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武侠仙侠 > 剑道争锋 > 第四百七十章 天局

第四百七十章 天局

 热门推荐:
    神州之灾的消息传入了因禅寺,按道理来说,荒漠也属神州的一部分,若魔神真要滅世的话,这里也必不例外。

    传说中神秘的道隐天宫,究竟位于何处,谁也不能确定,墨白来求念如来。

    后者满心的为难。

    念如来道:“万里狂沙凌冽,生人难入,道境强者恐也难缨锋啊。”

    道境强者有罡气护体,可有时候也难以承受那等恐怖的狂沙危机。

    但墨白没有退路了,他皱眉道:“但说无妨,我可独自前往。”

    念如来怎忍心让白衣一人前行呢,他叹了口气道:“也罢,贫僧就陪施主走一遭,算是为护持神州做些贡献。”

    墨白闻言喜笑颜开了。

    两人化一道光华往荒漠深处行去了。

    ……………………………………………………

    罪恶之城内,被神秘武者抢亲的拳皇尤自不悦,这么些天过去了,北冥雪的消息丝毫不见,饶是那神秘武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让人心中愤怒。

    这时一名手下走进来报告道:“拳皇,属下等人几乎搜遍了所有地方,都不见那武者与北冥姑娘的踪迹。”

    “所有地方吗?”

    “呃……除了佛山附近没有搜查。”

    “哼,又是佛山!”

    拳皇腾地起身,带起一股劲风来。

    罪恶之城与佛山鼎力数千年,若不是有念如来坐镇,他早就将这破山给攻了下来,哪里容忍至今,北冥雪被带走,在众多荒漠种族中,他可算是丢进了颜面,这一次说什么也要讨回来。

    “随我去因禅寺,他们若好说话也就算了,不然本皇今日就滅了他佛山!”

    说罢,他怒气冲冲地走出大殿了,那些个属下忙跟随召集人马,就要杀往因禅寺。

    ……………………………………………………

    神州大地上,三日期限已过,魔神大殿忽地爆发出一股磅礴魔气,直冲云霄,震撼寰宇。

    云上魔宫,就见唰唰唰数道流光飞逝而来,是魔帝与四魔子。

    五魔来到魔殿前,恭敬跪下,等候魔神出关。

    轰隆隆……

    魔殿大门缓缓打开,身穿黑色长袍的伟岸神灵负手而出,他魔眸开阖,流转混沌异彩,举手投足,毁天灭地犹在。

    他眸光撇向魔帝等人道:“近些日子,神州可还有强者出世?”

    魔帝跪在地上想了想,摇头道:“回禀吾皇,神州大地有数强者,皆与墨白他们连成一气了。”

    “不止……”

    这时一旁邪子忽道:“回禀吾皇,属下为寻道境强者曾往神州大地的北荒王朝一行,那里倒有一名年轻强者,剑道修为卓越,而且似与传闻中的魔剑流相似。”

    魔剑流,是魔神所创,目地在于控制那些魔族。

    魔神回忆起来,负手呵呵笑道:“那就往北荒一行吧。”

    说罢,他带着魔帝与四战神往北荒魔神山赶去。

    他们化作流光,速度极快,魔神更是一步踏足,直接撕裂空间而去。

    三战之约,约定神州存亡,但约定并未言明不许他处巡视。

    魔神离开云山魔宫后,便有人将消息传回了皇城。

    皇宫大殿上,刀神与倦尘音已经恢复泰半,听着来人的汇报,心中惊疑。

    刀神道:“魔神出关想必已恢复到了最鼎盛时期,他此刻离开赶赴北荒,有何用意?”

    倦尘音亦疑惑不解。

    反倒是道尊忽地开口,提醒道:“莫非在北荒有能让魔神注意的强者,或者说对魔神能造成一些损害,因此他前往解决潜在威胁?”

    是了!

    经道尊一说,众人醒悟,刀神点头道:“当初御苍玄有弟子墨白,但也传承一名剑道天才,名为苏辛,黄泉临死前,曾将魔剑道传与苏辛,想必魔神为魔剑道而去。”

    “那咱们需要阻止。”

    道尊就要往外走去。

    道主却把他拦下,道:“墨白说过,在他未回来之前,不能轻举妄动。”

    刀神不理会她,直接化作银芒而去。

    看到这一幕,道主心中不悦,但刀神行事从来没有顾忌,她身为道门主事也不能命令这位白发刀者阿……

    倦尘音这时也走过来道:“墨白恐怕未料到魔神这一举动,魔剑道虽是魔神所创,但终究是克魔绝学,也许魔神心有忌惮,苏辛不能被他所杀。”

    道主拗不过众人,便放手让开道来:“你们前往吧,皇城终归需要有人留守。”

    道尊回过神来,心中不屑她这番举动,不过细细想来倒也有几分道理,于是对倦尘音道:“你与刀神前往救人即可,其余不用过问。”

    说罢他就退了回来,这一举动让倦尘音愕然,道尊竟怯战了。

    不过他也没时间过问,微点头后便紧随刀神而去了。

    两人离开后,大殿上,尚留下众多强者,道尊挥手将众人遣散,不多些时候大殿上就剩下了这两人。

    道尊看映霜灵谨慎,调侃道:“你该不会是贪生怕死吧?”

    映霜灵回眸反问了一句:“你呢?该不会也怕死吧?”

    道尊嘿笑道:“死不怕,只怕未完成嘱托啊!”

    映霜灵哼了声道:“那你该好好说说墨白身份的问题,他可是骗走了我南宗三尊封神式。”

    “怎么能说是骗呢?”道尊连连摆手,讪笑道:“墨白的确是我安置的后手,想必你也知道他身份,是太白剑阿之徒。”

    说道“太白剑阿”映霜灵忽地沉默下来,似乎不愿意提及这个名字。

    道尊看她模样,自知失言,但事已至此,早无转圜余地,干脆直截了当道:“本座也实话实说,墨白天赋过人,且有纯阳之体,更得剑阿全部传承,咱们不能错失这个机会,所以我将天阳神术与天阴神术都传与他,甚至还收下玉倾仙,目地便为能再现上古神术—天极阴阳变,至于三尊封神式。”道尊没有继续说下去。

    倒是道主冷笑出声来:“三尊封神式配合孤峭圣痕,这等威力,堪称神灵之能,你恐有私心藏在其中吧?”

    道尊嘿笑道:“彼此彼此罢了。”

    两人说着说着,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但阴谋的味道更甚了……

    …………………………………………………………

    再说墨白与念如来赶往万里狂沙。

    万里狂沙,风沙眯眼,呼呼呼吹个不停,猛烈的罡风哪怕神兵利器也会被侵蚀,更何况生灵这些血肉之躯呢。

    狂沙中,有两道人影撑持着护体罡气在这狂沙乱流中举步维艰。

    念如来双手合十,撑持佛门圣光,在昏暗的狂沙中,现出一道指引明灯。

    身旁墨白负手,身上撑起道芒,他有神力在身,这等风沙在他眼中可有可无,不过倒苦了念如来了,他心有愧疚。

    这时,念如来忽开口道:“多年前,贫僧也有来过此地,但行不至百里便退回去了,那时狂沙比现今要猛烈数倍。”

    墨白边走边笑道:“看来咱们还是挑选了个好日子,正值狂沙渐熄的季节。”

    念如来叹道:“说来这也都是天意,魔神选择此时降临神州,而万里狂沙也在这段时日间歇,给了咱们可乘之机。”

    墨白轻声道:“说是天意,不若称为天之布局。”

    念如来一怔,止步问道:“施主这是何意?”

    墨白撇了他一眼,淡淡道:“万里狂沙有道隐天宫匿藏,魔神临世有血月之劫开启,往生如来在此时回归,三机谶却早已预言主导一切,大师说,此为天意,还是天局?”

    念如来怔住了,这层他倒是未想过……