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一章 问刀孤鸣 刀碑留痕

第四百零一章 问刀孤鸣 刀碑留痕

 热门推荐:
    我得罪谁了?

    此刻的墨白很想发个牢骚,但他不能,因为现在他是荒神。

    暮成雪对墨白恨之入骨,仅因沐浴被窥视。

    可他哪里知道,身为女子,视贞洁如命,墨白怎能逍遥自在?

    金痕不语,心里却乐开了花,认为墨白倒霉,倒霉在惹了不该惹的人,但身为好友,他没有泄露的觉悟,只是干咳两声,对墨白道:“咳咳,好友,你要问鼎剑碑吗?”

    回过神来,墨白上下打量了一番深藏笑意的金痕,佯作淡然道:“该出手时,我会出手。”

    淡然,只是伪装。

    金痕看得清楚,却不点破,反撇了撇暮成雪,对墨白道:“那吾便静观其变了。“

    话落后,金痕便站在墨白身旁,深受众人无视的白小邪很受伤,但他还是暗自告诫自己:要忍耐,要忍耐,唯有忍耐,方能一鸣惊人啊!

    这般想着,他也舒服许多,跟着一旁摇头晃脑不语。

    暮成雪来至金衣剑者身边,金痕来至其身边,当世玄海两大强者,都与那年轻剑者有交情,所有人都保持了一分警惕的同时,多出三分好奇,对墨白身份更加猜测了。

    不远处的烈阳剑道三人也占了一片空地,无人敢接近,因冉红菱的妩媚杀机,因红袍剑者的凌冽剑意,也因看似人畜无害的红衣少女,却让两人重点守护,看似天真无邪,谁知道又会牵出怎样杀机呢。

    ………………………………………………………………

    地之山上,群雄齐聚,刀、剑,常年屹立道域两大顶峰的武学,今日恐将在地榜九碑上刻下新的一笔。

    远处,来人络绎不绝,流光满溢不断,一道道人影入局,却都无足轻重。

    但,随着时间流逝,一声惊雷炸开,赫见刀芒破空,横断天际,带起凌冽天风,再现一绝代强者。

    “那是……”

    云海翻腾,刀气纵横,甫一莅临,携起万千风云势,也引起众人注意,强如剑生、金痕、暮成雪,无一不抬眸凝望、

    “入江湖、走红尘,人独影、问孤鸣,行千里、笑雄心,长叹痴刀一狂人。”

    伴随响亮诗号动彻风云,虚空裂,紫芒现,孤鸣不语中,身覆紫色长袍的白发刀者踏足迈出风云天。

    英姿不减,白发披肩,冷峻的面容,深邃的紫眸,踏足虚空,隆隆作响,彰显来人根基不凡。

    狂傲的诗号,象征孤傲的狂人,狂人迈步踏足,自九天而落,激尘沙万丈,翻滚而出,怒暴气浪翻滚,修为弱的人被劲风袭面,亦是要退让半壁。

    “问刀孤鸣!”

    一声惊呼,炸响在人群中,哪怕多数道境强者,闻其名后,亦要震撼。

    问刀孤鸣,一代痴狂,一代刀狂,竟再临地之山。

    一石激起千层浪,也再现孤鸣传奇,人们议论纷纷,凝神瞩目,这是一名堪比暮成雪的顶尖强者。

    昔年刀榜留名第五位,问刀孤鸣独问天城一挑五主,可惜败给天刀金痕,但即便如此,其痴狂之名,亦冠绝道域。

    心思电转间,众人尽将眸光看向人群中的金衣刀者,神情兴奋。

    同列地榜刀碑,天刀金痕、问刀孤鸣、是否会再演绎一场巅峰对决?

    但很可惜,他们注定要失望。

    狂风骤起,问刀孤鸣落地,他不语,神情冷,步踏起落,往刀碑而行。

    无人拦路,无人敢正眼凝眸,纷纷退让,饶是此刻的金痕,也现一抹凝重。

    人群中,金痕凝眸问刀孤鸣,沉声道:“他比以往,更要强大了。”

    问刀孤鸣,让身旁的墨白沉默。

    他尚记得鹿白公子所言,曾斩杀的刀者便是眼前绝代刀者之弟,这是一笔血帐,怕是要以血偿还,无论如何,他与问刀孤鸣一战,都避免不了。

    墨白看向金痕,皱眉问道:“此人比你如何?”

    回过神来,看到是墨白询问,金痕负手淡声道:“若是以往,吾胜他一筹,但此刻,怕也只能五五了!”

    五五—

    墨白震惊,金痕修为,比之自己丝毫不差,问刀孤鸣此刻五五分金痕,岂不意味着又是劲敌一名?

    念及此处,他凝神紫袍刀者,要看他显修为。

    任千万眸光汇一身,紫袍不语,他步踏罡风,尘沙四起,刀不出鞘,已闻孤鸣之音。

    “问刀—”

    来至地榜刀碑前,问刀孤鸣抬眸,神情不悲不喜,声音沙哑,仿蕴无数愁思。

    铿然声中,那口刀出鞘了。

    孤鸣悲泣,哀婉不绝,惊艳的紫芒中,让所有人侧目,哪怕金痕、剑生、暮成雪也不例外。

    这一刀,太过惊艳,太过悲凄,也太过绝情了。

    轰—

    刀击道碑,紫芒大盛之余,笼罩了人与刀,紧接着大地隆动,地之山仿佛要崩塌一般,让人屹立不稳,风云也被刀芒冲散。

    回过神来时,就见刀碑断半,而紫袍已收刀。

    那深壑刀痕留名地榜,引起众人惊叹。

    嗡—

    此时,又见地榜金色文字变化,刀碑上,原本位列第六的问刀孤鸣竟上升至第三位,这一幕,震撼所有人,而且人群中的金痕再次成为焦点。

    天城五主,黄龙高悬榜首,赤麟第二依旧,唯有第三位天刀金痕,现在竟被问刀孤鸣比肩下去,落至第四位。

    至于绝尘,则落第五位。

    此番变化,这位天刀金痕能忍得住吗?

    但可惜,出人意料的结果,这位天刀之主又忍住了,甚至脸上的笑意不减,越来越浓郁,这让众人纳闷,这位天刀还有底气?

    问刀孤鸣留名刀碑,不曾离去,随着地榜变化,一缕金光投射而出,落至他手中。

    嗡—

    问刀孤鸣接下金芒,握在手中,他微微闭目,感受其中的气息后将之收起,随后驻足一旁,不曾离去,深邃的眸光盯住了金痕。

    感受到问刀孤鸣的眸光,墨白看向金痕,后者嘴角含笑,默然不语,一副深不可测的模样。

    墨白撇了撇嘴,这小子恐怕心里没底了。

    果然,金痕一反常态,哪管越来越多的眸光汇聚在自己身上,他一股脑的全数推给白小邪,嘿笑道:“小弟,看到没有,你表现的机会来了。”

    “啊?”

    白小邪还在茫然中,就被金痕推了出来,他挠头回身看着自己的三哥,疑惑道:“你不留名?”

    在众人注意下,饶是脸皮厚如城墙,也难免有些尴尬,金痕讪笑道:“小弟,你忘记了吗,咱们的目标是什么!”

    “哦对了!”

    白小邪闻言,露恍然模样,可很快又为难起来,看向三哥道:“但现在是白天啊!”

    白天?—白天黑夜有区别?

    墨白看在眼里,觉得古怪,但金痕不管这么多,因为现在出刀不可能了,他只得硬着头皮推白小邪上前,狠狠瞪了一眼道:“出名机会,尽在眼前,好好表现,或许你就是下一名传奇黄龙!”

    传奇黄龙!

    墨白闻言惊讶,不禁再次打量一袭布衣,暗道其真有这番恐怖势力?不过上次闯幽冥城时,金痕放心模样他记忆尤新。

    夜影白帝,或许能创传奇。

    听到大哥黄龙的白小邪突然来了勇气,他神情变得凝重,深呼吸一口气,旋即踏步往刀碑而行。

    白小邪的出现,让众人讶异。

    “这是谁?没见过啊!”

    “嘿,跟在天刀金痕身边,且未在地榜刀碑留名之人,恐怕就是那名传闻中的第五主—夜影白帝了吧!”

    “此子看起来稀松寻常,没有过人之处啊!”

    人们议论纷纷,觉得古怪,因为白小邪气息不算太强,怎么看,也不似能超越问刀孤鸣之人。

    “这是莫多笑吗?”

    远处,烈阳剑道三人中的红衣少女颜雅盯住了布衣,漂亮眸子里满是好奇,道:“上次跟在天玄尊者身边的是不是这个小哥哥?”

    “嗯。”

    经颜雅提醒,剑生一怔,也记起这年轻道者,但他之身份与天城有关,令人意外。

    只是,他能超越问刀孤鸣吗?剑生不再言语,凝视缓缓走向刀碑的白小邪。

    …………………………………………………………

    白小邪,夜影白帝,通往刀碑路上不过百丈,但这百丈之遥,在万千眸光下,走得忐忑不安,原本来的底气,转瞬消弭。

    该死的,这感觉不对啊!

    早知道,我也该整一个气势出场,不然总有一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

    暗自恼怒的白小邪这般想着,这般愤怒,突兀又来了底气。

    他借着这一口气,来到了地榜刀碑前,就这般仰望凝视百丈刀碑,暗道这确实大的有些可怕。

    “嘿,今天,就让你们知道,我夜影白帝的厉害!”

    深深吸了一口气,白小邪招手一纳,但见磅礴真元运转,虚空扭曲之余,一声虎啸龙腾中,银白光华绽放手中,那刺目的光华让人惊叹。

    “一口好刀!”

    人群中的墨白见白小邪现锋芒,忍不住赞叹道。

    “嘁。”

    岂料,身为大哥的金痕却摇头不屑,哼道:“能排个第十,吾就心满意足了。”

    哦?

    墨白有些惊讶,白小邪那口刀的锐芒,堪称神兵,而且这磅礴气势不止,留名刀碑不是问题。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人大跌眼镜。

    喝—

    只见刀碑前,白小邪高喝一声,扬刀纳真元,猛然一劈。

    但闻铿然一声金铁交鸣,震耳发聩之余,让众人看得目瞪口呆。

    “这……”

    争鸣消弭,金痕也怔住了,因为他看到白小邪的神兵砍在刀碑上,竟连划痕也无!

    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