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章 地之山 问九碑

第四百章 地之山 问九碑

 热门推荐:
    广阔异境,昊阳升,云海渺,流光飞逝。

    地榜九碑,位地之山,云之巅。

    墨白等九人同行,**天地之山寻机缘。

    山脚下,众人来到此地。

    天山上,浩瀚壮阔,绵延方圆百里,云雾渺,神仙圣地现仙清。

    一道道流光出现,不断落地,皆是强者莅临。

    他们来自玄海界五湖四海,皆为留名而来。

    人群中,剑流影跃跃欲试,却被问天骸拦下。

    “吾等身份不宜暴露,否则容易惹祸上身。”问天骸沉声道。

    “可是地榜造化无穷……此行若不一试,恐会后悔!”剑流影不甘心道。

    “住嘴!”问天骸斥了一句。

    剑流影不敢再多言。

    问天骸沉吟凝视墨白道:“你若登榜,可自行前往,吾等往远处那高山上等候。”

    “好!”

    墨白点头,与剑孤寒登顶地之山。

    问天骸等人则往远处高山等候。

    众人分开后,吴素看向寒烟翠,拱手敬道:“小姐,你可要前往留名?”

    寒烟翠玉手轻捻秀发,凝视地之山,淡笑道:“吾已答应爷爷,要留名地榜剑碑,不能食言。”

    说罢,四人也同登地之山。

    ………………………………………………………………

    地之山上,地榜高悬,金芒漫天,浩瀚道威云海生阔,让人心生敬畏之心。

    一道道流光出现,玄海界各方强者早已等候。

    “这便是地之山,地榜九碑吗?”

    “不错,地榜九碑,能留名者,皆是无双之流。”

    来自各地的强者凝视地榜九碑,露出激动之色,跃跃欲试,都想留名地榜,但无人动作,因为他们都在等真正天骄莅临。

    至于在地榜后方,有两位身穿青色道服之人隐匿,他们驻足观望,神情凝重。

    “荒神真会出现吗?”那人凝声道。

    “会的。”另外一中年道者淡声回答道。

    “但咱们如此做法,是否会引怒北道宗、道玄、道灵三脉?”那人担忧道。

    “呵,这些自有道主安排,咱们只管行事即可。”中年人负手道。

    “是。”那人不再言语。

    天风涌,云海变,仙气氤氲中,但见青衣银发踏空而来,倾城之姿,明眸皓齿,绝代风华。

    “是暮成雪!”

    天边变化,自瞒不过众多强者,有人见青衣出现,惊呼一声。

    暮成雪,玄海界顶尖剑者,曾留名地榜剑碑第六位,乃是女中豪杰,且受过北道宗邀请,但很可惜,她拒绝了,至于原因,无人知晓。

    人群中,墨白不动声色,隐匿不语,但看暮成雪来到,心中更是一凝,从始至终,他都未见过暮成雪真正修为。

    因为暮成雪尚未出剑。

    一袭青衣地暮成雪来到地之上,绝代容颜引动不少强者觊觎,但无人敢打她的主意,因为这样一名奇女子,不是谁都能招惹的。

    暮成雪不理会旁观众人的神情,落足山巅,往地榜剑碑而去,行至中途,她似有所感,凝神看向墨白方向,嘴角露出笑容。

    这一笑,倾国倾城,让不少年轻后辈如沐春风,不能自已。

    但很多人,也都注意到暮成雪的方向,那里人群中,有一名金衣剑者,剑者年轻俊朗,少有的出尘气质,哪怕同为道境高手,竟也显得格格不入。

    “这是谁?能引起暮成雪的注意?”

    “嘿,暮成雪,玄海第一美人儿,如果她能对吾一笑,纵死也值得了啊!”有人感叹道。

    可惜,这份殊死荣耀,注定落不到他的头上。

    在众人惊艳目光下,暮成雪止步不前,反往金衣剑者方向走去,这一举动,让墨白成为众人焦点。

    “你也来了?”

    暮成雪来到墨白身边,淡笑道。

    “嗯,地榜剑碑,我也需要留名。”墨白平静回道。

    “你的伤……”暮成雪关心问了一句。

    “已无大碍。”墨白摆手笑道。

    “那便好,吾期待你之表现!”暮成雪点头,却不急于出手,反而与墨白并肩屹立。

    这一举动,更让众人心中疑惑,暮成雪,千年难遇之天才,又是玄海界第一美人儿,玄海宗门万千,尚无配得上她之人,哪里冒出来的一个金衣小子,就这般俘获美人心思,而且看两人关系匪浅,暮成雪罕见的笑面如靥,这让众人嫉妒不已啊!

    墨白看此情形,神情依旧,却对暮成雪淡声道:“你似乎让我吸引了不少仇怨眸光。”

    暮成雪不以为意,摇头道:“这些对你而言,应无太大差别。”

    墨白摇头道:“我不喜欢树敌,尤其这等敌人。”

    暮成雪哑然失笑,道:“吾很好看你。”

    ……………………………………………………

    远处高山上,静观地榜九碑变化的问天骸等人负手而立,在暮成雪出现后,他皱起眉头,不悦道:“暮成雪来了。”

    鹿白公子折扇轻挥,笑道:“不知这位玄海第一美人儿能否看穿墨白身份。”

    “若看穿,一场血战在所难免了。”问天骸凝重道。

    地榜开启,却无人留名,随着强者越来越多,地之山上,也成为强者云集之地。

    这里,人道顶峰的存在不少,道境强者亦然,流光飞逝,一时风起云涌。

    “快看,是烈阳剑道之人!”

    不知谁叫了一声,惊呼中引动众人眸光,就见远处火云漫天,数道赤芒落地,一袭红衣妩媚动人的娇俏女子冉红菱出现。

    她朱唇含笑,红衣覆体,落至地面,其身后,两道流光现行,分别是一红衣少女,与红袍年轻剑者。

    剑者奇特,右眼帘下一道天生印记如血痕,殷红欲滴,唇红齿白的他怀抱朱红长剑,服一出现,便带来凌冽杀气。

    是剑生,为剑而生的人,让众人忌惮。

    “此子竟有道境修为。”暮成雪美眸讶异一闪而逝道。

    “嗯。”墨白凝眸剑生,淡淡回应。

    剑生进境恐怖,转瞬竟已踏足道境,这等恐怖天赋,比自己更胜一筹,且其右眼帘下的那抹印记奇特,似后天形成,又似先天而生,这让他回忆初次见面时的红袍剑者。

    那时,印记很浅,可以忽略不计,但现在,印记已殷红如血,彰显不凡。

    剑生落地,护住身旁红衣少女颜雅。

    万受瞩目,颜雅有些不高兴,嘟嘴对剑生道:“哥哥,这群人的目光太讨厌了。”

    “呵……”

    剑生闻言,淡笑一声,眉眼一凛,杀气扫面,但凡被扫过的人都如遭雷击,纷纷后退,不敢再去瞧。

    一眼之威,尚且如此,真正修为又当如何?

    冉红菱见众人神色慌张,捂嘴媚笑道:“真是一群小男人啊!”

    “小男人?男人难道还有小字一说吗?”

    岂料,在冉红菱说出此话后,身后传来轻佻声音。

    来得突然,来得莫名,却让冉红菱为之一怔,回眸间,就看到了一袭金衣负刀含笑而来,她眸光当即冷下来:“是你……”

    “喲,冉阿姨啊!”

    “闭嘴!”

    乍闻金衣嘲弄,冉红菱咬牙切齿,斥了一句。

    来人正是金痕,金痕要为男人争名,他带着白小邪来到地之山,折扇轻挥,风度翩翩。

    冉红菱俏脸多了几分怒意,不悦道:“你来此地做什么?”

    金痕收起折扇,言语轻佻道:“放心,吾不是追你之步伐。”

    “你……”

    冉红菱闻言恼羞成怒,想起当初的一幕幕,她就难以释怀,哼了一声,道:“当年,你带给吾的羞辱,吾会让你偿还的。”

    金痕闻言,抚额哀叹,故作大声道:“冤枉啊,阿姨,当初可是你追求的吾,但很可惜,吾不喜欢比我大的女人,而且还是几百岁呢!”

    “嗯?”

    此言声音甚为洪亮,使得众人都闻言震惊,但这句话却牵引剑生杀机,他眸光一凛,朱虹现芒,瞬闪杀向金痕。

    一言不合,就现杀机。

    叮—

    朱虹尚未出鞘,人已至身前,但临身一刻,金痕就已折扇轻挥,挡下这带鞘的血锋。

    轻而易举拦下剑生,回过神来的金痕嘴角含笑,对杀意盛燃的剑生道:“哟哟,年轻人,你太冲动了。”

    轰—

    话语甫落,金痕周遭气机攀升,瞬间震退剑生。

    倒退数步的剑生不悦,指尖有血色游丝流转,就要握住剑柄,但很快冉红菱就出言制止。

    “住手吧。”

    就见冉红菱红衣飘飘,已经恢复淡然,按住剑生的杀机,轻笑提醒道:“你的剑,还不至于染了污秽的血。”

    “呵—”

    轻笑一声,金痕也不多辩解,倒不是怕了,只是认为没有必要。

    不过为男人出了口气,他还是获得不少鼎力相助目光的。

    至于白小邪,自然而然地又被无视了……

    身后的他一脸不爽,暗道为何出风头的都是三哥,什么时候轮到自己一次?

    但接下来的刀碑让他看到了希望,他嘿笑着搓手对金痕道:“三哥,刀碑啊,不然吾去留名?”

    “留名?”

    金痕撇了他一眼,折扇不知何时又出现在手中,轻摇道:“不懂先来后到的规矩吗?”

    眼下之意,是让白小邪等会儿,不过很巧的是,他看到了熟人—墨白。

    “好友,咱们又见面了。”

    金痕折扇轻挥,缓缓走向人群中的墨白。

    这一举动,更让人震惊了。

    “这金衣剑者是什么身份,竟然连天刀金痕也认识?”

    “不得了,先是暮成雪,又是天刀金痕,此人身份背景定然不简单。”

    人们议论纷纷,这次嫉妒少了些,有些人更是露出警惕之色,不敢轻易得罪。

    获得美人青睐还好说,但与天城五主扯上关系,那可不简单了,要知道,刀碑前四名,皆被天城占据,这股庞大势力,在玄海界就属于无人能抗衡之存在,哪怕无上界也不敢轻易开罪,这金衣身份,令人好奇。

    地榜后,两名青衣道者在金痕走向墨白后负手不语,中年道者沉声道:“此人就是荒神了。”

    “但他认识天城五主。”年轻一些的道者小心提醒道。

    “哼,你要记住,南道宗,尚不惧天城。”中年道者回头皱眉说了一句,这让后者不敢再言语,只能继续关注地之山的变化。

    就见金痕走向墨白,先是打了声招呼,又撇向暮成雪,打趣道:“你吾真是有缘,接二连三的见面,确定不交个朋友吗?”

    暮成雪冷笑道:“花言巧语对吾无用,省省功夫吧。”

    金痕闻言,叹道:“吾真有这么讨厌吗?”

    暮成雪摇头道:“自你救下墨白后,恩怨可消,朋友没得做。”

    此话一出,一旁化身荒神的墨白脸色顿时黑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