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四十三章 兄妹相认

第四百四十三章 兄妹相认

 热门推荐:
    魔厌,曾是魔域的一名异数,为生存而崛起,为七叶而守护,甚至选择参与三道六界之战,如今七叶与那人族女子结合,勉强新生,这也让魔厌不愿再为魔域办事。

    魔帝跪在地上,为难道:“回禀吾皇,属下破封魔域时,便是以纯魔之气为代价,才请得其出手,如今七叶已恢复,他恐怕不会再为魔域办事了。”

    说出这句话后,诺大浩瀚魔宫内,忽地陷入寂静,仿佛一切都被迫凝固,哪怕气息也不例外。

    四大战神与魔帝都感觉到一股心悸力量在升腾。

    但很快这股力量如潮水一般退却。

    就听那声音淡淡道:“魔厌不可缺少,吾降临神州,还需他之援手,吾只要他出手,至于如何,就看你们了。”

    魔帝闻言心中震惊,心道:“看来魔厌的身份不简单,除非擒下七叶以此来要挟他,也罢,先前往试探一番吧。”

    念及此处,心有计量的魔帝拱手应下道:“吾皇放心,属下定会让魔厌前来。”

    说罢,他转身化作暗芒,往魔宫外而去。

    魔帝离开后,大殿上只剩下四大魔神与高高在上的神像。

    很快,那声音又吩咐道:“赦,你率魔域生灵为吾集齐三十万生灵血魂,再过十五日便是血月蔽天之时,也是吾降临神州,开启毁灭一途的开始,这十五日,务必完成。”

    赦闻言拱手沉声道:“吾皇放心,赦定会完成吾皇嘱托!”

    说罢,他也转身往魔宫外走去。

    眼见赦领命而去,邪子不耐寂寞拱手问道:“吾皇,可有邪子能为您分忧之处?”

    那声音淡淡道:“你等候魔帝安排吧。”

    等候魔帝?赦心中不悦,暗道:“魔帝能安排什么?”

    不过他不敢违逆魔神之名,只得恭敬应下。

    “除了佛子,你们都退下吧。”

    “是。”龙子与邪子退出大殿。

    很快大殿上就剩下魔神之像与佛子。

    佛子神情依旧漠然,但还带了一丝恭敬,他眼见魔神将自己留下,心中疑惑,难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不过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他不敢言明,只是拱手道:“吾皇,不知您还有何吩咐?”

    那声音道:“吾有一项更重要的任务交付于你。”

    佛子露出敬畏的神色,恭敬道:“吾皇请说。”

    那声音缓缓道:“吾降临神州之时,会有一刻钟最为虚弱,三机谶是那人送往神州大地,必瞒不过他之警示,吾要你暗杀道域之人,以其道血为吾屏蔽天机,避免被堪破吾降临时机,待一刻钟过,神州大地毁灭,只在吾翻掌之间了。”

    佛子闻言身躯一震,原来魔神降临还有一刻钟的危机,他压下内心疑惑,拱手问道:“不知吾皇需要属下斩杀几人?”

    那声音回应道:“三人足矣,切忌,此消息不得传予任何人。”

    佛子点头道:“是,属下必完成吾皇所托。”

    说罢,他转身往魔宫外,化作流光远去。

    …………………………………………………………………………

    黑暗妖脉深处的魔殿上,高高在上的王座无人问津,凝渊百无聊赖地坐在了石阶上,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踏踏踏急促的脚步声响起,身穿紫色长袍的姬问雅出现在魔殿上,这一路上无人阻拦让她心中惊疑,但当看到早已等在这里的凝渊后,她又有些释然,露出警惕神色,谨慎问道:“你就是凝渊,我的哥哥?”

    凝渊闻言起身,露出惬意的神情,满足道:“这一声哥哥,让吾久违的心悸动了……”

    姬问雅看到凝渊承认,心底有些绝望,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真是罪大恶极的魔武皇之女,而这个曾经为明月城带来灾难的年轻魔者,竟是自己的亲哥哥,她美眸里不自禁露出泪痕,悲恸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你是我的哥哥,为什么我的父亲是魔武皇?”

    生性善良的她难以接受,无论魔之子,亦或魔武皇,都是罪大恶极的家伙,但偏偏自己曾经最恨的两人,却是自己最亲近的两人。

    为什么?造化弄人吗?如果是,姬问雅很想问问,为何老天爷要这般对待自己。

    凝渊抬眸,凝视满脸泪痕的姬问雅,不知怎地,心底有些不忍,他心道:“这或许就是最后一抹亲情的眷恋吧,不过这算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回过神来,他再次恢复如常,凝眸姬问雅,淡笑道:“亲情这个东西啊,最是让人无奈与愤怒,因为它让你在感受到喜悦的同时,也让你体会真正的绝望,喜悦越多,绝望越甚,所以,小妹,收敛你这些无知的眼泪吧,三百年前,父王将吾封印在修罗海底时,这些亲情都已随之湮灭,而你当时,只是一个吾一脚便能踩死的婴儿,这份微薄的血缘亲情,只值得你回头,若不知进退,大哥也只能送你去与父王团聚了……”

    姬问雅凄惨一笑,问道:“你要杀我吗?”

    凝渊微微摇头,感叹道:“吾可怜的小妹啊,吾说过,给你回头的机会,因为现在吾的心情不错,所以不会杀你,但保不准下一刻或许变化,你也将跟着倒霉啊……”

    姬问雅摇头有些绝望了,她疲惫道:“你想杀我便动手吧,这人世残忍的让人无法接受。”

    “残忍吗?”

    凝渊负手淡笑道:“真正的残忍,你还未见到罢了,当然你若愿留在这里,大哥也勉为其难地答应,不过你要做好随时送命的准备……”

    “呵……”

    姬问雅失神一笑,无所谓了,什么都无所谓了,当一切的希望破碎,自己身负着无数的罪恶,这个世间,她又能去哪里呢。

    凝渊看着绝望,双眸无神的姬问雅,转眸看了句芒一眼,淡声道:“你为她准备一处居所吧,吾可不希望那些属下说吾残暴不仁,连自己的亲妹妹都无栖息之地啊!”

    “呵,一些勉为其难的借口。”

    句芒对此嗤之以鼻,他缓缓走向姬问雅,将她带离大殿。

    很快大殿上就剩下魔之子一人。

    这时魔之子忽地对殿外道:“小子,你离开吧,吾今日不杀你,吾的小妹答应留在这里等死了……”

    话语甫落,殿外传出一阵波动,显然是邃无邪离开了。

    “哎……”

    凝渊有些无奈,自言自语叹道:“真是让人感叹啊,派人去抓时抓不到,现在自己送上门来了,吾可怜又笨的小妹,你注定要成为吾打造圣魔之体的工具……”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