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六章 南道宗 心剑流

第四百零六章 南道宗 心剑流

 热门推荐:
    风云依旧的天云之巅上,邪气慢慢消弭了,取而代之的是暗淡夜色,月明星稀中,一道孤傲的身影屹立在山巅上。

    他负手,他不语,他就这般静静等候,任凭狂风吹拂,任凭云海袭面,天邪始终是天邪,不会因这冷风,这月色,而改变心意。

    天云之巅的巨石上,被捆绑的黑衣剑者似背上了千斤重罚,他神情萎靡,身上鲜血淋漓,暗淡的眸子看不出光彩,是受尽了折磨?

    这只是赎罪罢了。

    找不到生命存在的意义,让杀戮蒙蔽了双眼,如果死亡是一种解脱,他或许会选择。

    负手而立的天邪,看着受尽折磨的剑流影,冷笑道:“这般对待自己,可算满足?”

    被束缚在巨石上的黑衣剑者沉默不语,没有光彩的眸子象征生命的脆弱。

    轰隆隆—

    天际变色,雷霆涌,在月色下,暗淡的流光席卷而来,带上了多少怒火,带上了多少冷漠,在落地一瞬,全数宣泄。

    轰—

    任凭劲风袭面,天邪无动于衷,他凝视赶来的身穿黑色甲胄的王者,淡笑道:“来得很及时,甚至还早了一时半刻。”

    问天骸来了,在天色未明时,已经来了,这就是他要的一切,谁也不能夺走。

    “出手吧,三招生死,放过流影。”

    面对强大的对手,卑鄙的邪者,问天骸再现邪刀,要救出自己的孩子……

    ……………………………………………………………………

    离开了玄海界,跟随灵游子往无上界南道宗的墨白来到了这处玄奇神秘异地。

    无上界,是道门的地界,这里势力不多,都是道门嫡系。

    南北道宗、道灵、道玄、两脉。

    南道宗以心法为主,又称心剑流。

    北道宗以剑法为主,又称形剑流。

    心剑、形剑,孰强孰弱的争执,也是南北道宗分裂的原因。

    又因后来道门至宝现世,引得双方大打出手,最终由太白剑阿,一剑定乾坤,成为至宝之主,这也彻底让南北道宗分而制之。

    南道宗,昔年道真一脉分裂而出的心剑流一派,坐落在无上界以南,神秘莫测的玄心山,这里灵气氤氲,几乎浓郁成水,稍微呼吸一口,便感体内五脏六腑舒张,难以言喻的感觉充斥全身,让人神清气爽。

    玄心山是一片绵延山脉,氤氲云海之上,而在这里,无数宫阙林立,一派仙境,珍禽异兽,隆隆瀑布,山河壮阔,应有尽有,实在是一处玄妙之地。

    比之北道宗,丝毫不差,甚至略胜一筹。

    云海上,灵游子带着墨白赶回南道宗。

    南道宗山门前,两名弟子守护,他们身穿青衣道服,看到灵游子归来,遂拱手笑道:“主事,您出去这会儿功夫,还带来一年轻后辈啊!”

    “不该问的,无须过问。”灵游子冷漠说道。

    两人面面相觑,不知为何,只得闭口不言,纷纷让出道路。

    “随吾来吧。”

    灵游子带着墨白进入南道宗。

    守山门的两名弟子目送他们远去,一名好奇道:“无上界门户尚未彻底打开,主事从哪带来这么一位年轻剑者?”

    另外一名弟子却是摇头道:“恐怕不太对劲,咱们也别管这么多了。”

    …………………………………………………………………………

    灵游子带着墨白,穿梭在云海中,途径一处处宫阙,足有十二道仙宫,每一处仙宫都有一道禁制,而且阵法不一,显然是不同人布下的。

    灵游子边走边警告道:“这是吾南道宗十二明道守,内中都有一位吾南道宗的高人修炼,你日后千万不可鲁莽在此前行。”

    “我记下了。”墨白闻言应道。

    屹立云海仙山上的南道宗广阔浩瀚,宫阙也不少,随着渐渐深入,他们来到了一处宏伟大殿前。

    大殿宏伟,有无上道韵流转,在大殿前,是一片巨大广场,广场无尽头,蔓延至云海中,距离大殿有百丈阶梯。

    每一道阶梯上都刻有特殊符咒,让人眼花缭乱,不能直视。

    而在大殿匾额上有写道:“天道无为”四个大字。

    天道无为,听闻是出自道门创始人—老君之语,老君又称道德天尊,其有师弟灵宝、原始两位天尊,三位便是道门由始至终供奉的存在,只是这些虚无缥缈的传说已经有无数岁月,谁也不曾验证着三位天尊,是否还存在人世,又或者是有心人为之,故意伪造出这三人来。

    简洁四个大字,仿佛蕴含了无尽道威,令人心生敬畏。

    大殿紧闭,内中神秘,无从知晓。

    屹立在台阶下,灵游子拱手敬声道:“启禀道主,荒神已带至了。”

    “你退下吧。”大殿内,传出威严神秘的声音,分不清男女。

    “是。”

    灵游子恭恭敬敬,拱手告退,很快离开了大殿前。

    台阶下,就剩下墨白一人。

    他环顾四周,打量了一番,没有因此地特殊而心生怯意,拱手直截了当地说道:“不知道主派人带我来此,有何指教?”

    嗖—

    话语甫落,大殿内,一道金芒扭曲,旋即落至墨白身前。

    这是……剑谱?

    墨白下意识地接住,就见是一本青色封面的古剑谱,这本剑谱看似稀松寻常,但触手刹那,就觉有些诡异,似乎这不是一本剑谱,而是一道恐怖惊人的剑意,只是现在被封存了。

    这时,大殿内,威严声音再次响起:“荒神,今后,你便为吾南道宗弟子,此剑谱乃是心剑流精髓所在,好生修炼,三日内,务必融汇贯通,此行往东百里,有一座蕴剑宫,是本座为你准备,去修炼吧。”

    言语简洁,也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但就是这般言语,已将自己纳入南道宗之列,甚至开始传授心法,这一切的一切,看起来都挺扯,不过这就是道主的行事风格。

    “是。”

    面对与道尊同一等级的存在,墨白不敢大意,生怕会露馅,接过剑谱后,怀着满腹疑问领命而去。

    …………………………………………………………………………

    蕴剑宫本就是一处神奇之地,这里拥有磅礴剑息,来这里修炼的人,会被剑息入体,若修为不够,会爆体而亡,倘若修为足够,这便是一处福地,吸纳了这些剑息,对修炼心剑流会大有裨益。

    墨白来到这里,没有任何犹豫,既来之则安之,多想亦是无用,因为他不可能逃出南道宗,更何况他始终没有忘记与道尊的约定,那就是让南北道宗重新合并,统领道域。

    现在,可谓是第一步,一切都有条不紊。

    南道宗盛行心剑流,现在墨白已经明白,但凡修炼心剑流,体内都会有一股剑息,这股剑息随着修为提高,境界感悟以及平日里的积累,会不断壮大,这些墨白本不了解。

    但这本心剑流上有着详细记载,他现在也已了解元神一剑,这就是心剑流的一种,可凭剑身传出,亦可凭剑意传出,无论哪一种,这股恐怖剑息得到加成,就是无上绝学。

    原来,太白剑阿也是心剑,形剑双流并用。

    他如今踏足道境,也有了进入道塔第四层的资格,但他选择暂时不进,因为这里是南道宗,拥有超级强者的地方,一不小心的暴露,恐怕会引来灭顶之灾,小心谨慎,总归没错。

    心剑流,以意行剑,以念行剑,意念凝形,化剑息吞吐,弱小者,断风穿云,强大者,天地俱灭。

    一行行字迹,一行行神奇,尽皆没入墨白周身,凝神感悟下,就觉仿佛看到了真正绝世强者施展这无上威能。

    修道无岁月,一旦进入状态,哪怕三年五载也是寻常。

    但墨白不同,他只有三天时间,不过对于他而言,三天足矣。

    以太白剑阿的教导,加上己身天赋,三天,足以融汇贯通心剑流。

    越是融汇,越觉神奇,怪不得心剑流会与形剑流产生分歧,因为都是这般强大,甚至还要更盛一筹。

    三日之期过,墨白起身,神清气爽,踏出蕴剑宫。

    蕴剑宫外,云海依旧,却是深夜了,月明星稀,点点缀满星空。

    似乎离得很近,这些月色,星辉也各位映目。

    宫阙外的一棵歪脖子古树下,有几块山石,在月色笼罩下,现出银色霜寒,更添冷氛。

    墨白负手,独自站在树下,凝视这漫天月色,以及清冷云海,感叹不已。

    南道宗的确是神仙传奇之地,但可惜,太冷清了。

    呼呼呼—

    突兀地,有风拂过。

    再回过神来时,墨白转眸就见一团银色光华浮现在半空,那内中蕴含的恐怖力量让人心惊。

    银色光华明灭起伏不定,他在打量墨白,半晌后,光华内传出威压声音,赞赏道:“你的确是数千年不曾遇见的剑道天才。”

    “是道主?”

    听到熟悉的声音,墨白忙拱手行礼。

    “无须多礼。”

    道主声音柔和,缓缓说道:“知道本座为何要带你来此吗?”

    “不知……”

    墨白摇头,这等大人物的博弈,他哪里明白,不过想来也是因为天赋的缘故,荒神名号,在玄海界,真岸界,都太响亮了。

    果然,道主笑道:“你有绝代天赋,仅次于太白剑阿,吾不允许其余三宗将你带走。”

    “所以,道主您就派人在地榜等候我出现?”墨白试探性问道。

    “不错。”

    道主点头道:“这手段虽不光彩,但也是吾必行之路,千年之约要到了,本座需要一名绝代剑者,重振南道宗威名,你,就是本座选中的人。”

    此话一出,让墨白震惊,道主所言,似乎太过直白,他沉默不语,两人只是初见面,就能得到如此信任吗?

    显然,不太可能,但道主,他的确不识,莫非其中有什么阴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