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互解禁制 邪渊天邪

第三百八十七章 互解禁制 邪渊天邪

 热门推荐:
    从上次谭中沐浴被人窥视,暮成雪就没有忘记这份屈辱,而且那人逃之夭夭,久不现身。

    她实在没有想到,竟然是眼前的墨白。

    紫玉也变了脸色,原来当初的那窥视小贼就是眼前人。

    冰寒刃只有暮成雪能解开,现在,她终于知道墨白的动机了。

    但眼下,她的杀意更甚,冷凝墨白道:“你该知道,只这一条,你就是必死之局!”

    墨白知道解释不清楚,所以也懒得解释,他负手淡声道:“你已中了封月术,没有剑孤寒,绝对无法解开,咱们互相交易罢了,待交易完成,你若有本事杀我,尽管出手便是。”

    “哼,不知你哪来的自信。”

    看着墨白那可怜的人道顶峰修为,暮成雪冷笑了一声。

    “你别无选择。”墨白不理会她的嘲弄,直言道。

    暮成雪闻言沉默,这封月术确实奇特,能无声无息侵蚀功体,好在发现及时,负责定然要被侵蚀殆尽,形同废人。

    这与修为高低无关,纯粹的是一种术法。

    紫玉虽然也想杀了墨白,但她对暮成雪的关心还更胜一筹,这时也只能劝解道:“姐姐,你先与他互相解开禁制,不然你即便杀了他们,也难以痊愈啊!”

    暮成雪闻言犹豫,她现在恨不得直接杀了墨白,更不用说帮他接触体内极寒之力了,但若不如此,自己日后也难以痊愈,权衡再三,她才凝视墨白答应道:“好,待解开封印,吾再杀你!”

    “随时奉陪。”见暮成雪答应下来,墨白微微一笑,朝剑孤寒使了个眼色。

    后者会意,走上前来,他傲声对暮成雪道:“不要耍花样,吾只需一招就能解开你之禁制。”

    “同样!”暮成雪冷声道。

    “那好,你吾同时出手,不然吾不放心。”剑孤寒说道。

    呵!

    暮成雪冷笑一声,不再犹豫,她真元运转,一股莫大吸力涌向墨白。

    呃……

    墨白只觉得自己身躯往前靠近,不由自主,但他没有反抗,任由暮成雪将自己摄来。

    两人离得很近,仅有一尺的距离,墨白甚至能清晰感受到暮成雪身上传来的香气,当然,更多的还是冷意。

    暮成雪还是第一次这般近距离打量墨白,看他淡然模样,仿佛早已不在乎生死,这种出尘之姿也让暮成雪为之一怔。

    能拥有这般天赋的年轻剑者,还拥有传闻中的纯阳之体,为何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莫非有苦衷?

    但不论如何,这种事情发生了,墨白就没有活命的道理。

    她眸光一冷,旋即真元起运,墨白体内被层层封印的极寒之力有所感应,竟然随着她莫大修为的吸纳渐渐脱体而出。

    “还不动手?”

    眼看着极寒之力要被摄取出来,暮成雪冷凝剑孤寒。

    “呃哦哦好!”

    剑孤寒一直在注意她是否对墨白做出危险之事,这闻一声沉喝,回过神来的他忙应了一声,沉元纳气,剑指连连点出,瞬间没入暮成雪体内。

    呃……

    闷哼一声,暮成雪只觉体内真元迅速流逝,但那股凝滞的气机也被带出体外。

    ………………………………………………………………………………

    最关键时刻了。

    天云之巅上,墨白已放弃任何抵抗,任由暮成雪出手摄取体内极寒之力。

    同样,剑孤寒也拿主暮成雪性命,只要一个念头,就能让她灰飞烟灭。

    性命,此刻都把握在敌人手中。

    信任,却成了唯一的关键。

    暮成雪相信,相信墨白不会放弃自己的小命。

    墨白却相信,剑孤寒不会放弃自己的小命。

    所以,这里面最悲惨的就是墨白。

    因为他信任剑孤寒的同时,还要信任暮成雪。

    他此刻的命就掌握在两人手里。

    只要剑孤寒有丝毫偏差,墨白绝对相信暮成雪会鱼死网破,拉自己陪葬。

    而同样的,暮成雪若有一分不轨,剑孤寒恐怕也会瞬间取了她的性命。

    问天骸立在墨白身侧,凝神紫玉。

    紫玉陪在暮成雪身边,同样警惕问天骸。

    原本的厮杀不断,到现在的息息相关,看起来太古怪了。

    以至于远处山巅上的金少与白小邪都瞪大了眼睛。

    金少啧啧赞叹道:“墨白可真是好手段,而且也太胆大了,那白衣剑者他全权信任,问天骸也信任,就连暮成雪,他都放心,只要三方中,有任何一人怀着心思,他可就小命不保了。”

    白小邪却是摇头嘿笑道:“吾喜欢这种性格,这种将身家性命都交托给对方的感觉。”

    金少白了他一眼,不悦道:“要不然你也去试试?”

    “不行不行。”白小邪忙摆手道:“这时候万一打扰他们,那可就是大罪过了啊!”

    的确,现在打扰他们,稍微出现问题,这两人都得玩完。

    金少负手不语,一时风平浪静。

    ………………………………………………………………

    终于,随着时间流逝,墨白只觉体内极寒之力抽出,纯阳功体也能运转了。

    他呼出一口寒气的同时,就见暮成雪再出手,抽走最后一丝极寒之力。

    而剑孤寒也已将封月术解除。

    两人各自闷哼一声,瞬间分开。

    剑孤寒抽身而退,接住墨白,皱眉道:“如何?”

    “极寒之力已经离开体表了。”墨白松了口气,但重伤未愈,还需要疗养。

    问天骸见状,却是将眸光盯在了暮成雪身上,他冷笑道:“现在,该是你的死期了!”

    暮成雪受伤,因为封月术的禁制解开,也让她体内真元倾泻殆尽,此刻没了抵抗能力。

    紫玉扶住暮成雪,素手轻挥,紫芒映目,形成一道通天光华,那磅礴气势,竟十分恐怖,她凝视问天骸道:“你若战,吾会让你知难而退。”

    “吾会怕吗?可笑!”

    这么好的机会,问天骸自然不愿意放过,他冷哼一声,旋即出手,邪元运转,登时袭向紫玉。

    “慢着!”

    这时,又闻一声虚弱叫喊,问天骸闻言驻足,回眸看向墨白皱眉不解。

    墨白被剑孤寒搀扶着,他看到问天骸质疑目光,讪笑道:”正所谓魔亦有道,既然我们已经互相解开禁制了,道主不妨放过她们,下次遇到,再厮杀不迟!“

    嗯?

    问天骸皱眉,这等君子风骨,用的也太不是时候,但考虑到眼前情况也不一定能拿下这紫衣女子,更何况以暮成雪修为,短暂片刻,就能恢复几层元力,不如给墨白一个面子,暂且放过她们。

    念及此处,问天骸哼了一声,挥手道:“你们离开吧,下次见面,便是生死!”

    元力未复的暮成雪闻言,看向墨白的眸光多了几分讶异,不过她很快冷哼道:“墨白,不要以为你放吾一命,吾会心怀感激,下次有所留情。”

    墨白自信笑道:“下次,极寒之力不会再伤到我了。”

    暮成雪不再理会,对紫玉道:“咱们离开!”

    轰隆隆—

    突兀地,暮成雪要离开之际,山巅猛然隆动,紧接着一股莫大力量自邪渊内传出。

    “发生何事!”

    众人屹立不稳,纷纷变色,问天骸瞬间来至墨白身侧,凝神看向邪渊,就见内中邪气翻涌,一股恐怖力量升腾而出。

    “不好,有强者要破封而出了!”问天骸凝重道。

    天云之巅下是无尽邪渊,邪渊内,被镇压了昔年三道六界之战的邪灵,这些邪灵汇聚,虽大多只有人道顶峰的力量,但数量众多,而且其中还有什么,亦不得人知。

    此刻隆隆巨响,震撼天云之巅,也让双方都警惕万分。

    眼见这邪物将破封而出,问天骸对剑孤寒道:“护住墨白离开,此地吾来应对!”

    “不行,一同应对。”

    墨白脸色也变得凝重,与此同时,远处流光飞逝,剑流影、鹿白公子也出现在此地。

    剑流影落地一瞬,就急对问天骸道:“义父,此地邪气作祟,速速离开!”

    问天骸凝重摇头道:“来不及了。”

    话语甫落,再闻一声轰然震爆,旋即天地变色,云海暗淡,一股莫大邪能冲霄而起,震撼方圆百里,乌云汇陇,雷霆电闪,一片末日愁惨之景。

    “哈哈哈哈……”

    狂傲的笑声震撼天地,那从邪渊破封而出的磅礴邪气汇陇,蔓延至半空。

    半空中,云海消弭,取而代之的邪气冲天,邪影汇聚,凝成一道恐怖的战影。

    “吾,终于出来了,哈哈哈哈!”

    那邪影凝聚,缓缓化作一名年轻男子,男子足踏地狱火靴,身穿幽暗战甲,头戴邪龙魔盔,看不清真正的容颜,但自嘴角的那一抹冷笑,也能看出他是个妖异俊美的年轻战者。

    年轻战者立足虚空,负手俯瞰众人,磅礴邪气翻涌,无比恐怖。

    一双暗淡眸子盯上了问天骸,淡淡笑道:“你身上拥有魔气,莫非是魔族之人?”

    “哼!”

    在战者的凝视下,问天骸负手而立,丝毫不怯,他冷凝半空道:“吾之身份,还不是你能揣测。”

    “狂妄……”

    战者有些不悦,似乎太久没有说话,他嘴角不悦一闪而逝,也不怕众人脱逃,只是淡淡道:“吾名天邪,乃是邪域五将之首,昔年三道六界一战,道门中,那该死的道门将吾封印,镇压在这邪渊之下,眨眼已过两千五百年,这两千五百年,道域之人似乎没有太多精进,真是令人惋惜。”

    真元还没恢复的暮成雪凝视这绝代战者,美眸微蹙,问道:“你就是昔年那名骄狂战者,独自冲杀入道域的家伙?”

    “哦?”

    天邪有些意外地看向暮成雪,淡笑道:“你竟知晓吾的名讳。”

    “哼!”

    暮成雪冷哼一声,道:“吾记得你还有几名兄弟,有一人名叫地灵使?”

    这次,天邪闻言,暗淡眸子里多了几分讶异,饶有兴致问道:“你是谁?”

    “暮成雪,杀地灵使之人。”暮成雪淡声回道。

    “呵!”

    岂料天邪却是摇头,挥手笑道:“很好,地灵使那家伙只是个饭桶废物罢了,你将她杀了,吾还要感谢你一番,说罢,有什么要求,吾会满足你。”

    嗯?

    暮成雪闻言一怔,这好像与预料中的有所偏差,她本以为天邪会大发雷霆,但没想到反而起了意外的作用。

    念及此处,暮成雪也来了几分兴致,她眸光转向问天骸等人,冷笑道:“若阁下真心诚意,那便替吾杀了眼前这群人吧!”

    此话一出,让墨白等人脸色骤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