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五章 魔返神州 天云战约

第四百零五章 魔返神州 天云战约

 热门推荐:
    地榜异境,高手消失,地榜留名不断,但再无人能上榜,一番挑战过后,夕阳西下,已是落幕时分。

    地榜异境,夜晚,就是魔的天下,是以众人纷纷离开地之山,找地方躲避妖邪。

    三三两两,成群结队,化作流光,在晚空中飞逝,很快消失了踪迹。

    夜幕降临了,月明星稀,万里风云涌,一切看起来都是那般宁静祥和,但随着鬼风嚎,邪氛扰,万魔出巢了。

    呼呼呼—

    夜晚肆虐,无尽妖邪席卷,天地骤然暗淡,地榜异境仿佛被蝗虫过境,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他们都往同一方向而去,那就是邪山。

    通往地之山的山道上,金衣、布衣同行,正是天刀金痕。夜影白帝。

    似有所感,金痕抬眸,就看万千妖邪汇聚,往同一方向飞去,十分诧异,自言自语道:“这些六界余孽还挺有组织纪律啊!”

    “呵,咱们目地不在此吧。”这时,身边响起冷漠的声音,是夜影白帝,他似有些变化,神情淡然,冷漠,甚至多了几分杀意。

    金痕闻言,有些不悦,折扇合起,敲打在他的脑袋上,皱眉道:“还没释放力量,装什么大仙呢!”

    “哎呦……”

    被打了一下,白小邪忙护住脑袋,佯作惨痛地悲号一声,揉着脑袋委屈道:“我先适应一下不行吗?”

    “少废话,跟吾上山!”金痕狠狠瞪了他一眼,后者缩了缩脑袋。

    随后,两人快步往地之山上赶去。

    ……………………………………………………………………

    邪山上,百丈魔台中,群邪汇聚,足有万千之众,他们出现在邪山的各个角落,鬼哭狼嚎,一片瘆人之景。

    轰隆隆—

    但随着一声惊雷落下,邪山顿时寂静下来,万千邪魔瞪大了眼睛,纷纷望向天际,眸光里,满是敬畏之色。

    吟—

    龙啸千里,虚空裂缝中,百丈双翼魔龙挥动火翅飞出,那浓郁的威压,恐怖的气息,震慑了所有邪魔。

    龙背上,身穿火红战甲的年轻魔者如魔神再临,负手踏在龙背上,一双深邃眸子俯瞰邪山,释放出前所未见的尊贵魔气。

    “恭迎魔之子!”

    万千邪魔纷纷跪迎,面对魔之异数,现出最崇敬的神色。

    魔台上,夜魔、丑魔两大强者恭敬跪在地上迎接。

    在众多邪魔呼声中,魔之子从龙背上踏出,自九天而落,缓缓落至百丈魔台上,他看着这些邪魔的尊敬模样,感慨摇头道:“吾现在终于能体会当年父亲的感受了,原来受万人崇敬,是这般的怯意。”

    夜魔闻言一旁谄媚道:“启禀主上,这地榜异境的所有魔者都已召集来了,只有一小部分不肯顺从。”

    “哦?”

    魔之子闻言来了兴致,他转眸凝视夜魔,趣味道:“你是如何处理不肯归顺的众魔呢?”

    “不肯服从主上的魔,当然没有存在的意义!”

    夜魔一本正经地道。

    “不错不错!”

    眼看着这老魔竟领会了自己的几分精髓,魔之子露出了赞赏之色,他点头满意道:“你很不错,但要学会坚持,有些时候,一次不能收服,还有第二次的!”

    “是,夜魔谨遵主上教诲!”夜魔恭敬跪地道。

    这一幕,看得一旁丑魔十分不悦,暗道这老家伙可真会拍马屁啊,不过眼前的小主喜怒无常,杀人也不过是眨眼间,老家伙的投机取巧,的确有几分保命的价值。

    念及此处,他决意有机会要请教一番。

    “众人……哦不、众魔……”

    教导夜魔后,魔之子转身,不知有心,或者无意,他负手俯瞰这近万妖魔,高声道:“吾为魔之子,魔域异数,那些算命的老家伙说,吾会给魔域带来毁灭,也会给神州带来灾难,那为了成全他们的预言,吾凝渊只能违背心意去做一些有违良心之事了。”

    说到这里,他指尖凝动,旋即一缕暗芒席卷天地,与空间接触的刹那,忽闻隆隆巨响不断,紧接着天地震撼之间,赫见苍穹开裂,巨大的乱流空间内,形成一道恐怖门户,囊括方圆数十丈。

    做好这些后,魔之子嘴角含笑,负手道:“众魔,随吾一行神州,完成这预言劫数吧!”

    说罢,他足踏起落,腾空而起,在万魔欢呼声中,再踏足句芒龙背,句芒展翅,化火忙冲向黑暗门户中,率先回归神州大地。

    “冲!”

    “冲啊!”

    “哈哈哈,神州大地,我们回来啦!”

    万千妖魔紧随其后,化作一道道暗芒冲向黑暗空间,再返神州大地了!

    …………………………………………………………………………

    玄海界,一场惊变上演,一则消息传遍大江南北,邪域战将之首天邪约战问天骸,一解恩怨。

    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

    一时间,天云之巅,又成风起云涌之地。

    玄海裂缝,玄海神殿,问天骸负手而立,眉头不展。

    鹿白公子手持折扇,沉默不语,他知道此刻的主上心情万般复杂,因为剑流影是他最珍惜的人,如今被擒,而且约战天云之巅,这则消息传得到处都是,也将问天骸逼向死路。

    邪域,自古以来便是道域之敌,但两千多年的时光沉浸,人们似乎早已忘记它的危险,相反,同为道域出身的问天骸,反成了众矢之的。

    原因无他,问天骸创立玄海神道,屠杀道域宗门,惹得天怒人怨,众多宗门恨不得亲手杀之。

    如今邪域战将与玄海道主约战,一时间,反而更多人愿意支持天邪。

    这就是人性,当罪恶在眼前,人们绝望时,出来的救星,哪管是人是魔呢,只要能杀了眼前罪恶,一切都可原谅。

    一袭白衣的鹿白公子皱眉道:“如今消息传遍天下,主上您若往天云之巅,一定会被玄海界众多势力盯上,无论此战胜负,您都没机会脱逃啊!”

    “但流影,吾不可能放弃。”问天骸沉声道。

    鹿白公子不再言语,因为他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念及此处,他拱手道:“那属下便安排众人接应,以免出现差池。”

    “不用了。”

    岂料,问天骸直截了当的拒绝,他挥手道:“从今日起,关闭玄海裂缝,等待魔之子归来,届时开启通往神州之路,你们便随他而去吧!”

    “您这是……”鹿白公子闻言一惊,突然多了几分不妙的预感。

    但问天骸不愿多言,他转身负手,化作流光,往玄海裂缝外而去。

    走的很快,因为心很急。

    就在问天骸离开不久,一道流光迅速赶回,落至玄海神殿后,赫然是剑孤寒。

    剑孤寒看到只有鹿白公子一人在大殿上,忙问道:“问天骸呢?”

    “主上已经去天云之巅赴战了!”鹿白公子有些失落回应道。

    聪慧如他,已经猜到问天骸结局,他不明白为何即便明知道送死也要前往,或许这就是主上曾经所言的,已经厌倦杀戮了吧……

    “真是不巧啊!”

    剑孤寒暗道自己来晚一步,但他不敢犹豫,也忙往天云之巅赶去,希望能帮问天骸一把。

    ………………………………………………………………

    一路上,问天骸负手而行,化作一道暗芒往天云之巅赶去,心情沉重。

    这一生,究竟得到了什么,他也不知。

    脑海中,闪现的都是过往缨扉的容颜,欢声笑语早已不再,消失在回忆里。

    这些都是他一生最美好的回忆,在赶往天云之巅的路上,他的心不知为何,却飘向了清禅地。

    寥寥千年,这一生,他只活在梦里,活在回忆里,活在杀戮里。

    真正属于自己的时光,永远只是那一笔勾勒。

    最终,在赴战约之前,他还是重游了故地。

    来到清禅地的山廊地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化。

    他身形落地,负手前行,穿越过了清禅星河,重又回到清禅境。

    烟云袅袅,星云依旧。

    昼夜双分,日月同天,这里,就是造化之地。

    远处的山水瀑布隆隆作响,近处的草木依旧郁郁葱葱。

    凉亭中,破败蛛网消弭,不知是谁回来打扫了,或许是流影吧。

    因为只有他还有这份心意。

    上次,两人同行,如今,孤身一人。

    巨大的风铃树,风铃笛依旧悬挂在上空,树下的巨石依旧,恍惚中,他似看到了过往清秀俊美的伊人在吹奏笛子。

    笛声悠扬动听,还是那般美好。

    听着,这般听着,负手的问天骸嘴角露出一抹笑意,他缓步走向前,走向了风铃笛。

    从来不曾颤抖的手,小心翼翼地取下了笛子,他将笛子放在怀里,闭上双眸,感受着熟悉的气息,脑海里无法磨灭的倩影,他喃喃自语道:“吾,不会让你再离开吾之身边了。”

    “义父,收手吧,即便杀了所有人,母亲也不会复活的。”

    耳边响起昔日流影的劝说,问天骸知道,自己或许真的错了。

    记忆中的孩童,第一次笑开的花,第一次亲昵的呼唤,第一次修道的欢喜,历历在目,仿佛一切如昨,曾经蚂蚁也不忍踩死一只的少年,却在自己的影响下,渐渐坠入魔道,一去不回头,沾染血腥的他是自己的罪过,这都是自己的错啊!

    在剑流影被抓去的那一刻,他的心中仿佛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如同当初失去缨扉一般,无力改变的痛,一直萦绕在心中。

    但这次不同,他还有机会去改变,流影还有机会活命,只要有一丝希望,他不会再放弃任何机会。

    “吾儿,为父来救你了……”

    终于,问天骸睁开的眸子,显出了不肯放弃的决心,毅然的步伐,毅然的转身,离开清禅境的青石小道上,携着风铃笛,如牵着缨扉的手,一同去赴战约!

    ……………………………………………………………………

    ps:三更送到,不知最近是不是写的太急躁,总感觉少了些东西,或许水波会调整一下,有问题请联系水波,水波会第一时间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