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初得真相 咬牙切齿

第三百八十六章 初得真相 咬牙切齿

 热门推荐:
    一袭风月掩天,流光飞逝半空,夜间游走的,不是幽灵,便是杀机。

    天行道岸虽败,但埋伏的眼线还有很多,墨白的出现,已经引起注意。

    这则消息,第一时间传回了天行道岸。

    天行道岸,群龙无首,暮成雪只关注墨白与剑孤寒动向。

    广贤殿上,弟子传回消息。

    暮成雪得知后,眉头一挑,就要出发为越天行报仇。

    但被元离尊者拦下。

    元离尊者皱眉道:“墨白不会无缘无故离开玄海神道,最大可能就是故技重施,你若前去,很有可能中计了。”

    暮被拦住的暮成雪只是瞥了后者一眼。

    凌厉的眸光让元离尊者心中一紧,后退两步,不敢再拦。

    “哼,吾要做之事,谁又能阻拦?”暮成雪化作流光而去,这一去,便是不见踪迹。

    元离尊者只能眼睁睁看着暮成雪离开,他叹了口气,道:“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啊!”

    月墟子一直沉默不语,也没有阻拦,但现在,他还是劝了一句道:“吾打算联系天一剑宗。”

    “嗯?”元离尊者闻言一怔。

    天一剑宗,超然至圣,绝非普通人能接触的,哪怕如今天行道岸与玄海神道闹得玄海皆知,这等无上宗门也只会冷眼旁观,又谈何相助呢?

    元离尊者看月墟子一脸的凝重,觉得非比寻常,问道:“莫非道友与天一剑宗有所交集?”

    “我……”月墟子欲言又止。

    如果真有关系,这绝对是一大助力啊,现在天行道岸群龙无首,无论如何,都该一试,只是观月墟子模样,恐其中有些玄机,念及此处,元离尊者笑呵呵道:“若道友有难言之隐也无妨,此事你自己把握即可。”

    “多谢道友谅解。”有些事情,不到万不得已,月墟子也不愿提及,十八洞天被灭,这让他对玄海神道痛恨不已,如今越天行也身亡,这般下去,谁还能阻挡问天骸的屠戮步伐呢?

    ……………………………………………………………………

    玄海界,有数不尽的名山胜地。

    在玄海界北部,有一座神山,名为天云之巅。

    天云之巅,屹立邪渊之上,可观万里河山,是一处镇邪之地,但也是一处绝地。

    这里邪氛肆虐,镇压有无数的参与妖孽,都是三道六界之战时所余下的六界妖邪,很多都被镇压在玄海界的天云之巅的邪渊内。

    它们大多只有人道顶峰的修为,可即便如此,成千山万,数之不尽,也让人头皮发麻了。

    嗖—

    远处流光飞逝,急速而来,落地后,现出身形,皆是身穿白衣。

    一是墨白,二是剑孤寒。

    墨白身上的伤势未愈,颇为严重,所以面色也有些苍白。

    至于剑孤寒,则十分谨慎,四处观望,待得确定周遭安全之后,他才将眸光锁定在了天云之巅下的无尽邪渊。

    邪渊深不见底,内中邪氛四溢,诡异非常,偶尔有鬼鸣妖唳,发出瘆人叫声。

    这些多是没有什么灵智的怪物,他们在各域,有着自己的沟通方式,且只遵循血统而行,越是血统纯正,哪怕这些妖灵再多,也只有臣服屈膝的份儿。

    剑孤寒听到那些诡异嚎叫,心中也有几分犯怵,但还是保持镇定从容,问墨白道:“你为何选择来此地?”

    “因为一个约定。”墨白笑道。

    约定,说的稀里糊涂,剑孤寒也没听明白,不过很快,他的神情就变得凝重,抬眸看向天际。

    半空中,一道银芒破空而来,速度极快,身后尚有紫光跟随,两道磅礴气息,转瞬莅临天云之巅!

    轰—

    甫一落地,不曾掩饰的杀意腾空四海,席卷八荒,银、紫现出身形,正是暮成雪,与一名紫衣女子。

    一袭青衣,银发飘飘,明眸皓齿,容颜倾城。

    至于另外一人,紫发披肩,亦是天仙之姿。

    两名女子落地,暮成雪向前踏出一步,凝眸墨白,声冷道:“墨白,越天行的仇,该有个了解!”

    眼见扑面而来的杀气,墨白不悲不喜,退至剑孤寒身后,淡淡道:“要报仇,你该找他。”

    剑孤寒被推在前面,却也不后退,挺胸抬头,趾高气扬地拍了拍胸脯道:“没错,报仇找吾。”

    “呵,可惜,你们都要死!”

    暮成雪懒得废话,玉手轻挥,登时寒霜蔓野,磅礴气劲应运而生,袭向剑孤寒。

    轰—

    双强初交汇,尚未来得及拔剑的剑孤寒登时被震退数步,他眸光一凛,杀意陡升。\

    铿—

    冷锋出鞘一瞬,伴随白芒乍现,袭向暮成雪。

    “可笑。”

    眼见剑孤寒持剑攻来,暮成雪眸露不屑,起手再运寒霜之能,在剑气临身一刻,轰然震爆,再次击退剑孤寒。

    剑孤寒被迫震退,嘴角溢出一缕殷红,他飞身回至墨白身边,擦干嘴角鲜血,凝重道:“这女子比吾想象中,还要强横几分啊!”

    墨白瞧了有些胆怯的剑孤寒,讪笑道:“你该不会是怕了吧?”

    “怕?”

    岂料,剑孤寒闻言,有些不悦了,他再次执剑入地,凝视暮成雪,头也不回地哼道:“吾只是在试探罢了!”

    “那就去地狱试探吧。”但奈何暮成雪已没了耐心,他起手寒霜再现,攻向剑孤寒。

    …………………………………………………………

    远处两座高峰,两方人马,都在关注天云之巅的战局。

    一者金衣负手,身旁跟着位身穿白甲的年轻人,正是天刀金痕与夜影白帝。

    金少凝视战局,饶有兴致道:“这剑者修为不一般啊!”

    白小邪却是嗤笑道:“咱们一群用刀的,就别理会这个了,三哥,咱们要不要帮帮墨白?”

    金少闻言佯作不悦道:“你不觉得墨白为人有问题吗?”

    为人有问题,白小邪神情古怪的盯着金少,诧异道:“三哥咱们天城的朋友还分好坏吗?”

    “这……”

    被白小邪这么一问,金少折扇也是微滞,确实是这么回事儿。

    天城的规矩,谁也摸不透,身为天城五主的两人更是稀里糊涂,总而言之,他们认定的朋友,那就是朋友。

    至于朋友的敌人,那也只能是敌人了。

    不过即便这么认为,金少也没有直接出手的打算,他摇了摇头,指向远处的山巅人影道:“不着急,那些人还未曾动作呢!”

    “嗯。”白小邪很听话点了点头,他夜影白帝的名言,能不动手,尽量就不动手,哪怕朋友嘛,也是一样的。

    远处山巅上,屹立的三道人影,自然就是问天骸、鹿白公子、剑流影三人了。

    剑流影也注意到了金少两人,小声询问玄海道主:“义父,那两人不简单。”

    循着眸光望去,问天骸也早就注意到了金少等人,但很快,他摇头道:“是敌是友,尚不能区分,咱们注意只在暮成雪身上,若吾出手时,你留神便是。”

    “嗯!”剑流影点头应下,眸光不敢松懈半分,因为那两人,他也没有把握能拦下。

    “道主,时机到了。”这时,一直关注战局的鹿白公子突兀开口提醒,道。

    嗯?

    问天骸再次关注战局时,就见霜寒漫天,银辉洒落,正是两人极招将出之际,挡下沉元纳气,邪氛四起,旋即冷腾而上,直袭天云之巅!

    天云之巅的战局难分难解,暮成雪厌倦了,剑孤寒自然也没机会再慢慢试探,那一招杀影伴随万千风寒,化作刃光千闪,斩向白衣。

    白衣不语,凛眉间,皓月冷锋飞旋,划月之涟漪,破日月之色,撼天一剑,不留余地!

    轰—

    就在此时,远处问天骸也同时出手袭向暮成雪。

    但很可惜,暮成雪身边还有一紫衣女子,不曾出手的紫衣闻邪氛袭来,美眸微蹙,素手轻挥之余,但见万千紫汇怒龙升腾,咆哮无穷,径直撞向那道杀影。

    砰—

    一声震爆,撼天动地,紫衣与暗影各自震退。

    而战局中的暮成雪察觉异常时,已收三分力,但剑孤寒不同,因为这早已是算计好的。

    于是一直隐藏实力的他,在暮成雪收走三成元功后,猛然爆发。

    不好!

    眼前白衣气息突兀磅礴,让暮成雪心中一惊,再欲提气时,已然来不及。

    噗嗤—

    冷锋避免,一瞬而过,竟洞穿青衣肩膀。

    暮成雪闷哼一声,倒退数步,再回过神来时,已见剑孤寒收锋而回。

    与此同时,问天骸与紫衣交手一瞬,借助气浪落至墨白身边。

    问天骸的到来,在意料之中,但剑孤寒的手段,却在意料之外。

    暮成雪渐渐察觉体内气机凝固,甚至有蔓延的危机,她当即出手,封锁功体,短暂片刻,已经锁住了那股异力流窜。

    “姐姐,你没事儿吧!”

    紫衣忙走过来,搀扶主受伤的暮成雪。

    “吾无碍。”

    暮成雪挥了挥手,美眸中的冷意更盛,她凝视墨白等人,冷声道:“卑鄙小人。”

    “不不不不……”

    剑孤寒闻言,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他撇了撇暮成雪受创的肩膀,得意道:“你中了吾的封月之剑,若没有吾解开,功体会持续下降,最终成为废人。”

    “这就是你的目地?”

    暮成雪闻言冷意更甚,她负手杀意腾腾道:“即便现在只有七层功体,吾依旧可以杀了你。”

    刚才若不是剑孤寒等人用了阴谋诡计,她绝不会受伤,而且即便只有眼下这些实力,也足以对付她们了。

    “暮成雪姑娘,或许误会了。”

    这时,熟悉的声音响起,墨白从两人身后站了出来,他笑呵呵拱手道:“其实我等之间,大可不必打打杀杀,还有一个更好的解决办法。”

    暮成雪看到墨白出现,心中就一阵厌恶,她没有丝毫掩饰,冷笑道:“忘恩负义的叛徒,还有何脸面与吾对话。”

    这句话说得太伤人了。

    不过也是事实,对暮成雪而言,是事实。

    被骂作叛徒的墨白负手,神情不悲不喜,没有太大变化,这些名头加身也没什么不好的,反正做自己该做的事即可,他对暮成雪说道:“我体内有一道极寒之力不曾破去,只要你与我合作,破除极寒之力,我便让剑孤寒解开你身上的伤!”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墨白也是老脸一红,因为这实在不光彩,但很快,他也察觉到了更为凌厉满含杀气的目光,而且是两道。

    因为这紫衣也是其中一个。

    “你……你便是天行谷那小贼!”一向云淡风轻的暮成雪乍闻真相,气的胸脯起伏,倾城容颜上,更是难掩的愤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