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一十一章 借兵 九龙之气

第四百一十一章 借兵 九龙之气

 热门推荐:
    魔帝,身为魔域至尊,地位尊从,谁敢与他这般说话?

    但自解封开始,这小魔接二连三的挑衅,戏耍,早已让他心中不耐。

    如今再次遇到他这般无礼,魔帝心中难以遏制火气。

    不过想到此行的目地,他还是忍了下来。

    魔帝负手,凝视王座上的凝渊,沉声道:“本帝今日前来,是有要事相商。”

    “说出来意吧。”魔之子饶有兴致地道。

    “哼!”

    看到傲慢的魔之子,魔帝冷哼一声,说出此行目地:“今日,本帝前来是要借兵。”

    “借兵?”

    魔之子来了兴趣,只见他缓缓起身,有气无力的自台阶上走下,一双火红眸子里满是趣味,直至来到魔帝身边,两人相隔一丈后,他才感叹道:“没想到小魔吾还有些用处啊,不知魔帝借兵所为何事?”

    “魔域被封印在玄海界,已两千五百年之久,本帝这次要派遣众魔军攻入玄海界,破封魔域。”魔帝直言来意道。

    “但……这能为吾带来什么好处呢?”魔之子笑着打量魔帝道。

    魔帝知道这小子无利不起早,挥手厌恶道:“说出你的条件!”

    “爽快!”

    魔之子这会儿功夫来了精神,他负手凝眸魔帝,淡笑道:“听闻魔域有特有的纯魔之气,小魔吾也想取得一份,若魔帝前往破封魔域,希望事成后,能赠予小魔一份魔气啊!”

    “嗯?”

    魔帝闻言皱起眉头。

    纯魔之气,乃是魔域最纯净的魔气,可塑造传闻中的魔体,这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体质。

    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魔之子,却发现他之体质更盛魔体一筹,乃是传闻中的圣魔之体,沉声问道:“以你如今状态,用不到纯魔之气。”

    “用不到,不代表不需要啊!”

    魔之子懒得解释,他只是挥手懒洋洋道:“吾手中有道境强者十数名,余下近万魔域战者,你皆可带去,唯一要求,要给吾一份能塑造完美魔躯的纯魔之气即可。”

    一份塑造完美魔躯的纯魔之气,可换取十数名道境魔者,加上近万名魔域战者。

    微一沉吟,魔帝便点头答应道:“可以,待本帝破封魔域后,便会让众魔回归,同时,也送上一份纯魔之气!”

    “哈!”

    果然,见魔帝答应,魔之子轻笑一声,挥手命令身旁双魔,感慨道:“丑魔,夜魔,你二人就带上这黑暗妖脉所有的魔域战者,随咱们伟大的魔域君主再返玄海界吧,切记,不能让魔帝失望啊!”

    “是!”

    就见双魔拱手应下,十分尊敬,他们不敢不从,因为魔之子的性格实在难以琢磨,跟在他身边,指不定前一刻笑脸相迎,后一秒就是死亡临身了……

    “好,你便等待本帝凯旋归来的消息吧。”

    成功借得援军,魔帝冷笑,负手转身带着众魔离开大殿。

    很快,森冷殿堂上,只剩下魔之子与句芒两人。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连脚步声也听不到了。

    半晌,站在台阶上的句芒,凝视下方沉默不语的魔之子,淡淡道:“你不怕魔帝将他们都收买吗?”

    “收买?哈!”

    岂料,魔之子闻言不屑,摇头感叹道:“若被魔帝收买,那吾,只能为他们收埋了……”

    ……………………………………………………

    神州大地,大周皇朝,占地方圆数十万疆土,这里,便是当初三道六界的主战场。

    经过九龙之气的修复,焦土消弭,成为一片可栖息的大地。

    大周皇城,氤氲紫气依旧浓郁,如日中天,笼罩整个皇城。

    人皇姬言身死,九皇子姬玄继位,成为新任人皇,尽管修为不高,但在四尊辅佐下,也依旧能把持朝政,甚至得到皇族宗门的灵丹妙药辅助,也算初具人皇之威了。

    这一日,姬玄与灵彩儿在后花园游览,两人关系日渐亲密,虽还未成亲,但距离这个日子不远了。

    灵彩儿,从当初的心怡墨白,到如今的归属姬玄,其中经历的滋味,只有她自己明白。

    “彩儿,你父亲灵武君说三个月后,是成亲的好日子,朕已准备好了聘礼,会在那一日,纳你为后,母仪天下!”

    花园凉亭中,身着一袭龙袍的姬玄淡笑道。

    他已脱去稚嫩,多了几分帝王威仪,不过面对这一生挚爱的人,他还是一如既往。

    “嗯。”

    坐在石凳上灵彩儿微微一笑,这一笑却是倾城,但脑海里不知为何,又浮现其眉清目秀的模样,这让她脸上的笑容一滞。

    “怎么了?”

    姬玄见灵彩儿的面色不对,有些疑惑问道。

    “没……没什么……”

    回过神来,灵彩儿忙摇了摇头,脸上的笑容又恢复过来。

    此时,就听见远处有脚步声传来,紧接着一名身穿金色甲胄的禁卫快步来到后花园,那甲士来到凉亭后便单膝跪地,恭敬道:“启禀人皇,有一名自称剑孤寒的年轻剑者求见!”

    剑孤寒?

    姬玄闻言一怔,很快醒悟过来,大喜道:“快请他进来。”

    “是。”

    那甲士闻言后,便快步往外面去请了。

    听到是剑孤寒来了,姬玄脸上笑容越发浓郁,他微微整理龙袍,起身哈哈笑道:“剑孤寒不就是当初的那个愣头青吗?听说他前段时间跑去道域,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走,咱们去看看。”

    “嗯。”

    灵彩儿闻言起身,嘴角含笑,与姬玄一同步出凉亭。

    很快,蜿蜒曲折地后花园内,一袭白衣被金衣甲士带来。

    剑孤寒看到姬玄,微一挠头,便拱手道:“剑孤寒参见人皇!”

    “噫。”

    岂料,姬玄见剑孤寒这般模样,忙将他扶起,不悦道:“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规矩,那些不熟的人跪我拜我就算了,你们难道还要这样吗?”

    “礼数不能少!”剑孤寒认真说道。

    “哟,似乎有些变化?”

    姬玄意外地打趣道。

    “吾来,是有目地的!”

    “什么目地?说说!”

    “吾要取九龙之气!”

    “啊?”

    姬玄闻言大惊,他倒退了两步,有些不满地看着剑孤寒,道:“你知道九龙之气的重要性吗?”

    那异境,唯有历代人皇知晓,即便姬言身亡,皇族宗门之人也会将此地所在告诉现任人皇。

    姬玄也是登基后,才知道异境所在,也明白了九龙之气的重要性。

    九龙之气,就是这神州大地的支柱,若失去的话,整片神州大地都要崩毁,届时,亿万黎民百姓,都免不了一场毁灭灾难啊!

    但,剑孤寒郑重道:“正因知道,吾才来此地寻你,因为这是墨白安排的。”

    “墨白!”

    听到这个名字,姬玄与灵彩儿都是一怔。

    墨白,对灵彩儿,或许还是一份难以割舍的情丝。

    但对姬玄而言,他不仅是兄弟,也是大周神策侯,神策侯的意义,就是守护大周,连人皇决策,也要与他商议。

    没有注意灵彩儿的变化,沉默半晌,姬玄抬眸,凝视剑孤寒,沉声道:“墨白为何要九龙之气?”

    “这……吾不知晓。”

    剑孤寒闻言摇头,他对姬玄道:“但数月前祸乱神州大地的魔之子又现身了,这是与魔的交易,墨白尚未从道域回归,吾不知原因,不过墨白不会毁灭神州大地的。”

    什么!

    听闻魔之子又现身了,姬玄心中震撼,暗道怪不得最近有妖魔肆虐神州大地,原来是他搞得鬼,微一沉吟,他选择信任墨白,抬眸问道:“需要多少九龙之气?”

    “二十载!”

    剑孤寒回答道。

    二十载,不是一个小数目,若取出这些龙气,神州大地,最多只能维持七十年的安稳,一旦龙气得不到补充,神州大地将会陷入崩毁灾难中。

    不过既然是墨白要求……

    姬玄一咬牙,对剑孤寒道:“你在此捎带片刻,我为你取来龙气。”

    “嗯。”

    见姬玄同意,剑孤寒点了点头。

    很快,姬玄就离开后花园,带领数名甲士,往秘殿中赶去。

    后花园中,随着姬玄的离开,这里只剩下灵彩儿与剑孤寒。

    两人站在一起,似乎气氛有些尴尬。

    剑孤寒是个愣头青,他才不管那么多,就是在这等着。

    但一旁灵彩儿就不同了,她身穿一袭紫色长袍,明眸皓齿,依旧是那番倾城之姿,她时不时的打量剑孤寒,欲言又止。

    最终,她鼓起勇气,看向剑孤寒,小声问道:“听闻你与墨白在道域修炼,不知修炼得如何?”

    “啊?”

    剑孤寒回过神来,看到灵彩儿与自己说话,挠了挠脑袋,讪笑道:“你是问吾,还是问墨白啊?”

    “这……”

    灵彩儿被剑孤寒这么无心一问,俏脸微红,但很快恢复原状,佯作淡然道:“自然是墨白了。”

    “他啊!”

    剑孤寒恍然大悟,看了灵彩儿一眼,嘿笑道:“那就说来话长了。”

    “长话短说便是。”

    灵彩儿生怕姬玄回来,以为自己还在念着旧情,遂打断剑孤寒。

    “那就简单了……”

    被灵彩儿打断,剑孤寒想了想,笑道:“他现在很好,在南道宗修行呢……”

    “没了?”

    “没了……”

    静等下文的灵彩儿听到没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觉得眼前白衣剑者是在戏弄自己。

    她有些不满的跺了跺脚,不再追问。

    “嘿嘿!”

    剑孤寒看在眼里,怎能不明白她的心思,但还是有心无心地提醒道:“墨白现在一心修道,而且他未来的路很长,也很艰险,这些凡尘琐事,只会成为他的阻碍,总有一天,你会明白,墨白有多么不容易啊!”

    一旁的灵彩儿闻言,一怔,脑海里再次浮现年轻的面孔,曾经似乎一切都是那么无忧无虑,但后来墨白的变化太惊人了。

    短短时间,修为提升,行事果断,神秘莫测,好像换了一个人,但即便如此,他似也从未放松过。

    记得之前在弃神山脉的幽冥殿,墨白是那般果断拒绝,现在回想起来,似也因为一些不能说明的原因。

    这让灵彩儿不知所措,她承认,自己还在念着墨白,但现在,她的心里,也已经慢慢住下另一个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