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四章 流影被擒 入南宗

第四百零四章 流影被擒 入南宗

 热门推荐:
    地之山上,南道宗之人的出现,让人意外。

    远处山巅上,关注全局的问天骸等人也皱起眉头。

    “是灵游子,南道宗那名外门主事。”

    “义父,他此行目地,莫非是为接引墨白?”

    “除墨白之外,吾想不出还有何人能有如此待遇!”

    问天骸摇头,实在想不到墨白一番剑碑留名,会引来南道宗接引,这么一来,墨白没有拒绝的可能性,因为南道宗的强势,道域皆知。

    “咱们要想办法将墨白带走。”

    “不……你们应该考虑一下自身安危了……”

    岂料,就在三人商议之时,山巅后方,狂风大作,紧接着邪气蔓延,令人惊悚的气息浮现。

    “是你,天邪……”

    问天骸漠然回眸,就见山巅上,邪影汇聚,缓缓化作一名年轻男子,男子足踏地狱火靴,身穿幽暗战甲,头戴邪龙魔盔,不曾显露的真实面容上,嘴角勾勒的一抹冷笑,无一不彰显其恐怖非凡之处。

    天邪出现了,降临山巅上,拦住了问天骸、剑流影、鹿白公子三人去路!

    年轻战者足踏山巅,负手冷凝众人,暗淡眸子扫向问天骸,淡淡笑道:“你吾又见面了!”

    “呵!”

    在战者注视下,回过神来的问天骸眸光转冷,沉声道:“阁下莫非还要再战?”

    “不错。”

    天邪冷笑不减,叹息道:“上次让你们脱逃,吾心中难安,今日特来一寻,结束这未完成的战约啊!”

    问天骸想不明白,天邪为何盯住自己,但他也有自信,冷笑道:“吾若想离开,你拦不住。”

    “是吗?”

    岂料,话语甫落,天邪暗眸一凛,身形瞬闪,竟杀向鹿白公子。

    “小心!”

    问天骸见状,掌运真元澎湃,迎了上去。

    轰—

    双强交汇,地裂风云,震撼中,强如问天骸也不得不倒退数步,就是这么一退,让天邪捉准了时机。

    他借势再攻,但对象不再是问天骸,而是剑流影。

    不好!

    回过神来,剑流影正要抵抗,然天邪手段非常,速度更是过人,只短暂刹那,一招重创黑衣,旋即将之擒下。

    “流影!”

    眼见剑流影被擒,问天骸怒上眉梢,可他不敢轻举妄动,因为不远处的天邪将剑流影擒在手中,随时都有取命的机会,他强行压抑怒气,冷凝天邪道:“放开他!”

    “放开?哈,你想的也太过美好了。”

    面对问天骸的滔天怒火,天邪无动于衷,嘴角含着冷笑,擒着剑流影威胁他道:“吾不喜废话,也怕你逃走,所以,吾将带走这黑衣剑者,你若想救他,三日后就孤身往天云之巅一行,否者,嘿嘿嘿……”

    他没有继续说下去,但意思显然。

    问天骸握紧了拳头,只能眼睁睁看着天邪将剑流影带走。

    “道主!”

    鹿白公子心中震颤,看着愤怒的问天骸,也跟着紧张。

    “随吾回玄海神道。”

    半晌,勉强恢复平静的问天骸声音淡定许多,但依旧有些颤抖。

    “那墨白……”

    “吾相信他能应付,你留信与他,随吾离开吧!”

    说罢,问天骸再不犹豫,身形瞬化暗芒,要离开地榜异境。

    这世上,没有什么比自己孩子更重要的了!

    “唉,又是一场争端啊!”

    眼见问天骸离开,鹿白公子折扇轻挥,眉宇忧愁感叹莫名,他转眸看了一眼地之山,以真元化形,在这里留下印记,旋即循着问天骸方向离去。

    他有预感,要大事不妙了。

    ………………………………………………………………………………

    问天骸,遇敌天邪,剑流影被带走,两人紧随其后,离开地榜异境。

    地之山上,一袭金衣,仍遇危机。

    来自南道宗的两名强者,竟下接引,要往南道宗,语气高傲,令人不爽。

    但反抗,绝对是找死。

    聪明如墨白,自该知晓如何抉择,微一沉吟,冷色消弭,取而代之的是笑意盈盈,他凝眸半空,看向两位强者,淡笑道:“吾之资质,若能进南道宗,也是好事儿。”

    “有此实力,有此聪慧,你入南道宗,未来前途无量。”

    灵游子没有咄咄逼人的习惯,只是久居高位,让他心性变化,但这并不妨碍他对年轻后代的欣赏。

    墨白一瞬的变化他看在眼中,却甚满意,点头道:“随吾往南道宗吧。”

    “在此之前,前辈能否允许我和几位朋友道别?”

    “可以,一个时辰后,东行三十里的荒野,吾在此地等你。”

    说罢,灵游子便带着那道者往东而行,也算给了墨白时间,由始至终,他都没有正眼去瞧其他人。

    天资卓越又如何?道域之内,不入道门,皆是蝼蚁。

    灵游子离开后,地之山上的凝重气息还没有消散,所有人看向墨白眸光,皆有变化,哪怕寒烟翠也同样,其身边的三名剑侍更不用说了。

    “又是一场意外的结局。”

    墨白感叹自言自语,往人群中走去,他看到暮成雪一直在盯着自己,微微一怔过后,旋即走上前,淡然道:“这是个意外,连奖励也没有,就要被南道宗之人接走了。”

    “听你口气,似乎不愿!”暮成雪轻笑问道。

    “若被强迫,相信你也不会开心。”

    “呵,上次你曾救吾一命,吾不曾感激,这本剑谱就送你了,希望对你有所帮助。”

    暮成雪挥手,银白霜华闪过,就见那无名剑谱出现,她递给墨白道。

    “但这是你奖励应得。”墨白怔道。

    “你不收下,吾心难安。”暮成雪真诚道。

    “多谢!”

    微一沉吟,墨白点头收下,暮成雪性格,虽接触不多,但也了解几分,这份恩情她要还,便让她还,至于以后,哪管十是非恩怨。

    “此行目地已达到,过些时日,吾亦会往无上界,或许咱们还有再见机会,保重。”

    暮成雪已了心思,微点头致意,旋即化银芒破空而去。

    凝视远去的流光,墨白沉默不语,暗道暮成雪果真是个奇女子,若非一场误解,或许能做个朋友。

    这般想着,身边就多了一人,这人的出现,让人十分不悦。

    “嘿,我看你最近似乎对暮成雪颇为关心。”剑孤寒来了,他讪笑着询问墨白。

    墨白撇了他一眼,不悦道:“难道你不该说声抱歉吗?”

    这件事,就是因剑孤寒而起,这份恩怨至今不能消弭,与他有着难舍难分的关系啊!

    但剑孤寒已经没了这份觉悟,他嘿笑道:“我反而觉得是我给你们创造了机会,因为暮成雪对你的态度正在大幅度改变,你再加把劲,或许还能多一个红颜知己。”

    墨白闻言一怔,有些失落道:“有些人的身边,注定不能出现红颜知己。”

    “你在说什么鬼话?”剑孤寒不太明白他的意思。

    但墨白已经没有解释的时间了,微一摇头道:“与问天骸汇合吧。”

    说罢,他率先化作金芒破空而去,剑孤寒挠头,只得身后跟上。

    地之山上,最后一位强者的离开,让云海上的众人都松了口气。

    墨白留名,暮成雪留名,剑生留名。问刀孤鸣亦出现,这当真是一场风云际会之决。

    而且最让人震撼的,还是道门之人的出现,道门接引,数千年来不曾这般等待,荒神能有这份待遇,让人更不敢招惹。

    人群中,吴素见墨白离去,遂对身旁寒烟翠恭敬道:“小姐,您是否也要留名?”

    “现在不是时机,人太多了。”

    岂料,寒烟翠微一沉吟,放弃了这个打算,这让吴素一怔,不过身为剑侍,他不敢多过问,只是与陈安、陈水、追随在寒烟翠身边,先离开了地之山。

    ………………………………………………………………

    流光飞逝,循着残留气机,来到约定地点,但落足高山上,现出身形的墨白见这山巅上空无一人,皱起了眉头。

    “他们先离开了?”剑孤寒落地,环顾四周不见众人踪迹,诧异道。

    “不对。”

    墨白凝神感悟,沉声道:“是邪气,这里有交手痕迹。嗯?”

    很快,他眸光一凝,就发现不远处地面上有留下的意念,上方写道:流影被天邪擒,道主赶回玄海。

    看到这些,缓缓舒展眉头的墨白沉默不语,半晌,他转眸叮嘱身旁剑孤寒道:“你也回玄海界吧,助问天骸一臂之力,但切记不可太多参与,事情解决后,你便往神州大地找半仙,联系众人。”

    说罢,墨白又运真元化笔,以神识凝纸,速速写下三个颜色不同的锦囊,交给剑孤寒道:“这三个锦囊,你交给半仙,接下来的事情,他会解决。”

    “什么东西,神神秘秘的?”

    神情古怪的剑孤寒接过锦囊看墨白一脸凝重,疑惑不解的要打开锦囊,却被墨白制止。

    他手按在锦囊上,摇头叮嘱道:“交给半仙,遇危险时,开红色锦囊,至于黑、白锦囊,里面都已交代了。”

    “好吧!”

    见墨白谨慎,剑孤寒只好压下心中好奇,将锦囊收起,提醒道:“万事小心。”

    “嗯。”

    墨白会心一笑,目送剑孤寒化作银芒往远处飞去。

    都离开了……

    问天骸等人离去,墨白没来由松了口气,他转身往与灵游子约定地点赶去。

    东方三十里处,是一片荒野密林,密林中,枝繁叶茂,墨白就看到灵游子负手而立,身边的道者恭敬以待。

    他落地后,现出身形。

    灵游子抬眸撇了一眼墨白,淡淡道:“事情已办妥当?”

    “嗯。”

    墨白微微点头,笑着拱手道:“前辈,咱们可以出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