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章 玄海裂缝 隐匿魔者

第三百九十章 玄海裂缝 隐匿魔者

 热门推荐:
    天行道岸,寒阙内,流光飞逝,暮成雪与紫玉回到住所后,便开始吸纳方圆极寒之力。

    轰隆隆—

    恐怖吸纳力量在虚空炸开,一道又一道的寒霜之气汇陇,尽皆没入寒阙中。

    寒阙内中,任凭寒烟依旧升腾,盘膝而坐的暮成雪伤势已经好了几分。

    呼—

    她呼出一口浊气后,身体也轻松许多,体内真元也恢复十之**。

    屹立在身旁的紫玉见状,搀扶起暮成雪,关切道:“姐姐,伤势如何?”

    暮成雪摇头道:“已无大碍,不过这次天刀金痕的出现,确实让吾意外,此人二十年前尚名不见经传,短短几年时间,留名地榜刀碑第三人,武学根基更是世间少有,招惹他,非是明智之举。”

    紫玉脑海里浮现金痕的儒雅身影,但又很快摇头,哼道:“听闻金痕风流成性,身边佳人无数却不知珍惜,且还又一个怪痞的称号,想来也不是个正常人物,那墨白与他一道,上次遭遇,品性可见一斑了!”

    这两人中,要说可恶,还是墨白更胜一筹。

    先坑害数千弟子,又杀越天行,如今还联合问天骸与自己为敌,这一系列的手段,都让人不耻,但也不得不佩服他的谋划策略,沉吟片刻,暮成雪道:“那天邪是个可怕人物,咱们需要提防,至于墨白等人,暂且无须理会,静候时机吧。”

    紫玉不解道:“姐姐意思,难道任由他们胡来吗?”

    “呵!”

    暮成雪美眸转冷,想起墨白的模样,她就一阵怒气翻腾,摇头道:“等候时机,墨白一定会付出代价的!”

    ………………………………………………………………

    玄海神道,玄海神殿上,流光落地,问天骸带着重伤的剑流影回到了玄海裂缝。

    甫一落地,他便毫不犹豫地为剑流影灌注元功,要为他修复伤势。

    嗡—

    真元澎湃,形成一道结界,将父子两人包裹在其中,哪怕自己也受伤,问天骸不闻不问,全力贯注真元,要为剑流影疗养。

    “道主……”

    一旁鹿白公子见问天骸嘴角溢出鲜血,要出言阻止,却被后者拦下。

    约莫片刻后,问天骸收功,挥手对鹿白公子道:“你往丹阁取凝神丹来。”

    “是。”鹿白公子拱手退下,往丹阁方向赶去。

    鹿白公子离开了玄海神殿,剑流影也好转许多,他勉强起身,对问天骸拱手道:“多谢义父。”

    问天骸挥手淡然道:“你吾父子,这些话,未免见外了。”

    剑流影闻言一怔,心中暖意流转了几分。

    问天骸撇了剑流影一眼,不悦道:“之前战局中,天邪那一枪还伤不到吾,你何须插手。”

    “吾……”剑流影不知如何回答。

    问天骸看在眼里,也知道他的心意,可就是因为知道,他不想自己的孩子再做出这等傻事,问天骸语气缓和许多,对剑流影道:“记住,你的命,比吾还要宝贵,吾不允许你这般轻易丢掉!”

    “义父……”剑流影身躯一震。

    他低下头颅,不敢正眼去瞧父亲,但内心苦涩,如果义父死了,他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这句话终于没有说出口。

    因为墨白与剑孤寒也回来了。

    “道主。”墨白走上前恭敬行礼道。

    “无须多礼。”问天骸负手转身,笑着挥手道。

    墨白此刻的成就太出乎意料,竟然还认识天城五主,而且关系匪浅,能有这么恐怖的势力做后盾,怪不得瞧不上眼前的纷争,同时也对过往的所作所为感到庆幸,倘若墨白一早便联系天城之人,那玄海神道恐怕再难跨越这条界限了。

    好在,现在的墨白已经加入玄海神道,念及此处,问天骸脸上笑意更甚,他对墨白道:“墨白,你现在体内的禁制已解,还没有打算突破入道境吗?”

    突破道境!墨白一怔,这自然是好事,可惜上次阴差阳错,错过了机会,至今还耿耿于怀,没有寻到合适的契机,他摇头叹道:“入道,可遇不可求,恐怕一时半刻,也难以成功了。”

    “不。”

    岂料,问天骸却是自信笑道:“吾有一法,可助你破入道境!”

    哦?

    墨白闻言来了兴趣,现在人道顶峰的修为,很多局面都应付不了,若能突破道境,他的修为会更上一层楼,不说其他,单论问天骸,都不一定是自己的对手。

    灵光一闪,他又沉默了,脸上的喜色也消弭,如果超越问天骸,那岂不是会令后者忌惮?

    看墨白先是惊喜,后又平静的神色,问天骸一眼便察觉了其心思,他负手笑呵呵摇头道:“你恐怕还不够了解吾,这样吧,你随吾往玄海裂缝深处一行,吾带你看样东西,或许你就明白了。”

    “这……”

    墨白有些犹豫,他不够信任问天骸,因为后者不是心思单纯之人,因此眸光看向了剑孤寒,后者同样微不可查的摇了摇头,意思明显。

    “怎么,你对吾心存疑虑不成?”问天骸见墨白犹豫,有些不悦,冷声道:“不信任吾,莫非心里有鬼?”

    “呵!”

    回过神来,墨白看问天骸不悦神色,摇头笑道:“我只是还没做好准备罢了,不过既然你都这般说了,或许我与你同行,还有意外收获。”

    问天骸见墨白同意,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他点头当先前行道:“随吾来吧。”

    墨白乖乖跟上,很快,离开了玄海神殿。

    剑流影与剑孤寒看到这一幕,面面相觑,却意外的,都看到对墨白的担忧。

    问天骸心性大变,身为其子的剑流影再了解不过,他也不能确保墨白的安全,不过这些日子的接触,他也对白衣有了一定了解,确实是个非常有手段的人啊。

    没多时,鹿白公子拿着凝神丹回来了,他看到只有剑流影两人微微错愕后,便将凝神丹交给剑流影,笑道:“少主,丹药拿回来了,您快些服下吧。”

    少主,这个称谓,已经许久没人提起,鹿白公子此刻的言语让剑流影有些不适应,但他还是服下了凝神丹。

    服下一刻,气劲四散,让他体内创伤快速愈合,很快便无大碍了,他呼出一口浊气,而后睁开眸子,静静等候墨白与义父的回归。

    ……………………………………………………………………

    玄海裂缝,听闻是一处神秘异境,至于如何形成,也无从得知,而且玄海神道成立的日子也不算太长,距离问天骸入邪道,也只有十年光景,而隐匿多年后,也不过半年左右,玄海神道就壮大到了如此地步。

    其中自然有问天骸的能力,但相信也该有些其他因素。

    这也是墨白谨慎,不愿前来的原因。

    或许这玄海神道背后,另有他人支撑。

    随着步伐深入,周遭已经暗淡无光彩,隐隐有乱流狂风掠过,带有一丝凌冽的气息。

    呼呼呼—

    风簌簌,前方仿佛传来浓郁的喘息声。,

    两道声音,一黑一白,走在这条通往无尽黑暗的道路上,谁也不曾言语,静悄悄地,静得只能听到两人规律的脚步声。

    从脚步声中,前方带路的问天骸听到了白衣地谨慎,他边走边笑道:“你在害怕?”

    “怕?不错。”墨白没有否认,但因为两人的声音,在黑暗中多了一丝安稳。

    问天骸不介意多说些废话,不过也算间接提醒墨白了,他问道:“想必你也很好奇,吾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将玄海神道壮大至此等境地吧?”

    “不错。”墨白点头说道:“我确实很好奇。”

    “哈!”

    已经到了这一步,问天骸似也不打算隐瞒了,他摇头笑道:“凭借吾一人之力,确实难以做到,但就在数月前,吾有幸遇到了一人,一名强大的魔者,是他,给了吾复仇的希望,也给了吾这些支持。”

    魔者……

    墨白闻言突兀驻足,他抬眸妄想黑暗尽头,发现那里隐隐有一缕火光迸射,显然即将到了尽头,他凝眸问天骸,沉声道:“我能否暂时离开?”

    “这……”

    对于墨白突然出现的反应,问天骸有些意外,但他摇头皱眉道:“知道吾为何如此要与你合作吗?”

    “因为内中的魔者?”

    “不错!”问天骸欣赏地点头:“你的聪明让人惊讶,就是因为他,吾才这般对你,哪怕你暗中想要对付吾,吾也一清二楚,却都佯作不知。”

    墨白沉默,他知道凭借刚开始问天骸表现出来的才智,自己的所作所为,不可能全数瞒过他,但他想不明白,为何问天骸还如此信任自己,甚至在天云之巅也全力辅助,没有丝毫动作。

    现在看来,一切都解释得通了,而且那魔者的身份,也昭然若揭。

    问天骸凝视沉默不语的墨白,道:“现在你该明白,自己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吧?”

    “呵……”对此,墨白也只能无奈一笑。

    不过很快,问天骸又笑呵呵劝解道:“放心,吾会全力保下你的。”

    嗯?

    此话一出,倒让墨白又多了几分意外,他抬眸看向问天骸,后者却是一脸的真诚。

    这让白衣又嗅到了阴谋的味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