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五十四章 撼天关

第四百五十四章 撼天关

 热门推荐:
    罪恶之城,天心湖。

    因为墨白的出现,让拳皇怒上眉梢,因此出手不留情。

    那些罪恶之城的子民受到波及,叫苦不迭,他们恨不得拳皇能现在就将那小子擒下,然后任由自己等人报复。

    他们从来没想过拳皇会输。

    因为拳皇是真正的强者,否则也不会在荒漠屹立数千年,饶是当初来此传道的因禅寺也要礼让三分,不敢进犯。

    这才有了罪恶的庇所。

    轰—

    拳皇出拳十分狠厉,携着磅礴气劲,带起天地之势向墨白镇压而来。

    “真是不简单。”

    墨白看在眼里,心中也颇为忌惮,加上方才不小心受伤,如今再遇到拳皇的杀招,他也多出谨慎来。

    他握住地麟神剑,再次使出藏剑式。

    “藏剑式—剑弥八荒!

    墨白翻手握剑,金眸中闪过冷芒,嗖的一声再次迎击而上。

    天心湖四周的百姓已经躲了起来,但他们还是关注着虚空战局,眼见身穿紫色战甲的强者与拳皇再次交手,他们的心也提到了嗓子眼,恨不得现在他就殒命。

    砰砰砰!

    不断交击,迸射星火万千。

    墨白越战越是心惊,拳皇的拳头还是血肉所生吗?

    地麟神剑是幽冥之物,堪称神兵,普通修道者被地麟剑擦伤都会遭到幽冥死气的腐蚀。

    但这口锐锋与拳皇的铁拳撞击在一起,竟然火星四溅,仿佛兵器在碰撞。

    这很变态。

    “嘿,小子,本座的手段,你还不够了解!”

    拳皇看到墨白眼眸中的惊讶,冷笑着再催真元,登时无数暗芒从他身上蹿腾出来。

    轰隆隆巨响不断,引动夜空下的风云涌动,仿佛祸世将出一般。

    他沉喝一声,拳头高举,就见无穷无尽的黑暗气息汇聚而来,释放出一股诺大威压,震撼寰宇:“撼天关!”

    话语甫落,苍穹开裂,在夜色下,映照出一股震慑人心的暗芒来,笼罩住拳皇。

    就见他沉元纳气,吸纳那些黑暗气息,渐渐汇聚拳头之上,朝前猛然轰出。

    伴随惊天巨响,无数风云涌动,全数袭向墨白的方向,这一拳,汇聚了天地玄黄之力啊!

    墨白看在眼里,心中一沉,知道不能再留手了。

    拳皇的修为世所罕见,这荒漠看来也非比寻常。

    喝!

    念及此处,墨白抛出手中地麟神锋。

    神锋脱手而出,于半空嗖嗖嗖不断旋转。

    旋转生风,也生出无尽紫芒,在夜色下显得尤为耀目。

    身在半空,墨白剑指凝动,就见一缕缕紫色光华汇聚在他的双指上,不断萦绕。

    墨白金色瞳孔再度变化,缓缓被紫芒覆盖,在眸子尽数幻化的同时,他体内真元尽催,一道幻影幻化而出。

    那幻影腾空而起,握住地麟神剑后,猛然斩向拳皇,丝毫不留情。

    拳皇见状,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拳威势头不止,接触刹那,砰地一声劲风就将幻影撕得粉碎。

    而这时,那口神锋突然幻化,化作一头百丈紫麟,足踏幽冥死气,咆哮撞向拳皇。

    又是一声巨响,紫麟被拳皇的恐怖力量震碎,复又化作神锋倒飞而回。

    不过如此一来,也将拳皇的这一拳威势削弱。

    “哼,你以为这样就能阻拦本座这一拳吗?天真!”

    拳皇被接连阻挡了两次,心头有些怒火,他真元再催,这一拳得到加持,化百丈暗芒,以更加惊人的威力袭向墨白。

    这一拳,让人绝望。

    这是拳皇的恐怖力量,在荒漠中哪里还有人能抗衡?饶是因禅寺的念如来也不一定能挡下,更何况这紫甲战者?

    就在众人以为尘埃将要落定的时候,半空中的紫甲战者忽地又有了动作。

    就见半空中,那神秘剑者伸出右手,那右手凝成剑指,嘴唇微微蠕动,轻吐四字:“元神一剑”

    嗡……随着这一指,但见无数血色游丝环绕而来,天地为之一滞,也难以动弹。

    血色游丝无物不破,速度也不见很快,但就是这么看似微不可查的血芒,却爆发出了无与伦比的力量。

    携天地气势的拳皇瞳孔微微一缩,察觉到了致命危机,整个人也难以动弹。

    他怒吼一声,周身暗芒大盛,竟然硬生生突破限制,在血丝游丝即将到来的一刻,险之又险的避过去。

    可即便如此,那携带的劲芒也让他受伤了!

    呃……

    拳皇闷哼一声,倒飞而回,他驻足在半空中,嘴角溢出一缕殷红,但很快,他抬眸的时候多了一丝冷厉笑意。

    而在对面,墨白看到他异样的神情,微一蹙眉,很快察觉出了异常。

    因为他体内似乎多了一股力量,在破坏生机。

    那股力量游走在身体内,不断摧毁体内气机,让他嘴角溢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中招了!

    墨白心里一凉,原来是方才拳皇趁着脱逃致命危机的一瞬,将所有力量收拢,但还是留下一丝破空锐芒,袭进了自己体内。

    哼—

    微弱喘息一声,墨白捂住胸口,接连倒退,血水一滴滴流出,从半空中坠落,触目惊心,他凝视拳皇,冷笑道:“好手段!”

    拳皇凝视墨白杀意道:“你很不错,能伤到本座,不过接下来你也要往赴黄泉了!”

    说罢,他再次挥拳,纳尽天地元力,发出磅礴气劲,轰向墨白。

    就在这时,突然天际出现了变化,夜色下,一道紫芒照破云月,急速而来。

    那紫芒流转异彩,在拳劲临近墨白身前的一刻赶到,砰地一声就拦下拳势,让它粉碎虚无。

    这股浩瀚力量炸开,以肉眼可见的波纹往外扩散,所过之处,天上乌云溃散,地下山石崩毁,天心湖瞬间炸开,而一些修为弱的罪恶之城的人都在这股力量下化作齑粉,爆碎天地之间。

    拳皇本就受伤了,此刻又被人拦下,再次倒退数步,他勉强屹立半空,看到了来人,露出震惊之色。

    就见月下,来人一袭紫色战甲,倾城绝世容颜上多了几分英姿,但更多的是冷漠,杀意,举手投足都让人难以忘怀,即便如此,也难以抹去这股惊天容颜。

    北冥雪来了。

    她赶到这里,看到墨白受伤,俏脸顿时冷若冰霜,满含杀意的美眸凝视拳皇,而冥医也跟来,他搀扶住墨白,只是微一查探,就皱起眉头对北冥雪道:“他受伤不轻,需要尽快将那股气劲逼出,否则时间一长,就难以恢复了!”

    北冥雪闻言,远远凝视着拳皇,她漠然道:“你很幸运,今日饶你一命,但要记住,本座会来讨回的!”

    说罢,她挥手卷起光华,将冥医与墨白带走。

    拳皇没有阻拦,紫芒速度很快,三人转瞬消失在半空,离开了罪恶之城。

    半晌,天际乌云散尽,再度恢复月色美景,立身半空的拳皇回过神来沉默不语。

    这北冥雪果真不简单,就凭方才的那股力量波动,也是劲敌了,但他没有想到,那神秘剑者竟是为了北冥雪。

    他俯瞰天心湖,此刻的天心湖一片狼藉,早没了方才的美景热闹。

    而那位倾城的美人儿,现在也离开了。

    拳皇擦干嘴角殷红,自言自语冷道:“可恶,北冥雪,你逃不出本座的手心!”

    …………………………………………………………………………

    罪恶之城外,行不多时便是荒漠地带。

    入夜后,荒漠一望无垠,却是狂沙呼呼不断,温度也变得极低,让人难以忍受。

    紫芒破空,北冥雪带着墨白要找一处栖息地方为他疗伤。

    但荒漠磅礴无尽,一时间很难找到落脚地方。

    冥医背着墨白紧张道:“冥神,墨白的伤势不能拖了!”

    北冥雪闻言身躯一震,但眼下四周依旧是无垠荒漠,哪里能找到地方栖息呢?

    一想到墨白重伤,她的心就莫名疼痛。

    干脆不管这么多了,她美眸盯住一处荒漠沙丘后,扬手轻挥,但见紫色光华大盛,轰隆一声将沙丘击得粉碎,出现一个方圆数十丈的深坑。

    “跟我来!”

    北冥雪率先落地。

    冥医也背着墨白落下,就见深坑足有十丈之深。

    北冥雪站在深坑边缘,以莫大修为布下结界,一层层的紫色光华流转,将方圆数十丈都包裹在其中,以防止风沙侵入。

    做好这一切后,她轻轻接过墨白,而后便跃入深坑中。

    冥医愕然,回过神来后也跟着落下。

    深坑不大,却因北冥雪神力所致,使得周围沙土凝固,防止被沙尘掩埋。

    她轻轻将墨白放下后,对冥医道:“帮他疗伤。”

    墨白盘膝坐在地上,挥手虚弱道:“无妨,我还能坚持。”

    北冥雪闻言,嗔怒道:“如今你还要逞强吗?”

    说是怒,但其中的关切比谁都要浓郁。

    墨白一怔,撇了她俏脸一眼,那双漂亮的紫眸里似乎也有些湿润,他勉强笑了笑,不再多言。

    冥医知道冥神与墨白的关系不一般,所以很谨慎。

    他走上前再次挥手,将羊皮夹拿出,一根根银针悬浮在半空,释放出缕缕紫色光华。

    嗡嗡嗡—

    紫色光华不断闪烁,接连插在墨白身上的各大要穴,同时他催动真元为墨白引导体内的那股磅礴力量。

    很快,盘膝坐在地上的墨白只觉得体内那股气劲开始凝聚,并且不再暴躁,开始有规律的在体内游走,慢慢地被迫出体外了。

    至于北冥雪,她一直担忧地看着墨白,视线从未离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