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一十章 魔帝 魔厌

第四百一十章 魔帝 魔厌

 热门推荐:
    离开天寸山的魔之子足踏句芒龙背,行走暗淡天色之间。

    呼—呼—呼—

    火翅挥动,百丈句芒速度极快,几乎成为一道赤芒。

    立足龙背上的凝渊不语。

    足下,句芒忍不住问道:“你为何放过半仙等人?”

    “哈!”

    凝渊闻言轻笑,道:“吾此行目地,是为九龙之气,何须动手呢?更何况他们都与墨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吾表现这番诚意,才能与墨白更好合作啊!”

    句芒闷声道:“今日墨白的表现太过惊人了。”

    不错!

    魔之子沉默不语。

    三个锦囊,三条妙计,虽没有见到墨白,但这比见到他更加可怕,不是随机应变,而是早有预料。

    不过魔之子不以为意,很快他就继续笑道:“有这么一个可怕的人做战友,才更让人放心啊!”

    “那些邪魔,你要约束了吗?”句芒问道。

    “呵,身为战友,这点觉悟还是有的,不过,吾更想看看,他接下来的两个锦囊内,又预料到了什么。”

    凝渊足踏句芒,随着火焰升腾中,缓缓消失在黑压压,被乌云覆盖的妖脉中……

    …………………………………………………………

    神州大地,广袤无边,一处神仙境地,满是奇花异草,隆隆瀑布作响,更显山河壮阔。

    魔厌与七叶在这里隐居,上次一战,商子洛离开神州大地,无处可寻,不肯放弃的七叶接连找寻数月,最终只能放弃。

    魔厌对七叶极好,无论什么,都十分顺从,这也让后者心生情意。

    此时的七叶是两道灵魂融合的,说她是魔域的七叶不为过,说她是藏剑山庄的孤女也没错。

    就是怀着一颗复杂的心情,她渐渐接受了魔厌。

    魔厌早已厌倦杀戮,两千五百年前,他就已经厌倦,只是因为要保护身在魔域的七叶,他才被迫出征。

    但没料到的是,一场厮杀后,便是千年等候。

    现在,一切都从头开始,魔厌绝对不会再任由眼前的女子消失,他会守护住她的一生。

    轰隆隆—

    此时,天色变化,隐隐有乌云盖顶而来,远处磅礴黑气席卷,带来了毁灭气息。

    嗯?

    魔厌抬眸,皱起了眉头,因为,这里出现了熟悉的气息。

    “发生了什么?”

    不远处的七叶似有所感,她抬眸凝视天际,看到的是乌云滚滚。

    “没什么!”

    回过神来,魔厌嘴角含笑,负手叮嘱七叶道:“一位老朋友来了,你先去休息吧。”

    “嗯,好。”

    七叶点头,她知道魔厌的身份,心中所有几分不愿,还是乖乖听话,进了草庐中。

    魔厌抬眸凝视虚空变化,负手化作一道暗芒,朝远处飞去。

    云海变化,一座高山隐藏在山峦中,显得格外醒目。

    在高山上,一袭黑袍负手,身上散出了磅礴的魔气,没有任何收敛。

    魔厌看到高山上的帝王之姿,心中一沉,最终还是落至山巅上。

    “魔帝,你破封了。”

    落至山巅上,魔厌与他相隔百丈,皱眉说道。

    “怎么?”

    魔帝负手,撇了魔厌一眼,冷笑道:“不欢迎吗?”

    “你是如何找到此地的?”

    魔厌摇头,沉声问道。

    “你要知道,身为魔帝,吾有着魔神的传承,哪怕你身在天涯海角,本帝亦能知晓,更何况现在的你没有想过躲藏,反而心安理得的,要在此地隐居呢?”魔帝冷笑道。

    “魔帝!”

    魔厌闻言,声音转冷,他凝视眼前魔之帝王,不悦道:“吾不打算再参与纷争,你离开吧。”

    “哈!”

    岂料,魔帝闻言不屑一笑,凝视淡然的魔厌,道:“莫非你忘记了七叶?”

    “嗯?”

    此话一出,山巅气氛突兀变化,一股恐怖魔气自魔厌身上爆发出来。

    这世上,没有人可以伤害七叶,哪怕魔帝也不行。

    魔厌冷凝魔帝,道:“你惹怒吾了!”

    “不,你比本帝更了解此刻七叶的状态,此刻的她因为魂魄相互融合,体内魔气不足以支撑,急速消耗下,她很难再坚持下去。”

    魔帝的话,让魔厌沉默。

    他知道,七叶此刻状态不佳,气息也在变弱,需要魔气续命,所以,他每天都会为七叶补充魔气,但这并非长久之计,他也一直在考虑这个问题。

    半晌,魔厌抬眸,语气缓和许多,询问魔帝道:“你要如何做?”

    “哈哈!”

    魔帝闻言,仰天大笑后看向魔厌,傲然道:“七叶所要无他,只是纯正的魔气罢了,但现在魔域几乎毁灭,纯正魔气也无处可寻,只要你随本帝出征,解封即将崩溃的魔域,本帝便赐予你纯正魔气,来为七叶续命。”

    魔帝开出了条件,要魔厌为自己做事,只有这样,他才能获得纯正魔气,让七叶续命,直至最后彻底融合,恢复成常人。

    但他早已决定,不再涉入纷争。

    似看出魔厌的犹豫,魔帝负手冷哼道:“你要知道,本帝时间有限,不会给予你太多考虑光景。”

    “吾答应了。”

    最终,魔厌犹豫回答道,他抬眸凝视魔帝,警告道:“但,只这一次!”

    “哈!”

    见魔厌应下,魔帝轻笑一声,狂傲道:“放心,本帝说话算数,你现在可与七叶辞别,吾在此地等你……”

    “嗯。”

    虽心中不愿,但为了七叶性命,魔厌只能接受。

    …………………………………………………………………………

    玄海界,问天骸身亡,玄海神道溃散,情势一片大好。

    尤其是人们得知,天邪是天行道岸盟主越天行所装扮后,更是惊喜。

    纷纷夸赞这位盟主深谋远虑,足智多谋,天行道岸,一时成了玄海界众望所归的强大存在。

    广贤殿上,炉烟袅袅,檀香依旧。

    月墟子,元离尊者等人立足大殿上。

    青衣银发的暮成雪,以及一袭紫衣的倾城少女—紫玉,两人也都在大殿上。

    而身穿紫色长袍的越天行也负手站在大殿上,中年模样,却气度非凡,让人心生敬畏。

    元离尊者得知越天行还活着,心中十分欣喜,如今看他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更是笑开颜来。

    他拱手贺道:“恭喜盟主,您击败问天骸,成为了玄海界众望所归的正道盟主了!”

    “噫,都是虚名罢了。”越天行谦虚挥手淡笑道。

    元离尊者不然,他拍马屁道:“如今天行道岸在您的领导下,日益壮大,隐有成为玄海界第一势力的迹象,盟主您只要好好利用现有的声望,定能吸纳更多宗门加入,彻底巩固地位!”

    “不……”

    岂料,越天行闻言后,摇头道:“在此之前,吾等还需要消除对一个人的误解。”

    “您是说墨白?”

    一旁,月墟子闻言忙猜测道。

    “不错!”

    越天行点头,露出感慨的神色,负手道:“这件事,由始至终都是他与吾策划,甚至还背上了这些骂名,若没有他里应外合,决不会这般轻松,镇杀问天骸。”

    “是啊!”

    只见元离尊者闻言也感慨道:“当初吾还冤枉他,现在看来,墨白真是一名忍辱负重,成大事的后生晚辈啊!”

    他对自己当时的行为有些后悔。

    一旁的月墟子则是沉默不语,虽然他一直相信墨白,但后来的交手,他也没有留情,甚至还以为剑孤寒也背叛正道,现在看来,两人都是凝渊背负罪业,也要清除恶果的人。

    大殿上,一干人等感慨莫名。

    饶是暮成雪也颇为受动,但想起当初那窥视的小贼,她心里又是一阵不悦,暗道即便如此,也不能磨灭当初的一切,自己与他的恩怨,迟早也要清算一番。

    半晌后,神情凝重的越天行下令吩咐元离尊者道:“请道友将事情经过扩散出去,希望众人不要再责难墨白他们了。”

    “是。”

    元离尊者拱手,沉声应下,赶去安排了。

    ……………………………………………………………………

    神州大地,黑暗妖脉内的一处神秘大殿上,魔之子有些疲惫的坐在王座上,而在他身边,是身穿白衣的年轻公子—句芒。

    句芒化身人形后,模样清秀,没有丝毫杀气,不知道的人恐怕还以为是个儒雅书生,但知道他真正身份的人,恐怕吓得连路都要走不稳了。

    下首处,夜魔、丑魔,恭敬立在两侧,他们战战兢兢,不敢发出任何动静,生怕打扰了这位小主休息。

    “报—”

    就在此时,大殿外跑进来一名魔卫,那魔卫进入大殿后,便跪倒在地上,恭声道:“启禀主上,外头有自称魔帝的人前来,要见主上您?”

    魔帝?

    夜魔与丑魔闻言,面面相觑,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之色。

    魔帝的名号,当初可是仅次于魔神的存在。

    当然,这位魔神指的是二代魔神,因为数千年前,魔域以二代魔神为主,其下便是三皇,分别是魔帝,魔尊,魔主。

    再有便是当初的魔神守护者—魔厌以及魔族四大战将。

    但很可惜,这些强大魔者,在当初一战中,伤亡惨重,下落不明,但现在,魔帝来了,他来这里要做什么?

    只见王位上疲惫的魔子睁开了火红眸子,他悠哉地伸了个懒腰后,不急不缓道:“请咱们的魔之帝王进来吧。”

    “是。”

    那魔卫恭敬应下,旋即快步跑出大殿。

    很快,大殿内,缓步而来两名魔者。

    一者身穿黑色长袍,容貌丑陋,但举手投足间释放的恐怖魔气,令人战栗,他便是魔帝

    至于跟在其身后的魔者,身穿黑色战甲,年轻俊朗,正是辞别七叶,跟随魔帝前来的魔厌,魔神守护者。

    两人出现在大殿上,让本就黑暗深沉的冰冷殿堂上,更显诡异。

    “魔子,本帝前来,难道你不迎接吗?”

    就见魔帝负手,立足在大殿上,抬眸凝视高坐王位上,神情懒散的魔子,道。

    “呵呵……”

    魔之子似乎刚睡醒一般,没点精气神,但面对这等魔族存在,他依旧没有丝毫觉悟,一手靠在王位上,撑着额头,歪着脑袋看向魔帝,懒洋洋道:“吾敬爱的君主,有话直言吧,小魔吾还没有睡够呢……”

    此话一出,一股磅礴魔气自魔帝身上释放出来,让在场氛围突兀变得紧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