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章 困兽之斗

第四百二十章 困兽之斗

 热门推荐:
    墨云山脉,硝烟散尽,却更复先前。

    三光掩去,千里山脉,尽被乌云覆盖,难现曙光希望。

    狼藉尽毁的荒野上。

    魔者持无奈之刀,划开生死战局。

    铿—

    随着交击一瞬,火星四溅,旋即金、暗、光华大盛,互不相让,在剧烈璀璨中,双方各自震退。

    “你比先前,要强横不少!”

    魔厌皱眉,凝视墨白,沉声道。

    “对付你,我自然要拿出全部实力。”

    墨白的神兵归鞘,但现在,北斗罗盘辉映,天地黯淡,阴阳珠转动之余,伴随嗤嗤声响,璀璨夺目的金芒在暗夜中,划出希冀异彩,映射天际苍穹。

    初阳燎空—

    金锋出鞘,沉元一瞬,墨白口诵剑诀,凝指抚剑身,铿然迸射中,一抹璀璨金芒化晨曦耀目,旋转轰向魔厌。

    刀断轮回—

    面对九阳天诀之威,魔厌不敢大意,他魔刀挥旋,尽纳八方邪佞之气,汇作轮回之刃,发出恐怖暗芒挡下,轰然斩向晨曦圣芒。

    轰—

    双强初交汇,雷霆震撼万千,巨大晨曦在这一剑下,顿成虚无,而刀气不止,再袭向金衣身躯。

    墨白见状,金锋在握,又是一道凌厉剑气斩出,将余威震溃,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倒退数步,虎口险些裂开。

    不及犹豫,又听闻杀招再起。

    一刀斩乾坤—

    魔厌起手,再现刀诀,魔纳苍穹之力,虚空震撼惊雷,他身形瞬闪,再次斩向墨白。

    这一击,强横无匹,是昔日对决刀神所使绝学。

    为此,墨白不敢大意。

    藏剑式—滅!

    眼见毁灭一击临身,墨白剑诀再运,却截然相反,不再以力抗力,反而以藏剑式对敌。

    藏剑式,来源天剑院,传闻是天剑院老祖所创,其剑法诡谲多变,却又暗藏杀机。

    滅字诀,便深喑此中道理。

    藏剑一瞬,墨白身形便消弭虚空,无迹可寻。

    嗯?

    隔断乾坤之力斩向墨白,却意外发现墨白消失无踪,这一刀,瞬间斩空,但即便如此,刀芒恐怖,竟硬生生击碎远处一座山峰。

    那山峰轰隆隆粉碎,倒塌,震撼的方圆数十里不得安宁,尘沙万丈。

    但很快,魔厌就回身再次挥出一刀。

    嗡—

    与此同时,墨白身形现出,那满含滅字一击的恐怖剑威袭向魔厌。

    轰—

    猝不及防之下,魔厌登时倒退百丈,撞断数棵参天古树,最终凭借手中魔刀稳住身形。

    稳住身形后,魔厌抬眸看向半空中的金衣剑者,不吝啬赞赏地点头道:“不错,你学会改变战法了。”

    “面对你这等强者,我也属无奈之举!”

    没有因击退魔厌而欣喜,相反,墨白神情更加凝重,因为魔厌,始终是魔厌、

    最为可怕的魔者之一!

    “接下来,就要注意了……”

    话语甫落,魔厌抽刀一瞬,刀芒铿然而出,斩向墨白,与此同时,他身形也化作流光,袭向眼前人。

    轰—

    眼睁睁看着刀芒在瞳孔放大,墨白心神一凛,执剑断刀芒,而与此同时,魔厌夜杀到了。

    但闻铿然声响,火星四溅之余,墨白被瞬间击退,虎口崩裂的他殷红飚出。

    呃……

    闷哼一声,墨白心思电转间,当即足踏九幽,幻影三分。

    嗡嗡嗡—

    九幽一化三分,个个出手,击向魔厌。

    呵—

    但魔厌轻笑一声,手中魔刀不断斩出,在幻影临身后,尽皆被斩得粉碎。

    墨白看在眼里,眉头紧锁同时,再运剑诀—双阳焚风!

    嗖嗖—

    话语甫落,双阳同出,化晨曦耀目,指杀魔厌。

    “九阳天诀很强,但你终究不是太白剑阿,前四式,都无法对吾造成伤害!”

    眼见墨白再运双阳绝学,魔厌挥刀以应的同时,却是故意说出自身破绽。

    这让墨白一怔。

    但现在已经由不得多想了。

    “五阳燎原—”

    双阳后,墨白沉元纳气,足踏虚空,剑指凝动一瞬,阴阳珠再次转动,释放潜藏之力,旋即道火汹涌而出,化作一道道晨曦映目苍穹,在魔阵中,竟隐隐有刺透云霾之能!

    “那是……”

    天际虚空深处,布下阵法的魔域战神看到五阳同天之景,声音凝重。

    魔域四枪阵,几乎毫无破绽,但最大破绽,是极阳道火配合九阳天诀,释放出的纯阳之力。

    五阳之力,配合极阳道火,已对阵法造成伤害了。

    “吾等出手吧。”

    眼见阵法受损,内中,邪子沉声道。

    “不急,阵法即将完成,他这番纯阳之力的伤害,不过是延缓时间罢了,只待阵法成,他们断难逃出生天。”佛子淡声道。

    ………………………………………………………………

    道门至高绝学,九阳化五,又以神锋催动,登时纯阳之力贯通苍穹,饶是血气环绕,也难阻浩然道威。

    “很好!”

    眼见墨白运转五阳,魔厌露出感叹之色,他魔刀挥旋,神情一凛,刀诀再出—刀破寰宇!

    吼—

    刀诀出,天地撼,得魔气加持,寰宇震动之余,再现魔域凶兽之魂。

    凶兽吞天,足踏乾坤,仰天怒吼咆哮,变相方圆千里。

    轰—

    道、魔,两股不容于世的力量,在晨曦圣芒与暗淡邪光中,猛然交击。

    登时,天地暗淡,血气溃散,几乎完成的阵法,竟又现破绽。

    “搞什么鬼!”

    这两股力量冲击,竟硬生生冲破阵法,让他们功亏一篑,内中,传出邪子恼怒的声音。

    这一击,不只纯阳之力的破坏,也有暗淡邪光的冲击。

    血气溃散,天地复又变得暗淡。

    但很快,佛子淡声道:“继续开阵!”

    “还要开?”

    邪子有些恼怒,道:“赦与龙子追杀那群修道者了,你吾之阵,不够完全。”

    “给魔帝时间,他会解决。”佛子声音依旧淡然。

    邪子不悦道:“你吾出手,也能解决。”

    “为防止变数,开阵吧!”

    佛子不肯出手,话语甫落,就见血气再次升腾,缓缓遮掩天际。

    ………………………………………………………………

    战局中,道魔相遇,诺大震撼之力,乾坤都要裂开,璀璨光华中,但见魔厌倒飞而出,肩头染血,被极阳道火侵蚀,甫一落地,就倒退数步,张嘴吐出一口鲜血,面色惨白。

    “你……”

    墨白落地,眼见魔厌受创,愕然愣住。

    以魔厌修为,方才完全可以击败自己,但最后,他选择以邪力冲击血气结界,要为自己开出生途,这让他心中万般滋味。

    “吾说过,吾恩怨分明,现在,吾已无力再战了,你要救人,随你。”

    魔厌捂住肩膀,那里道火袭身,他痛苦难忍,但还是强行压抑神情,起身对墨白说道。

    “多谢!”

    魔厌的暗中援助,此刻更是被道火侵蚀,让墨白不忍,但他更知道此刻该做什么,当即转身往暮成雪方向赶去。

    眼睁睁看着墨白离去,魔厌又抬眸凝视虚空血气,已渐渐愈合,但还有一段时间才能完全形成,他沉默不语,暗道接下来只能靠你自己了……

    ……………………………………………………………………

    魔厌、墨白,战局分胜负。

    而远处荒野中,暮成雪、魔帝泠然以对。

    喝—

    面对不世魔帝,暮成雪不敢留手,她沉元纳气,招手应苍穹,旋即寒霜天降,一处虚空开裂,就见银龙盘旋而出,发出清脆龙吟。

    紧接着,霜龙化形,成就一口晶莹剔透,散无尽冰魄气息的神锋。

    神锋天降,被握在青衣手中。

    一股神力加持,暮成雪催真元,动剑诀,雷霆迅猛,化霜寒千刃,全数袭向魔帝。

    “小丫头,不错的实力!”

    眼前女子所表现出的修为,让魔帝有些意外,他嘴角冷笑不减,负手倒退,身形如惊鸿,游戏霜寒之中,旋即招手纳尽魔元,虚空雷霆震颤之余,一杆黑色神枪出现手中,他反手一握,枪如游龙,无物不破,将漫天霜寒全数击溃。

    叮—

    霜寒尽褪,现出青衣身影,剑锋与枪芒相遇,银芒,黑光炸开,释放一圈圈涟漪,搅动方圆数十里,草木摧折,山石崩毁。

    光华大盛之余,暮成雪被巨力震退,体内气机不稳,但她落地后不犹豫,剑指凝动,再展剑诀。

    霜华天引照九霄—

    暮成雪踏足地面,莲步生寒,青衣飘洒间,惊现九霄神雷破空,阴霾刺透处,一抹银辉洒落,宛若天外之力。

    在她神锋指引下,尽化狼烟烽火,成一绝世杀芒,袭向魔帝。

    “哼,魔帝三绝—绝神魔威!”

    眼见暮成雪招运极端之力,魔帝眉头一挑,魔帝三绝再现尘寰。

    随神枪指,魔神降杀,晦滅天地。

    天地隆隆中,一尊邪魔临世,头有三角,生六臂,挥动之余,魔掌已临,袭向暮成雪。

    砰!

    在千丈邪魔之相中,那剑芒虽强,仍不堪一击,转瞬毁灭,崩散无形。

    而此时,魔神一掌,仍毁天灭地,不绝攻势,袭杀暮成雪!

    怎会!

    一招被破,暮成雪仓促之余,难运第二招,眼睁睁看着那百丈魔掌毁身而至。

    那携带的无尽威压将她笼罩,再难动用真元分毫,只余绝望。

    难道这一生,如此结束吗?

    似乎数千年来,太过短暂,不甘心的情绪在心中蔓延。

    紧接着,她脑海中再浮现熟悉面孔。

    曾经的举手投足,曾经的山盟海誓,如今竟不复存在。

    千年等待,等不回一个原因。

    不!吾不甘心!

    回神一刻,暮成雪俏脸生寒,美眸中银芒一闪而逝,她沉元纳气,就要施展禁诀。

    不凡圣掌!

    突然,这时候,一股浩瀚佛威出现,紧接着伴随沉喝声,响彻天际,仿佛惊雷炸开。

    暮成雪忙回眸,就见天外一道宏大掌气伴随磅礴佛元袭来。

    砰—

    千钧一发之际,浩瀚佛掌一对魔神之威。

    佛威,魔能,在这一掌下,仿佛能毁灭天地,交汇刹那,天地失衡,山河变相,磅礴气浪翻滚,所过之处,尽皆夷为平地,整个墨云山脉,也在这救世与毁世一掌下,成为废墟。

    至于虚空那几欲完成的血气阵法,再一次铿然粉碎。

    这一突兀,让隐匿魔云深处的魔,愤怒了……

    地面上,身在战局中的暮成雪,虽被拦下致命一击,但还是被气浪击中。

    噗的一声张嘴吐出一口鲜血,旋即青衣倒飞而回,银发飘散,伴随丝丝血迹,仿佛一朵凄艳哀绝的寒花,在毁灭中飘摇不定。

    嗖—

    这时,一道金芒急速而来,接住了受伤的暮成雪。

    “是你……”

    被墨白抱在怀里,感受蓬勃有力的胸膛挑动,暮成雪无力地倒在他怀中。

    这一刻,不知为何,她心中反而找到了最初的一丝寄托。

    “走!”

    救下暮成雪,墨白不敢停留,不凡圣掌耗损真元恐怖,他也没有多少再战之力了,当即化作金芒破空而去,欲要离开。

    但,天不遂人愿。魔、自也这般!

    嗖—

    就在墨白要离开之际,虚空深处,一道邪芒瞬间临身,砰的一声击中金芒。

    呃……

    猝不及防之下,墨白被邪芒贯体,他整个身躯都被这恐怖冲击力给震回来,落至地面上同时,鲜血亦跟着滴下。

    “嘿嘿嘿……小子,接二连三破吾魔阵,这番举动,让吾彻底愤怒了……”

    这时,随着金衣被拦下,无尽黑云中,身穿邪魔暗甲的邪子负手而出,他屹立半空,俯瞰地面上的墨白,恼怒道。

    而与此同时,身后,魔帝也手执神枪杀来,拦住墨白退路,他冷笑道:“这次,你无路可逃了……”

    眼见前有拦路魔,后有追魂锁,被封住所有退路的墨白心中一沉……

    这次,恐怕倒霉了……

    ps:明天就是四月一号了,水波可能会暂且改变计划,一天两更,因为每天写的太多,不仅累,连带着质量也下降很多,水波希望能写的更好,提前通知大家一下,当然,也有可能是三章,水波只能尽量,但不会和这个月一般的更新速度了,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