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二章 逃出生天

第四百二十二章 逃出生天

 热门推荐:
    墨云山脉下的战局还未结束,越演越烈。

    击败魔厌的墨白,救下暮成雪,却触怒了隐匿虚空深处的恐怖魔者—邪子。

    邪子足踏虚空,引风雷在身,魔气环绕之余,降下可怕杀伐,他凝视墨白,冷声道:“三番两次破吾阵法,今日你难逃生天了。”

    “呵……”

    地上,怀抱暮成雪的墨白淡笑。

    这一战,的确不容易。

    “杀!”

    身后,魔帝动了,身形瞬闪,雷霆一枪启杀机。

    墨白神锋巧转,转身挡下这一枪。但枪身传来重力,让他倒退数步。

    这时,虚空深处,邪子也出手,翻手现魔枪,同样灭绝生机。

    接连两大魔者出手,墨白怀中暮成雪看在眼里,焦急道:“你放开我,自己离开吧。”

    “放心。”

    不多言,只说一句放心的墨白再出手,金锋旋转生辉,极阳道火蔓延。

    刹那间,催动一身真元,连破两大魔者之招。

    怎有可能?

    倒退数步的魔帝魔眸讶异道。

    “不可能的事情太多了。”

    体内真元耗损殆尽,墨白咬牙释放不曾动用的金丹之力。

    登时源源不断的造化生机之力修复伤体,携着一身金芒,让他气息攀至顶峰。

    “不能让他有喘息机会。”

    魔帝说话时,黑色神枪再次催动,破碎虚空而来。

    五阳燎原—

    墨白高举神锋,五阳腾空旋转而出,释放无尽道火之威,硬生生将魔帝震退。

    邪子看在眼里,捉准一瞬时机,邪枪横扫,再洞穿墨白肩膀。

    被洞穿右肩,墨白险些握不住极道,嘴角同样溢出殷红。

    滴答。

    声音响亮清脆,落至暮成雪俏脸上。

    她有所察觉,看到浴血金衣,于心不忍。

    一身染血,该退时不退,欲退时,无路可退。

    眼睁睁看着年轻剑者为自己浴血奋战,暮成雪心中五味俱全,说不清是安心,还是忧心。

    安心的是,她再次感受到熟悉记忆。

    忧心的是,这抹温馨,或许很快就会湮灭。

    “你还能坚持多久?”

    魔帝冷笑,见墨白周身光华渐渐削弱,再次出手,神枪携魔劲,破空而来。

    催动体内剩余金丹之力,这股力量虽可使墨白达到巅峰状态,伤势也能瞬间愈合,但终有消逝的一刻、这短暂交手,已让金丹药效不足一层。

    元神一剑—

    无奈之举,墨白收神锋,双指并拢,牵引体内汪洋剑息,化一缕游丝盘旋,凝滞虚空,迎向恐怖一枪。

    雷霆震撼的力量撞击,迫使魔帝倒退数步,体内气机翻腾不稳。

    至于墨白,更是凄惨,被魔劲震飞,再无抵抗之力。

    “好机会啊!”

    一直等待机会的邪子眉头一挑,魔元尽催,化雷霆一枪,急扫而来。

    没有任何防备,再临杀机,墨白断无逃生可能。

    不好!

    回过神来,就看这一枪袭来,墨白皱眉。

    “吾来助你!”

    这时,金芒破空,发出凌厉刀气,千钧一发之际挡下邪子。

    “嗯?又是个高手!”

    邪子被震退落至地面,看到金衣刀者,冷笑道。

    “高手,这二字吾爱听。”

    金痕落地,盯住邪子,对身后墨白道:“你还能再战吗?”

    “尚可……”

    怀抱暮成雪,肩膀血迹已经止住,墨白淡声道。

    “没关系,你们先离开,这里吾来挡下。”

    金痕一怔,旋即道,他手中天刀挥旋,划出四道刀芒,拦截四面八方。

    魔帝、邪子都不缨锋,倒退数步后,却是长枪横扫,封锁所有退路。

    任凭两人通天之能,也难逃死劫。

    “你确定自己可以吗?”

    墨白生出退意,但又不放心金痕。

    两人靠肩,都将后背交给对方,金痕闻言,淡笑道:“天刀之名,可不是白叫的。”

    “那好,注意了,分头退走!”

    岂料,听到金痕言语,墨白轻轻放下受伤严重的暮成雪,再招出金锋,最后的金丹之力也随之催动。

    轰隆!

    伴随磅礴气劲,金芒破空,一股撼天毁地之能尽数爆发。

    “熟悉的气息!”

    乍闻变化,魔帝下意识地倒退两步,凝神以待。

    他凝眸墨白,觉得气息古怪。

    但接下来的一幕,让他彻底醒悟,震惊!

    “三尊封神式—原始炼阴阳!”

    金衣神情泠,一手持神兵,一手释剑诀,催周身真元,动极阳潜藏之力。

    登时天地毁,乾坤荡,山河变相。

    亘古之力,猛然爆发,化作无尽剑芒,席卷四面八方。

    “是太白剑阿绝学!”

    无尽剑芒袭身,邪子挥枪格挡,惊呼道。

    魔帝同样不敢缨锋,以神枪阻剑气,且战且退,不能进之分毫。

    “退!”

    墨白挥手,卷起暮成雪,化作金芒破空而去,金痕则愕然一瞬后,也紧接着离开。

    三人瞬脱离战场,消失在墨云山脉。

    天际暗淡,金芒挥洒,无尽剑气纵横,好在墨白强弩之末,又以散击剑气为主,意在阻拦。

    否则单这道门绝学,足以让两人中,任何一人重伤。

    硝烟散尽,剑气消弭,魔帝衣衫破碎不少,脸上也划出浅痕,他看着已消失的三人,哼道:“可恶,被他们跑了!”

    “没想到,数千年后,第一战,竟还遇到会使出三尊封神式的人。”邪子神情后怕道。

    远处,魔厌、佛子、双魔也来到战场。

    邪子见到佛子,眉头一挑,不满道:“方才为何不出手?”

    即便三尊封神式强横,三人联手,那墨白也逃不掉。

    “吾不喜以多欺少。”但佛子负手拒绝道。

    “呵!”邪子冷笑不语。

    佛子性格,他知道,数千年来都是这样,即便开阵,也很少动手,这也让他战绩最弱,但那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驱逐他吧。

    魔帝看在眼里,知道四战神之间,关系密切,不宜得罪,他撇向受伤的魔厌,不悦道:“本帝没想到,你还拿不下墨白。”

    “方才情形,你也见到了,墨白手段层出不穷,保命招数更是一个接一个,吾不敌也是自然。”

    已经驱逐体内道火伤势的魔厌负手淡声道。

    “哼,此事本帝不追究了,待赦与龙子回来,咱们就离开玄海界,回到神州大地。”魔帝转移话题道。

    魔厌闻言,抬眸凝视魔帝,道:“不要忘记吾需要的纯魔之气。”

    魔帝挥手道:“本座说话算数!”

    …………………………………………………………………………

    流光飞逝,与金痕分路而逃的墨白体力难以支撑,鲜血殷红不断滴落,最终选择停留在一处无名高山上。

    他将暮成雪放在地上,以真元为其疗伤,金色光华笼罩两人。

    但很快,他力量不济,只能放开,但此时的暮成雪已经昏迷过去。

    “暮姑娘。”

    墨白将她扶住,却叫不醒人。

    他有些着急,此刻体内气血翻涌,让他忍不住吐出一口殷红,触目惊心。

    “不行,需要找个地方疗伤。”

    这口淤血吐出,体内金丹之力彻底消弭,墨白勉强起身,再次背起暮成雪,他环顾四周,发现方圆百里都无人烟,而且已偏离了天行道岸方向。

    彩绿山廊—

    墨白想起青绯、青凝两姐妹来,忙化流光往彩绿山廊赶去。

    …………………………………………………………………………

    逃脱龙子围杀的冉红菱等人继续前行。

    天玄尊者背起越天行,身边跟着少独白与月红。

    行至中途,就见荒野中,身穿暗白长袍的诡异枪者拦住去路。

    那人暗淡长发披肩,双眼被红色光华蒙住,看起来像个瞎子。

    “你是何人?”

    众人止步,人群中,月墟子走上前凝神问道。

    “杀……”

    赦不答,魔枪高举,化魔焰袭身而至,瞬间洞穿月墟子身躯。

    月墟子惨嚎一声化作血雾爆碎。

    “道友!”

    天玄尊者见状,震撼惊呼,但为时已晚。

    “众人小心。”

    回过神来,冉红菱将众人护在身后,手中神锋出鞘,要制敌先机,围杀魔者。

    “呵……”

    蒙住双眼的赦,与常人无异,对他而言,有没有双眸都是一样,他挥旋魔枪,登时魔火丛生,席卷四面八荒,将冉红菱震退。

    人群中,隐尊也化作银芒袭杀而至。

    但赦魔威难犯,任两大高手攻杀不为所动,魔动,以一己之力,镇压两大强者。

    “你们带着盟主离开。”

    天玄尊者将越天行交给少独白叮嘱道:“走的越远越好,快赶回天行谷去。”

    “老祖你呢。”

    月红隐有不安预感,抓住天玄尊者的手问道。

    “放心,老祖我不会有事的。”

    天玄尊者轻轻拍打月红肩膀,淡笑安慰道。

    “走吧,咱们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

    这时,一直畏畏缩缩,跟在众人身边的叶凌也忙开口劝道。

    “哼!”

    月红知道叶凌根本没尽力,不给他好脸色看。

    不过她也知道说的没错,自己等人只会妨碍诸位前辈施为,她美眸通红,泣声道:“老祖,你一定要平安啊!”

    “放心吧。”

    天玄尊者送走众人后,这才转身露出决然之色,他招手划出一口锐锋,捉准时机,攻向赦……

    …………………………………………………………

    ps:这个月每天两更,水波要认真去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