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分头行事

第四百三十五章 分头行事

 热门推荐:
    天寸山上,墨白落足后眸子撇向半仙身后邃无邪与剑孤寒,淡笑道:“我想将这两位朋友借走。”

    “不行!”半仙果断拒绝道:“他们两人走了,谁来保护我?”

    墨白承诺道:“半仙放心,这天寸山,魔之子断不会再踏足,况且若半仙觉得此地不安全,也可以前往皇城,哪里有众多道域高手护持,您也可以在那里落脚。”

    “真的?”

    半仙来了兴趣,可很快又想到什么,忙摇头摆手瞪眼叮嘱道:“可怜我半仙没有这个福分咯,我还是在这待着吧,事先说好,你要前往做什么事,最好去安抚一下那魔之子,免得到时又来我这儿捣乱!”

    墨白点头应下,但很快又想起了自己山海奇观的宝藏,饶有兴致问道:“半仙前辈,上次给您的山海宝藏,凭借那些宝贝,您还招揽不到高手吗?”

    “这……这你就别管了,那些宝贝,我已经用在了更为重要的事情上。”

    半仙闻言,有些心虚地含糊两句,然后就开始赶人了:“你们快走,离我这天寸山越远越好,免得在被人叨扰!”

    “那就告辞了……”

    墨白拱手,带着邃无邪、剑孤寒,与倦尘音一道离开了天寸山。

    离开天寸山后,凉亭中只余下半仙一人,他开始左右为难。

    “去,不行?”半仙摇了摇头,心道我一神仙人物,岂能沦落到皇城避难,万一碰到那三个老家伙,岂不是丢脸?

    “不去,也不行啊!”半仙又犹豫不决,言见祸起萧墙,若不赶紧跑路,万一再被魔域中人盯上,这天寸山恐怕不保呀!

    “哎!罢了罢了,干脆启动这阵法,离开神州避难吧!”

    终于,半仙做下决定,他摇头晃脑很快离开凉亭,往远处他那独立庄园走去。

    ……………………………………………………………………

    离开了天寸山,墨白与众人行走在荒野中。

    一路上,倦尘音脑海中浮现三机谶言中神秘杀景,让他步步失神,神色也变得难堪。

    墨白察觉异常,关心问道:“前辈,我观您一路似有心事,可有何需要晚辈为您分担?”

    回过神来,倦尘音撇了墨白一眼,止步摇头道:“无碍,你与刀神联系过了?”

    “嗯。”墨白点头答道:“我留下三个锦囊,其中都是为刀神所准备,这次魔族祸乱神州,非是简单,若有刀神相助,咱们也多出胜算了,怎么,前辈心有疑虑?”

    “无……”

    倦尘音摇了摇头,不再答话。

    这一幕看在墨白眼里,很是诧异,心道:平日里前辈稳重如山,为何来到神州,反对刀神关注不已,而且似有忌惮,难道出了事情?

    很快,他心头一震,想到当时三机谶时自己看到的画面,按理来说,倦尘音也看到了,莫非是三机谶言内出了问题?

    他偷偷打量已恢复如常的倦尘音一眼,决意不多过言,待回到皇城后,先询问师九染与净世尘两位前辈看到什么,再伺机询问。

    这时,一旁剑孤寒耐不住寂寞,他不耐询问墨白道:“墨白,咱们这是要去哪儿啊?”

    回过神来,墨白转眸答道:“先往四处打探魔之踪迹,随后前往确认后,就通知皇城众多高手,给予魔族致命打击。”

    邃无邪闻言皱眉道:“你要与那些魔族正面交锋?”

    他有些担忧,在天寸山通晓天下事,不是说说,这些日子跟在半仙身边,得知许多事情,魔族祸乱也在半仙的情报当中,而且数量恐怖,滋生不断,少说也有数万之众,若只有地灵境也就算了,偏偏多是地神初境,哪怕大周精锐尽出,也难是对手,更遑论寥寥数人呢?

    已看出邃无邪心中忧虑,墨白淡笑道:“你放心,咱们主要目的在于针对魔族高手,那些下等魔物我已接触,不足为惧,解决魔帝与四大战神,这些魔物便不攻自破,不过要想对付这五人,也要详细计划才可。”

    顿了顿,他挥手划出一道金色灵符,是在北宗所学,转身交给倦尘音道:“前辈,劳烦你往皇城一遭,通知众多道域高手随时准备出手,这道灵符便是信号,我有攻杀打算时,就会与你以此符联系,当然,若有其他事,您也可通过此符联系我。”他若有深意的看了倦尘音一眼。

    倦尘音挥手接过灵符,淡淡点头,这道灵符是道尊秘术,传授给了墨白,显然对之十分器重,他转身就化作金光往皇城方向赶去。

    倦尘音离开后。

    墨白又转眸看向剑孤寒,讪笑道:“这次调查魔族据点的事情就交给你了,我对你一向很放心,信任。”

    “嘁!”剑孤寒闻言撇了撇嘴,很是不屑,这摆明是让自己当免费苦力嘛,不过也没关系,反正无聊,他拍拍胸脯对墨白道:“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不过,那个灵符,你能不能给我一张,咱们也好联系啊!”

    墨白闻言,忙挥手再次丢出一道金色灵符交给剑孤寒叮嘱道:“这是道门秘术,你不能让他人知晓,若要联系我,以真元加上意念传入符中,我便会知晓,不过只能用三次,你可莫要胡来啊!”

    剑孤寒像收宝贝似的嘿笑着将金色灵符收起,而后化作银芒破空而去,速度很快,转眼消失得无踪了。

    两大高手都离开,荒野中,只剩下了这对发小。

    经短暂寂静后,墨白对邃无邪笑道:“咱们两人这十多年来,很少有单独相处聊天的空间!”

    这十多年来,物是人非,邃无邪父母不知所踪,加上天剑院连番变故,让这位年轻剑者有了超绝剑道修为,但也正因如此,他们之间,也很难寻到年幼时的童真无忧。

    邃无邪也感叹道:“时光荏苒,岁月匆匆,蓦然回首,早已不复当年,你成为大周最年轻的神策,而我,也只能在你这璀璨皓月下,散出些萤火之光了。”

    “哈!”墨白哑然失笑,摇头道:“璀璨皓月,尚有被乌云遮掩的一刻,萤火光华,也有绽放最耀目的时机,你如此抬举我,显得生疏了……”

    邃无邪摇头淡淡道:“非我所愿,如今神州大地魔族横行,越来越多的危机四伏,早已不是你我能应付,如今生疏一些,他日若你我中有人染血饮恨,另一人也不至这般难过,不是吗?”

    墨白幸灾乐祸道:“那我希望先染血的是我,这么一来,你可要承担全部悲痛了。”

    邃无邪白了他一眼,打趣道:“彩阳夫人他们怎么办?”

    “这……”墨白一怔,猛然忆起自己身边最重要的亲人,不知如何回答。

    邃无邪负手得意道:“所以嘛,若咱们两人中,真有人要殒命,那也只能先是我,谁让我是孤单一人呢,无牵无挂,也无伤心可有,这悲伤难过,你只能被迫承受了!”

    回过神来,墨白狠狠瞪了他一眼,不悦道:“我不死,你也死不了!”

    看到墨白有些生气,邃无邪也忙摆手收敛笑道:“放心,我不会死,我还有许多没有完成的事情呢,若真要死,也只能等我找回父母再说!”

    “嘿,话说回来,你之前去找刀神了?”

    墨白不愿在这么沉重的话题上纠缠,转移话题问道。

    “嗯。”邃无邪也点头答道:“是半仙让我前往送那十载龙气。”

    墨白闻言忙好奇凑上来问道:“那刀神居住在何处?”

    “这……”

    邃无邪挠了挠头,有些为难道:“说实在话,我虽去了一趟,但也很模糊,只依稀记得那是一处雪原,万里冰封之地,满目银白不见其尽头,当真是一片奇地!”

    “哦?”

    墨白闻言好奇不已,心道:刀神身份背景神秘,而半仙言语中也有几分担忧关切,显然这其中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秘密。

    如今神州祸乱,需要刀神援手,他知晓刀神会相助,但若要其付出什么代价,墨白心中难安,也不会接受,念及此处,他忙问邃无邪道:“你可知晓那冰原具体位置?”

    就见邃无邪点头道“这倒是知晓,你若想前往,我可带你一行,但现在恐怕不是时候。”

    “自然。”

    墨白也知晓何事为重,他点头叮嘱邃无邪道:“你这便前往明月城,将一名叫姬问雅的女子带至皇城,她身为魔武皇之女,我怕魔之子会对其不利。”

    “好,那你呢?”

    “我……我还有事要办,你在皇城等我便是。”

    顿了顿,墨白又提醒邃无邪道:“记住,我还有一层身份,名为荒神,你可要切记不能暴露我之身份。”

    “好!”

    邃无邪点头,他不多过问原因,因为两人关系足以让这些疑惑全数消弭了,转身化作紫芒往明月城而去。

    目送邃无邪离开,荒野中只剩下了墨白一人,他负手自言自语淡笑道:“魔之子,没想到咱们这么快又要见面了……”

    说罢,他起身化作金色光华,消散在荒野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