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五章 搬救兵

第四百二十五章 搬救兵

 热门推荐:
    墨白与暮成雪回到广贤殿。

    他四下打量众人,不见月墟子与元离尊者,心中一个咯噔,暗道恐怕不妙了。

    果然,金痕走上前,轻声提醒道:“月墟子与元离尊者已经身亡了,盟主现在考虑请道门援助,但因玄海界与无上界阻隔,不是轻易能联系到的。”

    月墟子死了!

    墨白闻言倒退两步,有些错愕,当初的恩情他还没有偿还,如今竟然阴阳两隔了,元离尊者还好说,两人还有些恩怨,死也就罢了,但月墟子与自己也算朋友,这般身亡,实在说不过去。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问道:“是谁所为?”

    一旁,越天行叹气道:“一名强大的魔族,据说是魔域四大战神之一的龙子所为!龙子早就在六界之战中成名了,月墟子道友就是被他一杆龙戟所杀。”

    龙子!

    墨白握紧了拳头,眸子露出愠色,心道这笔账一定要找他算个清楚。

    越天行看墨白脸色不对,忙道:“现如今,天行道岸无力与魔族抗衡,你已加入道门,不知道能否请得一些援手来,那些魔族已回返神州大地了,相信过不了多久,神州大地就会被魔族蚕食!”

    什么!

    听到那些魔族回返神州,墨白心中一震,暗道:我虽与魔之子是合作关系,但魔帝显然不会这般轻易就范,而且又得了魔厌、四大战神之助,一定会祸乱神州的。

    念及此处,他忙拱手对越天行道:“那我往无上界一行,诸位静候我消息吧。”

    说罢,他转身朝暮成雪微一点头后,便化作金芒破空而去。

    得到墨白回复,越天行也松了口气,他站在大殿上,安抚众人道:“荒神已经往道门去了,诸位也伤势还未痊愈,不如先做疗养,待荒神回来后,咱们再重整旗鼓,杀上神州大地,剿灭那些魔族!”

    “好!”

    众人齐声响应,同仇敌忾,三教存在的意义,就是守护神州大地,阻六界祸乱,如今玄海界被魔族祸害,这桩仇怨,已经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现在他们又要去屠戮神州大地,绝不容忍啊!

    …………………………………………………………………………

    因为墨白已经是南道宗弟子,所有拥有进入无上界的能力,他穿破玄海界与无上界的屏障,再次回到了南道宗。

    南道宗山门外,依旧是两名年轻道者在守护,他们看到墨白归来,纷纷露出敬畏之色。

    一名弟子惊呼道:“是荒神回来了,上次听闻他与北宗倦尘音一决,带回了三机谶,年纪轻轻,竟有如此修为,真是令人震撼!”

    另外一名弟子也激动道:“荒神未来,一定是我们南道宗的榜样,或许超越北道宗,一统道真也有可能啊!”

    “你们在说什么?”

    墨白落地听到两人的议论皱起眉头走上前问道:“这些话你们从何处听来的?”

    那弟子闻言,忙拱手行礼,敬畏道:“是灵游子主事传出来的,而且现在几乎传遍了无上界,所有人都知道,你与倦尘音争夺三机谶,但最后三机谶归咱们南宗所有,这意味着师兄,您比倦尘音还要强大几分啊!”

    “胡言乱语!”

    墨白闻言大惊,这些话怎么能随便乱说呢?倦尘音可是道门先天,修为深不可测,自己现今进境神速,也不可能与之抗衡,还有很长一段修道之路要走,这些八卦往外传出去,自己恐怕就要被北宗嫉恨了。

    倦尘音可能不理会这些是非言语,但北宗其他人呢?这简直就是要让自己的后路全断啊!

    念及此处,墨白冷下脸来,问道:“灵游子主事在哪?”

    “他,他在外门院内,要不师弟带您过去!”

    眼看墨白生气,那弟子吓得不轻,要讨好墨白。

    墨白看了战战兢兢的后者一眼,负手点头道:“也好。”

    很快,两人就往南宗内走去。

    ……………………………………………………………………

    南宗神秘异境,踏足山门后,这些周遭景色都会变化,成为云山神宫,昊阳神辉洒落在云端上,映照出金色云海,浩瀚至极。

    而在云海中,有一座神峰隐约浮现,神峰上坐落有一巨型宫阙。

    这里是外门,从无上界各方势力收拢来的天才子弟。

    道门有很多秘术不外传,他们要想修行,唯有加入道门,在外面不论多么天资卓越,在这里都会被一视同仁。

    灵游子,就是外门主事,负责管理教导这些年轻弟子修炼以及一些法门。

    宫阙内,云风荡荡,炉烟袅袅,宛若仙宫一般。

    在案桌前,灵游子正翻阅古籍,找一些中等的术法,传授给那些外门弟子。

    这时候,外面一阵风吹来,很快,看守山门的弟子便跑了进来。

    那弟子进来后就拱手道:“灵游子师兄,荒神师兄找您来了!”

    “荒神,他来做什么?请他进来吧。”

    “是。”

    那弟子本想转身去叫墨白,但回过身来,就看到墨白已经出现在自己身后,吓了他一跳,讪笑着拱手退出大殿,不敢多叨扰两人。

    墨白不请自来,就这么进入了大殿。

    但灵游子没有重视的意思,或者说,他心里还是认为墨白只是那么一个初踏道境的小子罢了,不足以让他认真,他头也不抬地问道:“你来这里作甚?”

    “问你一件事。”

    墨白不悦道:“你为何要胡乱传出言语,让众人都以为我有能胜倦尘音的实力,这会使不少北道宗人对我产生敌意。”

    “有敌意应该是件好事儿,不是吗?”

    灵游子手中的笔顿了顿,然后拂袖轻轻放下,他起身看向不满的墨白,淡笑不屑道:“你要明白,你天赋惊人,超越倦尘音是早晚的事情,如今给你这些荣誉加身,一来是让你有危机感,这些面子你得兜着,二来北宗与南宗表面和谐,内中却势同水火,倦尘音的名号太响亮,自从意天渺离开后,南宗弟子就畏惧北宗了,眼下魔劫将至,道真一统也不远了,如果连南宗弟子都畏惧北宗,道主又如何能一统道真呢?”

    “所以,你将我推上风口浪尖,接通天道峰的三机谶在南宗大肆宣扬,让他们以为南宗又出现了一名足以与倦尘音抗衡的人,从而减轻对北宗的畏惧?”

    “不错,你不仅天赋惊人,亦是聪慧,一点就透。”

    灵游子点头满意赞赏道。

    但墨白的脸色更阴沉了,他凝视灵游子,哼道:“但这件事,你多少都要与我通知一声,擅自做主,有将我墨白当做工具来利用的嫌疑!”

    “哈!”

    岂料,灵游子闻言,眸中嘲弄之意更甚,他冷笑道:“你要记住,这就是修道界,尔虞我诈很正常,被人利用也是正常,除非你拥有比对方强大的力量,强大到他们都畏惧你,不敢打你的主意,否则这些利用,你只能乖乖承受。”

    墨白眉头一挑,负手嘲道:“听你意思,似乎没有将我放在眼里。”

    “哼!”

    灵游子冷哼抬眸,一副不耐烦的姿态,挥手道:“你离开吧,若想让我注意你,就要拿出相应的实力,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是吗……”

    墨白彻底怒了,他怒极反笑,负手向前踏足一步,周身金芒瞬间盛燃,他冷笑看向宫阙内的灵游子,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我墨白不是谁都能轻易利用的。”

    ………………………………………………………………………………………

    知仙峰上,两道流光进入大殿,引起了很多外门弟子的注意。

    “刚才进去的,好像是咱们守护山门的灵飞子师叔,他来这里做什么,不是说守护山门的两位师叔,没有许可,不能踏入知仙峰吗?”

    “他还带了一个人,是不是新收的弟子?”

    “哎呀,你猜这么多做什么,待会儿师叔出来,问问不就知道了吗?”

    众多外门弟子议论纷纷,能让这位护宗师叔亲自送来,一定大有背景啊!

    “快看,师叔出来了。”

    很快,就见灵飞子踏出大殿,要往山门方向赶去。

    但还没有离开,就被一群外门弟子围住了,因为灵飞子模样年轻,而且平日里对道宗弟子十分好,所以众人也不怕他,带了几分敬重的同时,也多了几分嬉闹。

    “师叔,师叔,刚才你带来的是什么人啊?看样子,来头不小啊!”

    “而且是直接去见主事,现在南宗还不到招收弟子的时候,这是什么人啊!”众多外门弟子好奇道。

    灵飞子闻言,忙做了个禁声的姿势,对众人小声道:“这可不是什么新弟子,不过这么说也不错,但你们不能与他比啊,刚才进去的是荒神,咱们南宗最具有天赋之人!”

    “什么,是荒神,就是打败道门先天倦尘音,取回三机谶的那名师叔?”

    “天呐,这可是传奇人物啊!”

    一群弟子激动不已,荒神击败倦尘音,取回三机谶的消息,让灵游子传的神乎其神,这些不懂事的外门弟子,只听闻倦尘音的厉害,心中敬畏,却没想到南宗有一位存在,能打败他,这等人物,谁不想看看,于是众弟子纷纷看向大殿,希望能一睹荒神风采。

    墨白进入南道宗,却没有拜任何人为师,不过道主肯授其武学,就证明了他的地位与灵字辈弟子无异,在南宗,这些外门弟子,都要尊称一声师叔的。

    而且道门大多以实力为尊,谁修为高,谁就是师兄,所以即便墨白比灵飞子入门晚,他还是要恭恭敬敬叫墨白一声师兄。

    灵飞子不愿多待,但被这些弟子围住,他一时间也难以脱身,干脆等会儿墨白,看看这位师兄还有什么吩咐。

    轰—

    但很快,一声爆炸传来,紧接着整个知仙峰都震动起来,好像发生了地震一般,让人站立不稳,而且真正的磅礴气息是从大殿方向传来的。

    灵飞子一惊,目光忙望向大殿,暗道不好,两人肯定起冲突了。

    于是乎,他们就看到一道流光从大殿被轰了出来,连带着殿门也不能幸免,磅礴的气浪砸的殿门粉碎,而在一片废墟中,伴随着浓郁的咳嗽声,一只手伸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