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三十一章 别离

第四百三十一章 别离

 热门推荐:
    在幽冥神殿外,还有一处天雪冷崖,这处冷崖位于弃神山脉深处,也是在幽冥神殿前方不远处,它背靠高悬血月,冷崖上,处处皆是寒霜天降,温度极低。

    一名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少年正在盘膝坐在冷崖上,任凭风雪加身不为所动,他周身散出一股股金色的光华,璀璨生辉,好像一轮明月一般。

    在他身前,还有一杆神枪倒插在坚硬如铁的冰地上,那神枪入地三分,散出紫色化光,冷锋拂过,还隐隐有龙吟之声传出。

    这杆神枪名为天怒,而在雪崖上的少年,自然也就是天罗了。

    踏踏……

    随着脚步声传来,警惕的天罗睁开眸子撇向身后,很快他看到一步一步走来的白衣后,淡定的小脸上就露出喜色,他忙起身跑过去叫道:“师傅!”

    天罗扑进了墨白怀里,尽管已经有十四五岁的模样,看起来还像个孩子一般。

    感受到怀里熟悉的温度,墨白轻轻抚摸天罗脑袋,推开他后笑道:“才数月不见,你已经长这么大了!”

    天罗嬉笑道:“自从解开封印后,我的修为每天都有明显的增加,而且体质也在变化,北冥阿姨说,我再过一年左右,就能有十**岁的模样了!”

    墨白这才注意到眼前天罗的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人道顶峰的境界,而且似乎还有踏足道境的可能,这让墨白很意外。

    天罗修道才多久?满打满算不过一年光景,竟然能从普通孩童,一跃步入人道顶峰,有些人一辈子难以企及的境界。

    想想前世的自己,三百年来,始终在道境徘徊,他有些感叹,叹气摇头道:“真是天壤之别啊!”

    “什么天壤之别?”

    “没……没什么!”

    回过神来,看到天罗正好奇的盯着自己,墨白笑问道:“御天九式,修炼得如何了?”

    天罗自信满满道:“除了最后一招还在领悟,前九式,徒儿都已经融会贯通了。”

    “好,很好!”

    墨白很满意这个徒弟,比自己的天赋还要惊人。

    “对了,师傅!”

    天罗忽的开口问道:“师傅,你这次回来,还要离开吗?”

    墨白一怔,看着天罗不舍的神情,淡淡点头道:“还要离开,如今魔族祸乱,我与道门中人约定在大周皇城见面,一同商讨对策,这次前来只是顺路来看望看望大家!”

    天罗闻言,不满道:“那师傅,我和你一起去!我现在也有人道顶峰的修为,一定能帮上你的忙!”

    “呵!”

    看天罗依旧稚嫩的神情与语气,墨白摇头笑了笑,他轻拍天罗肩膀,叮嘱道:“你在这里好好修炼,何时踏足道境,何时才能离开,明白吗?”

    道境……

    在一些人眼中,恐怕是一辈子都不可能企及的境界,但对天罗而言,相信很快就能突破。

    果然,天罗兴奋点头道:“那师傅说话算话,徒儿再去修炼了!”

    穿着白色劲装天罗、再次跑会了雪崖方向,盘膝修炼,很快一层层朦朦金芒将之笼罩,进入入定状态了!

    “他是个小武痴,比你还要痴迷,当然,未来成就也许会超越你。”

    这时,身后传来轻柔声音,墨白转身,就看到北冥雪不知何时出现在了身后。

    就见她身穿白色衣裙,明眸皓齿,桃花眸中多是柔情似水,就这么盯着自己。

    墨白觉得有些不自在,他倒退两步,讪笑道:“你来的可真是神秘,神出鬼没的。”

    “呵!”

    北冥雪站在他面前,听到这似是而非的言语,心中有些不舒服,心道:“我马上要离开了,你对我还是这么谨慎吗?”

    “你怎么了?”

    看到北冥雪今天有些不对劲,墨白皱眉问了一句。

    北冥雪深深看了他一眼,道:“我要离开了……”

    “离开,去哪?”

    墨白看到北冥雪有些不舍的模样,心里没来由地一阵失落。

    北冥雪看到墨白一闪而逝地失落模样,心里才稍微平衡了一些,倾城一笑,道:“我有别的事情要做,需要离开一段时间。”

    墨白沉默片刻,抬眸问道:“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不用。”

    北冥雪摆摆手,不以为意地道。

    很快,两人就陷入了尴尬的寂静。

    最终,还是北冥雪打破寂静,幽幽道:“你不想问我的真正身份吗?”

    墨白看了北冥雪一眼,佯作糊涂的挠了挠头道:“不是冥神吗?”

    “是冥神你还这么放心大大咧咧的。”北冥雪嘟起小嘴,露出小女儿姿态,不满地看着墨白。

    头一次看到北冥雪这番模样,饶是处变不惊的墨白也短暂失神了。

    似乎觉得自己行为有些不妥当,北冥雪很快就收敛,哼道:“我有事情要告诉你。”

    回过神来,墨白看北冥雪满是心事的模样,讪笑道:“如果不方便就不用说了。”

    北冥雪知道墨白很聪明,已经猜出了大概,但这些事情她一定要说出口,叹了口气,觉得自己很累,如果此刻有个依靠就好了……

    她心底很喜欢墨白,但可惜,两人的身份注定了这份感情没有结果,因为她是冥神,身上背负了亿万生灵的命运,而墨白是道门天才,也是未来能超越太白剑阿的人,正魔,自古不能两立。

    她知道,他一定也是这么想的。

    终于鼓起了勇气,北冥雪盯着墨白,说道:“我是冥神,是冥域之主,也是创始冥神的血脉,两千五百年前,六界因为一些不可抗衡的因素而趋于崩毁,所有生灵都会因为规则毁灭而丧生,为了生存,六界组成联军,要侵占神州大地,得到一片栖息之所,但因为六界中有很多嗜血生灵,对人族造成很大伤害,也引起了三教的不满,遂发生了三道六界之战……”

    “原来如此……”墨白只知道当初大战死伤了很多人,而且是六界掀起的战争,但没想到他们是为了生存才要侵占神州大地,不过很可惜选错了方法,杀戮,除非赶尽杀绝,否则永无止境。

    北冥雪幽幽道:“其实我不想进攻神州大地的,所以我率领冥域生灵,要以余下的冥域本源仿照创始冥神一般,创造一个新的世界,但还没有完成时,就听到了三皇率领冥军参加六界联盟去了,所以我就赶来神州,要将三皇带走,但没想到三皇反而联合五界高手,将我镇压在弃神山脉的深渊内,并且设计引来了太白剑阿,他以道塔将我镇压,让我不能离开,就这样持续了两千五百年……”

    “这……”

    墨白闻言有些尴尬,没想到太白剑阿还掺和了这件事情,那是自己的师尊啊,不知道北冥雪会不会责怪自己。

    岂料,似乎看穿了墨白心中想法,北冥雪淡淡一笑,柔声道:“我不怪你,太白剑阿是太白剑阿,你是墨白,我只知道你取走道塔,让我有机会离开深渊,甚至还在那个偏远小镇,舍生救我,这些我都记得。”

    说这句话的时候,北冥雪没有掩饰眼眸中的爱意,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了这个只有二十岁的小娃娃,但就是这种感觉,让她难以割舍,或许,这就是她无数岁月以来,希望得到的感觉。

    墨白总是那么神秘,小小年纪背负了太多,和自己一样,不同的是,他没有改变能力,所以步步谨慎,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危险,但尽管如此,他对待自己这个潜藏的危机,仍是那般信任,甚至连彩阳夫人都愿意交托给自己。

    “咳咳……”

    看到北冥雪爱慕的神情,墨白干咳两声,讪笑道:“其实我一早就知道你不简单,所以选择出手相救……”

    “那又如何?”北冥雪却是满脸地不在乎,她挥手很霸道的说道:“我只记得,你救了我!”

    我只记得,你救了我……

    墨白沉默了,当初救北冥雪,确实有私心,但更多的是一种感觉,让他难以置之不理,墨白分不清是因为美貌还是其他,总而言之,他不希望北冥雪有事。

    这时候,北冥雪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她轻笑着叮嘱墨白道:“我这一去,恐怕也要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我之间的联系,暂且就收拢吧,除了在这幽冥神殿,其他地方遇见,你都要佯作不认识我,我怕会给你带来危险。”

    墨白闻言沉默,他知道北冥雪意思,只要出了这弃神山脉,北冥雪就不再是雪儿,她的身份只能是冥域的冥神……

    自己身份道门中人,不能与冥域扯上关系,否则会引来杀戮临身,哪怕有人相信自己,也无用。

    因为三道六界一战,就注定了冥域与道门,不能共存。

    半晌,墨白抬眸,他看到了北冥雪希冀地眼神,似乎有一些难以言喻的感情在里面,他犹豫道:“你可以留在这里。”

    “呵!”

    北冥雪闻言淡笑摇了摇头,道:“我和你一样,都有要守护的东西,你守护的是身边至亲,而我守护的,便是冥域,记住我说的话,不论未来以哪种方式见面,你我都是陌生人……”

    说罢,北冥雪缓缓转身,整个人就化作了一缕银色霜华,消失在了雪崖上。

    这一去,结果如何,她不知道,他,也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