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二章 惊艳一剑

第四百零二章 惊艳一剑

 热门推荐:
    一声天地震,再无余威。

    呼呼呼—

    尴尬风拂过,吹在地之山上,云之海间。

    刀碑前,握刀的白小邪满是错愕,紧接着就尴尬了。

    “天呐!”

    人群中,金痕抚额叹息,觉得没脸见人。

    半晌,众人回过神来,眼睁睁看着白小邪讪然走回。

    这一下,炸开了锅。

    “哈,我没看错吧,天城第五主,竟不能上刀榜!”

    “我的天呐,这第五主太差劲了吧。”

    “啧啧啧,看来天城自黄龙、赤麟消失后,也没落了。”

    一路上,白小邪听着嘲弄,听着嘲笑,尴尬到了极点,他狼狈地小跑回金痕身边,一脸的委屈。

    “算了算了,听他们在放屁呢!”

    金痕可没这般好脾气,挥了挥手,面对嘲讽众人,故意高声安慰白小邪不悦道:“小弟,留名与否也无妨,五步笑十步的人太多了!”

    此话一出,让众人颇为尴尬,确实,刀碑留名太难,也仅有十位,在场众人除却问刀孤鸣外,再无他人能留痕。

    全场鸦雀无声后,金痕哼了一声,转眸对墨白道:“好友,吾就先离开了,此地无趣!”

    说罢,带着白小邪便化光而去,远远地,还听到金痕教训白小邪:“你小子太没用了,起码留给**十也行啊!”

    ……………………………………………………………………

    为避免尴尬,金痕带着白小邪落荒而逃,地之山上,原本迫于天刀金痕威仪不敢多言的众人见金痕离去,纷纷出言大放厥词。

    “切,天城没落,在所难免了,还并称天城五主呢,连刀碑前十都进不去。”

    “就是,问刀孤鸣也超越天刀金痕,天城也仅能靠余威而活了!”

    众人嘲弄,却是嘲弄已离开之人。

    未曾离开的绝代刀者,深邃眸子依旧深沉,不明其意,但此刻已没有留在此地的意义。

    他负手转身,转身之余,众人回过神来,纷纷退让,不敢招惹。

    任凭其化紫芒破空而去,消失无踪。

    问刀孤鸣,惊鸿一现,留名刀碑,再创传奇。

    一场刀碑问鼎,仅有两人之争,但天刀金痕的不战而退,让人瞧不起。

    不过接下来,才是重点。

    刀碑已过,剑碑留名。

    道域,自古以来,刀剑争,但仍剑更盛一筹。

    例传奇剑者—太白剑阿、信天游,皆是绝代顶峰,比之黄龙,赤麟还要更胜几分。

    至于后辈留名,就看这一场剑碑留名的比试了。

    人群中,暮成雪踏足而出,一袭青衣银发,更添倾城绝代,在众人惊艳眸光中,缓步往剑碑而去。

    深知暮成雪的不可测,墨白凝眸关注,他犹记得对上魔之子,这女子不肯显露神兵,不知此刻,能否一现锋芒。

    远处冉红菱见暮成雪踱步而出,神情变得感慨,对剑生叹道:“此人便是暮成雪,吾不得不夸赞一番她倾城容颜,但也要承认,她之武学,与容貌相当啊!”

    剑生是个怪胎,即便见此倾城之姿,依旧不为所动,他神情清冷,在得冉红菱提醒后,怀中朱虹便颤三分,战意盛燃。

    “唉……”

    眼见剑生模样,冉红菱也为之叹息,曾经天真无邪的孩童,如今已沦为杀人工具,一生只为剑痴狂,这真是他想要的吗?

    他,指的是谁,是剑生,亦或其父。

    …………………………………………………………

    倾城之姿暮成雪,剑碑第六人,她一袭青衣,银发披肩,明眸皓齿,肌若凝雪,近乎完美的仙子,缓缓来至剑碑前。

    凝眸剑碑,暮成雪眼前恍惚,仿佛回到过去。

    曾经的那天,同样的剑碑,身边陪伴了一生难以忘却的人。

    她曾想过,或许这就是一生吧。

    一句等吾,换来千年等待,哪怕拒绝北道宗邀请,也在所不惜。

    但等待,等来的却是一纸残书,原来,这一切都是骗局,他要的,不是肯等候一生的人,而是足以屹立剑道顶峰的武学。

    自己,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工具罢了……

    “哈……”

    苦笑一声,夹杂多少离愁,携了多少爱恨,这一声笑,烟消云散。

    取而代之的是冷,冷若寒霜的冷,暮成雪眉眼一凛,美眸中寒意陡升,旋即扬手。

    哗哗哗—

    雪从天降,万里云海溃散,温度骤降之余,再现璀璨银凰降世!

    鸣—

    银凰鸣啸天地间,招万千风雪,凝极寒之刃,让众人震撼!

    “那是什么?”

    “一口神兵,夺天地造化的神兵!”

    “哇,好大的银凰!”

    人们惊呼,震惊这天地之变。

    只见百丈银凰天落,鸣叫中,化一口晶莹剔透的极寒之兵,剑身释放寒华万千,璀璨夺目,银凰印记刻在剑身上,实乃造化玄妙!

    鸣—

    青衣执剑,银凰怒鸣,腾翅而落的一瞬,惊起九天变,震撼黄泉间,照眼间,银芒冲击剑碑。

    轰—

    一声雷霆震撼,一口剑器铿然,天地共撼时,地之山隆隆颤抖,比问刀孤鸣,丝毫不逊色。

    出剑收剑,皆是一瞬。

    众人回神之际,赫见剑碑留痕,同样入半,与此同时,剑碑变化,天地玄奇,金芒映目中,顺序滚动。

    位列第六人暮成雪排名上升,转瞬位列第四。

    至于原本的第四人,已坠落至第五位。

    剑碑留名第四位,让众人惊骇。

    哪怕剑生也动容了,他怀中的朱虹安分下来。

    因为剑碑上,前三位皆是传奇。

    第一位—太白剑阿。

    第二位—信天游。

    第三位—倦尘音。

    如今第四位—暮成雪。

    一道剑碑,一道留痕,验证岁月中的无数强者,尤以太白剑阿、信天游最甚。

    倦尘音不同,他留名道碑,亦留名剑碑,超然物外,乃是活生生的传奇。

    两千五百年前的群雄时代,早已湮灭,能留下来的,也隐匿红尘之巅,不见踪迹。

    如今暮成雪莅临第四位,堪称创造剑道新峰了。

    “暮成雪,果真是玄海绝代女剑仙。”

    “不错,玄海界,恐怕没有比之再强的人了。”

    “那可不一定,不要忘记最近新出的神话强者—荒神!”

    有人感慨,有人敬畏,更有人不服,甚至推崇起荒神来。

    这名不见经传的强者,似很久没有映入众人眼帘,人们也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啊!

    嗡—

    此时,随着剑碑留名,地榜震动,现出玄奇变化,很快,一道金芒落至暮成雪手中。

    她伸手接住,却是一本剑谱,一本无名剑谱,是北道宗之物。

    难道吾真与北道宗有缘?

    暮成雪凝视手中剑谱沉默不语,昔年拒绝北道宗,就是为了等待那人,但等到的,却是伤痕累累。

    那时,她便起誓,入剑道,为此,经数百年历练,采天地玄奇造化,凝无上绝代神兵,接连数次剑碑留名,目地便是超越他,然后踏足无上界,为自己千年等待,讨一个说法!

    回神后,她收起剑谱,凝眸地榜剑碑上,第五位的剑名,淡声自语道:“意天渺,你之末路到了……”

    说罢,她收敛心情,转身离开剑碑,往人群中墨白方向走去。

    这一路走来,人们纷纷退让一条道路,露出敬畏之色,剑碑第四位,堪称传奇绝代啊。

    眼睁睁看着绝代奇女子朝自己走来,他深深感受到众人艳羡的神情,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剑孤寒很明智的跑到远处,躲了起来,因为他不似墨白一般,有道真授令彻底改变,一不小心被识破可就惨了。

    暮成雪回到墨白身边,展颜一笑,道:“此次剑碑留名,甚合心意。”

    墨白点头淡笑道:“从你神情,我已看出来了,不过……”

    “不过什么?”

    “似乎还多了一分杀意,以及许久以来等待的渴望。”

    暮成雪闻言一怔,沉默片刻,旋即抬眸凝视墨白,轻笑道:“你很聪明,也很擅洞察人心,吾期待你的表现。”

    “不急,尚有一人未出手。”

    岂料,墨白摇头,眸光撇向远处烈阳剑道方向。

    循着眸光看去,暮成雪也注意到了剑生,她点头淡声道:“此子的确不简单,一身机缘造化加身,最主要的,还是那执迷于剑的恐怖意志。”

    但墨白摇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暮成雪一眼,叹道:“太过执着,只会走向死亡不归一途。”

    “呵……”

    暮成雪愣神之际,旋即摇头淡笑不语。

    ………………………………………………………………

    剑碑留名,暮成雪一问传奇之列,接下来的一人,同样引人注目。

    一袭红袍,携杀伐在身,携剑意在侧,朱虹不出,却让人恍若错乱,看到的不再是人,而是一口满是鲜血殷红的死亡之剑。

    眼见剑生走向剑碑,全场一片肃穆,众人连大气也不敢喘一口。

    因为红袍剑者在踏出第一步时,便已坚定了决心,那恐怖的剑道意志,让人动容,让人惊惧,不能抵抗。

    剑碑前,剑生立足,右眼帘下的血痕鲜艳,他微闭双眸,原本无尽的磅礴之威全数消弭,仿佛被尽数吸纳,天地也是一肃。

    但,无人相信,他已经气竭了,在这平静云海中,众人心知,平静过后,便是狂澜暴雨!

    铿—

    果然,下一刻,剑生睁眸,右手翻转朱虹,划出一缕缕血色光华,在拔剑一瞬,眼帘下,血痕泣泪。

    滴答—

    落地一瞬,仿溅起水怒万千,原本清澈的天水,在血泪落下一刻,尽化殷红,在朱虹剑出刹那,天地俱丧,血怒狂滔中,但见一抹殷红血影瞬斩地榜剑碑上。

    轰隆隆—

    一剑携千江万流之势,携无尽狂怒血浪之势,携穷其一生之势,撞向剑碑,登时玄黄惊变,地裂千里,云海溃散之余,云巅山石坠落,砸向众人。

    “不好!”

    众人见状,纷纷躲避巨石袭击,场面也变得混乱不堪,良久,硝烟散尽,震颤停止后,人们也跟着松了口气,下意识地看向剑碑方向。

    就见剑生已经收剑,而那地榜金名生辉,氤氲变化,剑生新名出现,意外位列地榜剑碑第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