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四十二章 布局

第四百四十二章 布局

 热门推荐:
    魔帝竟然受伤了。

    战局中,屹立半空的魔帝擦干嘴角鲜血,眸子冷淡,盯着凝渊沉声道:“你该知道,取走魔神之骨的下场。”

    魔之子手中持着帝血,不以为意地挥动血枪淡笑道:“魔神之骨,传闻乃是魔神体内所化,身为魔神子民,自该有瞻仰的道理,放心,只要吾看过魔神之骨,便会交还魔神啊!”

    魔帝闻言沉默不语,心道:“魔之子修为太高,自己也难是对手,加上那金衣剑者也不简单,而且此地是黑暗妖脉,句芒尚未出手,于己方不利,不如先离开。”

    念及此处,魔帝冷哼一声,他挥手对四大战神道:“退!”

    说罢,他率先腾空而起,化作一道暗芒往远处飞去,四大战神见状,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纷纷化作流光紧随魔帝步伐远去。

    魔帝离开后,黑暗妖脉外围恢复平静。

    墨白这才松了口气,落至地面,对魔之子道:“看看,我这一趟有多不容易,险些被人击杀啊!”

    魔之子负手落地,淡笑道:“只有死了,吾才会为你惋惜,如今你还活着,多余的废言就省下吧。”

    墨白翻了翻白眼,不悦道:“说废话,难道也是你的专利?”

    魔之子摇头,周遭气氛转冷,似笑非笑地盯着墨白道:“其余不说,我只凭息怒办事啊!

    被他盯着,墨白不自禁打了个冷颤,他忙道:“咱们进去再说吧。”

    “嗯。”

    魔之子负手,将墨白包裹,旋即两人往黑暗妖脉深处赶去,半空中的巨大龙躯也扑扇着一双火翼,缓缓消失在无尽妖脉中。

    …………………………………………………………

    云海上,五道流光疾行,所过之处,都被黑色乌云掩盖,他们立身于黑气中,魔帝的脸色很难堪,因为他竟败给魔之子了,这小子的修为实在令人费解,为何感觉对上他犹如对上魔神的一丝呢?

    这时,赦忽地开口问道:“那魔之子究竟是何人?为何会有这般令人心悸的力量?”

    魔帝摇头道:“本帝亦不知,之前便是由他解本帝封印,那时本帝尚有把握与他一决,没想到这才短短时日,他竟精进到这等境地,连本帝也不是对手!”说着话,他也叹了口气。

    邪子不悦道:“如今魔神之骨被那小子送入黑暗妖脉,咱们该怎么与魔神交代?”

    魔帝淡声道:“如实回禀,两千五百年前尚不见这等高手,而一魔族后代血脉,断也不至于有这等修为,此事,恐怕只有魔神知道了。”

    邪子闻言,哼道:“那咱们速回西海之滨吧!”

    说罢,五人速度加快,往西海之滨赶去。

    …………………………………………………………………………

    黑暗妖脉深处,伟岸的魔殿上,墨白与魔之子回到大殿内。

    句芒也化作人形,立在魔之子身后。

    墨白取出玲珑骨交给魔之子。

    魔之子接过玲珑骨上下打量了一番,随后啧啧赞叹道:“魔神的骨头都与别人不同,这般晶莹剔透,内蕴无尽魔源,倘若魔神以此临世,恐怕会得到不少加持啊!”

    墨白闻言,看到魔之子眼中的火热之色,讪笑道:“你该不会是想将之吸收以为己用吧?”

    “呵!”

    岂料,魔之子露出不屑,摇头道:“吾凝渊尚不至以别人骨骼为用啊!”

    墨白闻言暗自腹诽道:“说不以他之骨骼,但你全身上下,都是他打造的备体啊!”

    魔之子仔细斟酌魔神之骨后将之收起,负手对墨白淡笑道:“你可以离开了。”

    这就下了逐客令,很有将盟友拒之千里以外的意思。

    墨白满含深意地看了魔之子一眼,最后叮嘱道:“此魔神之骨吾交给你,但你要在合适时间,想办法还给魔神,而且不能被察觉。”

    凝渊淡声不屑道:“这等小手段,以魔帝那智慧,吾可是轻而易举啊!”

    “还是不要大意的好,墨白告辞,请!”

    金衣转身化作金芒破空而去,很快消失在魔殿上。

    大殿上陷入短暂寂静,唯有玲珑骨释放一丝光华,在森冷大殿上显得诡异与暗淡。

    墨白离开后,半晌凝渊回眸看向句芒,后者面无表情,他轻笑道:“这块魔神之骨,你觉得吾该用何种方法植入禁制呢?”

    句芒负手摇头道:“你无须下禁制了,魔神的手段通天彻地,这些小把戏不会瞒过他的,你直接将整块神骨赠予他,如此一来,他反而会因为查不到问题所在而心生警惕,或许会留下破绽。”

    魔之子闻言赞叹道:“句芒,你吾不愧是共生之体阿,连吾的心思也都被你猜中了。”

    句芒冷笑道:“不要将吾的智慧,强行加在自己头上。”

    魔之子摆手道:“噫,咱们之间不分彼此,不过你这计谋倒是不错,咱们就将这完好无损的神骨送给魔神,他能查出毛病才是怪了!”

    魔神之能,饶是凝渊也未曾领会,下了禁制恐怕也会被其察觉,人、神都是一样,修为或许天壤之别,但多疑也是他致命弱点,倘若魔神查不出神骨问题所在,他定会谨慎,哪怕吸纳魔神之骨也会有所保留,如此一来,魔神不能发挥全部力量,他也就来了机会。

    ……………………………………………………………………

    墨白离开了黑暗妖脉,化作一道流光要往皇城外的旭日之巅赶去,但刚出了黑暗妖脉,远远地,他就看到有两道流光欲要进入,是邃无邪与姬问雅,墨白皱起眉头,在半空中将两人拦住。

    邃无邪与姬问雅被墨白拦住去路,有些意外,姬问雅皱眉问道:“你为何出现在这里?”

    墨白反问道:“你又为何出现在此地?”

    “我……”

    姬问雅不知如何回答。

    一旁邃无邪干脆直言道:“她得知自己身份,**黑暗妖脉寻找魔之子,说个清楚。”

    墨白闻言,满脸古怪地凝视姬问雅,道:“你要找魔之子说个清楚?我没听错,还是你说错了?魔之子是什么样的人物,你就算不知道,也该有所耳闻,他要杀你,才不会因为血脉有所关联就手下留情,因为,他杀人只看喜好。”

    姬问雅倔强摇头道:“我不管,我一定要见到他,当面问个清楚!”

    墨白看着姬问雅倔强的模样,心中叹了口气,暗道:“姬问雅或许知道自己的身世,一时间无法承受啊!”

    果然,姬问雅见墨白沉默不语,她回眸看向邃无邪道:“你就留在外面吧,我自己一个人去,避免你被他们暗算。”

    邃无邪摇头道:“前辈说了要我照顾你,我不能让你遇到危险。”

    姬问雅看邃无邪坚定的神情,欲言又止,她又看向墨白,希望后者能表达些什么。

    但墨白摇了摇头,道:“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不勉强,我会在旭日之巅等你。”

    说罢,他就化作金芒往旭日之巅赶去,很快消失在夜空下。

    “你……”

    看到墨白离开,姬问雅美眸里露出失落之色,她以为墨白会跟着前往,但没想到他就这么离开了……

    邃无邪也颇为意外,心道:“墨白费劲心思救下姬问雅,难道又任由她送死?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不过他既答应过刀神,就不能后退,索性硬着头皮一闯魔窟了……

    这时,就听姬问雅轻声道:“咱们进去吧。”

    说罢,她率先化作紫芒往黑暗妖脉深处赶去。

    邃无邪见状,也只能快速跟上,两人很快消失在黑暗妖脉内。

    没多大会儿,两人消失的地方,墨白很快又现出身影,他凝视远去的流光,摇头无奈叹气,只得跟在后面,以防不撤。

    他终究还是不能放心,不说姬问雅,还有自己的好友邃无邪呢!

    ………………………………………………………………

    西海之滨,云端之上,魔雾重重,雷霆密布,一片滅世重生之景,而在魔雾中,一座伟岸的云上魔宫屹立,魔殿上,数道流光落地,回到了宫内。

    甫一落地,魔帝便跪倒在地,恭敬对殿内的巨大神像拜道:“启禀吾皇,属下此行失败了。”

    魔神之眼内传出声音,道:“是圣魔之体的气息。”

    圣魔之体?

    众魔闻言面面相觑,都露出疑惑之色,最终还是由魔帝问出来,他敬畏道:“不知吾皇所言圣魔之体是何物?”

    那声音威仪,从四面八方传来,道:“圣魔之体是吾降临人间所需载体,由魔族圣女与人族皇者结合所生,吾为降临人间,布下魔典,又以神力扰乱天机,使魔武皇与魔族圣女因为卜算而预言出的魔域异数,人世灾劫,将之封印,这才能等待吾降临之机。”

    “但最终让他破封而出了,而且衍生出自身灵识,欲要脱出吾之掌控。”

    魔帝闻言,小心翼翼看了神像一眼,试探性地问道:“如此说来,吾皇早已料到了?”

    那声音威严道:“吾降临神州是早已决定之事,凡人只能照吾之步伐前行,否则迎接他们的将是毁灭。”

    魔帝恭敬问道:“那吾皇接下来要如何安排?”

    那声音淡淡道:“派人招回魔厌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