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佛座

第四百五十六章 佛座

 热门推荐:
    墨白苏醒后,入目的是紫木禅房,耳中听到的,也是禅音阵阵。

    他忽地起身,从床上坐起来,神情变得凝重。

    这是哪里?

    倒有几分熟悉,很像因禅寺!

    我怎么会在这里?

    墨白环顾四周,除却一张床,与座椅外,再无其他,禅房内,上好檀香释放凝神气息。

    可即便如此,他的心情也难以平静。

    墨白清楚记得自己与拳皇交战,最终离开罪恶之城,而后是冥医为自己疗伤。

    再没有多久,他便记不得其他。

    若这里是因禅寺,那北冥雪呢?

    他的心中一沉,难道北冥雪出事了?

    “吱呀”一声,很快房门打开,墨白朝门口望去。

    就见身穿僧衣的中年佛者走来,他看到墨白苏醒,走上前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施主你醒了?”

    “是你……”

    墨白一怔,来人正是当初为自己引路去见念如来的护寺长老,这里果然是因禅寺。

    那佛者淡声回应道:“施主受伤了,是北冥雪姑娘请佛座出手,以千弥法藏为你修复被鬼气所肆虐的生机。”

    回过神来,墨白看佛者一眼,皱眉问道:“北冥雪呢?”

    他犹记得之前得到的汇报,北冥雪曾在因禅寺吃过亏,如今竟又来求他们……

    “北冥雪姑娘已离开了。”佛者轻声达道。

    “去了哪?”墨白从床沿站起身来,问道。

    佛者双手合十,摇头道:“不知?”

    不知……呵!

    墨白走至佛者身前,与他对视,冷笑道:“出家人不打诳语。”

    “贫僧所言,句句属实。”佛者点头,淡淡道。

    墨白一怔,不再追问,心道看他模样,不似撒谎。

    “不知大师如何称呼?”

    “叫贫僧禅提即可。”禅提回道。

    “那请禅提大师带我去见主持。”墨白拱手,做了个“请”的姿势道。

    禅提闻言,平淡如水的佛眸,有些变化,但最终还是应下,前头带路,领着墨白离开禅房。

    离开后,穿过青石小道,又通过经阁,往佛殿赶去。

    一路上,禅音阵阵,钟声回荡,佛门圣地,浩瀚庄严尽显。

    来到佛殿外。

    禅提回过身来,对墨白道:“请施主稍后片刻,贫僧去通传。”

    “有劳。”

    禅提双手合十,一步一步,踏上台阶,最后推开殿门后,进去了。

    不多时,禅提从佛殿走出,他下了台阶,对墨白行礼道:“施主请进入吧,主持已在等候。”

    “多谢。”墨白拱手示意,而后往佛殿走去。

    佛殿一如既往,墨白踏足其中,庄严神圣的浩瀚佛气丛生,檀香袅袅,如入西天之地。

    映入眼前的,是一团闪着佛光的金色圣芒,圣芒内传来祥和气息,仿佛老僧入定一般,虽外表明灭不定,但亘古长存,神佛之姿,令人动容。

    墨白踏足进入,引得佛芒发生变化,那团光华悬浮在半空,上下浮动,携起丝丝涟漪,波动的金光在佛殿环绕。

    半晌,内中传出柔和声音,道:“施主,你伤势已愈了。”

    墨白“嗯”了一声,敷衍感激道:“多谢大师出手相助。”

    那声音听出了墨白的敷衍,不以为意,淡笑道:“施主该感谢的是冥神—北冥雪。”

    墨白身躯一震,表面不动声色,抬眸注视佛光,问道:“不知北冥雪现在何处?”

    “她已离开了……”那声音轻声答道。

    离开了……

    墨白心中紧了紧,他不希望北冥雪有事,但这里据说镇压着冥域三皇之一,北冥雪也吃了亏,如今是怎么请动因禅寺救自己的?

    难道北冥雪与这些和尚做了交易?

    半空中,佛光圣芒依旧辉映,在佛殿内显得神圣庄严,内中念如来的声音,再次传出,道:“施主无须担忧,因禅寺并未阻挠北冥雪,她安然离去了,至于往何处去,贫僧亦不知。”

    听到北冥雪安然,墨白莫名松了口气,他抬眸看向佛光,问出心中疑惑,道:“那大师为何救我?”

    “我佛慈悲,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声音回应道。

    墨白沉默不语,盯着半空明灭起伏的佛光,他可不信有如此简单。

    果然,很快,那声音又道:“还有一项原因,让贫僧不得不出手相助。”

    “嗯?”

    果然,墨白醒悟,负手淡声道:“大师所言因果?”

    “嗯。”

    佛光悬浮在半空,缓缓落下,与墨白齐高,但保持了一定距离。

    那声音庄严道:“施主身怀我佛门因果,也是我佛门一位至高佛的天选者,因此贫僧愿意出手相助,也不为难冥神。”

    佛门注重因果循坏,往生轮回,认为这一切都该有始有终。

    结善缘,种恶因,皆在一念之间。

    顿了顿,墨白沉默不语,半晌他再次抬头,看向半空金光,道:“还请大师直言因果吧。”

    “阿弥陀佛。”

    这时,佛光起了变化,只见一层层圣芒浮动,渐渐脱落,自璀璨夺目的光华中,身穿白色僧袍的俊美佛者走了出来。

    佛者足生金莲,一步莲华,在佛殿内充斥了浩瀚的佛门圣气,他双手合十,右手上挂着一串金色佛珠。

    落地后,才看清他的真面目,佛者俊美,被白色僧袍覆盖住额头,僧帽檐下一缕银发在前额散着,五官精致若雕琢,不悲不喜似如来。

    他淡金色的眸子,溢佛之庄严,现济世慈悲,这等佛门圣者,凡尘难寻。

    念如来念如来,因禅寺至高佛座—念如来,首现真身了……

    ………………………………………………………………………………

    神州大地,血月魔劫未现世,已扰得人心惶惶。

    天玄尊者、越天行两人往西海之滨,监视魔之动向。

    行至中途,忽见远处天际血云涌来,携起无边杀气,让人惴惴不安。

    两人驻足止步,越天行抬眸凝视半空的血云。

    他察觉不对,挥手护住天玄尊者,道:“你先离开。”

    “那你呢?”

    “我会设法。”

    “可……”

    “没有这么多时间考虑。”

    越天行打断天玄尊者,凝声道:“来人不简单,很有可能是魔族高手,你速通报众人,我随后与你汇合。”

    “好,那你小心!”

    天玄尊者叮嘱后便急忙离开,消失在尽头。

    这时,血云涌至,半空中,氤氲血华散去,凝成魔影降临。

    身穿火红战甲,手中弑佛魔枪,佛子足踏半空,落地而至,拦住越天行。

    佛子魔枪遥指越天行,声冷意杀,道:“杀生道上,往渡轮回吧。”

    越天行不愿坐以待毙,他招化锐锋,凭空浮现后,嗖嗖嗖旋转不断,落至手中。

    “痴心妄想。”

    握住锐锋,越天行倾尽真元快攻而上。

    佛子不退,魔枪震开越天行。

    越天行退数十丈止住身形后,高举神兵,沉元纳气:“一剑越天关!”

    “佛杀—吞滅!”

    佛子,越天行极招相对,登时赤芒大盛,地裂云催。

    璀璨光华中,越天行倒飞而出,白衣染血。

    佛子震退越天行,魔枪回旋刹那,左手忽地抛出集魂袋。

    集魂袋漂浮半空,登时红芒大作,罩住越天行,一股吞噬之力瞬间凝成,要将白衣吸纳。

    不好!

    越天行震惊,欲要挣脱,奈何已负伤,身旁亦有佛子冷眼觑破绽,他小心谨慎之余,整个人被迫滑向集魂袋了。

    “喝,斩天孤行!”

    生死关头,白衣凛眉,刹那一瞬,异变突生。

    邪气翻涌,周身蹿腾而出,怒而化蛟龙一刻,冲天而起。

    砰地一声,集魂袋赤芒不稳,摇摇欲坠。

    “嗯?邪族……”

    佛子察觉异常,眸光凝向白衣。

    白衣持剑,暗芒覆盖剑身,朝天一指,尽纳八方邪力,登时雷霆破,乾坤惊,风云急涌一瞬,已挣脱束缚。

    “你不该迫吾出手。”

    越天行眸光冷,杀意盛,凝视佛子,正气凛然消弭,邪氛遍布周身,宛若邪神降临。

    邪气翻滚,弥漫荒野,震慑人心。

    白衣不复道姿,却为邪之战神。

    佛子持枪横转,淡淡道:“你是邪域之人,两千五百年前,尚是盟友啊。”

    “盟友?”

    越天行冷笑一声,手中杀剑翻转出暗芒,划破长空,斩在佛子身后古树上。

    古树应声而断,轰隆巨响掀起烟尘。

    佛子身形不动,皱眉道:“何意?”

    “两千五百年前,六界联盟,最终瓦解,都要归功于魔域,不是吗?”越天行不悦道。

    佛子不解释,收起魔枪,转身道:“今日吾不杀你,好自为之。”

    说罢他转身化作赤芒,携起漫天血云退去,很快消失在天际尽头。

    佛子退去,越天行忽地松了口气,随之嘴角鲜血溢出。

    他擦干嘴角鲜血,周遭邪气散尽,与先前无异了。

    “好在佛子离开,不然我定要露馅了。”

    越天行摇头叹气,收起神锋后,转身也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

    佛子卷无尽血云离开,行至中途,觉得有些不对。

    越天行若真能对付自己,何以轻易让自己离开?

    念及此处,他折身而返,回到荒野之地。

    但此刻的荒野中,除却满目狼藉,早已不见越天行踪迹了。

    “呵,不管你是谁,终究会有露出真面目的一天。”

    佛子冷笑一声,起身腾空往西海之滨的魔殿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