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五章 剑之流派

第三百九十五章 剑之流派

 热门推荐:
    山洞外,呼呼风声不断,彰显风雨欲来。

    邪氛扰,夜幕降杀机。

    山洞内,篝火摇曳升腾,几乎覆灭。

    寒烟翠迈步,锐锋不出鞘,握在手中,就要往外一对妖邪。

    “慢着。”问天骸皱眉拦下寒烟翠。

    “前辈?”寒烟翠止步,不明白问天骸为何拦住自己。

    问天骸摇头解释道:“这山洞还算隐匿,吾布下隐匿阵法,也可免除厮杀与伤亡,待天亮,它们或许就会退去。”

    “这……好吧。”寒烟翠转眸看了有些疲惫的三兄弟一眼,点头应下。

    得到应允后,问天骸独自行至洞口处,旋即真元运转,双手结印,一道道光华浮现,包裹四周,往外扩散,转瞬,水乳精华一般的波动浮现,将周遭一切都笼罩,封锁四周。

    做好这一切后,问天骸才松了口气,他走回山洞内,对众人说道:“大家可先歇息,这阵法足以护持周遭,除非来者修为高过吾,否则但凡攻击阵法,都会被反伤。”

    能省一分力气,问天骸绝不会浪费,因此才布下这等阵法。

    寒烟翠见阻隔了外部妖邪气息,也放下心来,她再次回转小山岩上,盘膝而坐,试图迫出体内那股魔气。

    山洞内,获得短暂平静。

    剑孤寒也找了一处地方歇息,他的眸光从来没有离开过寒烟翠,小声对身旁墨白啧啧赞道:“这等女子,真是凡尘少有啊!”

    墨白撇了他一眼,皱眉道:“你想动什么歪脑筋了?”

    “嘿,这倒不是,吾对她的爷爷感兴趣。”剑孤寒嘿笑道。

    墨白闻言一阵恶寒,往旁边挪了挪,道:“你还有这种癖好!”

    “你想哪去了?”

    剑孤寒瞪大了眼睛,不满道:“云林剑尊,吾觉得有些熟悉而已。”

    “哦?”

    墨白闻言,上下打量了一番剑孤寒,笑问道:“你认识这位存在?”

    “不。”

    剑孤寒摇头道:“吾只是感觉,冥冥中,好像吾与他相识,但实际上,吾并没有见过。”

    冥冥中。

    又是冥冥中,魔之子预感魔神临世,自己预感行走在太白剑阿的诡异道路上,而没有过去的剑孤寒,又好似与传闻中的绝代强者信天游有所关联。

    这些高深莫测的存在,为何总喜欢弄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来游戏红尘人呢!

    唉……

    墨白叹了口气,拍拍剑孤寒的肩膀道:“别多想,有些时候,没有过去,未必是坏事,就如同现在的你,不是一样过得很好吗?”

    “很好吗?当你的打手吧。”

    “呃……嘿,哈哈哈……”

    看剑孤寒那一副我什么都懂地模样,墨白就有些尴尬,打着哈哈不知说些什么好。

    两人的窃窃私语,引动众人注意。

    问天骸等人还好,他们了解墨白与剑孤寒,因此不多言。

    至于吴素三兄弟就不同了。

    剑冢在玄海界享有无上地位,这也养成了一些孤傲的习惯,不将他人放在眼里,尤其是现在这等紧张气氛下,两人还能如此胡闹,让人不悦。

    但忌惮于问天骸,陈水说话语气也客气几分,对墨白道:“两位,我家小姐需静养,还请两位莫再多言。”

    “哦,抱歉!”

    墨白闻言回过神来,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寒烟翠,有些歉意地微一拱手,便不再多言。

    “无妨。”

    岂料,寒烟翠似有所感,她微微挥手,美眸缓缓睁开,打量了一番墨白后,轻笑道:“吾观阁下年纪不大,也是剑道中人,不知修炼何种流派?”

    “剑道驳杂,还分流派吗?”墨白还是第一次听剑道有流派说法,有些诧异。

    吴素三兄弟闻言,顿时又多了几分轻视之意,连流派都不知晓,怎么进阶道境的?该不会是机缘巧合吧。

    寒烟翠不然,她早就看出墨白天赋惊人,剑道修为也一定臻至顶端,她淡笑道:“在道域,剑道共分两种,一是心剑流,二是形剑流。”

    “心剑流是以气驭剑,以心控剑,可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此流派多以剑意为主,乃是道门南宗传出来的,就如吾剑冢,所修炼便是心剑流。

    至于形剑流,多以剑招,剑式为主,可控天地元力,汇纳剑身之上,威力惊人,此流派则以北宗传出,最为鼎盛地,当属天一剑宗、烈阳剑道。

    因此吾问阁下习哪种剑道。”

    “原来如此。”

    墨白闻言,已经明白过来,心剑以意为主,形剑以式为主,两者看似无太大差别,但一者念御剑,一者身御剑,还是有些本质区分的,不过这对他没有影响,因为九阳天诀,意为辅,式为主,相辅相成,发挥至极威能,若真以心剑流为主的话,那该是元神一剑。

    “怎么,阁下非是道域出身?”

    寒烟翠见墨白沉默思索,遂开口问道。

    “这……我来自神州大地。”

    回神后,见寒烟翠盯着自己,墨白只好回答。

    神州大地!

    寒烟翠美眸里露出惊异之色。

    吴素三兄弟也不例外,他们面面相觑。

    要知道,能从神州大地,到达道域的人,都是被接引来的,未来前途无量,必会被引进道门。

    寒烟翠诧异问道:“不知阁下名讳?”

    “我名荒神。”微一沉吟,墨白回答道。

    荒神,这个名字很熟悉。

    微微蹙眉地寒烟翠一经思索,便抬眸讶异道:“阁下便是在人榜异境留名九道石碑的神秘荒神?”

    “嗯。”墨白点头。

    寒烟翠笑道:“怪不得了,凭阁下这等天赋,能留名九道石碑,绝不会是普通人,原来早已被道门内定!”

    内定,这个秘密并无什么好隐瞒,因为道门内定弟子不少,但多是要经历一番磨练才能加入道门。

    墨白不同,他早就去过道门,甚至还拜道尊为师,不过这些决不能对外人提及,他只能缄默不语。

    寒烟翠只道墨白渴望进入道门,因此参加试炼,轻声安慰道:“凭借你这等天资,进入道门绝非难事,保持本心便好。”

    “嗯。”

    墨白突然觉得寒烟翠人也不错,生出几分好感。

    ………………………………………………………………………………

    轰—

    就在谈话时候,外面突兀隆隆作响,紧接着磅礴气劲轰击,外面登时乱作一团。

    “似乎有人在打斗?”问天骸起身皱眉道。

    “距离山洞,不过数里吧!”鹿白公子凝神查探,也探出了源头。

    “吾往外面查探一番。”剑流影起身,就要前往。

    “回来。”

    问天骸拦下了剑流影,他不想孩子去冒险,沉吟道:“吾外出一观吧!”

    “但外面危险。”剑流影说道。

    “呵,你认为吾还不足以应对这些危险?”

    “不敢,只是……”

    “好了好了……”

    墨白看着两人这番模样,只得挥手说道:“你们二人都留在这里,我去外面查探。”

    “我跟你去!”剑孤寒忙起身说道。

    “也好。”

    看到剑孤寒与墨白两人,问天骸也放心,叮嘱道:“最好不要惊动那些妖邪,毕竟咱们本意不是与他们冲突。”

    “嗯!”

    墨白与剑孤寒点头,遂通过那水乳结界,往山洞外而去。

    看着二人离开,剑流影担忧问道:“义父,你不怕他们两人出事?”

    “哈。”

    岂料,问天骸闻言摇头轻笑道:“他虽初入道境,但在如今的玄海界,鲜有敌手,不会出事的!”

    众人闻言,看问天骸不以为意地模样,却十分惊讶,就是寒烟翠也美眸异彩。

    初入道境,天下无敌?

    不可能吧……

    ………………………………………………………………

    山洞外,剑孤寒与墨白一路循着打斗声,借月色来到了一处后山密林中。

    后山密林处,满目狼藉,四处剑痕遍布,更有魔劲轰出的一个个大坑,地面上血迹不断,皆是一些身穿黑色甲胄的魔族中人,他们都惨亡了,从还未散尽的气息来看,显然是道境的存在争锋!

    剑孤寒看着满地的尸体,啧啧赞叹道:“谁入异境,还敢夜晚大摇大摆的厮杀?”

    “前面看看不就知道了?”墨白足踏地面,旋即化作一缕金芒,穿过密林,往战场中心赶去。

    驻足原地的剑孤寒见状,也忙跟了上去。

    后山密林深处,剑气纵横,铿然打斗声传来,但闻娇呵怒斥,又见霜寒遍野,那凌厉的霜寒冰刃斩在参天古树上,很快就将整棵古树冰封,旋即怦然粉碎,化作冰屑挥洒,十分恐怖的威力。

    “是她!”

    看到战局中的青衣女子,隐藏在暗处的墨白一怔,青衣银发,明眸皓齿,正是暮成雪。

    她怎会在此?

    剑孤寒也来到墨白身边,看到暮成雪正被一群已经妖邪围攻,不禁笑出声来,道:“没想到这个大美人儿也来了!”

    说着话,他就看向墨白,想看看这位冤家的脸色。

    但他死亡了,墨白还是淡然,凝视战局。

    剑孤寒觉得不可思议,道:“你不去帮帮你的小相好?”

    “闭嘴!”

    听到“相好”这个词,墨白就一阵恼怒,他瞪了剑孤寒一眼道:“这都是你惹出来的祸事!”

    “喂喂喂,事情已成定局,现在暮成雪被围攻,你要是救了她,以后说不定还能化解这份误解呢!”剑孤寒好心好意道。

    对啊!

    经剑孤寒这么一提醒,墨白一怔,再次凝视战局,战局中,很显然,暮成雪与紫玉两人在众多妖邪环伺下,虽应付自如,但脱身很难,如果自己这时候出手救下她们,或许对未来化解仇怨有些帮助。

    “再观望片刻!”

    墨白压住内心出手的冲动,目光紧锁战局,要在合适时机,出手救下暮成雪与紫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