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三百九十九章 神经病 魔之子

第三百九十九章 神经病 魔之子

 热门推荐:
    邪山上,万魔台,扑闪双翼的句芒滞留半空,火翼挥动,灼热的魔火让人心中不安。

    魔之子负手踏足虚空,自龙背上缓缓落下,落至百丈高台上。

    他环顾四周,看向三名额头冷汗直冒的魔者,笑呵呵道:“三位,不知你们叫什么名字呢?”

    “这……”

    三名魔者面面相觑,昨日他们已经通告过名讳,但眼前人好像忘了,有必要提醒一下吗?

    紧张的气氛下,最终那黑袍老者拱手站出,恭敬道:“尊敬的魔之子,吾等名讳,都以您为尊,请为吾等赐名!”

    正所谓人老成精,黑袍老者只是微一思忖,便明白过来,什么名讳,都是一些代号罢了,眼前既以魔之子为尊,倒不如让这位存在赐名。

    果然,黑袍老者说出这番话,让魔之子很满意,他笑着点头赞赏道:“不错不错,你很有觉悟,为奖励你,吾便赐你名为夜魔,至于你……”

    他将眸光看向了矮胖丑陋无比的魔者,淡淡道:“你就叫丑魔吧。”

    丑魔,多难听的名字啊!

    不过那魔者还是强颜欢笑地应下。

    最后生有独角的魔者见状,忙拱手问道:“不知属下该叫何名?”

    “嗯?”

    魔之子撇了一眼魔者,皱起了眉头。

    这一皱眉,便是肃杀冷氛蔓延,一股寂灭气息流转,让众人都不禁冒出冷汗,不明白何处得罪了这位存在。

    “抱歉,吾一时还未想到。”魔之子凝视那魔者,真诚歉意道。

    这一举动,吓坏了魔者,那魔者谄媚道:“吾主不必急于一时,以后可再为属下更名。”

    “不……”

    岂料,魔之子微微摇头,他很抱歉地对那魔者道:“今天没有名字,今天就没有存在的意义,所以,今天你只能消失了。”

    消失?

    魔者闻言一怔,不明何意,他抬眸还要询问时,赫然见一掌袭向自己天灵,避无可避。

    “主……啊!”

    魔者大惊,要求饶时已经来不及了,他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掌轰来,惨嚎一声,当即爆碎成血雾,消散天地之间。

    “主人!”

    余下两名魔者骇然,忙跪倒在地,声音颤抖,一掌断去生机,一名道境强者当即陨落,两人吓破了胆,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解决了那魔者的魔之子负手凝视跪在面前的两人,佯作悲痛感慨道:“这都是吾之罪过啊,早该想好名字,否则他也不用死了。”

    两人闻言,更是讪然,这年轻魔者,简直就是个疯子,他们跪在地上的双手依旧在颤抖,生怕一个不合心意,自己等人也要灰飞烟灭。

    不过好在,魔之子似乎已经没有问题了,他挥手感慨道:“你们先退下吧,召集这地榜异境中的残存魔族来此,吾要带你们回去了。”

    “回去?是回到神州大地吗?”丑魔战战兢兢,但还是抬眸小心翼翼地问出心中疑问。

    “你很聪明。”魔之子意外地看了丑魔一眼,笑道。

    “不敢!”

    丑魔心中虽喜,却不敢表露,只将头埋得很深,尽显臣服姿态。

    “去吧,去按照吾之吩咐行事吧。”

    魔之子已经没有再杀人的**,两人如蒙大赦,纷纷退去,离开天魔台,带着众多魔族收拢残部去了!

    ………………………………………………………………………

    天魔台上,血迹还未散尽,远处的句芒就已经化作白衣年轻人出现在高台上了。

    他看到地面血迹,微微皱眉,道:“你杀了他,就不怕那群魔有反叛的心思吗?”

    “哈!”

    岂料,魔之子闻言不屑一笑,抬眸打量句芒道:“你还不明白魔之本性吗?”

    “嗯?”句芒眉头皱的更深了。

    见句芒不解,凝渊感慨道:“魔啊,总是自私自利,总是贪生怕死,吾杀魔,活下来的魔只会更尊敬吾,更对吾之言语,言听计从啊。”

    “听你在胡言乱语!”句芒知道,魔之子又在发神经了,干脆不去理会。

    “哈!”

    见句芒生气,魔之子轻笑一声,觉得无趣了,这里,谁的生死,他都不在意,他在意的,只有句芒而已。

    因为句芒,陪伴他出生,陪伴他承接天命,陪伴他封印三百年。

    只有句芒,才会让他感受到一丝存在的意义,让他更明确自己未来的目标。

    “对了!”

    见句芒不语,魔之子没话找话笑问道:“你觉得墨白此人如何?”

    见惯了尔虞我诈,墨白的出现,的确让句芒有些意外,他沉吟片刻,缓缓道:“此人有几分正气凛然,也有几分心机阴沉,恩怨分明,武学天赋过人,身份背景神秘,人中之龙也。”

    “哦~”

    魔之子闻言惊讶不已,他凝视句芒感叹道:“一向桀骜的你啊,竟然也会赞赏人族。”

    “人族中,豪杰不在少数,不过吾对你今日举动不是很明白,两名女子,也值得你出手追杀?”

    句芒不理会他对自己的判断,负手转移话题道。

    对别人,因为兴趣,他会保持一定的耐心,但兴趣消磨后,有的只是厌倦,一旦厌烦,抱歉,你只能魂归黄泉了。但对句芒不同,魔之子会保持足够的耐心,这份耐心也永远不会被消磨殆尽,他淡声道:“吾打听到墨白与那暮成雪有些恩怨,但你方才也说,那小子为人恩怨分明,必不愿杀暮成雪,为避免未来大计有所偏差,吾只能代他行杀了。”

    “可最后,你选择放过她们!”句芒道。

    “不错。”

    魔之子有些疲惫,他坐在王椅上,挥手余下三张椅子笑问道:“不坐下聊聊?”

    “吾不习惯坐着。”句芒拒绝道。

    “没关系。”

    魔之子不勉强,继续方才话题道:“吾放过她们,是因墨白出现了,嘿,既选择合作,吾会给他足够让步,想要英雄救美,吾便成全他,如此一来,吾在他印象中的好感也要大幅上升啊!”

    “但你又与他对决了。”句芒皱眉道。

    魔之子翘起二郎腿,悠闲自在回答道:“与吾合作,自也要看看几分斤两,他那分身黄泉不错,鬼神禁绝可伤吾,但也不会有第二次了,今日对决,他意在见到自己的极限,吾好心好意成全他,也算心胸广阔了啊。”

    对魔之子的心胸,句芒嗤之以鼻,又问道:“最后那一枪……”

    “拜托……”

    终于,魔之子觉得句芒智商最近有些下降了,他不悦道:“动动脑子,你也发现有人观战了吧,吾能直接罢手吗?”

    句芒一想也是,如果直接罢手,就会被人猜测其与墨白关系,对未来大计有些影响,但他更来了兴趣,问道:“若两名刀者不出手,那一枪,会不会真的落下?”

    “会!”

    微一沉吟,魔之子点头道:“吾出手,从没有收回的道理,这一枪,只能算墨白倒霉了。”

    倒霉……

    在凝渊的定义中,倒霉就是死了,没有第二种倒霉的方法,因为除了死亡,魔之子不认为还有其他事情算倒霉。

    “不过……”

    岂料,魔之子话锋又一转,摇头道:“墨白没这么容易死,他尚有保留,这一枪,最多让他重伤,死不了。”

    句芒一怔,已经懒得再追问了。

    半晌,他摇头道:“吾现在改变对墨白的看法了。”

    “哦?”魔之子来了兴趣。

    “墨白也不是个好鸟儿!”

    句芒罕见口出脏话,最后又撇了魔之子一眼,补充了一句:“与你一路货色!”

    “冤枉啊……”

    凝渊闻言一怔,紧接着捶胸顿足,摇头悲痛道:“原来吾在你眼里,竟是这么一种人……”

    “哼!”

    看惯了凝渊的装腔作势,句芒眼不见心净,转身就要离开。

    “慢着……”

    但很快,凝渊就叫住了他。

    “还有何事?”

    句芒转身看了后者一眼,不悦问道。

    凝渊上下打量了白衣年轻人一眼,语气有些变化,问道:“你的伤怎样了?”

    句芒一怔,旋即摇头道:“无大碍,你不用担心。”

    句芒的任何情况,怎有可能瞒过凝渊,他叮嘱句芒道:“你最好经常保持兽身,吾觉得大块头也挺好。”

    “呵!”

    句芒闻言不悦,负手化作一道白光往邪山后方的魔地而去。

    眼看着句芒离开,凝渊自言自语道:“放心,吾会为你取来吞噬龙涎的。”

    ………………………………………………………………

    地榜异境,神秘难测,有不少上古遗迹,也有不少危机,往往危机伴随机遇同生,但要想把握机遇,就要做好危机的考验准备。

    这一行,墨白等人算是安全无虑了。

    因为墨白一行五人,算上寒烟翠四人,一共九名道境强者,堪称一股莫大势力了,无人敢招惹。

    地榜九碑,不似人榜异境,共分两重。

    这里只有一境,而这一境,便有九碑,能留名者,在道境皆是数一数二的强者。

    就如暮成雪,留名剑碑,但至今未曾见她用剑,虽然两人多是敌对之状。

    玄海界,道境强者虽多,但水分太大,真正能立足道境强者行列的,如问天骸,越天行,又或天城五主,暮成雪这些存在。

    至于吴素,陈安,陈水这等,墨白一人便能解决。

    由此可见此中差距有多大了。

    早先便有了解,道域多数道境强者,在神州大地不过人道顶峰的修为。

    而墨白踏足道境,便是真的入道,为此,直接步踏玄海界顶尖强者行列,这都是有其原因的。

    入道域时,墨白便是人道顶峰,踏足道境,是实打实的修为境界,这些人不能比肩。

    相信问天骸,金痕等人也是同样道理。

    他们是真正踏足道境存在的人,不过即便如此,也有些例外。

    就如魔之子,墨白与他交手,根本感受不到其真正力量源头,但他真实修为,同样也只有道境,甚至刀神商子洛。

    墨白敢肯定,即便如今的自己,也不是商子洛对手。

    仔细推算,同为道境,墨白一人斩杀吴素三人不在话下,对上暮成雪等人也不逞多让,但遇到倦尘音这等级别,他也只有吞败的份儿。

    可就是这等强者,与刀神联手,也难压制魔之子,这魔之子又强大到何种境地?

    已经难以推测了,所以道境中,还有许多值得推敲琢磨的所在,需要一点点去挖掘,对此,墨白只能循序渐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