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六十章 魔祸生 苏辛再现

第四百六十章 魔祸生 苏辛再现

 热门推荐:
    君听残谷,仙雾缭绕,氤氲紫气升腾,如神似圣,让人敬畏。

    残谷深处,有风亭林立,溪水潺潺汇聚成龙庭,往千丈瀑布隆隆而下。

    风亭中,负手屹立一人。

    那人生得儒风挥洒,穿一袭白色丝袍,携白发束髻,身背剑囊,正负手立在风亭中观望山水之景。

    察觉到叶沧溟接近,他神情依旧,背对这位最得意的弟子,问道:“他,回来了?”

    “嗯。”

    叶沧溟恭敬应道。

    墨轩庭,太学府府尊,修为造化皆是罕见,若入世的话,世间难寻敌手,可偏偏这么一个可以立足巅峰的人,却长久居残谷,听残声,是以众人都叫他君闻残声墨轩庭,可这个称呼,好像有快千年不曾出世了。

    叶沧溟忍不住问道:“师尊,如今魔神降世的消息,闹得人心惶惶,您身为太学府府尊,又是大周最后的依仗,为何不愿出手相助?”

    白衣屹立在风听中,依旧不曾回身,只是淡淡回应道:“天机动风云,道劫应魔踪,这则预言存在已有千年,所谓灾劫,都是考验而已,饶神灵亲至,也将铩羽而归,吾不出世,一切都在冥冥之中了。”

    叶沧溟不喜欢听这些大道理,他认为这些都是避世借口罢了,所以撇了撇嘴,不以为意,只是适当提醒师尊道:“听说墨白也身在劫中,您将儒门法典赠予他,到现在也没个动静,他是否也是咱们太学府选中之人啊!”

    “他……”

    白衣这次顿了顿,挥手道:“墨白的事,你无须挂心,行你该为之事即可。”

    叶沧溟嬉笑道:“师尊姓墨,墨白也姓墨,难道是一家?”

    白衣“呵呵”笑了两声,不再言语。

    叶沧溟自讨无趣,也就拱手离开风亭,心中却是在想着,如果墨白真出了事儿,师尊您不会置之不理的,如今魔神临世,天地遭劫,我身为儒门弟子,也应该尽一份心力。

    带着乱七八糟的想法,叶沧溟快速离开了残谷,往太学府外跑去。

    ……………………………………………………………………

    魔神二日,临世在即,北荒又面临浩劫再起。

    云上皇宫,此刻魔云肆虐,烽火连天,四处皆是战火硝烟,尸横遍野,哪里还有昔日仙宫圣地的模样?

    魔气滋生,负手而立的魔帝俯瞰云上皇宫,沉默不语,荒后带着其子剑少离逃走了,而邪子与佛子则追杀过去了,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消息传来。

    魔帝为了争取时间,再次转往余下三朝,决意收割所有道境强者。

    他转过身后,以无上魔元划出虚空门户,而后一步踏出,消失在当中。

    魔神山的山道上,距离魔云顶不过千里之遥,受伤的荒后带着剑少离来到这里,欲要寻求救援,母子二人跌跌撞撞,在荒野山道上疾行,可即便如此,受伤颇重的荒后也难以支撑了。

    能在邪子、佛子、魔帝三大强者联手下,杀出血路,荒后可谓是底牌尽出。

    剑少离跟在荒后身边,他眸中含泪,泣声道:“母后,您不能有事啊!”

    荒后驻足止步,她拉着剑少离的手,眼眸里露出慈爱之色,对他道:“你快些离开这里,找到苏辛就能安全,母后替你挡着。”

    “不行,不行!”剑少离含着泪摇头拒绝,他哭泣道:“母后你不能死,要走咱们一起走。”

    “你们谁也走不了!”

    这时,远处隆隆魔云笼罩,很快,两道流光携着无数魔兵破空而至,发出磅礴气劲,袭向了荒后与剑少离。

    “小心!”

    荒后惊呼一声,推开剑少离,与此同时,她提起残余真元挡下这招,使受伤颇重的她更雪上加霜了,她仰天吐出一口殷红来,踉跄着几要倒地,但为了护住自己的孩子,她拼着最后一口气不肯退去。

    “母后!”

    眼见荒后再次被重创,被推倒至一旁的剑少离睚眦目裂,他俊美的脸庞上露出无穷的恨意,挣扎着要起身去救母后,可无论他怎样挣扎,都再也提不起真元来。

    荒后挥手划出紫刀握在手中,她勉强屹立着,不肯退去,因为身后是她最重要的人。

    但她从没有想过,身后的俊美少年,也将她视为最不能缺失的人。

    佛子与邪子率领魔兵落地,方才那一道磅礴气劲就是邪子发出,他落地后冷笑着走向前,邪声道:“跑,你能跑得了邪子的手心吗?”

    说罢,他挥手抛出集魂袋,就见那黑色布袋释放出璀璨赤芒,赤芒夺目,更夺生机,瞬间笼罩住荒后。

    荒后被赤芒笼罩,她只觉得自己体内真元迅速流逝,而且连生命力与魂力也跟着消弭,她“啊”地叫了一声,欲要挣脱,但被这股力量锁定,她不能动弹分毫。

    与此同时,邪子挥动长枪,急速横扫而来。

    “不!”

    眼见这一枪袭身而至,不远处地剑少离怒吼,可只能眼睁睁看着这一枪袭向自己的母后。

    噗嗤一声,枪身贯体,溅起了无数血花,那殷红满目,渐渐染红了紫袍,也染红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荒后被邪枪震碎五脏六腑,半空集魂袋更是吸纳血魂之力,转瞬荒后就失去生机。

    集魂袋吸收了皇后所有魂元之力后赤芒收拢,缓缓落至邪子手中。

    他将邪枪从荒后身躯中抽出,荒后再也难以支撑身躯,她踉跄着,艰难着转身看向剑少离,美眸里流露出的不舍与复杂,简直刺碎了人心。

    荒后的身躯倒落在尘埃中,发出最后砰的声响,就这样,她彻底在自己的亲子面前闭上了眸子。

    剑少离愕然了。

    他甚至忘记了流泪,他趴在地上,错愕的看着那倒落黄土的身影,那抹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影,现在却要离自己远去了。

    他抽泣着,血水溅到了他的脸上,感受到那灼热的温度,他醒悟过来,任凭泪水再次滑落,他挣扎着爬向熟悉的身躯。

    “不……不……母后啊……”剑少离用尽全身的力气,终于来到了荒后身边,他看着熟悉的面孔永远闭上双眼,涓涓流淌的鲜血尚不能止住,他仰天悲嚎。

    佛子看在眼里欲言又止,他想出手阻拦,但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否则魔神临世,死的将是更多的人,也会有更多眼前悲剧的发生,他不能阻止,只能眼睁睁看着,心头沉重无比。

    这一生,为何要将痛苦加诸?为什么!

    恨意,在剑少离心底滋生,想起过往的一切,这些都成为过去,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无穷的愤怒夹杂恨意,让他的眼眸发生变化。

    一股前所未有的力量猛然爆发,血红光华冲天而起,将他整个人笼罩住,紧接着妖力滋生,他忽然起身,看着血泊中的紫刀,猛地一跺脚。

    紫刀被震了起来,他握住紫刀,试图去感受熟悉的温度,可触手地,除了冰冷,就是寒血了……

    “魔族,我要你血债血还!”

    这一刻,杀念爆发了,剑少离握住紫刀,登时妖氛四溢,遍布荒野山道,所过之处,噗噗声不绝于耳,那些魔兵惨嚎,被杀得支离破碎,他的心,也在跟着破碎。

    “天真,哪怕拥有妖族血统,也难改变战局。”

    邪子冷笑,哪怕面对妖力全面爆发的剑少离,也丝毫不怯,他沉元纳气,邪枪横扫而出。

    剑少离穿透数多魔兵身躯,紫刀与之撞击在一起,铿然震爆声中,狂猛气劲横扫四面八荒,草木摧折,更见山石崩毁,血河震溃。

    激烈交锋,紫、暗光华交错,雷霆电闪,更显狂猛霸烈,那些魔族被这两股恐怖力量震慑,不断后退,却也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包围圈,将这里包围起来,以防止那年轻剑者脱逃。

    砰砰砰!

    又是数声交击,剑少离本就负伤,哪怕得到双瞳妖力加持也难以抗衡,在最后一次金铁交鸣中,他手中的紫刀脱手而出,倒插在地面上,而他也被魔劲袭身,倒地不起,无法动弹。

    “母后……”

    他咳出鲜血,眼神迷茫望天,鲜血溢在俊美面庞上,显得凄惨万分。

    邪子落地走向前,冷笑凝视倒地不起的剑少离,道:“不用伤心,吾会让你与你母后黄泉聚首!”

    说罢,他就要挥枪袭杀剑少离。

    “且慢。”

    这时,远处佛子忍不住开口道:“我们目地在于击杀道境强者,如今任务已成,何必赶尽杀绝。”

    “赶尽杀绝?”

    邪子回眸看了佛子一眼,啧啧赞叹道:“你是不是曾经人间呆久了,变得痴傻?永除后患,才是吾邪子作风!”

    他冷冷一笑,邪枪挥动,猛然刺下!

    忽地,此时天外飞来一道剑芒,那剑气纵横,叮的一声拦下邪枪,邪子被这股巨力所阻,登时倒退数步,他长枪横陈胸前,凝眸剑气来源方向,沉声道:“是谁?”

    这一剑,来地突兀,来地猛烈,更让人惊心。

    可紧接着,魔神山方向,天际风云涌动,暗芒席卷天地,登时震撼乾坤寰宇,裂地山河皆惊,转瞬天色骤然暗淡,形成夜幕之景。

    “问鼎日月赋云朝……”

    “天地烟寒风雨遥……”

    “剑叹红尘千古啸……”

    “冠绝今始斩祸枭……”

    暗夜中,只见超逸身影从天而降,衣带飘然,他神情冷,眸光寒,惊尘寰之变,动千军之杀,缓缓莅临荒野战局中,来者正是魔云顶剑道之巅—苏辛。

    “嗯?”

    邪子被震退后变得谨慎异常,他察觉来者根基超然,而且隐隐有克制魔族功体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