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五章 阴谋诡计

第三百八十五章 阴谋诡计

 热门推荐:
    墨白杀了越天行。

    墨白杀了天行道岸之主。

    这则消息,确实震惊金少。

    越天行为人,他虽不见,但闻听不少。

    为抗衡玄海神道,付出了太多,但就是这么一个正直道者,被墨白杀了。

    那墨白岂非要背上千古罪名?

    回过神来,金少摇头道:“这其中,恐怕没有这么简单。”

    “当然没有。”白小邪知晓荒神就是墨白,因此也特别留意几分,打听了前因后果,他对金少感慨道:“听闻墨白本加入天行道岸,但突然反叛,导致天行道岸数千弟子丧命,其后越天行等人追杀墨白,又陷入玄海神道陷阱,最终由一名白衣剑者滅杀,真是急功近利啊!”

    急功近利?

    呵!

    金少折扇合起,笑而不语。

    白小邪偷摸打量了这位三哥一眼,小心翼翼问道:“不如咱们往玄海神道一行,见见墨白,了解一番前因后果?”

    “然后呢?”金少瞥眼问了一句。

    “这个嘛……”被金少一眼堪破,白小邪有些尴尬,讪笑着不知所措。

    岂料,金少俊逸笑容一展,挥手道:“咱们就去瞧瞧吧!”

    “真的?”

    白小邪一听来了精神,他最讨厌的就是待在天城,他觉得墨白就不错,没想到这次三哥这么好说话。

    但金少还是凝重叮嘱道:“出去可以,要全听吾决策,互胡作非为的下场,你懂得。”

    “自然,自然。”白小邪小鸡啄米般的嬉笑应下。

    …………………………………………………………

    天行道岸,广贤殿上,宏伟依旧,却悲伤满溢。

    一樽棺椁,一具尸体,合上后,便要沉埋仙山。

    月墟子,暮成雪,元离尊者,以及三道闪烁不同光华的神秘光影,尽皆沉默不语。

    越天行的死,对天行道岸打击很大,对众人的士气也有所影响,但最主要的还是众人齐聚的结果。

    暮成雪等人本就是因为越天行才来此助阵,现今越天行已死,他们也没有留在此地的必要了。

    终于,青色光华率先开口,声音苍老,道:“吾早已厌倦红尘杀戮,之所以来此也因欠越天行一个人情,如今越天行死,吾已无留在这里的必要了。”

    “吾亦然。”赤色光华跟着回应。

    暮成雪负手,凝视两团光华,美眸淡然如水,道:“两位一路好走。”

    “请。”

    话语甫落,两团光华破空而去,很快消失在天行道岸。

    越天行的死,对此刻的天行道岸是个极大的打击,因为天行道岸本身就是由数十个宗门组合而成,如今盟主身亡,这里也面临分崩离析的危险。

    元离尊者将希望寄托在了暮成雪身上,他拱手对这位绝代女子道:“如今盟主身亡,天行道岸群龙无首,不知前辈可否暂代盟主之位,继续带领吾等抗衡玄海神道。”

    暮成雪挥手道:“吾与越天行有百年交情,这份仇怨,吾会替他解决,但盟主还是另择他人吧。”

    见暮成雪推脱,元离尊者也不好再强求,但天行道岸人数众多,能担任盟主之位的,却是少之又少,暮成雪不愿意担任,谁还够资格呢?

    青衣负手,见元离尊者为难,叹了口气,道:“先将越天行安葬吧,这天行谷阵法禁制奇特,玄海神道也难攻入,只要紧守不出,便能暂时安稳。”

    “是。”元离尊者拱手应下,招来数名弟子,将棺椁抬往后山,安葬越天行。

    广贤殿上,随着元离尊者与月墟子等人的离去,仅余下暮成雪与那一抹紫色光华。

    紫色光影神秘难测,内中氤氲,释放出令人心悸的力量,但音如莺啼,动人心魂。

    “姐姐,那墨白反叛天行道岸,更联人斩杀越天行,难道你要坐视不理吗?”

    “哼,越天行的仇怨,吾自会解决,可叹那小子缩在玄海神道不肯出来,而那白衣剑者修为亦是精湛,凭吾一人之力,恐难成事。”

    紫色光影中,女子轻声道:“姐姐放心,吾与你同行,定能摘下墨白人头。”

    “嗯,静待时机吧。”暮成雪道。

    ………………………………………………………………

    玄海神道,明昼宫阙内,墨白与剑孤寒回来休息。

    一剑斩杀越天行后,剑孤寒没有太大变化,仿佛只是寻常。

    墨白看在眼里,觉得剑孤寒有些变化,不似之前那般懵懂了,他打趣道:“今天又杀一名玄海界顶尖强者,还是天行道岸盟主,心情如何?”

    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的剑孤寒闻言,眉头一挑,不悦道:“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吾杀了,不够刺激。”

    杀人,在他眼里,只是刺激这么简单吗?他讪笑着对剑孤寒道:“接下来,还有苦战要继续。”

    剑孤寒跃跃欲试地说道:“那再好不过,暮成雪修为不错,可惜胜现在的吾一筹,不然倒是能与之比斗几场。”

    现在,不代表未来,墨白听得出他的意思。

    “对了!”

    似乎想起什么,剑孤寒又打量了一番墨白略显苍白的脸色,说道:“不如咱们铤而走险,吾以异法击伤暮成雪,迫使她与你交换,解除极寒之力的创伤,如何?”

    墨白闻言调侃道:“你是暮成雪的对手了?”

    “嘿,不瞒你说,斩杀越天行时,吾才发现,偷袭也是不错的选择。”剑孤寒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无语了……

    眼前白衣剑者的思想,越来越危险,以前还知道忽悠人,现在已经开始琢磨背后害人了。

    墨白真怕哪天,自己也会被他暗算一遭。

    剑孤寒哪里知道墨白此刻想法,还以为在思索良计,他嘿嘿一笑,献计道:“此事你若答应,咱们便故技重施,再引暮成雪上钩也好!”

    故技重施!墨白皱眉,这方法恐怕不行了吧,谁能愚蠢到接二连三的犯错?

    他摇头道:“我只怕引不出来。”

    剑孤寒却是说道:“这只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你要知道,强者出手,从不顾忌,明知龙潭虎穴,也一往无悔,虽是愚蠢,却也是自信啊!”

    自信,愚蠢……

    太过于盲目的自信,才是愚蠢吧。

    暮成雪是这种人吗?显然不是,不过墨白很快又想通了,他笑道:“这件事,还需找问天骸帮忙。”

    剑孤寒闻言不悦道:“吾一人就足够了。”

    “确保万无一失嘛!”墨白拍了拍他肩膀笑道。

    ………………………………………………………………

    两人商量好后,便往玄海神殿赶去。

    玄海神殿上,问天骸开怀不已,越天行身亡,这对他之大业而言,少了个阻碍,怎能不欢喜呢?

    墨白与剑孤寒来到大殿上,就见大殿中有剑流影负手而立,一旁鹿白公子也回归了。

    他走上前,朝问天骸微一拱手道:“墨白参见道主!”

    “噫,吾早已说过,你吾之间,无须这些礼数,以后平起平坐也无妨!”问天骸见状,忙扶起墨白,和颜悦色的紧啊!

    平起平坐?

    嘿,自古以来,为王者,卧榻之测,岂容他人酣睡,这句话也就骗骗三岁小孩了,墨白可不敢当真。

    在问天骸搀扶下起身,墨白忙倒退两步,笑道:“吾事成之后,便会离开玄海神道,道主不必如此。”

    “嗯?”

    听墨白要离开,问天骸有些意外,皱起眉头,凝视白衣,不悦道:“吾问天骸言而有信,绝非信口雌黄之人。”

    墨白摇头道:“墨白也非荣华富贵在身之人,我只愿早日平息战火纷乱,其他事,我不过问。”

    “那你此行所为何事?”

    问天骸问道。

    墨白拱手回答道:“吾体内中了极寒之力,需要解开,但暮成雪修为之高,我不是对手,因此想请道主协助,与剑孤寒联手,让他以异法重创暮成雪,再交换解法。”

    问天骸闻言,毫不犹豫挥手应下道:“你目前还是吾玄海神道之人,有任何需要,吾都会全力协助,如今天行道岸已不成气候,那暮成雪也是劲敌,正好一并解决了。”

    “多谢!”

    墨白感激道。

    一旁的鹿白公子沉默不语,墨白环顾四周,也不见那传闻刀者,有些意外地笑问道:“不知鹿白公子此行如何?”

    鹿白公子正出神,闻言后反应过来,见墨白询问,嘴角含笑,淡然道:“鹤鸣山上,不见问刀孤鸣的身影,想必已离开了吧。”

    “那正好了。”

    墨白佯作松了口气,笑道:“与一名有仇怨之人共事,也算为难啊,如今省去这份尴尬,轻松许多。”

    “呵!”

    鹿白公子看在眼里笑而不语。

    问刀孤鸣现今对墨白不能造成威胁,但总有相遇机会,届时,他又该如何逃脱这名顶尖刀者的追杀呢?

    鹿白公子内心可是期待的紧啊!

    墨白对此事不以为意,但他对体内极寒之伤很是在意,问天骸看在眼里,知晓此刻的选择,于是决意带上鹿白公子与剑流影,与墨白一同对付暮成雪。

    毕竟,暮成雪的修为不能小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