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刀金痕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刀金痕

 热门推荐:
    “刀行九万,金衣寻愿,千里飘摇已成惯。

    生死关,景阑珊,一气山河吞霄汉,不问红尘天地间。

    风,也是缘,雨,也是缘。”

    风云涌,金芒升腾,驱散无尽邪氛,伴随响亮诗号,天云之山的尽头,金芒落地,周身浮现璀璨金芒,映目不能直视,他嘴含笑,足踏起落,吟着诗号,折扇挥动间来到了战场之上。

    “天刀金痕?”

    在金少出现的时候,回头的暮成雪眉头已经微微皱起,凝重道。

    天刀金痕,玄海传说。

    一口天刀,无物不破,一口神刀,战得玄海刀者胆寒,他便是留名地榜刀碑第三位的恐怖存在。

    金痕的出现,引动了局面变化。

    “高手!”

    天邪不同,他不曾见过金痕,但察觉到凌冽气息时,也开始谨慎,这是一个比之问天骸强大许多的对手。

    来到天云之巅的金痕,眸光略过众人,看向了躲在最后方的墨白,点头示意,笑道:“好友,你躲得太远了。”

    没有因为金痕的言语而有所轻佻,不为所动的墨白轻笑道:“好友,你既然来了,早就该出手帮忙,毕竟有些时候,打死我,也不能使出一些武学的。”

    智者之间,要么惺惺相惜,要么天下为敌。

    墨白知道金少打算,所以也不隐瞒,但表明了心意,想要探底,那可真是难啊!

    “哈!”

    金少闻言,却是一怔后轻笑摇头,没想到墨白还是这么谨慎,他折扇合起,朝暮成雪微一拱手,笑道:“道友,天刀金痕,在此请道友放过吾这位好友。”

    “好友?”

    这句话让暮成雪不悦了,她冷笑道:“吾本以为天城五主,皆是光明磊落的刀者,未曾料,你天刀金痕,让人失望!”

    “此话何意?”金痕闻言有些诧异,但很快就明白各种道理,看了墨白一眼后,儒雅笑道:“是不是吾这位好友与阁下有些误会?”

    “误会……去阎罗殿问吧!”

    暮成雪不再废言,掌运凝霜寒雪,覆苍穹之力轰向金痕。

    轰—

    一言不合,金痕一手负后,身形巧转,接连转化间,但闻地面隆隆,霜寒凝冰,却处处不沾身,他遨游暴雪圈中,冷眼觑破关窍后,双指并拢,化刀芒斩出,瞬间将暮成雪震退。

    “你……”

    暮成雪接连退出数步,眸中怒意更盛。

    先是与墨白互解禁制,消耗数成功体,虽得到补充,但也寥寥无几,一番鏖战过后,更是虚弱,哪怕此刻强催真元,对上天刀金痕,毫无胜算。

    金痕倒退了两步,已示诚意,凝眸暮成雪笑道:“吾不与女子为敌,更不会乘人之危,今日有吾在此,你伤不了墨白分毫,不如就此退去,日后相见,尽管出手便是。”

    试探过后,已知金痕厉害,暮成雪冷哼一声,对身旁紫玉道:“咱们离开!”

    说罢,转身化作流光离去,消失在天云之巅。

    暮成雪与紫玉离开,让墨白等人松了口气,但还有战者不曾退却。

    虽然没有了援手,可这位邪域战将没有丝毫怯战意思,反而凝视金痕,更来了几分兴趣。

    他手中银灵轻挥,凝视天刀金痕,淡笑道:“两千五百年前,吾曾听闻一名叫黄龙之人,不知你与他可有关系?”

    “哦?”

    黄龙,当然就是天城创始人了,金痕笑道:“黄龙是吾大哥,莫非阁下有所熟识?”

    “熟识的紧那!”

    岂料,金痕应声时候,天邪嘴角的森冷笑意更甚,蕴含了显然易见的杀意,但还是难以掩饰的赞叹道:“那一场六界之战,道门高手尽出,黄龙一人便斩杀吾邪域众多高手,甚至还封印了吾邪域之神,真是可恶啊!”

    封印邪域之神!

    六界皆有一位神,统领一界,乃是传闻中的存在,仅次于初代神的最强者,早已超越道境,黄龙竟能将之封印,这得拥有多么可怕的修为啊!

    金痕对这位大哥的印象不够多,但自入天城后,他的天赋更是一日千里,修行进境一步登天,究其原因也不得解,但与黄龙脱不了干系。

    经天邪一言,金痕反而笑意更甚,他凝视这位邪域战将道:“那你还不离开吗?”

    “哼!”

    天邪知道眼下这么多人环伺,他也不是对手,冷哼一声,对金痕道:“记住,邪域迟早卷土重来,届时,天城也将覆灭!”

    说罢,他转身化作暗芒消失在天云之巅,速度极快,转瞬不见踪迹。

    随着天邪的离开,这片世外之地也渐渐恢复原状,那些暗淡云彩纷纷消弭,取而代之的是晴空万里,云海无尽。

    一场杀伐结束,也让众人松了口气。

    尤其是剑流影,那一枪虽没杀了他,但枪劲还是被波及到,以你受伤颇重,嘴角还有鲜血溢出。

    问天骸看在眼里,内心愧疚,剑流影是他目前的一切,他不想让其受到一丝的伤害。

    不过身为王者,他也能分得清轻重缓急,天城之人的出现,着实让他意外。

    天城,可谓是真正的玄海界霸主存在。

    玄海神道与天行道岸虽数次厮杀,但在这等超然物外的绝对实力面前,仍旧逊色许多,不过问天骸有相当充足的自信,因为他身后的力量不容小觑。

    现在因为天城之人救了自己,示意感激是必然的,当即走向前,对金痕拱手道:“久仰天刀金痕名讳,今日一见,果真人中之龙。”

    “哈,道主说笑了。”

    对问天骸有几分的了解,金痕摇头回礼道:“若非墨白在此地,吾也不会出手相助的,不如阁下等人可先行玄海神道,吾与好友有些琐事闲聊。”

    “可以!”

    剑流影的伤势不能拖,问天骸也阻不了金痕,遂点头应下,带着鹿白公子与剑流影化作流光,往玄海神道赶去。

    天外之巅上,已经没了外人。

    但对墨白身边的白衣剑者,金痕还是保持了几分警惕。

    墨白自然看得出金痕的意思,但他挥了挥手,不以为意道:“剑孤寒是吾生死战友,值得信任。”

    “吾看得出。”金痕点头表示理解,因为方才互解禁制的时候,就一目了然了。

    他撇了撇无尽邪渊,对墨白道:“你这一行,目地让人难以琢磨,为何要卷入玄海神道与天行道岸的冲突当中。”

    墨白抬眸看了一眼金痕,笑道:“我如果说是为了减少牺牲,你会信吗?”

    “吾自然不信。”金痕摇了摇头。

    墨白轻笑一声,道:“不管你信与不信,这都是一条理由。”

    金痕闻言,也不过多追问,又将话题转向方才的邪域战者,道:“那天邪号称邪域四大战者之首,修为与邪域三尊也几乎持平,是个难缠的角色,如果他一意针对你,你也很难脱逃。”

    天邪确实很强,从方才对阵中就看得出,众人联手,才能与之持平,虽说有借助邪渊力量的嫌疑,但也不能否定他之恐怖,看金痕那关切模样,墨白心中一暖,只是微微提醒笑道:“在此之前,你应该想想,我为何来天云之巅,而不是其他地方。”

    嗯?

    金痕闻言一怔,眸光凝视眼前自信墨白,疑惑道:“你有意放他出来?”

    “可以这么说吧。”墨白点了点头,因为只有他自己知道,天邪的真正身份,但现在还不是揭破的时候。

    得知墨白的古怪行为后,金痕觉得越来越摸不透眼前人了,但这也无妨,反正他不打算入局,只是挥手说道:“最近听闻你加入玄海神道,杀了越天行……”

    说到这里,金痕突然明白了几分,但只是一怔后,便继续说道:“惹得玄海界人人恨你入骨,身为一时半刻的好友,吾当表示关心一番的。”

    金痕地用词很古怪,一时半刻的好友,这也让墨白点头赞同,一时半刻嘛,未来是敌是友还分不清楚呢。

    只要金战能好好收敛,那或许就是朋友,倘若他不知进退,一意惹祸上身,不仅会没命,还要连累金痕也少个好友了。

    回过神来,墨白也拱手谢道:“那就多谢好友关心了。”

    “好了关心完毕,该问些别的了。”

    这时,一直在旁边静悄悄,险些被人遗忘的白小邪窜了出来,不满地盯着墨白道:“刚才所有人都将我无视了!”

    这句话,倒让众人颇为尴尬。

    还别说,白小邪的存在感真是相当低,方才都没人注意。

    不过这也算是一种手段吧,墨白笑着问道:“你有何事?”

    “嘿!”

    白小邪嘿笑道:“刚才听暮成雪说你与她有恩怨,不知是什么恩怨啊!”

    “这个……”墨白老脸一红,没好意思说。

    白小邪看他这副模样,震惊道:“你该不会和她有什么爱恨情仇,不清不楚的关系吧!”

    “这等话可不能乱说!”墨白闻言,忙制止道。

    白小邪哼道:“怕什么,不过这暮成雪绝对称得上玄海界的顶尖美女了,你能与她有些关系,多少人都羡慕不来的。”

    墨白闻言不悦道:“你羡慕吗?”

    “我……我还小。”白小邪讪笑道。

    墨白已懒得再与他多言了,只是拉着一旁剑孤寒,朝金痕两人介绍道:“我的一位好友,剑孤寒!”

    “久仰!”金痕上下打量了一番剑孤寒,暗道这竟也是个少有的人物,剑道天赋惊人,当即拱手致意。

    “久仰,咱们见过吗?”剑孤寒又是一脸的茫然装糊涂。

    “呃……哈,哈哈,墨白,你这位朋友可真是风趣啊!”金痕罕见地有些尴尬道。

    墨白一时间也不知说什么好,狠狠瞪了剑孤寒一眼,后者回了一个不解的神情,让人无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