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一十三章 玄海危机 一抗魔祸

第四百一十三章 玄海危机 一抗魔祸

 热门推荐:
    神州大地,取得龙气的剑孤寒往天寸山赶去。

    神秘异境内,凉亭中的半仙早已等待多时,焦躁难安,生怕那魔之子再杀来。

    嗖—

    银芒破空,发出声响。

    半仙抬眸看到熟悉人影,就露出喜色。

    “你回来了,九龙之气取到没有?”

    剑孤寒刚落地,就被半仙抓住询问了。

    “呐!”

    剑孤寒扬了扬手中玉瓶。

    “太好了,有这九龙之气,魔之子想必就不会为难半仙我了!”

    半仙一把抢过玉瓶,上下打量了一番,皱起眉头道:“魔之子需要龙气,肯定有坏事要干,墨白要龙气有什么用啊?”

    “你打开下一锦囊看看。”

    一旁,邃无邪提醒半仙道。

    “对啊!”

    半仙一拍脑门,醒悟过来,他当即再取出黑色锦囊,打开字条。

    就见上方写道:“寻回刀神。”

    最下首方,仍留有一句话:最后锦囊由刀神亲自拆开。

    “好嘛,又和商子洛扯上关系了!”

    半仙看到这短短几个字,没头没尾,有些不爽,他将字条碾的粉碎后,转头吩咐剑孤寒道:“你将十载龙气送往黑暗妖脉。”

    说罢,他不知从何处又拿出一只玉瓶,沉元纳气,但见银芒变化,缓缓取出内中九龙之气,一分为二。

    嗡—

    龙气甫出,就见异彩流转,隐有龙鸣之音,很是神奇,随着分成两份后,被收回玉瓶后,这奇异现象才消弭。

    做好这一切后,半仙将一枚玉瓶递给剑孤寒,道:“送去吧。”

    “嗯。”

    剑孤寒接过玉瓶,旋即破空而去。

    余下的龙气,半仙好生收起后,这才转头叮嘱邃无邪道:“商子洛隐居之地,十分隐秘,外人无从知晓,此次前往,吾只告诉你一人,附耳来。”

    半仙附在邃无邪耳畔,窃窃私语。

    ………………………………………………………………

    玄海界,战火硝烟四起,魔族祸乱一界。

    天行道岸,再成玄海界之顶梁柱。

    魔厌率领近万魔族,十数名道境魔者肆虐,所过之处,寸草不生,修道者,尽皆陨落,一片天地愁惨末日之景。

    天行道岸,广贤殿上,众人汇聚一堂,共商决策。

    越天行早早便去请了玄海界的超然宗门与隐匿世家。

    天城五主之一的金痕,烈阳剑道冉红菱,天一剑宗天玄尊者,叶家老祖隐尊。

    金痕,冉红菱,天玄尊者,隐尊,以及小辈,剑生,少独白,月红,叶凌,也纷纷在侧。

    叶凌是叶家嫡系,但很可惜,他只剩下一条手臂,因为另外一条手臂被当初的墨白斩下。

    不过现在,他气息磅礴,已经破入人道顶峰了。

    天行道岸,这是最为强盛的一刻。

    大殿上,炉烟袅袅,灵气氤氲,在殿中蔓延。

    立身大殿上,越天行环顾众人,拱手沉声道:“多谢诸位前来相助,魔族肆虐,已滅去不少宗门,修道者惨亡更是不计其数,为今之计,只有咱们团结起来,方有机会制止他们恶行啊!”

    一旁身为天城代表的金痕闻言,折扇轻挥,嘴角含笑,走出道:“盟主放心,天城虽隐匿玄海界,但遇事也不曾退缩,金痕在此,会助盟主一臂之力。”

    “那太好了。”

    有金痕的加入,天行道岸可谓如虎添翼,只是他打量了一番,皱起眉头道:“不知金少您身边的白小邪去了何处?”

    白小邪,这是一个玄海界的怪胎。

    因为前些日子,地榜异境,白小邪出手,竟在地榜刀碑留名第一位,超越了传奇黄龙,一时间,引起轩辕大波。

    身为盟主的越天行也将注意力放在这位新晋级的超级高手身上,要知道,黄龙在两千五百年前便是绝顶刀者,堪比传闻中的白衣刀神商子洛。

    现在白小邪超越黄龙,这就意味着他有堪比刀神的实力,有他在,那些魔族根本不成气候。

    不过很可惜,越天行要失望,只见金痕闻言后,有些尴尬地挠头讪笑道:“抱歉盟主,小弟最近有要事去办,已离开玄海界了。”

    离开了……

    越天行闻言一怔,眼眸失望一闪而逝,不过很快恢复如常,笑呵呵道:“无妨,有金少出手,也足以震慑这些妖魔了。”

    “哟,盟主这意思,是不将吾等放在眼里了。”

    这时,妩媚却略带不悦的声音响起。众人回神,就见是一袭红衣,妩媚倾城的冉红菱。

    冉红菱见越天行如此看重金痕,十分不悦,她莲步轻移,红袖轻挥,叹道:“盟主这般冷落众人,恐会让人寒心啊!”

    “怎会!”

    越天行见状,忙拱手道歉,讪笑道:“红菱姑娘多虑了,越谋一视同仁,只是白帝近日风头正盛,吾一时好奇罢了,还望姑娘莫怪!”

    “呵。”

    冉红菱闻言捂嘴轻笑道:“小女子自不敢怪罪盟主,天城威名远扬,五主刀道修为,皆是罕见,因此心中有个建议,不知当讲不当讲。”

    “嘿,既然不知道,阿姨就不要讲了。”

    岂料,建议还未说出口,金少就已经毫不犹豫地打断。

    一声阿姨,叫的响亮,让广贤殿气氛为之一凝。

    冉红菱俏脸遍布寒霜,火红眸子,却是几欲喷出火来,她拂袖冷哼道:“金痕,小女子听闻你刀道修为绝巅,如今正是表现机会,那为首魔者也是使得一口邪刀,在场中,无人能与之抗衡,不如由阁下前往,一探其虚实,也好奠定一番天城威仪。”

    “噫。”

    明显的欲擒故纵,金少怎会上当,他折扇轻挥,摇头笑道:“天城之名,何须一战奠基呢?”

    “那金少是不敢咯?”

    冉红菱捂嘴轻笑道。

    “呵,这一套,本少不吃啊!”

    金少折扇轻挥,失望摇头道:“那魔者修为的确罕见,但吾也不怯战,若盟主下令,吾自会出手,不过在此之前,还需好好商议一番战役决策,倒是阿姨你,活了几百年的人物了,万一战中不小心闪了腰,岂不是要被那群魔族抓走?还是关心一下自己吧!”

    “你……”

    “好了好了,两位莫要争论了。”

    越天行见两人争吵不休,无奈挥手制止。

    好歹也是盟主,两人也听从几分,各自撇过头去,不看对方。

    越天行见两人暂熄雷霆,有些头疼看向众人,道:“不知诸位有何妙计,能一阻魔祸同时,减少不必要的伤亡?”

    这时,天玄尊者站出来,他拱手对越天行道:“一场厮杀在所难免,不如我等与魔族下战书,约定在墨云山脉一决,也省得四处追捕厮杀,分散兵力了!”

    “不错。”

    一旁,身穿灰色长袍的隐尊也点头赞同道:“魔族狡猾,且战力分散,不宜追杀,咱们就与他约在墨云山脉一决,免得再徒增伤亡。”

    魔族有近万,天行道岸势力如今扩张,同样不逊色,但取胜关键,往往在于顶尖高手。

    如今天行道岸得到众多高手加盟,与那些魔族交战,胜算极大。

    微一沉吟,越天行便点头应下,道:“好,不过在此之前,众人还需同舟共济,避免战时出现差池啊!”

    说这话的时候,他眸光撇向金痕与冉红菱,意思明显。

    “哼,盟主放心,只要金少肯出力,冉红菱自会全力出手。”察觉眸光,冉红菱不悦道。

    至于金痕,他闻言折扇轻挥,嘴角笑意再次浮现,道:“战局中,吾会让她一见天刀之名!”

    “哈!”

    见两人都同意下来,越天行这才放心,点头道:“吾期待金少您天刀初展!”

    …………………………………………………………………………

    玄海界,战火硝烟弥漫,却不能影响无上界。

    无上界,最强两名主事者此刻都在通天道峰远处观察。

    而在山巅上,天榜释放无尽金芒,璀璨夺目。

    一指凝气,倦尘音率先踏足神秘异境。

    师九染,净世尘,同样不甘示弱,纷纷出手,留痕天榜后,消失无踪。

    诺大山巅上,只余下墨白一人。

    走的可真是爽快!

    墨白暗自腹诽,上下打量了一番天榜。

    他第一次来,这天榜神奇玄妙,也未曾见过,但想到后方的两位无上存在的凝视,硬着头皮下,墨白尽催真元。

    轰—

    但闻磅礴巨响,天地共撼之余,凝聚墨白一身真元的磅礴剑芒冲霄而起,斩向天榜。

    嗡—

    接触刹那,天榜震颤,旋即虚空扭曲,一道裂痕出现,照耀墨白,最终将他吸纳至其中。

    远处高山上,银、紫光华明灭起伏,看到墨白初展神威后,道尊不掩饰言语中的妒忌,感叹道:“此子前途无量啊!”

    “呵,可惜,注定与你北宗无缘。”道主得意冷声道。

    “嘁……”

    满是艳羡妒忌的语气,道尊心中却是暗笑:你恐怕不知道,墨白早就拜入本座门下了吧,哈哈哈!

    …………………………………………………………

    天榜内,神秘混沌,暗淡虚无,眼前,再难见其他东西。

    墨白一步踏出,就觉周身气息变得诡异,放目望去,漆黑一片,不见其他。

    这是……

    远处,隐约一点金色光华浮现,牵引心思。

    墨白心中疑惑间,迈步往金芒方向而去。

    越是接近,越觉得一股神秘异力流转,仿佛压制一身功体,让人讶异同时也暗自警惕。

    一步一步,仿佛踩在虚无空间上,但每一步,都留下了一个脚印。

    脚印很浅,却如行走在时间长河上,不能回头。

    携着复杂的心情,墨白来到了金色光华浮现之地。

    就见眼前混沌依旧,却出现一巨大书碑。

    书碑有一人高,释放出点点金色光华,很是神奇,在这混沌空间内,不住的璀璨。

    这便是三机谶吗?

    墨白皱眉,试探性的凝真元,却察觉体内真元被禁锢,无法动用分毫。

    嗡—

    而随着脚步临近,那书碑也出现变化,隆隆震动起来,紧接着一股莫名吸力出现,竟要吸纳墨白!

    “不好!”

    墨白大惊,就要娜步后退,可惜这股磅礴巨力不能抵抗。

    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离书碑越来越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