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零七章 三尊封神式

第四百零七章 三尊封神式

 热门推荐:
    蕴剑宫前,墨白站在古树下,与半空的一团银色光华对视。

    光华明灭起伏不定,墨白的心也跟着惊疑不定。

    这其中有几分真假,几分疑云,谁能说的清楚。

    沉默,在冷风中流转,无言,似更让人难以接受。

    终于,墨白忍不住抬眸问出心中疑惑:“不知道主所言千年之约是什么?”

    “千年之约,乃是道门四宗共同创立,又名天榜。”道主缓缓开口说道。

    “天榜,位于无上界,内中造化玄奇,更有天机莫测,千年之约,指的便是三机谶言,谶言有曰,千年之后,天地遭劫,为趋福避祸,吾等约定各派宗门一名后背往天榜一行,取回三机谶,共抗天地之劫。”

    天地之劫!

    墨白闻言一怔,很快想到了魔之子,魔之子曾言明,三个月后,魔神会再临神州大地,带来无穷毁灭,而他要逆天改命,杀魔神。

    难道所谓的三机谶指的就是魔神之劫?

    除了魔神,他不知道还有什么劫难更为恐怖。

    他询问道主:“不知三机谶是何物?”

    “三机谶来自天外天,乃是两千五百年前,三道六界之战时,从天而落的神秘天石,也正因此石指引,方才败退六界,还神州一个和平,三界也能重归往昔。”悬浮半空的银色光华明灭起伏,淡声道。

    还有这等宝贝。

    墨白有些惊讶,三机谶从天而降的,而且指引三教解决了六界之祸,使得两千五百年前的上古一战,大获全胜。

    如果这块石头真有这般厉害,那它的预言也不能小觑。

    这时,道主又开口说道:“三机谶中含有神秘莫测的力量,三教皆望能得之,但此天石选择留在无上界,为此道门开启天榜异境,哈,说来也怪,三机谶自解决六界之祸,竟再无变化,直至千年前的一次显化,预言千年后将有一场天地之劫,才令道门复又重视。”

    “距离千年之约将近,经过商议,吾等四宗需各派一名强者往天榜一行,取回三机谶,不过……”

    说到这里,道主又沉默下来。

    这一幕看在墨白眼里,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分,淡声道:“虽三机谶归属道门,但道门有四宗,取出三机谶也要有所归属,因此需要一场武力较量,所以,道主希望我能代替南道宗,取回三机谶。”

    “不错。”

    道主很欣赏墨白的聪慧,感慨道:“三机谶所有者,方有号令道门的权利,道灵、道玄不足一惧,但北道宗的倦尘音,是继太白剑阿之后,道门最强之人,南道宗内,除却意天渺外,无人能与之匹敌。”

    “但可惜,意天渺已离开南道宗,去追寻他要的剑道,吾南道宗已无能与倦尘音抗衡之人,好在,你剑碑留名,超越倦尘音,让本座看到了希望,方出此下策,将你带来,本座对你要求无他,战败倦尘音,取得三机谶即可。”

    一番言语,说的坦诚无比,没有一丝漏洞可查。

    这让墨白沉默下来,思索其中真伪。

    至于道主,他不着急,浮在半空,银色光华明灭起伏不定,等待墨白答案。

    …………………………………………………………………………

    天地之劫,魔神临世,祸乱神州。

    道门分裂,南北道宗欲一统。

    天外神石三机谶成了唯一契机。

    若得三机谶,便能号令道门,一扫魔祸。

    道主、道尊、双主争权。

    洗世俗染倦尘音—北宗最强之人。

    南宗剑之顶峰却离开,如今南道宗急需一名堪比肩倦尘音者。

    为此,道主寻上自己。

    一问地榜剑碑,果真没错,但道主,又能有几分可信程度呢?

    月明星稀,风簌簌,卷起仙云迭起。

    半空中,银白光华依旧浮现,不明其意,不得真颜。

    古树下,终于,墨白抬眸,询问道:“若帮你夺回三机谶,我能得到什么?”

    利益,或许是唯一突破口。

    半晌,道主淡淡道:“你为吾南宗弟子,期望得到些什么?”

    墨白摇头道:“道门,不是我的终点,我只问剑顶峰。”

    “呵!”

    哑然失笑,道主叹道:“你与意天渺一般,不愿安于现状,也罢,昔年道门有至宝孤峭圣痕,亦有绝学九阳天诀与三尊封神式。”

    “孤峭圣痕随太白剑阿消失无踪,九阳天诀也为倦尘音所学,吾便传你三尊封神式,一抗九阳之威!”

    果然重点来了!

    道尊也曾言明,昔年太白剑阿,仗孤峭圣痕与两大绝学,无敌三道六界,但很可惜,自剑阿消失后,道门传奇再不复。

    墨白手中天地神兵内,便隐藏着孤峭圣痕,九阳天诀亦习得,若能再修行三尊封神式,就能直追太白剑阿步伐了!

    他有些激动,但不会显露表面,佯作淡然道:“三尊封神式,我有听闻,三式封神,亦能诛神,我若习得,或许便能让剑道更为精进。”

    “不错!”

    道主承诺道:“此武学虽只有三式,却足以堪比天诀,但以你现今修为,最多只能使用第一式,本座可先传你第一式,待取回三机谶后,本座会将余下两式一同传授于你。”

    “可以!”

    墨白点头应下。

    …………………………………………………………………………

    玄海界,天云之巅,一场战役终结。

    一则消息动天下,引万民惊呼。

    邪域战将之首—天邪,镇杀玄海道主问天骸。

    问天骸与其子剑流影同坠邪渊不存,被邪念撕成粉碎。

    满是罪恶的父子,在更加恐怖的罪恶下,化为乌有。

    夜幕临,风云依旧。

    一袭白衣负手立在天云之巅,凝视无尽邪渊。

    是剑孤寒。

    没有人会为满是杀戮的父子送行。

    天邪不会,玄海界众多宗门同样不会。

    只有剑孤寒,这名来自神州大地,没有过去的剑者,为他们送行。

    他凝视深不见底的邪渊,眼睁睁看着交战中的天邪一掌将束缚在剑流影身上的巨石拍下无尽深渊。

    从来霸道冷漠的王者发出前所未有的怒吼,甚至毫不犹豫地追了下去。

    就这样,父子坠落邪渊中,不复存在。

    对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而言,这种父子情深的感觉,他恐怕永远不能体会。

    因为他没有过去,更不用提及自己的父亲了……

    也罢,该离开了……

    最后一声叹息,算是送行,送行过后,也是该回神州,完成该做的事情了。

    白衣负手,在夜空中划出银芒,彻底消失在玄海界。

    ……………………………………………………

    玄海界,挡不住要离开的人,尤其是剑中异数的剑孤寒。

    他按照来时的记忆,以同样的方式,撕裂玄海界空间,回到神州大地。

    神州大地,当然没有玄海界这般氤氲的灵气,看起来,也似多了贫瘠感觉。

    神州大地,一如过往,夜幕降临,月明星稀,但似乎多了几分不寻常。

    “救命啊……”

    嗯?有人喊救命?剑孤寒心中一动,循着声音方向赶去,就见荒野密林中,一名身穿青衣的剑者正被妖魔追杀。

    那妖魔模样丑陋,生得高大,接连踩踏数棵古树,满是狼藉的地面上,鲜血淋漓,还有数名早已死去的道者,他们死状凄惨,都是被这妖魔所杀,只留下最后一名年轻剑者。

    “你别过来……别过来!”

    就见颤抖的年轻人持着剑,不断的后退,他只有地灵境的修为,不堪一击,惊恐万分。

    “哈哈哈,这神州大地的血食可真不少,比那鬼一样的封印第好太多了!”

    那妖魔狂妄笑着,它挥动巨爪,就要将年轻剑者拍死。

    就在关键时候,突闻一道破空剑鸣传来,铿然声响中,竟将恐怖的妖魔震退数步。

    “是谁!”

    那妖魔被震退数步,巨爪震颤不已,它诺大的愤怒眸子看向密林剑气发来的方向。

    “哼!”

    面对妖魔质疑,来人冷哼,声冷剑寒,一瞬破空斩来。

    不好!

    那妖魔见状,罕见露出凝重之色,他挥动巨爪就要阻拦。

    呃……

    但闻噗嗤一声,回过神来的妖魔惊见喉咙处,殷红鲜血迸射而出。

    这人的剑,太快了……

    妖魔倒地后,这是他临时前的唯一想法。

    轰—

    妖魔身死,倒在地上激起尘沙。

    在尘沙散去后,也现出白衣身影。

    白衣英俊,丰神如玉,一双漆黑明亮的眸子仿佛夜之涟漪,他转眸对那年轻人淡声道:“去逃命吧。”

    “谢谢……谢谢前辈!”

    回过神来的年轻剑者看到自己获救,松了口气后忙逃往他处去了。

    荒野中,血腥遍地,尸体粉碎到处都是,巨大魔躯已经身亡,缓缓化作魔气消弭。

    解决这一切后,白衣突兀看向剑孤寒隐藏的方向,笑道:“你可以出来了。”

    被发现的剑孤寒没有任何意外,他从暗处走来,看了白衣一眼,啧啧赞叹道:“数月不见,你之修为见涨啊,邃无邪……”

    ……………………………………………………………………

    剑孤寒与邃无邪再次相见,曾经共诛魔祸,两人也算志同道合。

    原来,邃无邪自上次解决魔祸后,便要重建天剑院,时至今日,天剑院已经初成,但最近不知为何,神州大地上,突然多了许多妖邪为祸,无奈之下,他只得暂时承担其诛魔任务,与皇城四尊分别诛杀各地妖邪。

    这一次很巧合的,遇到了剑孤寒,后者则是把道域发生的事情告诉给邃无邪。

    “没想到墨白在道域还有这番坎坷经历。”邃无邪感叹不已。

    剑孤寒没时间废话了,他对邃无邪道:“你先随吾往天寸山送信,其余之事,以后再说。”

    “也好!”

    邃无邪点头应下,两人化作流光,在夜色下,往天寸山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