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六十三章 情义两难

第四百六十三章 情义两难

 热门推荐:
    道主沉默,吞噬龙涎,唯有神龙才诞出,拥有神秘莫测的能力,哪怕普通真龙吞服,也能一步登天,这可以说是至宝。

    不过这等至宝她虽没有,却也让凝渊说到了重点,那就是天地九龙。

    念及此处,沉吟过后,道主承诺道:“本座会为你取来月之龙的龙涎,但不是此刻,明日魔神莅临,待这一役结束,本座会让你如愿。”

    “一言为定。”

    凝渊笑着应下,他感叹道:“造物主的神奇,吾一直想要领会,看来机会到了。”

    “呵!”

    道主轻笑一声,银色光华闪过,就携起三机谶离开了魔殿,转瞬消失在黑暗妖脉,速度极快,眨眼不见了踪迹。

    凝渊凝视远去的银芒,莫名回忆起方才三机谶中的神秘景象,半晌,他嘴角露出一抹邪笑,趣味道:“三机谶,真是有趣,你倒是提点了吾几分,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也不能动用啊!”

    “墨白,为何你迟迟不肯出现呢?”

    ……………………………………………………………………………………

    无尽荒漠,佛山之上,因禅寺的后山山崖上,常年无人来此,但一朵洁白晶莹小花在悬崖峭壁上生根发芽,历经无数风吹雨打,始终不屈不挠,不折不凋,那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如倾城女子惹人怜。

    墨白盘膝坐在悬崖上,凝视这株优昙花,看似寻常普通,但数千年不开花,若真是刹那芳华,该有惊世之姿了。

    可惜,这株优昙,似乎还没有到开花季节。

    这两日的沉静,让他忽然明白许多,关心则乱,尤其似这等关键时刻,越是着急,越容易陷入盲点,一旦陷入其中,回头难,更不要说救人了。

    而醒世经纶的轮回契机在魔神身上,加上之前的三机谶预言,足以验证这次魔神降临,终将铩羽而归,但其中会造就多少杀业,让人心惊动容。

    魔神动用了玲珑骨,而佛骨与玲珑骨融合,若魔神真以此骨降临尘寰,势必与醒世经纶一体,这或许是突破魔神的一个重要关键,但,魔神真的这么轻易被突破吗?

    还有这株优昙花……

    墨白将眸光放在了洁白小花上,那洁白小花虽只是含苞待放,但已有惊人之姿,而且溢出的佛香更让人心旷神怡,只是两日功夫,他就能察觉到体内多了一股佛门气息,至纯至圣,不可多得。

    这株优昙花,恐怕也与醒世经纶脱不了干系,一千年出芽,一千年生苞,一千年开花,弹指即谢,刹那芳华……是否指的就是轮回契机,皆在这一瞬之间呢?

    他的心疑惑不解,可没有人为他解惑,这两日来,他算彻底平复了心境。

    踏踏踏……

    徐徐脚步声从身后传来,身穿白色僧袍的佛座,念如来出现了,他双手合十,手指金色念珠,行至墨白身后,轻声道:“施主,你可静心?”

    “嗯。”

    墨白点头,从地上站起后转过身来,看着这位俊美佛者,行礼道:“大师,我想这两日功夫虽不多,但已让我明白不少了。”

    念如来点头赞赏道:“施主慧根过人,且善念根植,他日定会与我佛门有一番善缘善果啊!”

    善因善果,墨白都不在意了他关注的是眼下魔神临世,同样也关注北冥雪安危。

    “大师,有话直言吧,已无时辰等待。”

    “阿弥陀佛。”

    念如来点头,手中念珠轻轻转动,他缓声道:“禅机难破,需施主自己领会,若他日施主遇险,不妨来荒漠一行吧。”

    “这……”

    墨白犹豫,念如来最终还是不肯言明,难道他真要置苍生于不顾吗?

    “唉……”

    叹了口气,墨白也不多勉强了,他双手合十,行礼道:“那墨白告辞了!”

    说罢,他转过身去,化作一缕金芒破空而去。

    念如来凝视远去的流光,叹气道:“施主有大智慧,偏要受制于情,这一场多灾多难,贫僧又怎能说得清楚?待优昙花开,一切也都是结束之时了……”

    说罢他看向那株优昙,但见洁白小花依旧悬崖摇摆,始终坚韧,念如来心道:“希望这一天不要太远……”

    ……………………………………………………

    墨白离开了佛山,往罪恶之城外的绿洲前行,他来到绿洲内落下身影后,就看到远处黑白无常静立等候,冥医则是来回踱步,等着墨白回来。

    他看到远处熟悉的紫甲身影大喜,忙走上前问道:“可有查到冥神踪迹?”

    墨白摇了摇头,轻声道:“北冥雪离开,究竟去了何处,我亦不知,念如来不肯相告,我也不能勉强,加上如今魔神祸世将至,我不能拖延了。”

    冥医闻言皱眉,他听出了墨白的意思,声音渐渐转冷,问道:“你要舍弃冥神,返回神州大地吗?”

    “我……”

    墨白闻言心中一痛,他摇头解释道:“念如来说北冥雪没有危险,事有轻重缓急,我需赶往神州。”

    “呵!”

    冥医闻言冷笑一声,哼道:“你又怎知念如来言语真假?你又怎知冥神没有涉险?若真如此简单救你,冥神何不回返与众人团聚呢?”

    接连询问,问得墨白哑口无言,他心中纠结,不知该如何做,北冥雪重要,但神州同样重要,因为神州大地上,还有自己的兄弟亲人与朋友,这些他都不能置之不理。

    在北冥雪与众人之间做抉择,难为他了……

    冥医看他沉默不语,也没有继续追问,他只是这样盯着墨白,盯着身穿紫色甲胄,头戴地麟面具的年轻剑者。

    墨白是不世剑才,未来前途无量,但如果连身边爱的人都保护不住,他真的还能护住其他人吗?或者说,他根本没有这般深爱冥神。

    冥医在等,等他做出抉择。

    风簌簌,吹响树梢在林间哗哗作响,听在耳中,乱在心中。

    墨白心乱如麻,方在佛山静下的心,此刻又如波澜一般狂涌起来。

    人生有太多憾恨,错过将不能回头,这些墨白都知,但现在到了抉择一刻,他才明白,踏出这一步有多困难。

    母亲彩阳夫人,大哥墨无踪,以及邃无邪,剑孤寒,刀神,倦尘音,姬玄等等等等,这些远在神州大地的亲人朋友,都将面临魔神祸世的危机,虽然自己不能力挽狂澜,但只要有一丝希望,他都不能放弃。

    半晌,他抬起眸子,做出最艰难的决定,他对冥医道:“我要回返神州大地,这里有劳诸位继续寻找北冥雪踪迹。”

    “你!”

    冥医听到墨白的选择,神情骤变,阴沉下来,冥神为了他,可是连佛山都去闯,但眼前的剑者,却选择舍弃,这一刻,他愤怒了。

    他对墨白冷道:“你真要弃冥神于不顾吗?”

    墨白正视他,淡淡金眸中满是诚挚,沉声道:“我会回来救她!”

    说罢,他转身往绿洲外走去。

    这一刻,迈动的步伐忽沉重,如绑上千斤巨石,每一步踏出,都似乎用尽了毕生力气。

    他知道,这一去,可能会错过许多,可是他真有选择余地吗?

    远远地,身后传来冥医愤怒的声音:“墨白,在你心里,冥神真的重要吗?”

    “为了她,我可以付出生命,但,不是现在!”

    顿了顿,墨白心头一痛,头也不回地应道,旋即身形化作金芒,消失在绿洲之外,往神州赶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