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三章 现传奇 道门引

第四百零三章 现传奇 道门引

 热门推荐:
    震撼隆动中,人们就见红袍收剑,朱虹重新回到怀中。

    嗡—

    剑碑第六,地榜中同样有金芒迸射而出,送予神秘奖励,被剑生抓在手中后,微一感悟,便将之收起,旋即转身往冉红菱身旁走去。

    “此子非同小可,年纪轻轻,便能留名地榜,未来前途无量啊!”

    “是啊,暮成雪是早已成名剑者,再有精进不足为奇,但眼下剑者不过二十多岁,能有这番造诣,堪称绝巅。”

    人们目送剑生回归,纷纷退让,让出一条道路来,敬畏不已。

    年纪轻轻,就有这般造诣,已超越太多人。

    人群中的暮成雪也颇为意外,她讶异道:“此子比吾想象的,还要强上几分。”

    “呵!”

    墨白轻笑一声,摇头道:“你若知他数月前不过人道顶峰修为,怕是会更惊讶。”

    岂料,暮成雪嘴角含笑,撇了墨白一眼,道:“你不也同样?”

    “这……倒也无错。”微微一怔,墨白没有谦虚。

    剑生天赋过人,但很可惜,自己更盛一筹,原因无他,不论功体,又或剑道,他都不能与自己比肩,因为自己比他多活了三百年的岁月!

    虽然很像活到了狗的身上……

    一袭红袍回到了冉红菱身边,红衣少女颜雅欢喜地拉住他胳膊,道:“哥哥,你太了不起了,能位列剑碑第六位!”

    “相信下次,会再有所精进。”

    剑生立足颜雅身侧,任凭眸光汇聚,无动于衷,但很快就看向人群中的金衣道者。

    神情冷漠的他开口对人群中的墨白道:“荒神,该你出手了。”

    哗—

    此话一出,顿时激起千层浪,震惊的人们纷纷循着眸光看向人群中的金衣道者。

    甚至站在墨白身侧的众多道者也下意识地纷纷避让,转瞬就为他空出一大块地方。

    “他就是荒神?”

    “怪不得了,之前人榜九碑留名的强者销声匿迹,原来已悄无声息进入地榜了!”

    “看来他还想再入榜?人榜时,已经超越信天游,不知这一剑,能否再继续保持巅峰战绩!”

    地之山上,荒神名讳出,数百人跟着震惊,纷纷看向墨白,露出谨慎之色。

    怪不得暮成雪,天刀金痕都对他另眼相看,原来他便是荒神。

    被剑生道破身份,墨白依旧淡然,修道岁月无尽,早已养成淡然,哪怕与道尊面对面,也无惧色,更何况这些道者呢?

    出风头,墨白不想,但有时候,必要的名气,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如现在,人若不知荒神,也会随意招惹。

    但荒神名讳传遍道域,便是禁忌。

    墨白自人群走出,或者说,周遭早已无人,他负手与剑生对视,两人相隔十数丈,但就是这么十数丈,如天堑之渊,互不进犯。

    远处,寒烟翠与吴素三人不曾言语,直至墨白出现后,她才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真想看看他有几分本事!”

    “嘿,名号响亮,但也只是人道顶峰传来的,如今是道境争锋,或许不如当时了吧。”陈水有些妒忌道。

    这等天资,这等天赋,谁不艳羡?

    剑生看墨白走出,同样不肯势若,他怀抱朱虹,凛然一步向前,凝眸金衣道:“荒神,这剑碑留名,你能留到何等地步?”

    “超越你,应无问题。”墨白轻笑道。

    面对轻视,自要有力打击。

    但剑生闻言轻笑,嘲弄道:“莫要忘记,你曾是吾手下败将。”

    “胜败得失,不过寻常,你若如此在意胜负,或许下一刻败了呢?”墨白淡然道。

    “你……”剑生有些不悦。

    身后冉红菱莲步轻移,妩媚走出,她安抚剑生道:“静观结果吧。”

    “哼—”

    岂料,剑生冷哼一声,朱虹颤鸣间,已转身离去。

    “这……”

    眼睁睁看着剑生离开地之山,冉红菱颇为尴尬,但她也没有办法,只得带着红衣少女颜雅跟上步伐。

    备受关注地烈阳剑道三人离开,自然也引起不少人的注意,三言两语就让剑生拂袖而去,人们又对这荒神高看了几分。

    因为剑生显然是那种杀伐果断之人,但面对荒神,没有把握的前提下,他选择了退让。

    仅此一点,足以证明墨白修为之高了。

    修道数百年,没有人是白痴,对上如雷贯耳的荒神,谁也不会愚蠢到自寻死路,一时间,地之山上,寂静肃穆无声。

    墨白不理会众人,剑碑留名是此行目地,他往剑碑而去。

    剑碑高达百丈,雄伟壮阔,神石质地特殊,传闻来自天外天,拥有重生愈合功能,除非被斩断,否则都能完好如初。

    满是杀意的一剑留痕,在短暂片刻后,已恢复如常,甚至连痕迹也不曾显示。

    墨白闭目,轻轻伸手抚摸剑碑,就觉一种玄妙感觉运转。

    但睁开眸子后,他就倒退了数步,双指并拢,凝元纳气。

    嗡—

    一股惊天之鸣升腾而出,在无数眸光下,化作一口金色神锋自扭曲虚空中落至身前。

    神兵出,璀璨夺目,流光异彩不断,让人不能直视。

    北斗罗盘辉映,阴阳珠转,更见道星指引。

    剑不曾出鞘,但凡见到的人,都要感叹一声:当真神奇!

    无上神兵,自由绝代之人堪握。

    起手一瞬,铿然中,神锋裸露半尺金芒,金芒璀璨夺目,再天地肃穆中,出鞘了。

    嗤—

    缓缓拔出的神锋,仿佛拔出一口天地精粹,饶是地榜也受到牵引,微微颤动。

    “喝—”

    金衣持剑,沉声一喝,不见有精妙剑招出现,有的只是平淡无奇。

    返璞归真,方为绝巅。

    一剑,稀松平常的一剑,斩在剑碑上。

    铿然声响中,金锋临近剑碑刹那,骤升恐怖金芒,旋即猛然嵌入其中,紧接着大地隆动,云海震颤,神秘异力伴随无上道威贯通云嚣,直达九天。

    轰隆隆—

    剑碑撼,隐有破碎之感,咔嚓声中,似再也承受不住这绵延无尽的剑息。

    咔嚓—

    一声清脆,牵引众人心思,无数眸光汇聚,不敢置信地看向剑碑处,能入半者,已是当代剑冠,但这令人动容的碎裂声,显然没有这般简单。

    就见金衣持剑,无穷剑息吞吐,持续破坏着剑碑,剑碑一寸一寸裂开,欲要愈合,却被剑息不断消磨,愈合的速度远比消磨速度慢得多。

    “怎么可能!”

    人们看到这一幕,震惊非常。

    剑碑玄奇,乃是天地造化结晶,拥有恐怖可怕的愈合速度,一剑过后,短暂便会消弭无痕迹,荒神这一剑,本就嵌入剑碑半处,按理说,一瞬的爆发不会再有深入可能,但那金衣道者体内汪洋剑息吞吐,持续加诸在这口神兵上,竟还在持续破坏剑碑结构,持续深入。

    哪怕人群中独立不语的暮成雪也惊讶了,她美眸中有异彩流转,现在的墨白剑道修为,竟已超越自己,这份能耐,这份天资,恐怕不亚于昔年的绝代剑仙—太白剑阿了吧。

    轰隆隆—

    剑碑前的墨白,不理众人惊愕震撼,他金眸深沉如水,体内汪洋大海一般的剑息全数吞吐,加持在极道神锋上,任凭剑碑愈合,始终不缓不慢,步步紧逼,欲要将剑碑斩成两段。

    但很可惜,在深入三分之二时,他便遭遇了难以抗衡的力量阻碍。

    墨白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念及此处,他神锋卸力,猛然抽出。

    嗡—

    在神锋抽出的刹那,剑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恢复原状,但一剑留痕的墨白已经上了地榜剑碑了。

    嗡—

    地榜变化,金光辉映,在那十道金名中,太白剑阿下方,金色光华浮现,“荒神”二字,赫立剑碑第二!

    哗然—

    荒神留名,竟真的创造了奇迹,甚至超越倦尘音、信天游两大绝代强者,直追当年的天骄之冠—太白剑阿!

    在墨白留名的一刻,人们仿佛看到了新星崛起,一代天骄的路,似乎又要重新上演了。

    谁也不能忘记两千五百年前的绝代剑者。

    但那都已成过去。

    如今一名年轻后辈,道境修为直追传奇之名,怎能不让人震撼,感觉就是见证了新的一条传奇之路。

    剑碑前,墨白已剑归鞘,但他没有收起,因为他发现了异常。

    随着剑碑留名,就见诺大地榜中。有两道金色光华浮现,旋即现出两名身穿青色衣衫的道者从地榜中走出。

    他们出现,带起了浓郁道威,这股威压来自于道门,让人动容。

    来着一袭青衣,中年模样,他身背道剑,手执浮尘,屹立地榜之前,俯瞰众人。

    而在其身后,是一名年轻些的道者,修为也只初踏道境,但谁都知晓,道门中有武学法诀无数,尽管修为差了一些,仍比玄海界老一辈的道境强者厉害,这就是道门与道域普通宗门的差距。

    两人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怔住,道门似乎没有这么奇特的出场方式吧?

    不过很显然,两名道者不理会这些,为首中年道人凝眸墨白,声音威严,缓缓道:“荒神,吾名灵游子,今日前来,接引你登道岸!”

    一句登道岸,再起波澜。

    玄海界众多修士闻言,纷纷露出羡慕之色。

    登道岸是道门一种说法,言下之意,便是接引入道门。

    一入道门,前途无量啊,更何况眼前荒神已是天骄之列,若再加入道门,修行无上绝学,相信真有望再现除了太白剑阿之外的另一个新传奇!

    如果是别人,恨不得抱上大腿,就跟着前往了,但墨白没有,他凝视两名道者,淡声道:“不知两位来自何处?”

    “道门南道宗。”灵游子冷漠答道。

    原来是南道宗……

    道门以道真为主,道真又分南北两脉,道尊出自北道宗,自己也属于北道宗之人,但眼下南道宗出现,目地也明显妖自己加入,但似乎流程不对。

    因为这里只有南道宗的两人,不见其余三脉,很显然,是偷偷前来的。

    这等手段,让人颇为意外,念及此处,墨白哑然失笑,抬眸询问两人道:“不知此事北道宗可知晓?”

    果然,在墨白问出此话后,灵游子面色微变,阴沉下来,很快恢复如常地他负手俯瞰墨白,冷声道:“南道宗之邀请,尚无人能拒绝,在拒绝之前,你该想想后果。”

    这一番言语,已经有几分威胁意思。

    当然,这非重点。

    重点是,此言让墨白的脸色转冷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