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圣魔一招

第三百九十七章 圣魔一招

 热门推荐:
    虚空撼,如来降世,诛魔滅邪。

    轰隆隆—

    莫大吞天威能化如来神像立身盘膝而坐虚空的金衣身后。

    同样的庄严,同样的神圣,同样的恐怖。

    千丈神佛之相,成就无上滅魔绝学。

    “这是……佛门武学!”

    远处凝视战局的暮成雪震惊不已,金衣道者究竟是道域之人,还是佛域之人?

    但现在,这些都不再重要了。

    随着如来神像的出现,双手合十后,缓缓向前推出一掌。

    这一掌,囊括方圆百丈,却能击穿百里之遥,锁定魔之子后,浩瀚佛元也随之倾泻而出!

    “很好,这才值得吾郑重以待啊!”

    眼见墨白施展至高武学,魔之子嘴角笑意不减,火神刀同样挥出,与那五阳剑芒相撞,刀剑相交齐鸣天地一刻,他沉元纳气,昂喝声中,魔式再出!

    魔式—焰之滅—

    魔之子抬手间,无尽魔火翻涌而出,燃遍苍穹,欲与如来比肩,扑了上去。

    轰—

    圣佛,魔威,滅魔一掌,断生魔火,相交刹那,天地黯然失色,方圆百里如遭灭顶之灾,后山哗啦啦崩毁,成为一片废墟。

    “小心!”

    地面上,狂怒魔浪翻滚,圣佛之气席卷,让受伤的暮成雪与紫玉纷纷躲避,待得再次稳住身形后,她们皆凝视半空。

    就见半空中硝烟依旧,乱流丛生,形成一道道恐怖的黑色漩涡,让整个苍穹天际都跟着遭殃,风云散尽,月色掩去,有的只是金色佛光,幽暗魔火交汇,动乱天地。

    呃……

    硝烟散尽,魔火熄灭,佛元消弭,但见半空中,金衣道者持剑,肩膀有鲜血溢出,滴滴坠落,自九天上坠落凡尘。

    反观魔之子,神情淡然,但体内气机颇为不稳,他手中火神刀险些崩毁,因为墨白的极道神锋乃是罕见的神兵。

    这口火神刀的主要作用,不该是浪费在此地。

    凝渊收起火神刀,屹立半空负手凝视墨白,淡笑道:“你确实进步不少,但仅有这等修为,还不足以与吾抗衡。”

    道魔争锋,还是魔高一丈,金衣败阵。

    但墨白一手持剑,一手招天地本源,旋即吸纳,但见方圆数百里的氤氲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汇聚,全数没入体内。

    得到灵气补充,墨白肩头伤口止血,体内真元也得到十之**的恢复,他抬眸凝视魔之子,摇头道:“差距或许还能再缩小。”

    “你还不肯放弃?”魔之子平静声音里多了一丝讶异,不过很快释然,因为他不可能杀墨白,后者知道这一点,方才如此胆大妄为。

    不能杀,不代表不能重伤,两人相隔百丈,魔之子扬手,对墨白轻笑道:“既是如此,吾便与你一招定胜负,全力出手吧。”

    话语甫落,雷霆涌动,旋即血色蔓天际,伴随龙吟长啸,一尾血色神龙自扭曲虚空现形,化作一口血色神枪,落至魔之子手中。

    正是昔年魔武皇神兵—帝血。

    一手握帝血化神枪之诀,一手纳魔元转风雷之力,心有思量的魔之子凝视墨白,轻吐四字:“焚天—风雷!”

    焚天化龙,毁山滅海。

    风雷凝力,动天乱地。

    双式合流,衍生造化天地玄奇之能,有滅世之威,旋即袭向墨白。

    “九幽幻影—”

    面对魔之子的全力一击,墨白神情凝重无比,唯有见到极限,方能突破极限,这就是他不愿退的原因。

    他足踏九幽,漫步风雷之中,每踏足一步,便有一道幻影凝成。

    初阳燎空—

    第一道幻影出神情肃穆,起手纳力,晨曦映目,旋即猛然袭出。

    以此类推,双阳、三阳、四阳、在每踏出一步,便有一道幻影化形而出,携雷霆之势,袭向风雷与血气交汇之地。

    轰轰轰轰轰!

    不断有晨曦之力凝成,撞向魔之子的双式合流,但见巨大晨曦映目,暗夜中生出救赎希望,可魔之子恐怖,天诀如蚍蜉撼树,难以撼动这股可怖力量。

    不过真正的杀手锏在最后一招。

    元神一剑,湛若一念—

    立足虚空,极道神锋悬浮身侧,墨白沉元纳气,牵引体内汪洋剑息,一道道血色游丝汇聚,凝滞天地,让时间都为之驻足。

    他伸手,遥遥一指。

    这一指,血色游丝蔓延而出,不急不缓,不紧不慢,涌向风雷血气交汇之地。

    与此同时,他手握神锋,身形瞬化金芒,在血色游丝后,同样袭向魔之子。

    轰—

    最后一击,最强交汇,元神一剑初遇魔式双流,登时天地凝,日月分,满眼血红中,墨白惊觉肩膀再次吃痛,让他回过神来,就见一口血色神枪再次洞穿肩膀。

    而手中神锋却因尺寸不够,差了三分,功亏一篑。

    “败了!”

    天地再复一刻,暮成雪凝神天际,就见金衣道者被魔之子洞穿肩膀,已没了再战之力,她心下一沉,暗道在劫难逃了。

    岂料,魔之子没有趁势击杀墨白,反而魔元微动,震退墨白。

    呃……

    被力推而出,墨白整个人肩膀血流如柱,他面色惨白,屹立虚空也不稳。

    眼见墨白已败,魔之子叹气道:“可惜啊,此神锋聚力,若能再长三寸,吾便受伤了。”

    神锋长三寸,怎有可能……

    墨白嘴角抽搐,暗道魔之子扯淡,但这些话不能说出口,他只寄望魔之子找个借口退去,因为自己确实没有再战之力了。

    不过魔之子似乎另有打算,他不退,嘴角笑意依旧,帝血再挥,竟袭向墨白。

    “你—”

    眼见神枪袭来,墨白大惊,倒退之余,但见两道磅礴刀气突兀自天际出现,铛的一声拦下枪芒。

    轰—

    磅礴力量震撼一刻,枪威侧偏,魔之子借势也收拢帝血,他凝视半空,淡笑道:“真是越来越热闹了!”

    被突然救下,墨白也猛然醒悟,原来暗中一直有人在观战,不过现在刀芒现出,他也猜出了来人身份。

    “是他?”

    废墟中的暮成雪察觉熟悉气息,凝眸半空自言自语道。

    …………………………………………………………………………

    “刀行九万,金衣寻愿,千里飘摇已成惯。

    生死关,景阑珊,一气山河吞霄汉,不问红尘天地间。

    风,也是缘,雨,也是缘。”

    天际,苍穹惊变,金芒升空,伴随响亮诗号中,一袭金衣手执折扇,漫步风云,含笑而至。

    正是天刀金痕。

    在他身边,一袭布衣的白小邪也悄然来到,他警惕的凝视魔之子,随时都有出手的打算。

    见金痕出现在身边,墨白捂住伤口,不悦问道:“看了多久?”

    “不久不久,仅三招光景而已。”被责问,屹立半空的金痕看了墨白一眼笑道。

    “三招,再晚一步,或许我就没命了。”虽知道魔之子会手下留情,但墨白还是佯作不悦的说了一句。

    岂料,金痕意味深长地道:“我有预感,你还能再挡下一招。”

    “呃,呵……呵呵呵……”墨白闻言一怔,讪笑不语,但肩膀上的鲜血喷涌更甚了。

    金痕撇了一眼,问道:“还能再战?”

    “尚能奉陪。”墨白点头道。

    金痕看了一眼勉强地墨白,又凝眸远处魔之子,神情收敛,凝声道:“这位朋友,天马上就亮了,还要再战吗?”

    “哦?”

    没有因为出现的两名援手而有所收敛,魔之子神情依旧,他看看天色,知道是时候离开了,收起帝血叹气道:“愉快时光总是短暂,希望下次再见时,诸位能完好无损啊!”

    呼呼—

    与此同时,远处句芒扑闪巨大火翼飞来,魔之子转身踏足龙背,在一声龙啸中,趁着天色未明之际,渐渐消失在众人视线。

    魔之子离开,那浓郁的魔威也散去,至于一些普通魔者,早就各自逃窜而去,这里也恢复短暂宁静。

    “他离开了。”

    地面上,暮成雪松了口气,她也受伤了,在紫玉的搀扶下,往墨白等人落地的方向走去。

    两人来到废墟中墨白落脚的地方,因为后者已经改变容貌,所以暮成雪并未认出来,她拱手感激道:“多谢阁下出手相救,不知阁下名讳?暮成雪日后必回报答。”

    “我名荒神!”

    回过神来,墨白看到暮成雪拱手,忙回礼答道。

    “你便是荒神!”

    暮成雪闻言讶异,抬眸又上下打量了一番墨白,方才笑道:“听闻有人榜异境留名的天才道者,原来就是你啊!”

    “一些世俗名讳,不值一提。”墨白佯作淡然道。

    “喂,美人儿,吾救你一命,难道你不该稍作表示?”

    一旁被无视的金痕见她只关心墨白,当即出言表明自己的功劳。

    岂料暮成雪撇了金痕一眼,却是声音转冷,道:“金痕,一事归一事,你援助墨白的事,还尚未算清楚。”

    暮成雪没有忘记金痕在天云之巅援助墨白的事情,显然,不想搭理。

    金痕闻言有些尴尬,他看了墨白一眼,后者却是佯作淡然模样,显然是想隐藏身份,不明白墨白葫芦里卖得什么药,金痕干脆也不过问,只是对暮成雪笑道:“既如此,那咱们就扯平了,吾劝暮成雪姑娘还是先养好伤吧。”

    “不劳阁下费心。”

    暮成雪淡淡回应道。

    “既是如此,那咱们就此别过吧。”

    相处越久,越容易暴露身份,虽受伤,墨白还是忍住伤痛,对暮成雪拱手告辞。

    “你……”

    暮成雪本想挽留,但是墨白离开的很快,转身就化作流光往密林中而去。

    “咱们也跟上。”

    不同于暮成雪,金痕可是满肚子疑问,见墨白离开,他也招呼白小邪跟上,很快,两人也追寻金衣步伐,消失得无影无踪。

    “姐姐。”

    紫玉看暮成雪还望着墨白离开的方向,轻声提醒了一句。

    “嗯?”

    回过神来,暮成雪看向紫玉,勉强笑道:“咱们也离开吧,这荒神的确不简单,日后再相见,能有报答之处再说吧。”

    “嗯……”

    紫玉点头,扶着暮成雪往相反方向走去,离开了这破败废墟后,天色也渐渐明亮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