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一十九章 无奈一战

第四百一十九章 无奈一战

 热门推荐:
    墨云山脉下方,正魔已分庭抗礼。

    天际,却突兀出现磅礴魔气,众人抬眸望天。

    就见虚空开裂,一袭黑袍负手而出,他容貌丑陋,但身上散出滔天魔气,惊人至极。

    一步踏出,发出隆隆巨响,似响在众人心头,都感觉到气息一滞,十分恐怖。

    魔帝踏足,步踏起落,自九天虚空裂缝中,降临地面,带起无尽磅礴气浪,席卷众人。

    “小心!”

    越天行袖袍挥动,拦下这股扑面而来的魔气,但魔元浑厚,他也不禁倒退两步,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之色。

    魔帝名讳,让人不得不凝重以对。

    “怎么?本帝到来,你也害怕了?”

    落地后,魔帝凝眸越天行,冷笑道。

    “哼!妖魔邪道,今日,天行道岸,势诛魔祸!”

    越天行冷哼一声,起手纳风云,旋即银芒入手,铿然声响中,他一剑破关,斩向魔帝。

    轰—

    魔帝不为所动,在银芒近身一刻,掌运雄浑魔元,在临近一刻,释放万千魔威,抵下越天行攻势。

    “你……”

    越天行大惊,他只感觉一股无物可破的力量生成,硬生生拦下自己,难以寸进分毫,而现在,他连收剑的能力都没有了。

    只见一袭白袍身形腾在半空,手中银芒释放璀璨化光,斩在魔帝头顶一丈处。

    一丈,再也难近分毫,仿若天堑。

    “盟主!”

    元离尊者大惊道。

    轰—

    一声雷霆震爆,但见魔华大盛,竟将越天行震飞。

    呃……

    倒飞同时,越天行手中长剑脱手而出,整个人生机也快速消弭,竟败在魔帝手上。

    嗖—

    人群中,天玄尊者出手,接住越天行。

    倒退数步后,回转人群中,只一探查,他就眉头一紧。

    “怎样?”

    此刻越天行已昏迷,元离尊者忙问天玄尊者。

    “伤势颇重,不容乐观,吾等要撤离此地!”天玄尊者凝重摇头道。

    什么!

    一语震惊众人。

    魔帝竟然将越天行击的伤重如此,两人差距这般大吗?

    一时间,正道联盟寂静下来,众多年轻弟子看向魔帝眸光,多是恐惧。

    “准备撤军吧。”

    感受魔帝强大,墨白叹了口气,道。

    撤军,是避免损失最简单直接的方式。

    但可惜,魔不同意离开,谁都难逃生天。

    轰隆隆—

    就在众人决策之际,突兀的,大地隆隆作响,天际风云变色,暗淡无光中,赫见魔火焚天景象。

    “那是什么?”

    “不好,是阵法!”

    察觉异常,众人抬眸时,金痕突兀变了脸色,惊呼道。

    阵法!

    众人一愣,旋即回过神来,只有魔族会布下这等阵法,没想到他们尚有援军,一时间,正道联盟纷纷自乱,有人已要趁机离开了。

    嗖—

    这时,一道流光破空,就要远遁,然行至中途,就见魔火轰然袭身,那人啊的惨嚎一声,便在魔火中被焚成灰烬。

    这一幕,让众人心中凉透,余下要离开的人,也不敢再乱动心思。

    “这是魔域四枪阵!”

    看到魔阵击杀道者,不曾

    (本章未完,请翻页)

    言语的暮成雪突兀开口,声音凝重。

    魔域四枪阵?

    一旁墨白回过神来,初闻阵名一怔,并未听闻过,疑惑看向青衣银发的绝代女子。

    “魔域四枪阵,是两千五百年前,魔域四大战神联合施为的困阵,昔年,有不少强者,陨落在这魔阵下!”察觉墨白眸光,暮成雪淡声道。

    魔域四枪阵,竟牵扯到久远前的一战,这让众人更是震惊。

    “没想到,数千年后,尚有人知晓此阵啊!”

    相隔百丈,魔帝眸光撇向暮成雪,深邃魔眸中带了一丝讶异,道。

    “趁阵法尚未完全完成,你们先离开吧,这里吾来挡住。”

    不理会魔帝,暮成雪转眸吩咐墨白等人,同时,她往前踏出一步,眸中决然已显,要为众人挣得时间。

    墨白看在眼里,皱起眉头,暮成雪修为虽强,但还不是魔帝对手,留在这里,只是死路一条。

    他于心不忍,只得往前踏出一步,来到暮成雪身边,沉声道:“我留下助你。”

    “你?”

    暮成雪回神,看到身旁的墨白,美眸里,露出讶然之色,荒神名号响亮,可始终是个小辈,在这等存在面前,哪有活命机会?

    念及此处,暮成雪嫣然一笑,摇头道:“你带他们突围!”

    “我不能丢下你一人。”墨白凝声道。

    如果让一名女子为众人断后,他良心难安,更何况自己手段尚未尽显,还有一搏之力啊!

    我不能丢下你一人……

    这句话,却让暮成雪一怔,脑海里却浮现了另外一个面孔。

    同样一语,同样果断,同样难以动摇。

    恍惚中,她仿佛看到曾经的那人,但荒神终究不是他。

    不过,就当是一场梦吧。

    心绪万千复杂,最终尘埃落地,回过神来,暮成雪俏脸再露会心笑意,点头道:“那就一同面对吧!”

    “喂喂喂,你们似乎忘记吾了。”

    这时,眼睁睁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肉麻程度,金痕不悦了,他站出来哼道:“本少还未尽展全力呢!”

    说罢,他撇了一眼身后的冉红菱,得意哼道:“冉阿姨,这里已经不是你们的战场了,离开吧。”

    “你……”

    冉红菱怒极,但看眼下情形,她也知道,突围是关键,而且金痕言语中,也有几分庇护之意,她心中莫名,哼了一声,对金痕道:“小子,你这点修为,可千万别死在这里。”

    “嘁!”

    金痕不悦,他反手抽刀,银芒耀目璀璨,释放出无与伦比的磅礴之力。

    “退!”

    冉红菱见状,招呼众人离开墨云山脉。

    一场厮杀下来,强者虽生还,但联盟众军损失惨重,不过五千人了,还多数受伤。

    在冉红菱与剑生带领下,众人纷纷撤离魔云山脉,欲要在阵法完成之际,突围出去。

    “想走?”

    眼见众人欲离开,魔帝冷笑一声,起掌风云撼天,携无尽魔气轰向众人。

    轰—

    但暮成雪眼疾手快,她罗袖轻挥,就见霜寒蔓野,形成一道天幕,砰砰砰尽数挡下魔气!

    旋即天幕碎裂,但魔气也消弭。

    “你!”

    眼见暮成雪挡下杀招,魔帝怒极,他一拳轰来,虚空破碎,魔气翻腾。

    千雪凝峰—

    面对魔帝攻势,暮成血神情不悲不喜,招手纳天地之寒,凝万千冰刃,席卷魔帝。

    与此

    (本章未完,请翻页)

    同时,她也迅速出手,攻向魔族最强者了。

    ………………………………………………………………

    另一边,魔族大军正要追杀,却见金痕手执天刀,扬手间,风云破,千丈刀芒转瞬形成深壑,将众多魔族拦下,他冷眸数千魔族,沉声道:“越界者,死!”

    轰隆隆—

    话语甫落,大地震动,那刀芒入地后,深壑开始扩散,转瞬就成为一道天堑深渊,深不见底,将金衣与数千魔军分开。

    “这……这怎么办?”

    “众人小心一些!”

    大地离开,众多魔族屹立不稳,待回过神来时,就见已无路可前行。

    但很快,众魔中,丑魔与夜魔出现,他们两人互视一眼,吩咐众魔道:“追!”

    与此同时,双魔联手,攻向金痕。

    “找死!”

    眼见双魔来袭,虽受伤,金痕亦不畏战,冷眼一瞬,持天刀身形化作流光,迎刃而上。

    至于余下众魔见状,则是快速化作流光,追杀众多修道者。

    这些小魔已经无人注意了。

    但除却这两处战局外,尚有一场更为难以分明的战局即将展开。

    满目狼藉的硝烟绝地,一袭金衣,一套魔甲。

    道剑、魔刀、再次相遇了。

    “你,不是吾之对手。”

    凝视墨白,魔厌淡声道。

    “但你知道,我不会退去。”

    墨白手执极道神锋,金剑入地,周遭光华大盛,拦住魔厌去路。

    两人,曾有一段渊源。

    道塔中,被封印两千五百年的顶尖魔者,一生孤独,本以为要持续永恒。

    但随着年轻剑者到来,他重获新生。

    这份恩情,他难以偿还。

    魔厌是个恩怨分明的人。

    怨,是怨太白剑阿。

    恩,却是眼前金衣墨白。

    太白剑阿、墨白,即便师徒,他也依旧看得分明。

    “你现在离开,吾放你生路。”

    半晌,魔厌忽的开口,竟手下留情。

    “你不知道,对敌人仁慈的后果吗?”

    微一错愕,凝视魔厌后,墨白就摇头道:“我不会离开,因为这里还有我的朋友。”

    “魔域四大战神齐聚,加上魔帝之能,他们断无逃生可能。”

    魔厌还不肯放弃劝阻,因为他实在不愿出手对付墨白,但也深知魔域四枪的可怕,若墨白执意,断无活命之理啊!

    他皱眉道:“上古一战,魔域四枪,斩杀了多少三道之人,你根本不知。”

    “不用多言了,我心领你好意,但这一战,不可避免。”

    即便魔厌苦口婆心,墨白也不能退却。

    “你……”

    “你与我,不都是有难言之隐吗,何必再多说废话。”

    墨白淡然一笑,却都是苦涩。

    这句话,让魔厌一怔。

    是啊,他就是为了救下七叶才选择帮助魔厌,纯魔之气没有拿到,他不能放弃,念及此处,魔厌看向墨白的眸光,突然醒悟了。

    哈……

    无奈摇头一笑,魔厌不再多言,手中魔刀翻转,凝视眼前金衣,声音转冷,道:“注意了!”

    轰—

    话语甫落,这一刀携恐怖魔威,袭面而来。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