敢置信地问道。

    人榜异境与地榜异境,都是道门设下的无上试炼之路,但地榜异境要比人榜更加神秘,而且机遇更多。

    念及此处,少独白与月红更来了精神,他们欣喜之余,也更加努力修炼了……

    …………………………………………………………………………

    天一剑宗得到墨白消息,这自瞒不过身处天城的强者。

    天城大殿上,金少与雅儿有说有笑,不亦乐乎。

    白小邪很快就风风火火地跑了进来,边跑还边嚎道:“三哥,三哥,出大事儿了!”

    “嗯?”金少闻言,放下怀中的雅儿,起身有些不悦地看着急忙忙冲进来的白小邪,道:“有什么大事儿能让咱们的夜影白帝如此慌忙?”

    “嘿,听说天行道岸与玄海神道的事情了吗?”白小邪自顾自地到了一杯茶解渴后,神秘兮兮地问道。

    “众所周知。”金少负手淡淡道。

    “那你知道越天行被杀了吗?”白小邪放下杯子得意道。

    “嗯?何人所为?”金少闻言颇为意外,来了几分兴趣。

    “嘿嘿嘿,墨白!”白小邪语出惊人道。

    “这……”

    乍闻熟悉二字,金少面色一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