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四章 冥神线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 冥神线索

 热门推荐:
    出了竹屋后,冥医就带着青凝、青绯姐妹俩往药院子走去了。

    远远地,就看到北冥岳在那里为药草施水,他很仔细,没有错过一分一毫,而且尽量均匀,使灵草生长的更生机勃勃。

    冥医走进园子里,对北冥岳道:“辛苦你了,二弟。”

    看到是冥医走来,北冥岳忙放下手中水壶,在布衣上胡乱擦了擦,憨笑着迎上来道:“大哥,你来了,那小子的伤是不是好了?”

    “嗯。”

    冥医轻轻点头,道:“此子不简单,修为深不可测,而且身上隐约有冥域气息,我还以为他是我族,但仔细观察后,发现他只是普通人族,而且还是纯阳之体,真是令我诧异了。”

    北冥岳皱起眉头,猜测道:“会不会他与失踪已久的冥神有关系?上次采不折花时,我就已经发现他身上藏着地麟族的气息,而且非同小可。”

    “这……”

    冥医闻言犹豫起来,道:“我等本是冥域中的冥医一脉,在冥域享有盛誉,号称能从死神手上夺走性命,哪怕冥神、三皇受伤,也是我冥医一脉出手救治,两千五百年前,冥域踏足神州,最终损失殆尽,冥医一脉也都在战中身陨,只余下我一人流落神州,我隐世埋名,等待机会,后听说冥神被封印在弃神山脉,只是可惜弃神山脉神秘,难以进入,至今不知道冥神的情况,现在出现这么一个身带地麟族气息的人,难免让人怀疑。”

    “是啊,昔年冥域有五族,分别是地麟,云兽,紫凤,幽龙,天虎,这五大族脉都为冥神亲自统领,连三皇也没有调遣能力,若那人身上真又地麟族气息,恐怕与这一脉有关系。”

    北冥岳思虑片刻道:“总而言之,不能错过联系五族的机会,否则咱们见到冥神,遥遥无期了。”

    冥医犹豫再三道:“好吧,我会尽量再试探一番,现在我的伤势已经修复,不论结果如何,咱们都需要再往神州一行。”

    北冥岳惊讶道:“但是大哥你忘记当初的约定了吗?如果被她知道你再步入神州,恐怕会来杀你的。”

    冥医眼里闪过后悔之色道:“我始终是冥域的人,找到冥神,是我们必须要做的事情,否则冥域永无天日,早晚会毁灭。”

    北冥岳闻言沉默下来,当初六界进攻神州大地,就是因为空间规则不稳,有破灭崩毁的可能,冥域也有很多子民,为了生存,他们才选择与其他五界合作,侵入神州大地,没想到最终遇到三教阻拦,而且惨败。

    现在冥域被封印,如果再不破封,等冥域规则毁灭,所有的冥域子民都会被剿得灰飞烟灭,不复存在了。

    北冥岳决定道:“大哥,我会帮你。”

    “嗯。”

    冥医会心一笑,胡子拉碴的他更显得精神了。

    ………………………………………………………………………………

    次日一早,天刚蒙蒙亮,还有些暗淡的时候,墨白与暮成雪便来到彩绿山廊来向冥医等人告别。

    墨白走上前感激道:“多谢前辈出手相救,不然我这位朋友恐怕很难恢复。”

    “无妨。”

    冥医坐在大厅内挥了挥手,问出心中的疑惑道:“你身上冥域气息从何而来?”

    墨白心中一惊,暗道这冥医好厉害的本事,连自己体内地麟令都能察觉,他却不知道冥医本就是冥域的人,对冥域气息十分敏锐,加上地麟令非同小可,冥气精纯,瞒不了这位冥医一脉的大人物。

    墨白佯作茫然道:“前辈说的什么,我不太明白。”

    “呵,你身上有一股纯冥之气,但不似本身牵引出来的,反倒像体内神秘物件传出,不知道能否给老夫看看。”

    冥医知道墨白心中担忧,但他尽量做出和颜悦色的神情,对墨白道。

    “这……好吧。”

    一想到冥医救了暮成雪的命,而且青凝、青绯也救过自己,他挥手现出一道令牌。

    嗡的一声,令牌甫出现,就带动磅礴的冥气,让冥医坐立难安。

    他神情激动,颤抖着声音道:“竟然真的是冥域地麟族的族令,没想到你传承了地麟族之主的位置,你这是从何处得来?可有见过冥神?”

    墨白有些意外道:“看前辈模样,似乎有地麟族有渊源!”

    冥医激动点头道:“我本身是冥域冥医一脉……”说到这里,他突然一顿,看向一旁的暮成雪。

    暮成雪是局外人,而且也是道域的人,尽管和墨白一起来,冥医也不敢相信。

    她也知道这一点,微微一笑对墨白道:“我出去等你。”说罢她莲步轻移,就离开了大厅。

    冥医继续方才的话题,对墨白道:“冥医一脉,也是冥域的传承,不过是医道传承,我便是当年冥医一脉唯一的幸存者,流落神州多时,辗转进入道域,一直想打探冥神消息,可始终没有结果,不知小友你这块地麟令从哪里得来的。”

    墨白闻言沉默,这块令牌是北冥雪给的,他疑惑道:“这块令牌是一位朋友给的,不知我那位朋友是什么身份!”

    “冥神!”

    冥医与北冥岳闻言,竟同时惊呼道。

    神情激动的中年大叔,不顾及自己的形象,他拉住墨白的手,激动道:“这五族令,只有冥神掌握,敢问你从何处见到那位朋友的?”

    冥神……

    墨白心中沉了下去,他早就设想过北冥雪身份尊从,因为自第一次见面时,他就觉得不简单,但无论如何都没有想过,她竟然是高高在上的冥神。

    当然,这个冥神与真正的创始冥神不同,她是冥神的后代,因为只有冥神指认的后代,才能拥有冥神的一些能力,虽不至于改变天地,但天下难有人能与之比肩啊!

    如果北冥雪真的是冥神,那自己与她……

    墨白不敢再想下去了。

    “小友?”

    见墨白失神,冥医忍不住开口叫他,待墨白回过神来后,他就郑重道:“小友你放心,我是冥医一脉的传承,对冥神无比的尊从,小友如果见过冥神,希望一定要告诉我啊!”

    “这……”

    墨白犹豫不决,虽然话是如此,但北冥雪究竟是不是冥神,还有待商榷,如果能让冥医亲自确认一番,倒也让他彻底解开心中一团,他看了一眼冥医,沉吟道:“我也不知道那位朋友究竟是不是冥神,不过前辈想确认的话,可以与我一同回神州大地,到时候,一切就都明白了。”

    “好好好!”冥医一连说了三个好字。

    哪里还有先前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现在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狂热教徒。

    念及此处,墨白又叮嘱道:“那我先去处理道域剩下的事情,等解决后,我会再来彩绿山廊,带前辈会神州大地。”

    冥医点头叮嘱道:“可以,如果有需要,你尽管开口,老夫会尽力完成。”

    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前一秒还要赶走自己,现在,就已经开始建立良好关系了,墨白转身离开大厅,去外面找暮成雪去了。

    ………………………………………………………………………………

    这时候的天色已经晴朗,旭日东升,晨曦耀目,释放点点涟漪,照在身上很舒服。

    暮成雪抬眸沐浴在昊阳神辉中,她只是驱除了体内魔气,还没有完全恢复,现在被昊阳神辉笼罩,伤势愈合快了许多。

    踏踏脚步声响起,她回眸就看到墨白走过来,淡然一笑道:“已经谈完事情了?”

    “嗯。”

    墨白看暮成雪心中有些紧张,因为刚才说到了冥域,暮成雪是天行道岸中人,不知道她要怎么处理。

    岂料,似乎看出了墨白的担忧,暮成雪轻声道:“你放心,我这条命是你救的,这些我也会为你保守秘密,从你的所作所为,我能看出来你不是恶人,至于冥域之事……”

    顿了顿,她说道:“昔年一战,冥域虽然入侵神州大地,但是造成损失最小的一域,当初他们选择偏安一隅,而且是比较贫瘠之地,但因为六界盟约,他们不得不出手,这也导致了后来许多憾事发生,你放心,我会为你保守秘密的。

    “还有这层关系!”

    墨白愕然回神后,道:“既然如此,咱们就先往天行道岸视察情况吧,不知道众人是否安全。”

    “嗯。”

    暮成雪点头,她与墨白一同化作流光往天行道岸赶去。

    ……………………………………………………………………

    天行谷虽不隐秘,但阵法很多,有浓郁的玄黄之气在上空不断运转生成,护住了这一片天地。

    暮成雪身为越天行的好友,这些阵法也难不倒她,就见两道流光破空,轻而易举的进入了玄黄地界,然后就往广贤殿赶去。

    广贤殿上,现在一片哀声凄惨,这一次损失惨重,连月墟子与元离尊者也被杀了,让天行道岸实力锐减。

    大殿上,越天行的伤还没有好,但为了主持大局,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去了。

    “众人,这次墨云山脉一役,实在是越天行失职,让众人惨亡,月墟子,元离尊者都已经丧生了,而且烈阳剑道一脉的剑生也消失无踪,包括天刀金痕受伤,还有好友暮成雪与荒神也断后不知所踪,这真是越天行的罪过啊!”

    “盟主无须自责,自古以来,正邪交锋,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说话的是隐尊,他完好无损,只是受了些轻伤,天玄尊者与冉红菱三人断后,最终赦莫名其妙离去,才勉强逃回,可以说是元气大伤,现在隐尊看到越天行自责,遂劝阻道:“盟主,此役是魔族势大,咱们能与之抗衡的顶尖势力不多,才会出现这惨败局面,为今之计,只有向道门求助,方能有所转机!”

    一语惊醒梦中人,也让越天行醒悟过来,对啊,如果能得到道门协助,那些魔域余孽也应不是对手。

    但很快他又犯难,自己这盟主虽能号令玄海界,但无上界不染红尘,他又怎么能请动道门呢?

    这时候,远处有两道流光破空而来,看到是墨白与暮成雪后,越天行眼前一亮,知道事情有转机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