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八章 邪山 魔族

第三百九十八章 邪山 魔族

 热门推荐:
    月色湮,旭日东升,昊阳神辉普照大地的一刻,为异境带来生机。

    妖邪隐去了,属于人族的世界再次展现。

    受伤的墨白欲回到山洞与众人汇合,但被天刀金痕与夜影白帝追上。

    “喂喂喂,你走这么快干嘛?不想看到吾二人吗?”金痕拦住墨白不悦道。

    荒野中,墨白驻足摇头道:“我只是怕被暮成雪看穿。”

    “嘿,真是搞不懂你的动机,明明与她关系生死仇,却又暗中相救,莫非暮成雪这倾城容颜让你动心了?”金痕半开玩笑地道。

    墨白淡声道:“我只是不想误会再加深而已。”

    一旁白小邪好奇不已,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何事?”

    一些难以启齿的往事,墨白自不会泄露,他撇了白小邪一眼,道:“这些事情,知道与否都没有太大联系,你二人太八卦了!”

    金痕折扇不知何时拿在了手上,半遮半笑道:“身为好友,聊表关心,这都是必然,你不肯言明,吾自不多过问,但也难免会有一些想法,总而言之,好坏都已注定,吾看出你弥补的心思了。”

    墨白满含深意地看了金痕一眼,道:“你明白就好。”

    “哈!”

    在这个问题上,金痕已不再追究,他倒是问出了另外一个关键,笑道:“你与那魔者是何关系?”

    “你认为该是什么关系?”

    “吾嘛,吾只觉得你二人都没安好心啊,不过值得肯定,那魔者修为恐怖,吾也不是对手。”

    “这就是你偷看半天的理由?”

    “这嘛……啊哈哈哈……”

    金痕讪笑着,一时不知如何回应。

    不过机敏如他,话题转的很快,他啧啧赞道:“墨白,你这般修为,当真罕见,整个玄海界,恐怕也无几人是你对手!”

    “你呢?你不是吾的对手吗?”墨白笑问道。

    气氛变得古怪,金痕轻挥折扇的手微微一滞,旋即恢复如常,他轻笑道:“你不介意的话,咱们未来也有一局。”

    “好险不是现在。”墨白捂着伤口笑道。

    “你可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金痕很喜欢墨白这种性格,哪怕受重伤也能不改颜色,不过很可惜不能同行了,他对墨白拱手道:“吾此行来地榜异境还有些事情处理,这便离开了,记住,若有时间,可往天城寻吾一叙,吾有好酒能招呼你!”

    “请。”墨白也不勉强,谁来地榜异境都不是观光看风景的,金痕与白小邪自也不能例外。

    三人各自拱手后,便分道扬镳。

    凝视远去的两道流光,墨白叹了口气,往山洞而去。

    …………………………………………………………………………

    如果我们怀疑,剑孤寒去哪了,那很简单,因为这位白衣剑者已经率先回来了。

    被墨白劝回来的,虽然心有不安,他还是听从墨白安排,回到了山洞。

    山洞内,众人都在等候,接连数声巨响,还携带恐怖的气息蔓延,让山洞里的人都警觉。

    盘膝而坐养伤的寒烟翠察觉外面隆动越来越厉害,皱眉问道:“荒神此行,会不会遇到危险了?”

    负手屹立山洞旁边的问天骸也很担忧,但他摇头道:“荒神修为之高,玄海界少有对手,哪怕这异境余孽,也不该是他之对手。”

    “但现在外面地气息越来越恐怖了。”剑流影也起身担忧道。

    “不用了。”

    众人忧心之际,就见山洞外,水乳结界变化,很快就现出白衣身影,是剑孤寒回来了。

    众人见状,纷纷起身迎了上去。

    问天骸见人回来,松了口气,可左等右等不见墨白,皱眉询问道:“荒神呢?”

    “他……他与一名魔者交手,一时半会应解决不了。”

    因有外人在,剑孤寒没有言明,含糊其辞地说道。

    魔者?

    寒烟翠等人闻言颇为意外,什么样的魔者能与荒神抗衡?但看剑孤寒模样,显然不愿意言明,她也知晓其顾忌,干脆也不询问,静候荒神归来。

    至于问天骸则皱起眉头,因为那股磅礴波动中,他感觉到了熟悉气息,是魔之子。

    魔之子与墨白显然已经达成了某种交易,难道还会反戈相向?他也不明其中真相,只得静静等待。

    时间流逝,一分一秒,滴答水声流转,战声早已消弭。

    …………………………………………………………

    嗡……

    在天色已明之际,山洞的水乳结界变化,引动众人心神,纷纷望去。

    就见一袭金衣通过结界回来,但他肩头上的血迹斑斑,让人意外。

    “你受伤了?”

    问天骸走上前,将之扶住,同时以真元探查,竟探出了魔之子的气息,这让他更加意外,皱眉问道:“究竟发生了何事?”

    在问天骸搀扶下,墨白走至一处石头上坐下休息,肩头的伤势隐隐作痛,他深吸一口气,以真元吸纳灵力,修复肩膀伤势,半晌后,他才逐渐复原,道:“一场较量罢了。”

    较量?

    问天骸大惊,墨白怎敢与魔之子较量?

    不过看他的模样,只是受伤了,没有大碍,问天骸又沉默不语,暗道墨白已经强大到这般境地了吗?

    他却不知道,三招,墨白就一败涂地了,而且这还是魔之子留手的情况下,否则一招,就要重创墨白,哪里还能这般轻易回来?

    寒烟翠看墨白受伤,却面不改色,高深莫测的模样让人讶异,遂笑着走上前问道:“不知阁下在外面可遇到魔兵?”

    “遇到了。”

    墨白看到是寒烟翠微微一怔,点头应道:“他们已经离开,而且为首魔者被杀,你们可放心。”

    “不行。”

    岂料,寒烟翠摇头道:“据吾所知,那邪山上,至少有四名强大魔者,殒命一人,还有高手。”

    一名高手已被暮成雪解决,其余三人也应强不到哪去,但魔之子出现时,那些魔者俯首称臣,显然在短暂时间内,魔之子恐怕已经将那些魔者收服。

    邪山那里,恐怕已经轮不到那几名道境魔者做主了。

    念及此处,墨白看向露出担忧之色的寒烟翠,笑道:“你也无须太过谨慎,我众人与你同行,可保安然了。”

    “不错。”

    一旁问天骸听闻两人谈话,也负手点头对寒烟翠道:“吾答应过你,会护你周全,这点你不用担心。”

    微一犹豫,寒烟翠朝问天骸拱手道:“那就多谢前辈了。”

    嗯?

    看寒烟翠欲言又止地模样,显然还有其他事情未曾言明,这让墨白心中疑惑。

    毕竟谁也不会无缘无故去闯魔的大本营,或许她口中所言的那座邪山,隐藏了什么东西。

    不过这就没有帮忙的义务了,因为魔之子很有可能在邪山,再碰面对决,那可就说不过去了……

    ……………………………………………………………………

    天色明亮,山洞口的水乳结界也散去,众人从山洞内走出。

    旭日东升,映照天际,一片祥和,晴空万里无云之际,氤氲灵气也扑面而来。

    被昊阳神辉沐浴,墨白的伤势又好转几分,他现在也明白与魔之子的差距。

    之所以不退,就是想看看自己的斤两。

    事实上,魔之子的确可怕,也难怪当初白衣刀神商子洛与道门先天倦尘音联手,不然凭借他可怕修为,单打独斗,两人恐怕都不行。

    当然,这只是指功体不全的商子洛,至于全盛时期,墨白至今应都未见过。

    至于倦尘音,身为道门先天,他十分强横,但也难与魔之子抗衡,自己能找到这么一块试炼石,也算占了大便宜。

    这一战,他感悟颇深,所谓武学,没有太多的限制,就如九幽幻影配合九阳天诀,一影一阳,九影九阳,足以秒杀太多人,而且至今为止,他也只能运用到五阳绝学,至于往后,还未能完全掌握,需要细细钻研。

    问天骸已答应要照看寒烟翠,就不会食言,经过商议,众人决定带着她与吴素三兄弟同行,往地榜九碑所在一行。

    墨白自无意见,他来地榜异境,一是历练有所精进,二是打算尽快离开玄海界,往道门一行。

    魔之子曾言,初代魔神临世,仅有三个月,他需要回神州布局,以免出现差池,最好的方法,当然是通知道尊,希望道门能出手解决此神之祸乱。

    不过魔神究竟有多么强大,实在没底啊!

    “墨白,出发了。”

    这时,身旁剑孤寒叫了他一声,墨白回过神来,就见众人已经准备离开,只得快步跟上。

    …………………………………………………………………………

    地榜异境,邪山之上,这里魔氛袭扰,有魔族余孽不曾离去,在这里聚首,不曾离去。

    高达百丈的天魔台上,四大王座分别屹立,有三名魔者驻足,他们尽皆身穿黑色甲胄。

    但个头提醒不一。

    一者样貌丑陋,是矮胖之人,皮肤黝黑,宛若祸世魔王。

    一者额头生有独角,与魔厌相似,显然同为一族,但那魔角稚嫩许多。

    最后一人,则是黑袍老者,他白发飘飘,看似温文尔雅,但紫色魔眸中的狠厉之色不曾稍减,显然也是一个很角色。

    三人在天魔台上来回踱步,神情不安,就在昨日,神秘魔之子撕裂空间而来,莅临邪山,让他们臣服。

    只是释放的一丝恐怖魔气,四人就不敢反抗,但那魔之子生性难测,杀人也不过笑谈间,就短短片刻,死了足足十数位魔者,他们很害怕,不知何时就会轮到自己。

    呼呼呼—

    突兀地,天地隆动,空间裂开之余,挥动火翼的句芒现世,自远处归来,在龙背上的年轻魔者负手,王者之姿让众魔惊惧,纷纷跪迎。

    “恭迎魔之子!”

    不论高台上,还是邪山山脚,山腰,山巅上,数千魔族纷纷跪迎,那三名往日里没少作威作福的王者亦然。

    “起来吧,吾的子民。”

    负手屹立在句芒龙背上的魔之子,嘴角邪笑依旧,昂然道。

    “多谢魔之子!”

    众人又是齐应,哗啦啦成片起身,随着魔之子的到来,这邪山气氛也变得紧张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