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冥医

第四百二十三章 冥医

 热门推荐:
    墨白背着暮成雪往隐匿无尽山峦中的彩绿山廊赶去。

    彩绿山廊隐蔽,不被外人知道,也就上一次元离尊者等人追至,而且剑流影等人也知晓。

    不过现在元离尊者与墨白站在同一阵线,也不会泄露,他却不知,现在的元离尊者,已经被杀了。

    至于剑流影,他更不担心了,因为上次与越天行合作,这对父子已经退隐至清禅地了。

    墨白背着暮成雪,来到了彩绿山廊外,他急道:“在下墨白,请救命!”

    墨白声音回荡在彩绿山廊外,一声又一声。

    很快,有两道流光快速赶来,落在地面上。

    青凝看到墨白还安然无恙,神情大喜,道:“你还活着,那太好了,咦……你……你是荒神?”

    墨白现在的模样,还是荒神,穿着金色道衣,这让青凝很意外。

    之前在荡妖谷,就是荒神出手取得了不折花,才救了爹爹性命,而刚才,他自称是墨白,让人疑惑不解。

    墨白无奈,只得将前因后果讲与两人听,只说自己为了掩人耳目,才变幻身份,但少了许多细节,也希望她们不要暴露自己身份。

    听到事情原委的青凝恍然大悟,惊喜道:“没想到后来救得墨白就是你,太让人意外了,不过你为什么要瞒着这位姑娘呢?”

    她看到墨白还背着一名青衣银发的绝美女子,脸色拉了下来,认为两人有什么不可告知的秘密。

    墨白管不了这么多,他忙放下受伤的暮成雪,对青凝道:“我与她有些误会,但现在的模样,与她也算是朋友,总之,还请两位帮我救治。“

    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也吐口鲜血。

    “你也受伤了!”

    青凝见状,忙上前搀扶住墨白,道:“跟我进来吧,绯儿,你将那位姑娘带进来。”

    “好。”

    两人将墨白与暮成雪带了进去。

    回到青竹小屋内,暮成雪躺在床上,青凝为他把脉,半晌后,她神情凝重摇头道:“被魔气入体,很难根除啊!”

    墨白闻言,忙从凳子上起来,拱手道:“请姑娘务必帮忙。”

    “你说这些做什么,如果能帮上忙,我们姐妹俩一定不会含糊的,不过这股魔气太庞大,不是我们能应付的。”

    青凝头疼道:“恐怕只能请爹爹出来了。”

    爹爹?

    墨白一怔。

    一旁青绯嬉笑道:“爹爹上次已经苏醒,现在出关了,他可是全天下最有名的神医,一定能救这位姑娘的!”

    神医!

    听到这两个字,墨白一喜,忙道:“那就麻烦两位姑娘了。”

    青绯摆手道:“不麻烦不麻烦,上次你被抓走,我可自责了好久,现在你平安,也让我心里的大石头放下,我这就去请爹爹过来。”

    说罢,她很快起身就走出了小屋。

    青绯走后,青凝也从床沿站起身来,她美眸扫向墨白,有些不高兴地问道:“这个女子和你究竟是什么关系啊!”

    墨白看出了几分不对劲,他忙讪笑道:“之前对她有所亏欠,这次为断后路她又被魔帝击伤,我没有办法才带她来这里。”

    “原来是这样啊。”

    青凝明白过来,脸色缓和许多,道:“你也知道,彩绿山廊避世,不会轻易给人治病疗伤,上次也算是有缘,在山外救了你,如果随便带些人来这里的话,我们恐怕就不能避世了。”

    墨白感激道:“我明白,如果有需要,墨白愿意全力帮助彩绿山廊。”

    “这倒不用。”

    看墨白这么积极的模样,青凝微微摆手,不冷不淡地道。

    很快,竹屋外,有两道人影快步赶来,那身穿粉红色衣裙的,正是青绯。

    至于另外一个中年人,他胡子拉碴,不修边幅,身上穿着布衣大褂,看起来稀松寻常,但一双眼睛十分明亮,仿佛星辰一般深邃,让人不能小觑。

    墨白暗道这就是青绯的父亲了,忙走上前迎道:“晚辈墨白,请前辈救我朋友性命。”

    中年人打量了墨白一番后,没有理会,就往床沿走去,就见他微一挥手,暮成雪的右手就自主抬了起来。

    中年人为她把脉,只是片刻后,他轻放下暮成雪的手,而后袖袍一挥,就嗡的一声出现一个兽皮夹子,夹子内,都是一些极为细弱的银针,但上面闪出氤氲的光华,出现后也带来不少寒气,显然不是凡品。

    就见他运转真元,一根根银针凭空飞起,祖列成排,立在半空中漂浮,在他的指引下,一道道全数没入暮成雪身上的几处要穴,很快,暮成雪身上就散出丝丝黑气,带着令人震慑的气息,渐渐消散。

    “呃……”

    随着魔气的消散,暮成雪也呻吟一声,呼出浊气来,呼吸变得平稳下来,面色也多些红润。

    随后,中年人就收起银针,那些银针依次尽数没入兽皮夹中后,他再次挥袖,就见兽皮夹已经消失不见了。

    做好这一切后,中年人转过身来,对墨白淡声道:“我名冥医,是一名避世之人,不问红尘中事,不过上次发生的事情,二弟已经告诉我了,所以这次我才肯出手救治,不用一天功夫,她便能苏醒,完好如初,届时,你们就离开吧。”

    “爹爹!”

    青凝听到父亲要赶墨白离开,着急道:“墨白怎么也算是救过我们彩绿山廊,而且他也受伤了,怎么能让人家这么快走呢。”

    “住嘴!”

    冥医不悦的斥责了青凝一句,青凝不敢吱声了,他才哼道:“这小子因为服用了金丹,体内的伤无大碍,而且金丹药效还有一分,正在为他修补伤体,不出半天,他就能完好如初了。”

    墨白震惊不已,心道这冥医真不简单,自己体内的情况,他只看一眼,就判得准确。

    至于暮成雪,是魔帝打伤的,这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好的,但在冥医的治疗下,竟然也能这么快恢复,一定是个了不得的神医。

    墨白拱手感激道:“多谢前辈救治,您的手段让墨白大开眼界,只要我这位朋友苏醒,我就带她离开,决不给你们添麻烦。”

    “你……”

    青凝欲言又止,她知道爹爹的性格,一旦决定就很难再改变,所以也不多说什么了。

    墨白走至暮成雪身边,躺在床上的暮成雪昏迷后,美丽睫毛轻轻颤微,微蹙的柳眉让人怜惜,好似九天上的仙女想起了不为人知的过往,在伤心流泪,这让他意外外表坚强冷漠的女子,好像也有心底的柔软之处。

    “咱们离开吧。”

    这时,冥医忽的开口,要青凝与青绯两姐妹跟着自己离开,给墨白与暮成雪单独相处的空间,或者说,他已经不想再多管闲事了。

    青凝很想留下,但她不敢违逆爹爹的意思,只能跟在他身后,三步一回头的离开了青竹小屋。

    小屋内,就剩下了墨白与昏迷的暮成雪。

    墨白体内伤还没有完全好,但也如冥医所说,最后的一缕金丹之力让他渐渐恢复,他盘膝而坐,很快吸纳了更多的元力恢复身体。

    做好这一切后,他起身靠近床沿,仔细打量暮成雪。

    暮成雪很美,不是惊艳的美,而是一种越看越让人动心的女子,墨白承认,他被暮成雪的美貌吸引了,而且,他多次出手,也有这个原因。

    坚强的女子,没有太多心机,为了内心的执着去追求一切,或许这也是一部分理由。

    但无论如何,墨白都有了想法,但他很快醒悟过来,忙摇头,心中警惕自己道:“墨白,你不能去喜欢她,不说恩怨,这条路上太危险了,越是动情,越容易被人抓住把柄,下场,或许很很惨。”

    修道界与红尘中一样,少不了阴谋诡计,倘若真的动心,而不顾一切的想和她在一起,只会让一些人有机可趁,给自己,给暮成雪都带来危险。

    “不过想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或许自己只是单相思啊,哈!”墨白小声自言自语嘲弄道。

    “嘤……”

    这时,躺在床上的暮成雪突然醒了过来,她睁开美丽的眸子四处打量了一番,看到墨白后,才松了口气,问道:“咱们是不是已经逃出来了?”

    “嗯。”

    回过神来,墨白收敛心神点头应道:“这里是彩绿山廊,十分隐匿,我在这里认识些朋友,她们精通医术,你现在体内的魔气已被清除了,相信再调理一番就没有大碍了。”

    暮成雪闻言,淡笑道:“你朋友还真不少呢,到处都是朋友,不过彩绿山廊,我也听过,这里有一位冥医,医术高超,想必是他出手救治的。”

    “嗯。”墨白点头道:“你先调理修养一番,咱们明日一早就得离开,因为那位冥医前辈不想被人发现此地。”

    暮成雪微微点头,想起在众魔围攻下,墨白为救自己奋不顾身,她冷若寒霜的俏脸上缓和许多,看向墨白的眸光也多了柔和,轻声道:“之前,真是多谢你了。”

    “该为之事罢了,你掩护众人撤退,还是一名女子,我若舍你而去,这一生恐怕都难得安宁,更何况……”

    说到这里,墨白顿了顿,摇头没有继续说下去。

    “更何况什么?”暮成雪饶有兴致问道。

    墨白转过身来,金眸撇了暮成雪一眼,犹豫道:“总而言之,我不会丢下你便是。”

    这句话让暮成雪心中暖暖的,多久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句话,现在突然出现一个人,让她心中又惊又喜,如果是别人,她恐怕还会生气,可偏偏不知为什么,对眼前的年轻剑者,她发不出脾气来,干脆沉默不语。

    墨白本想说之前得罪了她,但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得胡乱敷衍了一句,可他看到暮成雪不说话,自知失言,一时竟也无话可说,弄得竹屋内的气氛有些诡异。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