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六章 欺人太甚

第四百二十六章 欺人太甚

 热门推荐:
    知仙峰上,随着这废墟的出现,让众人一阵愕然,回过神来纷纷如临大敌地凝视大殿内。

    很快,大殿内,负手走出一人,正是墨白。

    灵飞子见状,惊呼道:“荒神师兄,你这是何意,这废墟中的,该不会是灵游子师兄吧。”

    话语甫落,就听见废墟中哗哗作响,紧接着磅礴气劲将这些破碎山石与木头都粉碎,硝烟散尽后,灵游子披肩散发,十分狼狈的站起身来,他嘴角溢出一丝殷红,愤怒的眸子几欲喷出火来。

    他伸手指着墨白怒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敢对我出手!”

    这句话说出口,全场哗然,一干外门弟子纷纷露出震惊之色,议论不已:“荒神师叔好厉害啊,连主事也不是对手。”

    “你这话等于没说,荒神师兄可是连倦尘音都能对付的人,主事当然不是对手了!”

    “话说回来,荒神师叔为何要对主事动手啊?”

    众弟子一轮,言语中还多是推崇荒神的修为,这就是修道界,修道界弱肉强食,实力为尊,只要你修为够高,成为别人仰望对象,那他们自然会对你刮目相看,甚至连所作所为,都觉得是对的。

    听到这些弟子恭维羡慕的言语,灵游子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愤怒到了极点。

    墨白负手,站在大殿的台阶上,他冷凝灵游子,沉声道:“这次,我只是给你一个教训,你当真以为我只有初入道境的实力吗?天才的定义,永远不是你能衡量的!”

    目瞪口呆的灵飞子回过神来,知道两人一定是闹翻了,他忙走向前拦在两人中间,讪笑道:“两位师兄不要动怒,咱们都是同门,何必要闹得这么不愉快呢!”

    “哼!”

    灵游子哼了一声,他负在身后的一手已经焦黑,是被纯阳功体所伤,还在不停地颤抖,但他不动声色,避免被发现从而丢面子。

    墨白只是想给他一个教训,让他以后记住这次教训,不要以为自己好欺负,可以随意当工具来利用,如今达到他想要的效果,当然,现在他也明白修道界的规矩了,他转眸对灵飞子道:“这位师兄,我有要事需见道主,请带我前往吧。”

    他还没有忘记正事。

    岂料,这个时候灵游子闻言又再次阻拦道:“不行,道主修炼,谁都不能打扰。”

    “嗯?”

    墨白闻言,眸光一冷。

    被他盯着,深深知道墨白厉害的灵游子倒退两步,但还是强行抑住内心惧意,义正言辞道:“道主修炼是至关重要的事情,如今三机谶回到南宗,就代表日后南宗一统道门,道主现在修炼,正是为了恢复往昔道门盛况,所以任何人都不许打扰。”

    对付强硬的人,就要有强硬方法,墨白冷声对灵飞子道:“这位师兄,带我前往!”

    “不行!”

    “这……”

    眼看着自己加在中间左右为难,灵飞子也有些尴尬,究竟是听荒神的,还是听灵游子的呢?

    这成了一个难题。

    时不待我,墨白不多言,在大庭广众之下,果断出手,登时一道金芒破空而去,直斩灵游子。

    砰的一声,灵游子猝不及防,惨嚎一声倒退再次坠落至废墟中,十分凄惨。

    这一举动吓坏了众多外门弟子。

    灵游子怎么也是南宗外门主事啊,就这么被随意殴打,太不可思议了!

    就是灵飞子也愕然,他看到灵游子被再次轰至废墟中,欲言又止:“师兄……”

    墨白挥手打断他的话,道:“无须多言,带我去见道主!”

    “是!”

    灵飞子无奈,只得应下,带着墨白往道主宫阙化光赶去。

    很快,两道流光消失在知仙峰,而在废墟中,灵游子满身狼狈地起身,嘴角殷红更盛,但他不怒,反而露出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他凝视墨白远去的方向,嘿笑自言自语道:“荒神,忘记告诉你了,我喜欢算计比我强的人,聪明如你,还是陷入我的圈套了!”

    “主事,您……您没事吧。”

    这时,身边响起怯怯的声音,灵游子回眸,就看到是外门的一名年轻弟子,他神情当即冷了下来,哼道:“去修炼,还有你们,都给我去修炼!”

    发怒的语气,让众多外门弟子胆战心惊,不敢多言,纷纷离去了,但离去的同时,他们也将荒神那神武之姿深深印入了脑海中。

    ……………………………………………………………………

    南道宗位于无上界南部,十分广阔,两人化流光疾行,掠过不少名山胜水,最终来到了一处满是氤氲紫气的神秘山峰上。

    神秘山峰高达万丈,直入云霄,几乎与天持平,而在云端上,有散出璀璨的银色光华,仿佛一轮皓月一般在释放皎皎月辉,但靠近一些才发现,这是一座神宫,周遭的璀璨银华是护住神宫的阵法。

    两人落至神峰上,来到宫阙广场后,墨白拱手感谢道:“多谢这位师兄,不知师兄名讳?”

    灵飞子闻言,忙摆手讪笑道:“师兄不敢当,你叫我灵飞子就行,方才师兄对付灵游子师兄时,可真是把我吓坏了!”

    墨白无奈摇头笑道:“恶人自有恶法磨,灵游子盛气凌人,我自不会给他好脸色看,至于师兄你,他人如何待我,我便如何待他人,不能相提并论。”

    灵飞子叹气叮嘱道:“不错,灵游子师兄比我们早入门,而且他已荣升为外门主事,我们这些师弟,他从不放在眼里,这次师兄你教训他一番也好,不过要小心他暗中使绊啊!”

    “多谢提醒,师兄你先离开吧。”

    墨白根本没将灵游子放在眼里,第一次见面时,因南宗缘故,所以他没有动手,哪怕当时,他也有信心能胜过灵游子,更何况如今自己在南宗修炼数日,得到道主的指点以及传授,对付灵游子不在话下。

    灵飞子知道墨白一定有重要事情要与道主说,也不打扰,拱手行礼后,才转身化作流光离去,速度很快,转瞬消失不见。

    目送灵飞子离开后,墨白才转身看向这浩瀚巍峨,令人心生敬意的仙阙,他走至台阶下,高声恭敬道:“弟子荒神,前来拜见道主!”

    这一声响亮,在神锋回荡,久久萦绕不散。

    半晌后,就见仙阙大门自动开启,扑面而来的氤氲紫气与璀璨银华令人目不能直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