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三章 地榜现 八方动

第三百九十三章 地榜现 八方动

 热门推荐:
    玄海界,数日平静,已无争端再生。

    天行道岸,越天行身亡,群龙无首,足不出谷。

    玄海神道,本该势头正盛,却遇天邪出世,苦战之下,元气大伤。

    至于天邪,则游走玄海界,所过之处,哀鸿遍野,四处挑衅,接连战败数多宗门,让人头疼。

    这一日,旭日东升,玄海界,迎来变故。

    “轰隆隆—”

    天地震撼,风云变色,整个玄海界都接到指引。

    原来还是地榜异境开了!

    道门以无上天机谶,布下三榜应世。

    分为天地人。

    人榜位真岸,地榜现玄海,天榜立无上。

    三界互有牵制,却不能随意出入,唯有通过界门或者三榜异境进入。

    三榜一旦召开,便会依照顺序,由人,地,天时序而开。

    时间相差不会太远。

    因此有人一步登天,自真岸界蝼蚁步入无上界,靠的就是三榜。

    距离人榜召开,已有一段时日。

    地榜自然紧随其后,跟着出现。

    地榜风云动,引天下争锋。

    玄海界,宗门无数,傲然姿态,尽皆随着地榜开启,踏足风云之列。

    天行道岸,云端冰阙内,一袭青衣伤势已愈,抚琴奏杀,突兀天际现瑞光,寓地榜境开。

    她指按琴弦不动,抬眸不语。

    “姐姐……”

    这时,紫玉从宫阙外走回,来至暮成雪身边。

    “紫玉,地榜异境开启了。”暮成雪轻声道。

    “嗯,姐姐还要进入吗?”紫玉小声问道。

    当年入地榜异境,暮成雪认识了一名风华绝代的剑者,两人由此心生情愫,但很可惜,在地榜试炼结束后,那剑者便踏足了无上界,与自己分开。

    她至今记忆犹新。

    那剑者的目地,在于无上剑道,而非儿女情长,月余相伴,只是春梦一场罢了……

    暮成雪突兀升腾怒意,寒芒伐世,铿然作响,穿风破云,尽斩向宫阙之外。

    面对突来的怒意,紫玉沉默不语,她也知晓当年事迹,对那男子的薄情寡意也很不满,但事情终究已经过去,再回首,除却伤痕累累,什么都剩不下。

    “姐姐,你又是何苦呢?”紫玉忍不住劝道。

    “你还小,不懂这其中滋味。”暮成雪的怒气稍减,淡淡道,因为紫玉是她最重要的人,所以她没有怒气可倾泄。

    “那姐姐还进地榜吗?”紫玉问道。

    “嗯。”

    暮成雪点头,不甘心道:“吾要往无上界,彻底问个明白,问个清楚!”

    “姐……好吧,吾陪你去。”紫玉不忍,鼓起勇气道。

    “地榜非同小可,你需注意安全。”暮成雪关心道。

    “吾了解。”紫玉轻轻点头道。

    …………………………………………………………………………

    天城内,大厅上,金少翘着二郎腿,怀中抱着雅儿,悠闲自在,得意不已。

    美人相伴,还有他求?

    “金少,张嘴!”雅儿将剥好的葡萄放在金少嘴边。

    “哈!”金少张嘴吃下,引得雅儿咯咯笑个不停。

    “三哥三哥,哎呀,真是少儿不宜啊!”白小邪冲了进来,却看到这香艳一幕,忙捂住眼睛,怪叫不已。

    “滚一边去!”被打扰了情趣,金少有些不悦。

    雅儿却是俏脸通红,自金少怀中起身,笑道:“既然金少有要事,雅儿就先告退了!”

    说罢,雅儿便离开了大厅,往后堂走去。

    “都怪你!”看到雅儿走了,金少就将怒气撒在白小邪身上。

    “愿望啊!”白小邪佯作哀嚎道。

    “得了,少废话,什么事,说吧!”金少不悦挥了挥手道。

    “嘿,三哥,地榜开了,咱们要不要进去玩一玩?”白小邪收敛夸张神情,嬉笑问道。

    “哦?”

    只顾着享乐,那动静也未察觉,金少闻言眸中异彩涟涟,但很快隐去,他起身佯作正经地对白小邪道:“小弟,老四去闭关了,这里要有人守护,吾看你就别去了!”

    “三哥这意思,是你自己去啊!”白小邪不高兴了。

    他哼道:“三哥,你不要忘了,大哥临行前说过,你要负责天城的安全,你可不能忘记天城存在的意义啊!”

    “所以,小邪啊,你长大了,现在也该有独当一面的能力了,这守护天城的重任,三哥就交给你了!”金少语重心长地说道。

    “嘿,小爷我可不吃这一套!”白小邪露出不屑的神情,对金少这过时地把戏,根本看不上眼。

    这次轮到金少不高兴了,他负手哼道:“吾是三哥,吾说了算!”

    “你仗势欺人!”白小邪怒道。

    “你能打赢吾吗?”金少得意道。

    “我……我……”白小邪语无伦次了,但很快又叫嚣道:“若我体内那股力量可以操控,一定能打败你。”

    “可惜,临行前被大哥封印了呢,都多少年了啊!”金少佯作同情无辜的神色道。

    这让白小邪更加愤怒了,若不是那股力量太庞大,不能操控,他一定要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目中无人的三哥。

    “你们都去吧。”

    这时,大厅内又响起声音。

    两人不约而同地看过去。

    就见一身穿紫色战甲的俊朗刀者出现在大厅上。

    “四哥!”

    见到来人,白小邪大喜,扑了上去。

    “喲,老四,破关了啊!”金少也起身,撇了一眼俊朗刀者。

    天城有五主。

    大哥黄龙,

    二哥赤麟。

    第三金痕。

    小五白小邪。

    这位刀者,自然就是排行第四位的天城战神—绝尘。

    绝尘出现在大厅上,气氛多了几分肃穆。

    没办法,战神之威啊!

    “三哥,天城吾来守护,你带小邪往地榜异境一行吧。”绝尘淡淡道。

    “老四,你该知道小弟性格,带他去,就是捣乱啊!”金少有些头疼道。

    一旁白小邪闻言,十分不忿,但他没有插话,只能听两个哥哥探讨,内心希望四哥的话更算数吧!

    绝尘摇头对金少道:“不,天城下方的封印最近蠢蠢欲动了。”

    “什么?”金少闻言震惊。

    天城下,封印的东西是什么,只有大哥黄龙知道,但他已经消失很久,离开道域了,去哪也没人知晓,万一封印崩毁,那里面有什么鬼东西逃出来,这可就是莫大失职了。

    “但大哥去哪,吾亦不知啊!”回过神来,金少为难道。

    绝尘摇头道:“大哥曾在地榜刀碑留名第一位,你此行最好能在其上留名,看看大哥有没有留下什么有用信息。”

    “这……嘿……老四,大哥修为,你也知晓,凭吾的本事,恐怕还不能超越吧。”金少汗颜,有些尴尬道。

    地榜刀碑第一位,是黄龙,第二位,便是二哥赤麟了。

    他自认还没有超越大哥的修为,刀痕恐怕无法超越。

    “所以,吾要你带上小邪!”绝尘无奈道。

    嗯?

    金少一怔,只有小弟体内的那恐怖力量有可能超越黄龙,怪不得这次老四如此向着小弟,原来如此。

    醒悟过来,金少哼了一声,对一旁听得云里雾里的白小邪道:“那好,这次你跟在吾身边,同往地榜异境!

    “真的?”白小邪欢喜道。

    幸福来得太突然了,虽然白小邪没弄明白两人之间在谈些什么,但现在又可以玩一玩了,怎能不高兴?

    “走吧走吧!”金少无奈,对绝尘挥手道:“吾要去和雅儿道别,待会儿便出发。”

    “嗯,吾需继续关注。”绝尘点头离开。

    天城战神离开,金少也离开,空荡荡的大厅上,只剩下白小邪一人。

    “那我干嘛?”白小邪东张西望道。

    然,无人回应。

    …………………………………………………………………

    地榜异境开启,也引动玄海神道注意。

    玄海神殿上,问天骸负手而立。

    鹿白公子,剑流影,墨白,剑孤寒众人皆在。

    “诸位,地榜异境召开,吾等也该前往一行了吧。”问天骸转身凝视众人道。

    “地榜内,机遇颇多,是个不错机会,但玄海神道的口碑实在太坏,我们不该这个面目前往吧。”微一沉吟,墨白站出来提醒众人道。

    此话一出,倒为众人提了个醒。

    地榜召开,不论普通宗门,或是超然物外的存在,一些隐匿世家,都会前往。

    玄海神道虽强,却也不能与整个玄海界作对,不然,只是那些超然宗门,就足够麻烦了。

    问天骸看向墨白问道:“你有何办法?”

    “这……”

    墨白拱手道:“实不相瞒,我还有另外一层身份可用,但你们,恐怕不好办,即便进入,也不能石碑留名,否则会被人看穿。”

    他有道尊赠予的授令,可变换荒神身份,即便留名,也不会被看穿。

    但问天骸等人,就无这等幸运。

    一旦留名,哪怕易容前往,也必会露馅。

    这就是三榜的神奇之处。

    “不错,不论你如何隐藏身份,一旦留招,三榜便能依靠神秘的自身运力识破身份。”问天骸也感叹道。

    运力?

    墨白皱起眉头。

    问天骸解释道:“国有国运,人自也有人运,此等东西,虚无缥缈,却又有迹可循,有些人,哪怕走两步路都能捡到宝贝,有些人,即便深入虎穴,也恐空手而回,这便是运道的奇特之处,因此,跟随身具大气运者,能稍微沾光啊!”

    原来还有这等奇妙之处。

    墨白恍然,看来道真授令,是有改变气运的能力了!

    “不过,吾很好奇,你如何能隐藏身份?”问天骸还是问到了重点。

    “这嘛,嘿,一些个人秘密。”墨白不愿言明。

    问天骸不勉强追究,他转眸对鹿白公子等人道:“此行,人越多反而越混乱,就咱们五人前往即可,至于其他道境强者,尽皆留守玄海裂缝,以防他人侵入。”

    “是。”鹿白公子拱手,旋即下去吩咐众人。

    鹿白公子离开后,问天骸又看向墨白,问道:“此事,还需告诉魔之子吗?”

    “你认为此地的一切,能瞒过他吗?”墨白反问道。

    “这……”

    问天骸一时语措,不过细想也没错,魔之子的恐怖,很难让人猜透,这些事情,汇报与否,已无意义。

    “进去后,咱们的计划也该进行了。”墨白嘴角含笑,提醒问天骸。

    “嗯……”

    问天骸闻言只是点头,神情凝重,玄海神道,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放弃,而且,他也不太相信墨白有这么大的能力,能让近万人完好无损,但他还是挥手道:“咱们准备出发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