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机

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机

 热门推荐:
    无上神峰,随璀璨银华的迸射,神秘宫阙内涌出无尽紫气。

    这些紫气对身体很有好处,是少有的氤氲仙气,仙气要比灵气高一个等级,那在这里修炼,自然也不是灵气能比拟的,不过这些一般都用于更难以解决的问题。

    就如同九龙之气,便是由九种不同龙气所组合而成,那些也不是普通灵气,而是仙气。

    “进来吧。”内中很快传来道主难辨男女的声音。

    墨白虽然与她有仇怨,而且还很有可能因为她,才让师傅太白剑阿殒命,但有些时候,在没有足够的实力面前,不要暴露这件事情,凡事留个心眼已是极好。

    得到应允后,墨白快步踏入紫气当中,任由这些紫气在毛孔中穿梭,舒爽至极,最终,他穿越宫阙殿门,来到了内中。

    这还是墨白第一次来到这里。

    就见宫阙内,紫气弥漫,轻纱浮荡,伴随淡淡檀香,让人醒目凝神。

    而在宫阙正中央的位置,有一处先天八卦台,八卦台上,银白光华悬浮,似乎在入定修炼。

    墨白看到这一幕,不敢打扰,只是恭敬在一旁等候。

    约莫片刻功夫,那些紫气游走渐渐被银白光华吸纳,而这时候,银色光华内的力量渐渐强盛起来,仿佛一尊冰冷凤凰欲展翅再临,这股难以言喻的威压感,迫使墨白暗自提起了心神。

    银色光华明灭起伏,内中传来道主声音,缓缓道:“你在知仙峰所作所为,本座已知晓了。”

    墨白闻言心中一惊,心道莫非那灵游子有异法通知道主?

    岂料,似乎明了墨白心思,道主再次道:“你无须怀疑,本座身份南宗之主,任何事都瞒不过本座,哪怕一些元力波动也是如此,你与灵游子产生分歧了。”

    “不错。”

    既然道主通晓,墨白也不隐瞒,他故作不悦回答道:“灵游子未经我允许便私自传出消息,说我胜了倦尘音,夺取三机谶,如今正值多事之秋,这番举动,实在令我难以接受。”

    道主闻言,轻声叹道:“灵游子是南宗外门主事,掌管许多年轻一代弟子,如今意天渺离开南宗,这些弟子对倦尘音十分畏惧,道门一统在即,南宗需要一名能与倦尘音比肩者,来让这些年轻弟子拜托对北宗的畏惧,这是灵游子的目地,也是本座的想法……”

    道主说得推心置腹,甚至讲明了这些都是自己所安排,不过言语中没有一丝责怪,反而多了几分歉意,道:“这件事,的确是本座疏忽,应事先通知你一番,再由你决定。”

    墨白闻言突然嘴角露出笑容,他拱手对八卦台上的银色光华道:“弟子早就猜到这件事或许与道主有关,而且灵游子一再挑衅,目地就是迫我出手,为了成全他之目地,所以才动手将他打伤。”

    “哦?”

    道主轻咦中多了惊讶,问道:“本座以为你上了他的当,没想到是有意为之。”

    “在南宗,畏惧北宗倦尘音的不在少数,不光这些外门弟子,哪怕内中一些高手也是这般,而道主得了三机谶,就会一统道门,如果门下弟子对倦尘音多是畏惧,就很难让北宗服从,这也会对统一道门带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阻碍,所以授意灵游子设法让众弟子摆脱这种恐惧。”

    墨白说的头头是道:“灵游子便以三机谶散播谣言,说我击败倦尘音,让众多弟子对我产生敬畏之心,如此一来,也能抵消倦尘音的威慑,不过正所谓眼见为实,虽有弟子相信,但多数还是半信半疑,只待北宗人出言,便会不攻自破,灵游子为杜绝此事发生,便以自身为诱饵,逼迫我出手,众目睽睽之下,一招将其打伤,我既然表现出不俗实力,又被众多外门弟子看到,相信很快就会传遍南宗,这也会让那些半信半疑的弟子更加坚信我能对付倦尘音了……”

    道主听完后沉默下来,仙阙内也变得寂静,显然,这是她心中所想,只是没有料到墨白竟看穿此中计谋。

    见道主蓦然不语,心思诡异,墨白又道:“不过道主放心,荒神愿意为南宗尽力,是以将计就计,一招败灵游子,也能达到相应效果,但弟子还是有一句话要说,弟子尽心尽力,也希望南宗诚心以待,凡事有需要,希望能事先通知。”

    “呵……”

    随着这一声轻笑,仙阙内的气氛缓和下来,道主淡声道:“此前事,是本座考虑不周,日后本座会记下的,你前来此地,想必不会仅因此事吧。”

    墨白面色微变,声音凝重道:“玄海界魔族祸乱,出现一批强大魔者,玄海界被殃及,天行道岸损失惨重,如今这群魔族已返回神州大地,弟子前来,是希望道主能派遣宗门高手前往,滅除魔患!”

    “魔域果然破封了……”

    岂料道主闻言一副早就知道的语气,并说道:“三机谶的第一个预言已经出现了……”

    “什么预言?”

    “天机动风云,道劫应魔踪,这是千年前,三机谶所谱谶言。”

    半晌,悬浮在八卦台上的银白光华内,道主叹道:“天机动风云,道劫应魔踪,末世神州启,灾陨现九龙…………。这便是昔年三机谶所谱预言,当时神州大地已和平千年之久,三教也隐匿世间,各自修炼,本以为再无生事端,如今看来,魔踪已现,便是道劫应生,神州也要跟着开启末世途了。”

    神州之劫,也是道劫,不论神州还是道门,都不可能避免,唯有正面以应,但最后一句的灾陨现九龙让人难以琢磨。

    九龙神秘,这是墨白已经领教过的,那股神秘九龙气,堪比世间任何力量,一旦吸收整个神州大地都要崩毁,难道九龙会现世拯救神州大地吗?

    墨白闻言,皱眉道:“但最后一句灾陨现九龙是何意?莫非寓意九龙现世,便是破除灾难之时?”

    “呵……”

    岂料,道主苦笑道:“距九龙再现,至少还有半甲子光阴,若如此的话,这场神州末世录,将会持续五十年啊!”

    五十年!

    墨白震惊,他几乎已经确认所谓魔踪是何物,该是魔之子所言的魔神临世,但据魔之子所说,魔神拥有毁灭世间之能,翻手间便是灾陨天降,神州怎有可能坚持五十年,难道所言魔踪指其他?

    但这世间,除了魔神,谁还有这般恐怖能力?

    他现在考虑,是否要将魔神的消息告知道主。

    就

    (本章未完,请翻页)

    在这时,墨白脑海又浮现太白剑阿被联手镇杀的场景,这让他打消了这个想法。

    在他印象里,太白剑阿就是自己真正的师傅,没有他,如今所有的一切都只是虚无,他之死因至今成谜,但三机谶中所言,太白剑阿的死与道主、道尊都脱不了干系,他又怎么敢把事情说出来呢。

    “你在想什么?”

    这时,在墨白沉默的时候,道主忽地开口问道。

    “没……没什么……”

    回过神来,墨白忙摇头,看向半空的银色光华,疑惑问道:“道主既在千年前就知晓这则天机,难道没有想过探查?”

    “自然。”

    银色光华内,道主缓缓开口道:“天机浮现那日,本座就与其余三脉主事共商过,因当时魔域已被封印,被困在此中的魔族根本没有脱逃机会,自然也就无迹可寻,而且预言是千年之后的事情,我等也无法查出,所以……”

    “所以道门决定,要以如今破封而出的魔帝为诱饵,找出真正原因,从而得知魔劫真正代表的什么?”

    墨白试探性地问道。

    “不错!”

    道主声音中满是赞赏道:“你很聪慧,所以魔帝才能如此轻松解封魔域,将昔年旧部带回神州。”

    原来这一切都在道门算计之中,一想到月墟子为此身亡,他就有些不悦,这些人都是无辜的,而且魔族返回神州,恐怕会带来更大的劫数,让更多无辜人跟着惨亡。

    不过他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朋友,父母。

    道主看出墨白不满,她淡声道:“不入虎穴焉得虎子,道魔之争,死伤在所难免,倘若能以小部分的牺牲,换取整个神州大地与道域的存在,本座也唯有此行!”

    视人命为草芥,这就是所谓的道吗?

    墨白抬眸看向半空浮现的银色光华,沉默不语,这些或许都不能改变,但如果能让他减少到最小的损失,或许一切还有机会。

    念及此处,墨白再次拱手道:“既然是道门决定,那弟子希望道门能派出一些高手前往神州大地,争取不必要的伤亡。”

    “这是自然。”

    道主淡声应道:“我等目地在于道劫与魔祸,神州大地是三教要守护的地方,众多人族也不容有失,本座会前往通天道峰与三脉主事会面,各自派出高手往神州大地,守护人族,剿灭魔祸,唯有将那些魔族镇压到一定程度,他们才会加紧动作,露出破绽。”

    银色光华内,似有一双眼眸盯住了墨白,她道:“你先在此地休息,也可借此机会参悟研习三尊封神式后两招,南宗内本座会派你前往,以你现今能力虽不能驾驭三尊绝学,也能领悟十之**,到神州大地时,也可再细细钻研,切记,未来你与倦尘音必有一战,唯有领悟三尊绝学,你才能将之击败。”

    墨白被道主盯着,感觉被看穿一般,他拱手低头应道:“道主放心,弟子会尽快修成,这便回蕴剑宫等候消息了。”

    说罢,他转身缓缓退出神阙。

    而随着墨白离开,那大殿门也缓缓愈合,那些氤氲紫气再次浮现,缓缓笼罩了神阙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