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三机谶言 正魔之争

第四百一十五章 三机谶言 正魔之争

 热门推荐:
    通天道峰,绝代传奇倦尘音。

    后期之秀墨白。

    金锋出鞘,剑意陡升,欲要一问真正顶峰。

    然倦尘音负手,没有动手打算,他凝眸墨白,淡声道:“你还不是吾之对手,但三机谶对吾而言,不算什么,你拿去吧。”

    说罢,他转身,化作一道金芒破空离去。

    离开了?

    眼见道门先天离开,神锋即要出鞘的墨白突兀一怔。

    远处,观战的道尊更是气急败坏,他错愕道:“师弟搞什么鬼,竟然离开了?”

    倦尘音离去,三机谶再无争夺必要。

    道主见状,却是果断出手,银芒遍洒天地一刻,就将通天道峰上的墨白与三机谶包裹,化作流光离去。

    速度极快,转瞬消失不见踪迹。

    道尊眼睁睁看着道主带三机谶离去,好半天回过神来,但他不追赶,只是晃晃悠悠,往北道宗而去。

    …………………………………………………………

    通天道峰三机谶,一场武学胜负尚未展开,就已结束。

    神旭之巅上,旭日东升,普照金海万千。

    倦尘音负手而立,金眸淡然,凝视云海,沐浴在晨曦神辉中。

    很快,身后紫芒破空而来,很快落至半空,现出紫色明灭光华。

    光华内,道尊问道:“你为何不与墨白比试?”

    两人都知道荒神真正身份,没有必要隐藏,但道尊事先已交代,要探墨白修为进境。

    负手而立的倦尘音闻言摇头道:“墨白非是吾之对手,与他交手,难免有所保留,吾此举,只怕被道主识破罢了。”

    “但你直接将三机谶让给道主,恐会更让她心疑。”

    道尊知晓道主性格,不会这般轻易被糊弄。

    此刻的倦尘音沉默不语,似有心思。

    浮在半空的紫色光华中,道尊看倦尘音模样,问道:“三机谶中,你是否看到了什么?”

    “未来一角罢了。”倦尘音淡淡道。

    过去一角,至于这般凝重?

    道尊疑惑,问道:“可否告知师兄?”

    倦尘音摇头,道:“此事,不足挂齿。”

    “随你吧。”

    见倦尘音不愿言明,道尊也不追究,他转移话题道:“距离千年之约将近,恐有神州大劫将至,但究竟是何劫数,你吾仍是不知,不过可趁此机会,以墨白为主,使南北道宗合并,再现昔年道门昌盛,若你无他事,不如暗中护住墨白,以防差池。”

    “不用。”

    岂料,倦尘音闻言,再次摇头,淡然道:“墨白此刻修为,虽不如吾,但道域已少有敌手,让他独自历练,亦是一种提升修为的方式。”

    “你总是如此!”

    紫色光华中,传出道尊无奈声音。

    “哈!”

    轻笑一声,倦尘音不曾转身,只是问道:“映云夕近日似未露面。”

    “嗯。”

    道尊点头道:“吾已派她往真岸界去接天阴之体了。”

    天阴之体,指的就是玉倾仙。

    倦尘音闻言身躯一滞,金眸转冷,不悦道:“你还未曾放弃天极阴阳变。”

    “吾不可能放弃。”道尊缓缓说道。

    天极阴阳变,为道门最高秘术,一旦修成,便是无双道诀,但数千年来,无人可练成,反倒因此术而身亡者,不再少数。

    想起两千五百年前的一战,倦尘音的眸光更冷了。

    “莫要忘记,当年一战,你为修炼天极阴阳变,牺牲的是谁。”他冷漠道。

    道尊听到这句话,覆盖在体表的紫色光华微微颤动,但很快就恢复如常。

    “你放心,那次悲剧,不会再发生了。”道尊声音变得坚定。

    他有信心,让玉倾仙与墨白修成最高神术。

    “呵!”

    倦尘音闻言冷笑,这一声笑中,带了三分嘲弄,七分愤怒,但最后,还是随着声音回荡,湮灭在云海之中。

    ………………………………………………………………

    南道宗,流光飞逝,道主带着墨白回返蕴剑宫。

    郁郁葱葱的参天古树下,金芒落地,墨白现出身形。

    神秘莫测的三机谶也出现在墨白身前。

    半空中,明灭起伏的银色光华内,传出柔和声音,缓缓道:“三机谶为你所得,当由你来定论它之归属。”

    “道主说笑,我为南宗弟子,这三机谶,当然是道主管理,不过在此之前,希望您履行承诺,将三尊封神式余下两式传授与我。”墨白轻声道。

    他内心沉重,因为明白了道主身份,是名女子,不过让他难以释怀的是,太白剑阿曾被道主、道尊围杀。

    所以,他也多了几分谨慎。

    巨大三机谶书碑屹立古树下。

    半空中的光华依旧,半晌,一缕银芒自内中透出,旋即落至墨白眉心中。

    呃……

    墨白皱眉,倒退两步,很快他就被银色光华包裹。

    而在内中,三尊封神式后两式也印入他之脑海。

    约莫片刻,他已记下剑诀,这才睁开眸子。

    “以你如今修为,能动用第一式,但余下两式还不能掌握,需要修为精进后,才能运用自如。”银色光华中,道主提醒道。

    “荒神明白。”墨白拱手应下。

    “本座知三机谶神秘,但凡进入其中,定能得到未来指引,想必你已看到未来一角,接下来该做什么,你当比本座更明白。”银色光华中传出声音。

    未来吗……

    墨白沉默,他看到的不是未来,是过去,太白剑阿死因,不过他不敢说,也不能说。

    因为现在的自己,没有足够能力一血此恨,而且但凭三机谶中画面,不能断定这便是事实,后面需要再调查。

    银色光华中,道主见墨白沉默不语,只当他在沉思,遂开口提醒道:“玄海界,有魔族为祸,修炼一途,闭关没有任何用处,你可前往玄海界修炼,也能助众人一扫魔祸。”

    玄海界,魔祸扰乱,一界都要大乱了。

    “是。”

    回过神来,墨白拱手应下。

    最终,他选择暂时离开南道宗,往玄海界赶去。

    流光远去,参天古树下,银色光华渐渐散去,现出倾城白衣。

    白衣飘摇,轻裾随风还,明眸皓齿,却冷如霜寒。

    她神情不悲不喜,首现真身,丝带飘舞,衣袖翻飞,足踏莲荷,落至地面,来到了三机谶前。

    古树下,此时的三机谶,没有了任何动静,如一块长满青苔的朽石,不曾出现玄异之处。

    她走上前,素手轻起,落至三机谶上。

    嗡—

    点点银华绽放,她试图以莫大真元探出其中关键,就见三机谶吸纳无数真元,还如一块石头般,没有任何动静。

    白衣美眸微蹙,喃喃道:“为何三机谶还不开启,难道有缘人尚未至吗……”

    风簌簌,任声音空灵,世间少有,依旧无人回应。

    …………………………………………………………………………

    玄海界,战约将至,不论魔族,或者正道,都如火如荼展开准备工作。

    墨云山脉,绵延方圆千里,已无其他生灵存在,因为他们都已早早离开,这里,也将成为最可怕的杀戮战场。

    天行道岸,广贤殿上,众人依旧齐聚。

    在商议事情的时候,一名青衣弟子快速跑进大殿。

    “报!”

    他喘着粗气,拱手对越天行喜道:“报告盟主,荒神前来求见!”

    “哦?”

    听到来人,大殿上皆是一惊。

    “他来做什么?”

    “荒神之名,响彻道域,而且已被南道宗接走,这才多长时间,便能回到玄海界?”

    “不论如何,能这般自由出入,足以验证他在南宗地位之高了!”

    人们凝重,议论纷纷,但好在荒神不是敌人,也许是来自无上界的援手。

    “请他进来。”

    越天行很了解荒神真正身份,他就是墨白,但前者不愿暴露,他亦不想揭穿,无视众人议论,他挥手,请荒神进入。

    很快,青衣弟子离开,没多大会儿功夫,就带来一名年轻金衣剑者进来。

    荒神步入广贤殿后一怔,环顾四周,发现了不少熟悉面孔,有天玄尊者,金痕,少独白,月红,甚至还有烈阳剑道的两名强大剑者,可谓是群英云集了。

    他拱手对越天行道:“参见盟主,荒神奉道主之命,前来协助。”

    一语惊四座。

    闻道主名号,众人皆是震撼。

    道域,由道尊与道主掌控,加上道灵、道玄一脉的两位主事者辅佐,勉强安抚此刻的道域。

    道主便是道域最强大的存在之一,他们没想到,荒神竟得到如此青睐,连道主也要对他刮目相看。

    为此,引得不少人艳羡同时,也多了几分妒忌。

    尤其是叶家子嗣叶凌,他看向墨白眸光就很不爽:年纪轻轻,就能得到道主青睐,看他模样,似也没什么特别啊!

    暗道有机会,可以试探试探。

    广贤殿上,回过神来的越天行见墨白出手援助,而且是奉道主命令,喜道:“若有荒神助阵,此局又多了几分胜算。”

    “那倒未必。”

    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众人回眸,就见人群中,剑生怀抱朱虹走出。

    剑生,烈阳剑道的天才剑少,也曾剑碑留名,修为强大,没有几人能比肩。

    但上次留名,荒神更胜一筹,已是不争事实,如今他突兀站出来,颇有几分挑衅味道,众人都是皱眉。

    尤其是越天行,现在正是针对魔族的时候,不宜出现内乱啊!

    就见剑生走出人群,他眸光撇向墨白,淡笑道:“荒神,今日你加入,吾不欢迎,因为,你尚未拿出真正的实力。”

    上次一战,剑生耿耿于怀,哪怕正魔之战在即,他似也要清算,分出个胜负。

    越天行皱起眉头,他看向剑生有些不悦,但考虑到烈阳剑道传承久远,也是超然宗门,他只得和颜悦色笑道:“小友无须着急,待得正魔一战结束,若两位有心,吾可为你们设下擂台,一较搞下。”

    “抱歉,盟主。”

    岂料,剑生闻言转身拱手,摇头道:“吾之剑约,等不了明日。”

    这一句话,让越天行身边的众人都有些不悦。

    脾气暴躁的元离尊者站出来,斥责剑生道:“这里不是你能撒野地方。”

    “是吗?”

    剑生眉头一挑,却见有几分锐气充斥,那强横剑意,饶是元离尊者,也不得不惊退数步。

    此举动,更带了几分挑衅。

    至于人群中的冉红菱,身为烈阳剑道长老的她,反而笑意盈盈,没有丝毫劝阻的意思。

    这番举动,让人难免怀疑烈阳剑道的动机,因为正魔之战在即,针对荒神,只会让内部变得不稳而已。

    不过,众人还是将眸光望向最为关键的人物—荒神。

    要看他如何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