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以魔制魔

第四百四十五章 以魔制魔

 热门推荐:
    拦下金衣侍卫后,墨白自告奋勇要带众人前往平息魔祸。

    人皇考虑到皇朝大军还要抵御四大王朝,不宜动用,如果有这群道域强者出手,也省去一些麻烦,于是就同意了。

    墨白带着众人高手离开皇宫后就往西海之滨赶去。

    行至中途后,墨白就将众人分别交给倦尘音与商子洛管理,自己则是单独行动。

    他想要借兵,所以再次回到了黑暗妖脉。

    黑暗妖脉还是一如既往的暗淡不见天日,这里是魔族的天堂,借力打力,一向是墨白省事的手段。

    黑暗妖脉的大殿上,魔之子凝渊坐在王位上,似乎因为没有对手而有些困意,当然看到远处有金芒破空而来的时候,这才来了精神。

    他看到墨白落至大殿上,起身淡笑道:“吾的盟友,这才多大会儿功夫,你就去而复返了?”

    墨白直言来意道:“我来此地是希望好友你能借兵于我对付魔族。”

    凝渊揉了揉耳朵,感叹道:“你的要求很可笑,与魔借兵要对付魔,真是让吾前所未闻啊!”

    墨白打趣道:“今天你不就见到了吗?”

    “也是。”

    凝渊想了想,问道:“你要借多少人?”

    墨白负手沉吟道:“一万人即可。”

    凝渊露出惊讶的神色,啧啧赞道:“你可真敢狮子大开口啊!”

    墨白笑道:“对你而言,这些魔族可有可无不是吗?而且现在我与你合作,也是为了尽快迫使魔神现世,唯有不断去逼迫魔帝,让魔神不得不出手,如此一来,你对他也能更多些了解了。”

    凝渊点头道:“你的理由让吾无法拒绝,恨不得亲自上阵帮你了。”

    他微一挥手,很快有一道流光落至大殿,现出身穿黑色甲胄的夜魔。

    夜魔恭敬跪在地上,道:“参见主人。”

    凝渊撇了一眼地上恭敬的魔者,负手道:“听闻魔帝要与吾作对,你带上黑暗妖脉的所有魔族,吾要你将魔帝的大军击溃!”

    “啊?”

    夜魔闻言露出惊讶之色,心道:“怎么说大家都是魔族,怎能这般去帮助一个外人呢?”

    “嗯?有问题吗?”

    但是凝渊露出不悦的神色,就让夜魔吓得一个哆嗦不敢多言,他忙拱手道:“主人放心,属下一定会竭尽所能,带领众多魔族对付魔帝大军!”

    凝渊这才露出满意之色,点头道:“放心这次做得好,吾会有奖励给你的。”

    夜魔挤出一丝难堪的笑容,讪笑道:“能为主人分忧是夜魔荣幸。”

    “哈!”

    轻笑一声,凝渊挥手道:“这便出发吧。”

    “是。”

    夜魔拱手退出大殿,前往召集黑暗妖脉的众多魔族,准备前往狙杀魔帝大军了。

    墨白得到满意的结果也就不多逗留,跟着夜魔一同离开。

    很快大殿上又只剩下了魔之子一人。

    凝渊叹气自言自语道:“这些有趣的事情吾不能亲眼验证,正是损失啊!”

    ……………………………………………………………………

    神秘异境内,一场杀伐争端忽起。

    魔帝为魔神之命前来,要请魔厌协助,但因拒绝使得他不悦,旋即魔枪上手,横扫面门而来。

    魔厌为护住七叶,只得挺身应战。

    两大强者交手,一者是魔中帝王,一者是魔之守护,同样的举世无双,同样的无可匹敌。

    短暂照眼间,整片异境都毁于一旦,彻底消弭。

    随着虚空破碎,再现黑暗末日之景,魔帝手执魔枪滅世,魔焰丛生,尽化焦土。

    魔厌划出邪刀挥旋,刀气嗖嗖嗖破空咆哮,不断斩向魔帝。

    一时间,风云涌动,雷霆电闪,天撼地动中,荒野尽催,被夷为平地。

    七叶立在远处,关切地凝视这一幕,她不希望魔厌有事,但看到魔帝这般强横,心中实在担忧,不过她也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如果协助反而会拖累魔厌。

    战场上,两人再次错身而过,魔厌腾盛半空,尽催魔元,登时寰宇震爆,亘古邪力自其身上爆发而出:“刀断轮回!”

    眼见魔厌刀走极端,魔帝沉着应对,他沉喝一声,旋即魔枪化龙:“玄黄废世!”

    轰隆一声巨响,双强交汇,登时天地愁惨,暗淡魔气席卷四面八荒,形成一片绝域,而两人错身后再次落到地面上,也都各自染红,虽不言重,却也看出两人在伯仲之间了。

    魔厌擦干嘴角鲜血,凝眸魔帝,冷声道:“你我之间要分胜负,十天半个月也没有结果,你确定自己有这么多的时间能供消耗吗?”

    魔帝心道:“魔厌修为强横,我不能与之硬拼,而且魔神降世更为紧要,念及此处,他冷哼一声,收起魔枪,对魔厌道:”本帝给你一天时间考虑,明日本帝会再来。“

    说罢他转身化作暗芒消失在半空。

    魔帝走后,魔厌才松了口气,他收起邪刀后,再次吐出一口鲜血来。

    七叶见状,从远处飞身而下,扶住魔厌,紧张道:“你受伤了?”

    魔厌挥手道:“无妨,魔帝着实强横,我之前连翻消耗尚未复原,如今对上他败阵也是理所当然,若他再坚持个几招,恐怕就会发现我的问题了。”

    七叶恍然,原来魔厌是在吓唬他,不过一想到眼前人是因为自己才如此拼命,她心底很是感动,扶住魔厌道:“我带你去疗伤,咱们先离开这里。”

    “嗯。”

    魔厌在七叶的搀扶下,渐渐远去,很快消失在这片焦土之上。

    退离战局的魔帝一路化作流光要往西海之滨赶去,行至中途,他就看到邪子赶来。

    邪子来到魔帝身边,看到他的嘴角有鲜血溢出,调侃道:“哟,魔帝,没想到你对上魔厌竟也会受伤。”

    魔帝哼了一声道:“魔厌好歹也是魔之守护者,他的修为不容小觑,只是本帝不能与他长久消耗,因此才暂且离开,不过他中了本帝一枪,已留下印记,哪怕他逃到天涯海角,本帝也能知晓他的所在。”

    屹立半空的邪子闻言负手淡笑道:“择日不如撞日,咱们再回,一同出手将之擒下便是。”

    岂料魔帝看到邪子出现,眼眸里闪过一丝精光,挥手道:“不急,本帝已有了更好方法,明日再与他计较。”

    “那我先送你回去疗伤吧。”

    邪子心道:“反正魔神让我听你安排,我只出力,至于结果如何,都在你了……”

    于是两人就化作光华找一处地方疗伤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