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天邪晦世

第三百八十八章 天邪晦世

 热门推荐:
    天云之巅,杀伐再起,天邪降世,尽染苍穹寰宇。

    恐怖的力量翻腾,震慑天地,邪氛气息蔓延,笼罩苍穹。

    邪渊内,无尽妖邪齐应,引得大地隆隆作响,俨然一片末日之景。

    天邪眸凝问天骸,嘴角含笑,淡然道:“你们……做好赴死准备了吗?”

    “哼,狂妄!”

    问天骸不多言,王者一怒间,但闻九天风云汇涌,三千雷鸣阵聚,

    嗡—

    邪刀降世,再启杀伐。

    喝!

    邪刀握住一瞬,问天骸力量陡升,腾空一跃间,足踏九重风,袭向天邪战将。

    轰—

    天邪不语,掌运邪氛,但见天地时序,乾坤动荡,浩然邪威撼动寰宇,轰然震爆中,邪刀被震退,连带着问天骸也闷哼一声,倒退而回。

    “好强的力量!”

    问天骸落足地面,神情凝重无比,眼前邪域战将之首,似乎强大地离谱。

    一旁,墨白已经觑破关窍,他提醒问天骸道:“这战将依靠此地邪氛方能有如此恐怖修为,离开此地,咱们还有机会!”

    “可惜,你们走不了。”

    眼见天邪出手,要镇杀众人,暮成雪自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经过短暂真元汇聚,她也恢复了几分实力,此刻听闻墨白的计划,断不能让他如愿,她眸光转冷莲步轻移,真元运转,竟联合邪域之人,要困杀墨白、问天骸!

    墨白看到暮成雪的举动,神情变得古怪,笑道:“据我所知,阁下也是玄海界顶尖剑者,莫非会与邪域之人为伍?”

    “你认为呢?”

    暮成雪倾城一笑,但下一刻杀意迸发,她扬手间,一道凌厉寒芒突起,袭向墨白。

    铿—

    寒芒速度飞快,但剑孤寒更快,在她起手一刻,身形便挡在了墨白身前,那口皓月冷锋也拦下极寒之力。

    墨白知道,此战不能善了,上有邪域战将,下有玄海双强,他对问天骸道:“你我对付半空天邪,由他们三人拦下这两女子!”

    刚才就该杀了她们,问天骸有些不悦,但还是哼了一声,身形腾空而起,直斩天邪。

    “杀!”

    剑流影与鹿白公子不敢留手,纷纷催动真元,袭向紫玉。

    至于剑孤寒,仍旧对上了暮成雪。

    暮成雪凝视这白衣胜雪的年轻剑者,恼怒道:“这一次,你不会再有好运了!”

    “希望吾能拦住你。”剑孤寒还算淡然,但他也感受到暮成雪的气息在急剧攀升,因此不敢犹豫,果断出手,占取先机。

    ………………………………………………………………

    远处山巅上,云雾缭绕,但随着邪氛的蔓延,也渐渐有引入烽火之姿,但屹立山巅的两人还没有什么动作。

    眼看着战况趋于惨烈,白小邪忍不住问道:“咱们还不出手吗?”

    手执折扇的金少却是摇头淡笑道:“你不想看看墨白的真正武学吗?”

    真正武学?

    乍闻这四字的白小邪有些愣神儿,墨白的武学有什么看头,不过他倒是想起墨白异于常人的纯阳功体,猛然醒悟道:“纯阳功体有克魔之效,六界之中,没有他不能克制的。”

    “这就对了。”

    对于白小邪的迟钝反应,金少早习以为常,倒也不甚在意,只是折扇轻挥,自言自语道:“纯阳功体,吾一直想见识,但都没有机会,能在人榜异境接连留名的他,绝非常人啊!”

    正说话间,天云之巅的战役也逼至高端。

    问天骸、墨白,道魔首度联手,要对抗战将天邪,但天邪以邪渊地气为引,能发挥出数倍的恐怖能为,让两人一时受挫,接连数次交手,都没捡到便宜。

    尤其墨白,他体内极寒之力虽被牵引而出,但伤势没有痊愈,如今对上天邪,他也有心无力。

    好在有问天骸分担绝大攻势,他才得以残喘。

    “哈,愚蠢的人族,数千年来没有任何变化,早该灭绝了。”天邪猖獗狂笑,再出手恐怖的威力就震退了问天骸。

    倒飞而回的问天骸嘴角染了一丝血迹,他落至墨白身边,沉声道:“此地为他供养的邪元实在强大,越久战,越是不利!”

    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

    剑孤寒、鹿白公子、剑流影,三人拖住暮成雪与紫玉两名绝代女强者,他们两个实在难以应对天邪的攻势。

    墨白将眸光放在了天邪的力量之渊,那阴森诡暗,不见尽头的恐怖邪渊中,隐藏了巨大邪力支持。

    他沉声对泠然以对的问天骸道:“道主先去拦下天邪,我想办法破除关键!”

    “好!”

    问天骸没有任何犹豫,他起身之余,身形腾空而起,旋即化作一缕暗芒,袭向天邪。

    “哼,不自量力。”

    目光凝视流光逼命而来,天邪嘴角邪笑不减,沉元纳气一瞬,风云变动,旋即猛烈一掌轰向问天骸。

    …………………………………………………………

    双方缠战,墨白得了短暂之机,他凝视无尽邪渊,没有任何犹豫地招出了地麟神剑。

    神剑出,映照紫芒万千,幽冥死气也随之扩散。

    四阳焚野—

    相比较以往,墨白没有再使魔剑道,或者地麟宫绝学,反而决定以极阳之力,对抗这深不见底的邪渊。

    五阳是墨白极限,但要用极道神锋催动,目前他还不想暴露自己全部实力,但以地麟神剑,只能催动四阳之力。

    不过即便四阳也足够了。

    轰—

    白衣沉元纳气,就见天地隆动,道火齐现,遍布苍穹,一时间邪氛溃散,浩然正气贯通天地,化作无匹巨大的昊阳晨曦,旋转腾空而起,每一个都有百丈大小,四阳齐出,震撼的众人都跟着变色。

    “嗯,极阳之力?”

    与问天骸交战的天邪察觉异常,脸色有些变化,他一掌震退问天骸后,身形瞬闪,就要取走白衣性命。

    但白衣早有准备了,他看到天邪袭来,神情不悲不喜,地麟神锋贯地而出,四阳同耀之余,不是撞向邪渊,而是轰向天邪。

    不好,中计了!

    天邪本以为墨白要以极阳之力摧毁邪渊,但现在看来,竟然针对自己,他怒吼一声,邪元运转,登时暗芒冲霄,化作磅礴气劲袭向四阳。

    砰砰砰砰—

    四阳接连撞在护盾上,强如天邪也不敌,接连倒退数十丈,体内气机不稳,也险些被极阳道火灼伤。

    墨白修为仅有人道顶峰,就是一百个,也不是他天邪对手,但可恨的是,这小子乃是传闻中的极阳之体,这种体质,世所罕见,是一切妖邪克星,而且还有罕见的极阳道火。

    双重力量之下,他也难敌,不得不倒退而回。

    这个时候,问天骸又出手了,趁着天邪体内气机未复的当下,邪刀猛然斩出,天邪大惊,双掌齐运,关键时刻挡下了这一击,不过也被这股磅礴力量再次震退数十丈。

    他翻了数个跟头,才勉强屹立在半空,体内气机也很快得到补充,转瞬又强大起来,他暗淡的眸子盯住了问天骸与墨白,怒极反笑道:“好……很好,一者入魔体,一者使极阳,你们两人都值得吾一杀!”

    说罢,他朝天一指,但闻九天云动,再凝邪氛万千,无数鬼哭狼嚎时,就有一杆血色神枪伴随怒风狂吼而出,最终落在了天邪手上。

    那杆邪枪很是诡异,上方有猩红血色,更多的还是暗芒覆盖,被身穿幽暗战甲的天邪握在手中,一股亘古不见的滅世邪力狂泻而出,震撼方圆千里,引动无数邪氛降临。

    “那是……”

    剑孤寒等人察觉异常,已经退出了暮成雪的战局,来至墨白身边,鹿白公子乍见邪枪,露出震惊之色。

    一手握住邪枪的天邪屹立半空,俯瞰众人,他轻抚枪身,嘴角冷笑不减,道:“此枪名为银灵,两千五百年前,可屠戮了不少道门强者,众人有幸,千年后再见其形貌,能再成枪下亡魂啊!”

    一口邪枪,成就战将天邪。

    邪域战将之首,天邪手握银灵枪,遥遥一指众人,就见周围气氛变化,一缕缕暗淡邪气汹涌而来,汇聚在枪身上,暗淡的气流旋转生风。

    天邪枪指众人,嘴角邪笑再现,缓缓道:“天邪晦世—”

    嗡—

    一声淡语,磅礴力量顿时澎湃而出,恐怖邪能肆虐,化作滅世一枪,直轰向众人。

    与此同时,地面上的暮成雪、紫玉也有了动作。

    “千雪凝峰—”

    “紫气东来—”

    暮成雪掌运霜寒之力,紫玉运转漫天紫芒,同时出手,袭向墨白五人。

    眼见杀招临身,墨白等人不会坐以待毙。

    “玄黄尽绝—”

    为首问天骸率先有了动作,他沉元纳气,刀走偏锋,登时雷霆动,邪能涌动。

    “剑旋无双斩—”

    剑流影紧随其后,剑诀斩出,登时赤芒冲霄,旋转而上。

    父子联手,欲破天邪之威。

    轰—

    然三强交汇,雷霆震爆,方圆裂地千里,天云之巅也在这一击下,被削平百丈,尤其是邪渊深处,发生剧烈震动。

    呃……

    闷哼两声,问天骸与剑流影同时败退,那夺命一枪不见有缓,直袭问天骸胸口。

    问天骸大惊之余,已经没了抵抗之力,而偏偏此时,一道黑衣身影挡在了问天骸的身前,是剑流影。

    “流影!”问天骸眼见子嗣竟要为自己挡下夺命一枪,面色剧变,他想要将剑流影拉回,但已经来不及了。

    轰—

    千钧一发之际,墨白又出手了,他紫锋映目,携道火之威,强势抗衡天邪杀招,险之又险的救了剑流影一命。

    而一旁的剑孤寒一直盯着暮成雪等人,眼见两人联手,他也不敢大意,沉元纳气之余,尽催体内真元,狂泻而出,化作月牙天芒斩向两人。

    砰—

    又是强悍对决,这一场混战之下,硝烟尽起,遮掩视线,很不幸的是,墨白一方五人在天邪与暮成雪联手之下,败退数十步,个个呕红,已经陷入了陷阱。

    踏……

    败退众人,天邪身形落至山巅上,他一手执银灵,凝视问天骸,冷笑道:“今日,你们无处可逃了。”

    难道这就要败亡?

    众人当然十分不甘心的,问天骸擦干嘴角殷红,就在刚才,那一枪险些要了剑流影的性命。

    这一生,问天骸还在乎什么的话,那就只有剑流影了。

    受伤的问天骸将剑流影护在了身后,手中的邪刀也经催动下发出嗡鸣,似还有不甘之意。

    暮成雪第一次与邪域之人联手,说来也有些可笑,不过为了能让眼前这些人付出代价,联手一次又何妨,她负手踏步,凝视躲在后面的墨白,冷声道:“吾说过,吾不会因为你放了吾而心存感激,现在,就是你献命的时候了。”

    一直被暮成雪锁定着,墨白想逃也逃不了,但让他不爽的是身旁同样躲在最后方的鹿白公子。

    方才对决,他根本没有尽力,让人恼怒。

    但他还是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青衣银发的女子身上,他讪笑道:“其实,我觉得我们未必会死。”

    “哦?”

    天邪来了兴趣,道:“不知你何来的自信?”

    “这个……你得先问过我两位朋友了。”墨白松了口气道。

    话语甫落,天邪就有所察觉,抬眸一瞬,但见风云涌动,邪氛退却,诺大浩然正气贯通九霄,横扫四合八荒,莅临天云之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